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22章 四大家族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杨超目瞪口呆:“华哥,你的脸皮比我全身皮肤割下来堆在脸上还厚。”
    
        陈华遥讪讪吸了一口香烟,为了掩饰尴尬,道:“没想到邪恶的失足女势力也入侵到了神圣的校园。”
    
        杨超左顾右盼寻找目标,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脸上带着看到偶像的激动,指着远处角落的一张桌子叫道:“喂,华哥你看,魏公子也来了。”
    
        在舞池对角的一张台面上,一盏蜡烛火光若隐若现,台子上搁着看不清什么牌子的红酒,边上一男一女,男的修长脸蛋,长相俊逸,正和身边的女孩轻声说话。
    
        “什么魏公子?”
    
        杨超夸张的叫起来:“你从越南偷渡过来的?连魏公子都不知道?”
    
        “那你跟我解说解说,魏公子有什么著名事迹?”
    
        杨超俨然消息灵通人士,神秘兮兮的说:“就算你不认识魏公子,总该听说过象京朱、叶、苏、魏四大家族吧。这四大家族成员当官的当官,经商的经商,拥有无数产业,几乎掌握了象京及周边地区、广南省三分之一的经济资源。什么?嫌少?象京一年的经济总量就比一个欧洲小国家还多了!”
    
        陈华遥点点头。
    
        杨超舔舔嘴唇,续道:“别的不提,单论四大家族中排名最末的魏家,自满清以来就是广南一带的名门望族,到民国还资助象广系军阀与老蒋分庭抗礼,人家说富不过三代,他们富七八代都有余了。新上任的市领导要是不去他家拜访,说不定政令就出不了政府大楼。”
    
        “这四大家族百十年来开枝散叶,子侄旁系遍及各地。如今巧的是,到了这一代,四大家族嫡系长孙偏巧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被称为‘象京四少’,那魏公子就是象京四少之一,目前在象大读工商管理。开学时我帮一个学姐提行李,她们宿舍里贴满了魏公子的照片。”
    
        陈华遥微笑道:“人家象京四少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去舔脚丫不成?”
    
        杨超脸一红:“我哪有那么不堪。不过话说回来,若能认识魏公子,他玩过不要的女生分几个给我,那就爽呆了。”
    
        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两人闲聊之间,已经有三四个自认为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前去所谓的魏公子桌边没话找话,但都被拒绝,最终失望离开。
    
        在真正掌握权势的上流社会,“女色”这种资源要多少有多少。那种千方百计要嫁入豪门的明星美女,从来都不嫌少。
    
        杨超兀自滔滔不绝:“魏公子又帅又潇洒,出手大方豪爽,不光是女的,男的也将他视为偶像。幸好那帮花痴不知道他今天来参加舞会,不然舞厅非得撑爆不可。”
    
        陈华遥不再理他,转过头去搜寻热舞中女生展露出来的美腿。
    
        四个嬉皮笑脸的男生出现在门口,径直向吧台走来。为头的一个人长得高高瘦瘦,手里提着一瓶西城干红,除了白天所见的姜学长还能有谁?
    
        四个人均是光着膀子,几根嶙峋的瘦排骨充满霸气地朝外显露,牛仔裤尽是破口和铁链,刻意憋出来的冷酷眼神有力诠释了流氓的风格。
    
        所经之处,同学们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那位姜学长高高扬着头,像是巡视鸡笼的骄傲公鸡,冷冷站在陈华遥面前。
    
        “学长!”杨超忙站起身问候。
    
        姜学长说:“杨超,算你听话,把这小子带来了。下个月的保护费我可以少要你一半。”剩下的三个男生都在配合着冷笑,以壮声势。
    
        “谢谢学长,谢谢学长。”杨超连声答应,又看看陈华遥,瞬间内疚与惭愧的表情浮现在脸上,低声道:“华哥,不好意思,我没办法。”
    
        四个人惹是生非的样子,马上引起周围人群的注意,眼看又有一出好戏要上演。
    
        陈华遥恍然大悟,原来杨超拼命套近乎,拉自己来参加舞会是出自姜学长的授意。
    
        白天与他起了小小冲突,深感颜面受损,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个不识相的新生,自然是选在人多耳杂的水光山色舞厅才能显示自己的实力。以后再有新生不守本分,嘿嘿,对不起,陈华遥就是你的榜样。什么?不明白?新生舞会那天被打得满地找牙的那个家伙!
    
        “陈华遥,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姜学长俯视着对方。
    
        身后的男生便马上抢出来答道:“睁开你狗眼看看,他就是物理系2011届最拉轰帅气的男人……姜耀明!”
    
        “哦,这位耀明大哥长得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小弟我仰慕得紧,想请你喝一杯,赏个脸如何?”陈华遥只是淡淡看着他们,说:“白天有什么事就算了吧。”
    
        姜耀明一把拽开杨超,空出的椅子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西城干红啪地顿在吧台上:“你他妈的真傻假傻?信不信老子要你今晚出不了这个门!”
    
        一挥手,身后男生抢过陈华遥喝剩一半的啤酒杯,用西城干红哗啦啦倒满了,递给姜耀明。
    
        陈华遥和杨超不明所以,难道这家伙连残酒也喝?
    
