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26章 女宿舍联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陶强险些在平整的路面上摔跤,连忙抓住陈华遥的手臂:“非主流按摩女郎居然会认识你这种买假药的穷光蛋?”
    
        “我……我不认识什么非主流。”陈华遥恨不得拉起衣领挡住脸。
    
        走到一家酒吧门外,陶强说:“就是这里了,何宝洋他们在里面订有位子。事先我们约好了的,除去何宝洋的马子不算,剩下的女孩子先由我挑,你可不能反悔。”
    
        “是是。不过若那三个女孩主动向我投怀送抱,那不怪我。”陈华遥抬头一看,酒吧宽大豪华的门脸,上面的招牌被霓虹灯管包围,中间三个红光闪闪的大字“新巴黎”。
    
        这名字挺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先生,实在对不起,衣冠不整者不能入内。”玻璃大门两个年轻高大的知客拦住了他,彬彬有礼中隐含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平时也有不修边幅的大款出入,但往往直接掏出尊贵的白金卡,知客自然不会阻拦。
    
        不过陈华遥一身上下,农药T恤、大短裤、木屐,耳朵背还夹着一支廉价香烟,明显是附近工地不知天高地厚的农民工,要让他进去,无端端降低了酒吧的档次。
    
        陶强不知如何应对,正面红耳赤之际,只见陈华遥瞪眼道:“你说老子衣冠不整?我全身上下哪件不是名牌绝版?就拿这件T恤来说吧,象大百年校庆农药款纪念衫,全国只制作一十九件,除了市长、副市长、部长、局长,还有我,其他人没资格穿的,也够不上身份。还有这双木屐,百年珍品紫檀木的质地,由国学大师梅暮春牵手香奈儿整个设计团队联合设计制作,上面随便一小块木头渣子,就顶你十年薪水。”
    
        那知客冷汗淋漓,道:“先、先生,按照规定,不管什么牌子,穿短裤拖鞋都是仪容不整……”
    
        身边走过个一个时髦女士,一件吊带背心,不过巴掌宽的布料,牛仔热裤短得露出半个屁股,夹趾人字拖甩在地上劈啪劈啪。
    
        陈华遥见状一把拽起知客的衣领,指着刚刚过去的女士,道:“是吗?那你纠正纠正我错误的审美观?”
    
        知客完全败下阵来,举手道:“先、先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老子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和你们这班废人浪费时间,滚!”一把将那知客推得摔在地上,啪嗒仰成四脚朝天,趾高气扬走进门去。
    
        两名知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吱声。陶强暗暗咋舌:“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粗鲁,野蛮!”
    
        新巴黎酒吧经营多种餐饮娱乐项目,前厅是很有名气的糕点铺子,后面才是酒吧,二三楼是KTV,四楼还有儿童游乐城,五楼洗浴中心,六楼以上是住房,接待不同种类的顾客。
    
        这里生意火爆,装潢精美华丽,独具贵族气息,价格虽然略微昂贵,但仍挡不住中产阶层的前仆后继。
    
        走进糕点铺子,何宝洋等人正在临窗的一张台子,街道行人匆匆而过,映进落地玻璃幕墙,却听不到窗外的半点声音。
    
        何宝洋、杨超等人零零散散落座,中间空着几张椅子,经过精心安排,刻意将女生隔开,以便形成“一对一”的局面。
    
        而女生们显然也心照不宣--男女生宿舍联谊会不就是改装版的相亲会吗?看看有没有中意的男生,如果遇上合眼缘的,倒不妨暧昧一番,如此不枉无聊的大学生涯。
    
        一个短发女孩挽着何宝洋的胳膊,杨超正在向一个眼镜妹献殷勤。对角是满脸雀斑的女生,向着门口处的是俊美英挺的郁金香。
    
        陶强不经意捅捅陈华遥的腰部,朝雀斑女生努努嘴,“哥们,你到她旁边去坐吧,我一百八十九块五毛不是白花的。”
    
        说到这,当先一个箭步,迅捷无比的抢在在郁金香身边空位坐下,那敏捷的身姿与臃肿的体型形成鲜明对比。
    
        “看在钱的份上。”陈华遥哼了一声,当然,论姿色四个女生中郁金香最为漂亮。
    
        郁金香抬头看到陈华遥,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再看看坐得稳稳当当的胖子一脸正色,欲言又止。
    
        “陈华遥同学第一次来,我给你介绍介绍。”何宝洋说:“我女朋友李丽,杨心怡、顾晨曦、郁金香,都是对楼女生三一二宿舍的成员。为了促进同学之间的友谊,让大学生活变得更美好,我和李丽商量着,联系大家举办这次联谊会,也是给大家一个互相认识的机会,希望大家玩得开心。”
    
        陶强马上借机向郁金香伸出手,不料临到嘴边,紧张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好!我、我叫陶强,陶渊明的陶,富国强民的强。我是楚南人,家住楚江边上,认识你很那个……很高兴。”
    
        郁金香根本没理他的手,拿出手机把玩,眼睛却望着陈华遥,说:“上次不是给你发过短信了么,不用自我介绍了,二十几天的同学还能不认识吗。”
    
        胖子想抽自己两耳光。
    
        何宝洋把菜单推过去:“陈华遥,我们点了咖啡奶茶、绿茶饼、蛋奶酒、抹茶冰淇淋、珍珠巧克力小蛋糕,你想吃什么?”
    
