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23章 乞丐和皇帝?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啊!魏公子!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纵然狂妄如姜耀明,也惹不起魏公子一根毛,立即收起电话。
    
        “那还不快滚?记住,以后别来闹事,我不喜欢校园里乌烟瘴气的。”魏公子自始自终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是是,我这就走。魏公子可别见怪……”
    
        “等等,我可没允许你走。”陈华遥适时站出,提着酒杯:“喝光它才可以离开。”
    
        姜耀明惊怒交加,探询的眼光望向魏公子。
    
        陈华遥一手捏紧他的下巴,酒杯猛的塞过去:“狗娘养的,叫你喝就喝,别看来看去像个被轮暴一百遍的女人。其实我这人很好说话,看不过你们横行校园,鱼肉乡里,这才为民除害。”
    
        魏公子只是微笑无语,姜耀明哪里还不明白此刻形势?你他妈的哪里好说话了?忍着屈辱咕嘟嘟喝了几口,往外就跑。
    
        这时便有几个马后炮的保安赶到,见到魏公子为之一愣,也不敢多问,分头去维持秩序,招呼学生继续唱歌跳舞喝酒作乐,不要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搅兴致。
    
        魏公子转向陈华遥,伸手道:“陈委员长,好久不见,又一次领略了你的八面威风。”
    
        “是么,沉少,难得你凭真本事考上象大,花了多少钱呢?”陈华遥也是一笑,伸手与魏公子相握。前面说他凭真本事,后面说他花了多少钱,矛盾中偏偏让人生不出笑意。
    
        杨超比刚才还要吃惊,陈华遥那种穿硬板木屐的穷汉认识穿高档西服的魏公子,两人似乎还很熟的样子?这不比乞丐和皇帝是好朋友更有戏剧性?
    
        两个男人身高相差仿佛,一个落拓不羁,一个气质高雅,差别大到极点。
    
        魏公子身边跟着一个年轻女孩,广播学院新闻系的学生,叫做蔡青青,长相大方,声音清甜。
    
        魏家在象京天河卫视占股达百分之四十,电视台台长也是由魏家亲自指定,魏公子若登台振臂一呼,恐怕广播学院一半的女生和五分之一的男生愿意自荐枕席。
    
        蔡青青见了陈华遥,脸色闪过一丝厌恶,拉拉魏公子的衣袖说:“这人的品味真低下,学长,我们不要理他,等下去‘不夜天’,我陪你喝酒好吗?”
    
        蔡青青这女孩虽然相貌尚可,犹带一丝青涩,但初攀上贵枝的喜悦,已充分转变成了高傲。
    
        “委员长说笑了,既然在此相会,可得请你喝几杯叙叙旧,千万赏小弟个面子。”魏公子没有理会蔡青青,对身边一个保镖模样的黑衣人吩咐道:“你去找谭老板,让他在楼上安排个雅间,就说我有个贵客。”
    
        瞧瞧!
    
        人家什么身份,读个书也随身带着保镖!
    
        你陈华遥何德何能,居然跟人家并肩而立,不觉得寒酸么?不觉得惭愧么?社会学系的面子都让你丢尽了!
    
        杨超嫉妒得浑身发抖。
    
        陈华遥可没忘记他,回过头斜了一眼杨超,冷森如南极千年覆盖的寒冰:“记住了,明天十条大中华,我再跟你算算总账。”
    
        魏公子道:“委员长时刻不忘吃拿卡要,呵呵,对了,你这次专程来象大有什么要紧事?怎么不见三太子?”
    
        陈华遥眼睛在魏公子和蔡青青身上分别转了一圈,突然浮现出想起了什么的神色,一拍额头说:“沉少,上次你把梦丽发廊的阿丽肚子搞大,人家正四处找不着你呢,还是我先垫了六百块医药费。”魏公子本名魏沉思,熟悉的人都叫他沉少。
    
        蔡青青依旧笑靥如花,但表情已变得十分僵硬。
    
        魏沉思又是尴尬又是无奈,他什么身份,能和小发廊的洗头妹有染?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陈华遥又道:“还有十五中的小美老师、云槎区林业分局办公室的翠翠秘书、喜多来模特公司的泉泉小姐,都在找你,说你吃完了擦干净嘴巴就翻脸不认人。”
    
        说到这,陈华遥转过头看到蔡青青,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叫道:“哟,又钓到新马子了?哪家洗浴中心骗来的?怪不得,啧啧!”
    
        蔡青青脸色黑得如同锅底,涂过了三层粉末也掩盖不住。
    
        魏沉思擦掉额头冷汗,笑道:“十条大中华么?明天我让人给你送十盒哈瓦那雪茄。青青同学,你先回宿舍,我以后有空再找你。”
    
        这一句话,等若宣判了蔡青青死刑,如果没有意外,他以后不会找这位女生。
    
        世家子弟家教甚严,平时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结交什么朋友,哪容得下女人插嘴,何况他们仅仅认识两天,又是在陈华遥这等重量级人物面前出丑?
    
