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38章 功夫VS跆拳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白桦区公安分局开展的“打击拐卖儿童、街头恶霸、强蛮乞讨违法犯罪行为”行动在夜色下拉开序幕。【绝对权力 .guanm】
    
        这次行动主要是针对街头各类乞丐,为了给领导的检查清理市容,前期准备不是太充分。但是在局长大人的亲自指挥下,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在所检查的乞丐中,发现了两人是来自外省的逃犯,还有一人涉嫌控制三名孤儿进行强蛮乞讨,公安分局办案人员正在进一步深挖调查。当然,这可以组织扩充为一次取得丰硕成果的大型行动向上级汇报自己的功劳。
    
        陈华遥所指定的那名乞丐一直铐在拘留所办公室,没办任何手续。
    
        照规定,任何嫌疑人都要办好手续才能进行关押,就这样子不办手续不关押,铐在办公室里,算什么?
    
        昨天晚上,这家伙刚进来时,被一名女民警问话登记姓名,竟拉开脏兮兮的裤子当场摆弄,吓得那位四十多岁还在卖萌的女民警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后面的民警冲进来想要给这家伙来点好看,但限于近期上头严抓不放的规范化执法问题,想想近几年来国内拘留所屡次被曝光的嫌疑人遭殴案,谁也不方便动手,全都愤愤不平。
    
        这事可大可小,严重了要被摘顶戴、扒警服的。
    
        乞丐更是得意洋洋,污言秽语骂个不停。一位民警气愤难当,给了他一脚,乞丐索性把头往墙上撞,碰得砰砰连声,大叫:“老子烂命一条,反正活着等于没活,死在你们拘留所算了。”让民警们慌不迭的拦住。最终无可奈何,前去请示谭所长。
    
        没想到谭所长听到汇报,大声笑了起来,说:“怕什么,且让他猖狂一个晚上,局座早做了指示,要把这家伙移交给螃蟹委员会的。”
    
        “什么螃蟹委员会?”那民警只道是什么组织机构。
    
        谭所长见这民警历年来忠心耿耿,算得上是自己的心腹,说:“你毕业进所里,一直是文职吧?没听说过蟹委会不奇怪,他们的负责人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小陈,陈主任。”
    
        “什么陈主任,我们可是执法机关,没必要把嫌疑人移交给民间组织吧?这是违反规定的。”
    
        谭所长摇摇头,冷笑道:“你懂什么,平时过年过节你们领到的那些米啊油啊、烟啊酒啊,超市购物卷,都是陈主任派人送来的!”
    
        那民警吃了一惊,脸上露出钦佩的神色,说:“陈主任真是个好人!”
    
        第二天早上,拘留所谭所长等来了雷辛。
    
        “我说,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们凭什么抓我?”乞丐被铐了一夜,精神颇为委顿。
    
        正在做台账的一名民警头也不抬:“你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
    
        “我有吗?我要告你们!”
    
        “不不,你违反的是螃蟹委员会制定的象京市居民行为规范。”雷辛走了进去,对那乞丐噼啪就是两个嘴巴。
    
        那民警愕然,随即发现跟在后面的谭所长对自己使了个眼色,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乞丐被打蒙了,叫道:“好啊,你敢打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老大的人!”
    
        雷辛扬手又是两个嘴巴,“什么老大?丐帮吗?”
    
        这两次手劲沉重,出手又快又狠,只打得那乞丐眼冒金星,鼻孔流出两道鲜血,惨兮兮讨饶道:“你凭什么打我?总得有个理由吧。”
    
        “你说哪门子笑话?老子抽你还需要理由?”雷辛又是两个嘴巴。
    
        那乞丐被打得七荤八素,朝民警叫道:“警官,警官,他打人你们怎么不管?”
    
        谭所长摊手笑道:“他又不是我们所的同志。你们私下起了冲突,发生争执,我们管也管不着嘛。”其他几位同志也都抱着手臂嘿嘿笑了起来,互相递烟点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妈的,痛快,蟹委会的人真是叫人痛快。
    
        “那好,我死给你们看!”乞丐说着就往窗子的铁杠上撞。
    
        一个民警见状正要阻止,谭所长把他拉住,摇头道:“你急什么,有雷主任在呢。”
    
        只见雷辛不慌不忙,一脚过去,那乞丐顿时控制不住身势,如同离膛的炮弹一头栽向地面,然后猛然停滞。紧紧铐住的铁窗救了他一命,发出嗡的一声,但两个手腕被巨大的力道扯得鲜血淋漓,皮肉模糊,几乎断开。
    
        雷辛懒得再跟他废话,拿过钥匙打开手铐,拖出拘留所,带回自己的车上。谭所长跟在后面,问道:“雷主任,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家伙?”
    
