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27章 以势压人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就你会说风凉话!”
    
        男辅导员终归是请纪筱晴来玩的,总不能让人抓起来,纪筱晴狠狠斜了陈华遥一眼,急匆匆上前交涉。
    
        走到前台后,纪筱晴对刀疤脸说道:“对不起,我是他朋友,你们为什么铐人?我请你们放开他好吗?有什么讲道理,打坏了东西我们照价赔偿。”
    
        刀疤脸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最后眼睛停留在纪筱晴高耸的峰峦,骄傲的说:“亲爱的小姐,请你务必明白一点,您的朋友无理取闹,已经违反治安处罚条例,构成寻衅滋事罪,我们可以依法扭送他到附近的派出所。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要在里面喂十五天蚊子。”
    
        在他刺人的目光下,纪筱晴浑身不自在,软声道:“不就打坏了几个杯子吗,我朋友今天可能情绪不好。”
    
        刀疤脸格外享受刁难美女所带来的异样快感,笑嘻嘻道:“他辱骂、殴打服务员,何止是打坏几个杯子?小姐,我看你男朋友人品可不怎么样。”
    
        “那你想要怎么样?”
    
        “这样吧,我们酒吧也有针对这种情况的处罚条例。”刀疤脸递出一张单子,续道,“赔偿本店物品损耗、服务员医药费、本店生意影响损失费,共计五千元。等等,别生气,那两个杯子是经过物价局审计,证明过是实打实的水晶杯,每只价值一千元。”
    
        糕点铺历来平静,没有配备保安,那刀疤脸是经理临时从里间酒吧叫过来帮忙的。
    
        试想酒吧醉汉成群,音乐迷离,打架斗殴不断,没有点能耐又怎能维持平稳的秩序?
    
        那刀疤脸依足酒吧对付闹事客人的规矩,顺便敲诈一番,这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杯子,不过寻常的玻璃杯罢了。
    
        “你怎么不去抢?”纪筱晴忍着气说。一个人可怜巴巴站在前台,忍受无数陌生人的注视围观,那份滋味格外难受。
    
        “朋友,你这么说太伤感情了。”刀疤脸转头对保安道:“阿四,你打电话给街头治安岗的刘警官,让他过来把这个犯罪分子带走!我就不信了,在酒吧恶意行凶,起码判拘役六个月。”
    
        男辅导员早已冷静下来,一辈子从没和公检法打过交道,被吓得不轻,忙叫道:“别、别,我还是交罚金吧。筱晴,对不起……”
    
        “这还差不多。”刀疤脸话刚说完,忽觉头皮一痛,头发已被人抓住。
    
        陈华遥将他的头扳过来,冷冷道:“把铐住的人放了!你们滥用私刑,成什么道理?”
    
        “你找死?”
    
        “陈华遥!”纪筱晴再也顾不上矜持,一把抱住他的胳膊。
    
        远处的何宝洋为难道:“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先凑钱把那个白痴辅导员赎回来,免得纪老师难做人。”
    
        胖子则骂道:“他娘的,没想到那家伙真够垃圾,居然莫名其妙闹事,丢尽我们大学脸面,还辅导员呢,我呸。咦,陈华遥呢?什么?那个蠢材上去干什么?还嫌我们不够烦恼吗?”
    
        郁金香撇嘴道:“纪老师干嘛抱住陈华遥?真没师德。”
    
        一帮学生热闹看得过瘾,说个不停。
    
        胖子抱头哀叹不已:“完了,那个人满脸刀疤,肯定是在江湖上混的,陈华遥死定了,拘役六个月,铁定被学校开除。虽然我们只建立了一天的友情,但我会很怀念他。”心中巴不得陈华遥早死早投胎。
    
        “这么严重?”郁金香忧心忡忡问道。
    
        “我保证,不信你们看,陈华遥一定会被打得满头是包,趴在地上求饶。哼,老子常年出入娱乐场所,这种事见多了。”胖子信誓旦旦的说。
    
        但接下来的事实让胖子大跌眼镜。
    
        刀疤脸被抓住头发,正要挥过去一巴掌,听到纪筱晴所叫的名字,愣了一愣。
    
        陈华遥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华哥?”刀疤脸再看看陈华遥,农药T恤、沙滩大短裤、硬板木屐、老上海手表,这显眼的装束,猛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从头顶凉到脚心,挥到半空的手掌仿佛被施了时间停止的魔法,硬生生停住。
    
        “打开手铐放人,还要我强调几次?”陈华遥十分享受纪筱晴胸乳挤压在手臂上的快感,但目前正是扮酷装逼的最关键时刻,可松懈不得,万一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前功尽弃了。
    
        那冷峻如刀削的英俊脸庞,深邃不见底的忧郁眼神,斯文中更含儒雅的诗人气质,质朴平凡的家庭妇男打扮,除了陈华遥还有谁?
    
        刀疤脸心中一团火焰瞬间熄灭,嘴巴哆嗦着,朝保安吼道:“还愣着干嘛?快放人!”
    
        保安感觉到了异样,快手快脚打开白痴辅导员的手铐,那个男人,刀哥似乎惹不起。
    
        男辅导员站起身子,兀自浑身发抖,潮人风度荡然无存,根本没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刀疤脸觉得远远不够,又对经理喊道:“去拿五千块来给华哥赔礼道歉!”
    
        纪筱晴惊得瞪大眼睛,抱住陈华遥忘了放开,这个穷极无聊的家伙有那么大面子吗?
    