        陈华遥刚要说话,雀斑女孩杨心怡接过菜单,轻轻笑道:“我帮你点吧。我很喜欢吃这里的黑森林蛋糕,要不你也试试?”
    
        “谢谢。”陈华遥十分斯文的说,叫来服务员:“请给我上十份黑森林蛋糕,十杯慕尼黑炭烧生啤,十个芒果味奶油冰淇淋,十盘铁板烧酱汁牛柳。”
    
        “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如此庞大的分量,险些震昏四位女孩。杨心怡猛皱眉头,原先看过舞蹈比赛对他还留有的几分好印象立即消失。
    
        陈华遥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合理的营养才能锻炼出强健的体魄。你们看那个胖子,挑肥拣瘦,不好好吃饭,整天就知道躺椅子上玩电脑,猛往嘴里塞垃圾食品,结果变成这个样子,浪费国家资源不说,还给我们宿舍带来沉重负担。”
    
        郁金香扑哧一笑,陶强怒道:“我哪里胖了?我这是壮!标准身材!何况我什么地方给宿舍带来沉重负担了?”
    
        陈华遥严肃的说:“平时大家一起出去约会女生,那些女生都会说,啊,原来你们是肥猪宿舍的舍友,不去。大家可以想象得到,我们当时是多么无地自容,要是你的体重能够消减一百斤,纪老师早评我们为先进宿舍了。”
    
        眼镜妹顾晨曦口中饮料噗的****而出,喷在杨超脸上,大家笑做一团。
    
        “啊,纪老师!您也来玩啊!”说曹操,曹操到,坐在最靠近走道一边的何宝洋站起来朝经过的一男一女打招呼。
    
        正是纪筱晴和今天在办公室所见的男辅导员。
    
        男辅导员打扮甚是体面,黑框眼镜和大翻领T恤,窄脚牛仔裤配高筒大头皮鞋,尽显潮人本色,虽然肩膀瘦削,难以撑出应有的气质,但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你陈华遥身材再好也比不上。
    
        “纪老师,是你们班的学生?”男辅导员风度翩翩的向大家微笑致意。
    
        纪筱晴发现坐在中间的赫然便是陈华遥,顿时颜色极不自然,宛如外出偷情被丈夫抓奸的小妻子,目光闪闪烁烁,勉强笑道:“大家也在聚会啊,别玩得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
    
        不过话说到这,心里很是奇怪,明明是要炫耀给他看看自己不是没人追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心虚?
    
        其实辅导员一个人生活寂寞无聊,晚上时常躲在宿舍对着电脑看电影打发时间,今晚实在耐不过男辅导员硬磨软泡,何况上午故意在陈华遥面前答应过的,想想总算同事一场,左右无事,出去逛逛街散散心也好。
    
        可偏巧不巧的,没想到陈华遥也在这里,又不是演言情剧,有必要那么巧吗?
    
        陈华遥说道:“纪老师,相约不如偶遇,一起来坐吧,师生同乐嘛。这里人多,没别的位子了。那个老师,决定了今晚去鹧鸪港看比基尼美女?要不带我们一起去?”
    
        纪筱晴只想一挎包拍在他嘴上,扭脸对男辅导员说:“你不是还订有位子的吗?我们就不打扰学生们聚会了。”
    
        男辅导员连忙屁颠屁颠去找服务员。
    
        不久后服务台传来一片争吵声。
    
        原来服务员说他们虽订有位子,但迟到三十分钟以上,按照规定已将位子让给别的客人。
    
        男辅导员原本拍胸脯打包票过的,第一次约会何等重视,生怕在意中人跟前失了面子,拍着桌子让人家叫经理来理论。经理来了也没辄,总不能赶已经落座点菜的客人走吧?
    
        双方僵持不下,男辅导员愈发气势汹汹,抄起水杯往地上摔。
    
        “不是吧,那位老师好有男子汉气概。”陈华遥大声说,其余男生纷纷附和,也不知是赞扬还是揶揄。
    
        而那站在一边被他骂过几句脏话的服务员也要在经理面前表现自己掌控糕点铺局势的出色能力,两人竟然扭打起来,极富戏剧性的场面,吸引就餐的客人们纷纷注目。
    
        陈华遥又道:“好啊,打起来了,对,要打出象大的气势,打出一片天地。”
    
        纪筱晴气得鼻子都歪了,心想这下倒好,炫耀不成反让人看笑话。
    
        一家规模颇大的餐饮娱乐场所总会有几个镇得住场面的重量级人士,一个流里流气的刀疤脸带着两名保安迅速赶到,两下功夫将瘦弱如同小鸡的男辅导员摁在地上,双手反过后背,铐了起来。
    
        陈华遥摊手道:“得,这下连比基尼都看不成了。”男生们也都唉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