        四年前,陈华遥有感社会风气空前恶化,于是创立螃蟹委员会,旨在以打击黑恶势力,维护社会稳定为己任,硬生生凭借一身胆气、一对拳头、一把片刀掀起血雨腥风,在帮派林立的象京市站住脚跟。
    
        魏沉思身为家族嫡孙,接触方方面面的人物,在一次事件中认识了他。
    
        陈华遥无聊的挥挥手:“不用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真要收了你这十盒雪茄,指不定让我出多少钱帮你摆平那几十个被你始乱终弃的女人。”
    
        ……
    
        第二天正式上课。宽敞的社会学系教室回荡着着名社会心理学教授陆放鹤的声音,台下五十多名学生,有的奋笔疾书,有的伏头睡觉,有的手机奋战。
    
        陶强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呵欠,口袋里香梨四型手机叮的响了一声,有短信。
    
        打开一看,眼睛睁得好大,瞬间精神百倍--是坐在自己前三排的郁金香发过来的!
    
        从开学至今一直存有郁金香的电话,可是从来不曾联系,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主动给我发短信了!难道是昨晚我一言不发的酷劲激发了她的春情?
    
        陶强不禁如此想。
    
        “陶同学你好,我想问问你,陈华遥是你们宿舍的吗?”
    
        陶强立即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思索良久,回过去:“是的,他严重旷课,求了我好久,最后我本着精诚团结同学的精神,同意他入住了。”
    
        郁金香短信回得很快:“那他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老子又不是他爹,怎么知道?不过意中人询问,总是要答的,陶强强忍醋意,打字道:“我看见他昨天晚上在水光山色舞厅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舞女,可能喝醉了,到现在还没起床吧。”不着痕迹地给陈华遥泼了一瓢污水。
    
        这条信息一发出去,等了好久,郁金香始终再没回过短信。
    
        其实,陈华遥长期以来晚上到酒吧消遣时光,睡了四年多的懒觉,每一天都是那么浑浑噩噩度过,生物钟显然没调整过来,等到突然惊醒,发觉自己已经迟到。
    
        陈华遥仍然住在云槎区公寓,没来得及搬进宿舍。
    
        “青年近卫军”冒着黑烟突突突驶入西校区教学楼下,停在喷泉花园旁边,吸引大量学生的眼球。
    
        尤其是车上那家伙戴着民国风格的圆形小墨镜,以德国元首检阅军队的架势左顾右盼。
    
        换句时兴的话说,简直屌爆了。
    
        “哇,够个性,那辆三轮车改装少说也得花个几千块吧?”不少班级坐在较后几排的学生对教授冗长啰嗦的课程不耐烦得紧,伸头在窗户张望,悄悄议论。
    
        “我说你他妈的没见识还不服,看看那车把手、邮箱、轮胎、备胎、坐垫,跟德军制式一模一样,完全百分百仿制,要是他的发动机够档次,我敢说起码上两万。”这是一个资深军迷。
    
        有人便看不顺眼:“那个男的是哪个班的学生?看那副屌样,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不就一辆破车吗?我们下去抽他几耳光?”
    
        另外一个同学拉住那人衣服道:“你别搞笑了,前几天工商管理有个新生坐劳斯莱斯来的,你怎么不去抽人家?”
    
        男生们说个不停,但女生却不为所动--没别的原因,在她们眼里,边三轮摩托车造型再怎么独特,也远远比不上四个轮子的,哪怕是微型面包车。
    
        陈华遥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成为众男生的眼中钉,刚要上楼,被人叫住了。
    
        是等候多时的辅导员纪筱晴。没错,别以为昨晚舞跳赢了就可以随意违反校规,老娘盯的就是你!
    
        “陈华遥同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纪筱晴声音冷得像是黑风洞里钻出来的。
    
        辅导员一直有引导学生思想,加强学生教育,纠正学生违规行为的义务,这陈华遥不参加军训也就罢了,上课第一天又迟到,还把机动车开进校园,这种污染学校风气的害群之马,于公于私,都必须及早进行扼杀。
    
        陈华遥摘下墨镜:“纪老师,我还得去上课呢。当今社会发展太快,科技进步一日千里,唯有加强文化知识方面的学习才能不落后于时代。你无缘无故让一名品行优秀的学生缺课去办公室谈话,耽误我巨量学习时间,对人民群众不好交代啊。”
    
        “你……”纪筱晴见这家伙迟到,本就憋了一股气,眼下又听他强词夺理,气得身躯微微颤抖,怒道,“你、你迟到了还有理!我让你走你就走!”
    
        陈华遥正在悠闲的点烟,闻言耸耸肩道:“纪老师吩咐,我照办。”
    
        说着,陈华遥跟在纪筱晴后面,看到年轻的辅导员浑圆翘臀和质地细致的黑色丝袜,吹了声口哨,心道这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