        却见姜耀明哈的一下,往杯子里吐了一口又腥又粘的浓痰,伸到陈华遥面前:“喝光它,老子给你个面子,白天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陈华遥忙把头仰后一尺,说:“梅毒可是会通过唾液传播的,杨超同学,既然你这么热情,就干了它吧。”
    
        杨超紧紧抿住嘴唇,额头淌汗,大摇其头。加浓混合的美酒看起来滋味可不怎么样。
    
        酒保缩在柜台后早就不说话了。这帮混蛋小子整天不学好,天天来舞厅滋扰生事,不是打架就是骚扰女学生,完了还不结账,他妈的,早晚要被砍死街头。
    
        那个姜耀明是象京本地人,据说跟校外黑势力有牵连,是什么聚义堂的马仔。
    
        聚义堂手下几百号人,云槎区东面十条街全是聚义堂的地盘,上次在弗朗西斯夜总会闹出了两条人命,轰动一时。
    
        他们来舞厅骚扰,酒保敢找谁伸冤?要是报警报学校,这舞厅还用开吗?
    
        在众人带着畏惧而敢怒不敢言的目光中,姜耀明愈发得意,叫声陡然高亢起来:“陈华遥,老子告诉你,今天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老子就不信,一个新生能有多大能耐?”
    
        陈华遥接过酒杯,道:“那我试试我有多大能耐。”话音刚落,对着姜耀明的下腹就是一脚。
    
        只听嘭的一声,椅子弹开,姜耀明飞到七八米开外的舞池中央,接着不停地滚到旁边台阶上,才堪堪停止,脸上仿佛那种死了爹娘的巨大痛苦,双手紧紧捂住小腹,身体拳成虾米,裤裆下湿了一片,已是痛得小便失禁。
    
        杨超嘴巴大张,足可吞下一个苹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兀自不敢相信:这他妈开什么国际玩笑?陈华遥不就是一个会出风头的无聊人士吗?
    
        其他围观学生显然也都呆了,陈华遥的那一脚兔起鹘落,快得犹如闪电,眨眼间姜耀明便不见了踪影,一时酒吧里只剩下慢悠悠的伴奏音乐和人们粗重的呼吸声。
    
        三个男生一声吼叫,拔出裤兜里的折叠小刀,朝陈华遥围过去。
    
        “操,你敢惹聚义堂的人,绝对死定了。”其中一个男生更不打话,挥刀便捅了过去,那银光闪闪的小刀划过一条弧线,激起人们的惊呼。
    
        杨超更是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他怕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陈华遥已是横尸当场。
    
        陈华遥还是那般懒懒散散混不在意的样子,然而左手已抓住男生持刀的手腕,右手手肘如同铁榔头一般,呼的砸在他的太阳穴上。
    
        杨超距离较近,亲眼目睹那小混混两个眼球鸡蛋似的暴突而出,整个身躯好像被抽掉线的木偶,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嘴边的白色泡沫咕噜咕噜往外冒。
    
        陈华遥毫不停留,抓起另一个男生的金黄色头发,对着他的面门来了一记暴烈的膝撞--杨超耳朵听到了木棍砸西瓜似的闷响声。
    
        待到松开手,黄发少年鼻头歪在一边,嘴里掉出三枚残缺不全的牙齿,一张还生有大量青春痘的稚嫩脸蛋有若被打烂的西红柿,满是红艳艳的鲜血。
    
        舞厅全场寂静无声,过了两秒钟,才发出“轰”的叫喊,其中掺杂震惊、兴奋、紧张、害怕、刺激种种情绪,难以一一言表。
    
        最后一个瘦排骨男生仿佛被踩到尾巴的老猫,连头发都倒竖了起来,慌乱之中急忙向后一跃,伸出右掌,抬起左手,脚下是弓箭步,摆出一个黄飞鸿的招牌起手架势,虎视眈眈看着陈华遥,叫道:“呀!金刚铁布衫!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没几两肉的身上排骨一根根暴现。
    
        “哗!武林高手!”众围观学生又惊又喜,按捺不住了。
    
        “没请教……”陈华遥刚要发话,那瘦排骨男生脑袋一缩,拨开众人一个箭步向外冲去,火烧屁股一般逃命,片刻不见了踪影。
    
        姜耀明抖抖索索爬起,小细腿装了发条似的来回摇晃,怨毒凶恶地瞪着陈华遥,自裤兜摸出一部黑色手机,阴恻恻地说:“陈、陈华遥,你、你死定了,我、我只要一个电话,起、起码上百个人就会包围这家舞厅,你哪也去不了!”
    
        “呵呵,这位同学好大的威风。是不是连我也走不了了?”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
    
        抬头一看,那声音的主人站在边上,高大、俊朗,勾起嘴角弧度的笑容邪魅狷狂,身上淡蓝色的路易威登短袖低领衬衫彰显高挑身材,手腕百达翡丽名表衬托出雍容华贵的气度,正是杨超先前所说的魏公子。
    
        周围已有女生惊喜莫名的尖叫声发出,在她们看来,魏公子好比正午的太阳,光彩夺目,足以刺瞎人眼,他的一举手一投足总会让雌性生物肾上腺素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