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12章 宿舍龙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陈华遥心事一了,天天呆在象京玩耍。
    
        时下天气正热不可耐,让人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早上吹着凉飕飕的空调不愿起床,中午到茶楼喝茶听小曲,下午去游泳池洗澡,晚上在酒吧消磨时光,几杯冰镇啤酒下肚,快活好似神仙。
    
        日子过得悠哉悠哉,有时也去看望住院的张老太,只是不会跟她提起张末莹,浑然忘了象京大学的正事。
    
        直到九月十日看到捧着礼物要去给老师做“教师节献礼”的小学生,才猛然省起自己已是在校大学生,这都开学快一个月了!
    
        第二天,中午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床上,映得房间里明晃晃的,陈华遥一下惊醒,打开一九九九年出厂的老款手机一看,十二点钟,糟糕,迟到了,匆忙起床洗漱。
    
        对穿衣镜哼着罗大佑的老歌,换上洁白的长袖衬衫--虽然胸口被烟头烫破了一个洞,而且还是六年前买的,已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还有不起毛的短裤,崭新的凉鞋。
    
        仔细刮干净胡渣,顿时面貌焕然一新,显示出朝气蓬勃的新时代大学生形象。
    
        “再也没有比我更清纯的男大学生了。”陈华遥嘴里叼着半截烟头,戴上阿炳式墨镜,骑着“青年近卫军”兴冲冲赶到象大。
    
        象京大学被誉为象京风景最美丽的地方之一,绿化率极高,绿树成荫,池塘假山,雕楼画栋,极具古典魅力。
    
        校内开通公交车,又有餐馆、电影院、网吧等种种现代化设施,容纳五万余名师生,成为一座充满人文气息的城中城。
    
        试想,穿漂亮裙子的青春女生骑着自行车在林荫小道下翩然而过,卷起一张张枯黄的树叶,那是何等意境?
    
        --就算你看不出意境,总看得到女生露出的修长大腿吧?
    
        九月份学校早已开课,要是早来一段时日,说不定还能遇上新生接待团,热情爽朗的学姐能让人融化到骨子里头。
    
        可惜这一切都与陈华遥无缘--不用问为什么,仅仅是迟到了二十多天而已。
    
        学校针对各类学生制定有各种档次的宿舍,有单人单间的豪华型,空调浴室席梦思,每学期八千块,这是陈华遥住不起的。
    
        还有双人间的舒适型,四千块,四人间的普通型,两千块,八人间的经济型,一千块。按学生的实际条件划分,愿意多交钱的,自然可以住得好,经济不宽裕的,也不至于没地住,只是条件略低了些。
    
        陈华遥的房间在十二号学生宿舍楼四层407号,四人间。
    
        他本来没打算住校,自己在外面就租有公寓,但田倩文故意要恶心他,非得要求交住宿费,说是所有新生都这样,便于学校管理。
    
        时值正午,宿舍区不停有学生穿梭往来,光着膀子吊儿郎当的,怀里抱着一堆饭盒的,蹲在过道上打电话的,甚至还有打牌输了被挂牌罚站的,一派校园和谐气氛。
    
        推开407号,只见宿舍还算宽敞,里面凌乱不堪,地上散落烟头,脏袜子扔得到处都是。
    
        四张木架床,两两连作一体,上铺是床位,下铺改装成电脑桌和杂物柜,中间一条不宽不窄的过道,更进去则是衣柜和卫生间。
    
        三个胖瘦不一的男生坐在电脑前忙碌地玩游戏。
    
        多么熟悉的画面又回到眼前。
    
        这时,一个下面只穿一条短裤,上身肥肉到处乱晃的男生回头叫道:“喂!你找谁?”
    
        陈华遥微笑道:“这里是407吧,我新来的。”
    
        一时间,三个男生顾不上即将通本的《野兽世界》,纷纷扭头看来,语气中十分兴奋:“新来的?哟,那个空了二十几天的床位就是你的啊?可真是逃军训的好办法。叫什么名字?你的行李呢?”
    
        陈华遥今年二十四岁,但脸色苍白,皮肤白皙,跟十九、二十岁的大男孩外表差别不大。因此那几个男生看他都没什么异样。
    
        陈华遥掏出一包六块钱的“白杨树”香烟撕开封口,取出几支散给各人,一边应道:“行李在外头,象大太宽了,我走错了几次路,这次先来找好地方,明儿再把行李搬过来。”
    
        其他男生都笑了起来,显然深有同感,那胖子便说:“象大真是很宽,听老生传闻,曾有外地学生在校区走了整整八个小时,转得眼花缭乱,还没走出大学城的三分之一,结果又累又饿,报警才得以获救。对了,怎么辅导员没带你来?”
    
        言语颇有怀疑之意,见他两手空空,打扮又跟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大叔差不多,生怕是骗子来偷东西的。
    
        陈华遥心知肚明,拿出学生证递过去。
    
        肥仔翻开一看,那钢印、学号可作不得假,颜色缓和了下来,说:“哦,陈华遥,本地人么,我叫陶强,楚南省人,他们现在都叫我肥哥,呵呵,先进来坐吧。”
    
        肥哥陶强显得很是热情,指指坐自己背后悠闲喝茶白净眼镜男生说:“那是何宝洋,来自湖西省,我们407的款爷,平时抽烟喝茶什么的都蹭他的,正宗富二代哦。”
    
        何宝洋脸上露出一丝掺杂着尴尬与自得的颜色,朝陈华遥点点头,矜持地笑道:“哪里什么富二代,别听肥哥瞎说,家里收入刚刚跨过小康那条线,比起真正的有钱人来是差得远了。”
    
        陈华遥见他身上一件不显山不露水的阿玛尼深灰色收腰衬衫,手腕一款平凡中彰显华贵的瑞士梅花表,普通的小康人家可买不起,心知陶强所言非虚。
    
        第三个瘦瘦小小的男生站起出说:“我叫杨超,广南省的,家里离象京很近。”
    
        现在已是九月二十日,象京大学新生入学早过了二十多天,尚有不少学生才陆续前来报道,大多是达官贵人的子侄、商贾富豪的外甥之类的关系户,为了逃避军训而姗姗来迟。
    
        三名男生见他扮相不佳,心中难免嘀咕:“这家伙什么能耐,也敢学富二代躲军训?怕不被辅导员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