        男的长身玉立,女的娇柔无助,站在面前的刀疤脸点头哈腰,惊慌失措,场面比电影还生动,何宝洋桌上四名女生不约而同说道:“好帅!”陶强则差点挠破头皮,怎么也想不明白,陈华遥有本事说服刀疤脸,莫非他老鼠药买得太好了?
    
        陈华遥摇头道:“算了,不用兴师动众。我这位朋友脾气丑陋,给诸位添了麻烦,也合该受到一些教训。而你们酒吧涉嫌敲诈勒索,态度恶劣,必须严格整治。你,还有那位经理和服务员,必须做出一份详细的书面检讨,下次我会派人来检查。”
    
        说完后,陈华遥抓住纪筱晴的手转身欲走。
    
        纪筱晴犹豫一阵,实在舍不得握住他的手的异样感觉,但还是轻轻挣脱,说:“陈华遥同学,我先送谭老师回去。”
    
        “好的,你们路上小心。下次去鹧鸪港看比基尼美女记得叫我一起。”
    
        三言两语消弭一件风波,走回座位,众人都呆呆看着他不说话了。
    
        糕点铺经理让人清扫地上碎片,把刀疤脸拉进里间,问道:“刚才那个人,是治安大队的?”
    
        刀疤脸的腿兀自抖个不停,紧张的朝外一张,低声道:“废话,治安大队那里我们老板有关系,用得着怕吗?是螃蟹委员会的,听说过么?”
    
        经理不悦道:“什么螃蟹虾子,不知道!他竟然让我们写检讨,好大威风啊。老板请你来看场子,你反而让我给他送钱?你吃干饭的?”
    
        “嘘!小声点!”刀疤脸手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老大气派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老板亲自来了也要看他脸色办事。让你准备五千块别啰嗦,万一惹他恼了,螃蟹掉我们酒吧,老板生气怪罪到我们头上,你有好果子吃吗?另外,检讨书真的要写,必须亲自动笔,不准找人代抄,他看得出来的。”
    
        经理见刀疤如此小心翼翼,好奇心泛起,问道:“那你总得说说,这人什么来头吧!以后我也好留意一二。”
    
        “那你听好了,螃蟹委员会是真正的城市管理者……妈的,别笑!不是城管!我听说当年的‘螃蟹风暴’,那个华哥和三太子、元帅三个人单挑西城九十八家帮会,威震象京,连四大家族都不得不给他们面子。”
    
        “有没这么夸张?”经理有些不信。
    
        “废话!你说我们酒吧摇头丸卖得好好的,一项高利润的赚钱大项目,后来为什么不卖了?螃蟹委员会不批准啊!老板也没辄。以前公安局清查,我们总有办法应付,但螃蟹委员会一句话,谁敢阳奉阴违?我以前也是骷髅团核心干部,知道这些秘闻,帮会被打散了才沦落到这个地步,你可千万别到处乱讲。”
    
        经理倒抽一口凉气,迟疑道:“那,五千块太少了吧,给一万?”
    
        ……
    
        胖子脖子伸得老长,虎视眈眈看着陈华遥:“那个刀疤脸为什么突然放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你不说清楚我不帮你出钱了。”
    
        郁金香打岔道:“出什么钱?”
    
        胖子正要阻止,陈华遥已答道:“男女生联谊会,肯定是要男生出钱了,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还用问吗?难道你们和男生约会也会自掏腰包?不过我和胖子有个协议,他帮我出,然后他可以优先选择座位。”
    
        郁金香歪着脖子想了片刻,“那你们男生平均每人摊多少钱?”
    
        胖子正要说两千,杨超又抢着答道:“两百!”
    
        郁金香微微一笑,拿出一个秀气的粉红色小挎包,取出两百块钞票,说:“那我帮你出。这么说我也有选择座位的权利了?陈华遥同学,我想坐在你旁边。”
    
        胖子想撕烂自己的嘴巴。
    
        何宝洋连忙把钱推回去,说:“出钱买单是男生的事,今天我和李丽负责牵头,你可别要让我丢脸啊。是不,丽丽?”李丽也说道:“是啊,他们男生有什么秘密协议我们还是不要参与了,不如你和杨心怡商量一下,和她换个座位吧。”杨心怡同意。
    
        胖子哭丧着脸茫然四顾,如同无依无靠的孩子,心中狗男女骂个不停。
    
        换好位子,郁金香用筷子夹起陈华遥吃掉一半的铁板牛柳,送进嘴里,笑道:“陈华遥同学,你现在可以说说刚才的事了。”
    
        陈华遥灌下一杯慕尼黑炭烧生啤,说:“是这样的,前面我和陶胖子说过,为了筹集学费,我在这条街摆摊卖假药,哦哦,是卖头痛风湿跌打药,包治百病的那种。那个刀疤脸天天和人打架,全身到处是伤,我的神药免除了他的后顾之忧。算起来,他前前后后欠我差不多五千块药钱。刚才我一站出去,他为什么觉得惭愧,乃至无地自容?因为我是债主嘛,所以他觉得不好意思,就卖我个面子,老老实实放人,还要还清欠债。”
    
        “你就骗小孩吧!”郁金香吐吐可爱的小舌头。
    
        胖子看得色授魂与,叉子险些****自己鼻孔。
    
        郁金香又说:“舞蹈班请我们周五晚上去哈皮,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