        “谭所长,您问得可真有水平,我们无非是想教育教育他,您就放心吧。”
    
        谭所长伸头一张,看到车后座搁着一把沾满血迹的电锯,心中涌起一个不怎么好的念头。
    
        星期天晚上,二号体育馆挤满了人。
    
        看台上悬挂几条横幅标语,上写“跆拳道社社长甘牧野VS社会学系狂徒陈华遥拳王争霸赛”,还有一条写“拳打无知小丑,脚踢无耻败类”。
    
        多达十六道的高功率照灯将体育场馆照得纤毫毕现。大型通风机发疯似的运转。
    
        跆拳道社号称一千多,实际上一百多号成员全都穿戴整齐的白色道服,亲临现场,十多个穿着暴露的拉拉队员坐在边上,胸襟上绣有跆拳道加油的字样。
    
        中文系、物理系、化学系、土木工程系、机械工程系、计算机系、社会学系的学生在接近两千个座位上座无虚席。摄影爱好者社团的成员早早在场所四周架上七八部摄像机,学校《象大新闻周刊》、《象大早报》以及象大电视台的记者严阵以待。
    
        体育馆中间是一座篮球场,外围还有小型跑道,平时用作篮球、排球比赛及其他室内运动。这时篮球场中央已经搭起了一座八乘八平方米的木质结构擂台,高有一米,四周围有弹性绳索的栏杆。
    
        擂台边上挂有“象华机械有限公司赞助”的横幅,擂台对面三米距离是主席台,上面分别坐着两名现场主持人和一名裁判员,一切看起来似模似样。
    
        自从去年校运会结束,今年的校运会还没开始,体育场馆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过道上甚至还有十个拎着包挂着箱子的小贩,沿途叫卖矿泉水、瓜子花生、果奶等食品以及哨子、小喇叭等助威加油道具。要不是室内体育馆座位太少,观众起码还要多出一倍以上。
    
        一个无知无畏的社会学系新生要挑战身经百战的跆拳道社社长的消息早已哄传整个校园。
    
        这次具有“友谊性质”的争霸赛在甘牧野的运作下,已上报学校学生部,声明双方互相切磋,点到为止,只是为了加强促进学生之间交流而已。
    
        学生部主任田倩文看到甘牧野的对手名字,鲜红醒目的“陈华遥”,当即批准,但还是派了两名体育老师现场观战,提供帮助,并阻止不必要情况的发生。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一场极富戏剧性的拳王争霸赛即将开始。”校园电视台的女记者站在看台上,对镜头说道:“一边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文科新生,一边是全市跆拳道的冠军,你们猜哪边会赢呢?下面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现场观众。”
    
        把话筒对住一旁早就在傻站的男生,问道:“同学你好,请问你看好哪一边?”
    
        “最好是两败俱伤!”那男生挥舞着拳头吼道:“一边断手一边断腿!打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女记者冷汗哗啦啦的流,导播赶紧让镜头切换,派人拉开那男生。
    
        记者微笑道:“或许是现场气氛太过热烈,深深感染了这位同学。我们再来采访另外一位同学……嗯,同学你好,请问你对这次比赛有什么看法?”
    
        那是一个女生,双眼呈现花痴状迷离,“听说他们是为了社会学系的一个女生进行决斗,太生动了,太感人了!我多想是那个女生!咦,你们这里是面向全校的现场直播?全校都看得到对吧?呃,不好意思……我想说,刘强,我爱你,在电视机前的你看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终于,我上电视了,我多年的梦想实现了……”
    
        记者脸都白了,勉强笑道:“又是一个激动的观众,我想你们应该明白了此刻激烈的气氛。到底是什么事件促成了这次拳王争霸赛,据说事情的内幕十分离奇,请让镜头回到导播室。”
    
        镜头刷的回到模仿央视天下足球的导播室,两男一女表情僵硬,过了几秒钟,那女主持人耳机收到信号,回过神来,一脸从容的微笑,道:“通过节目组的努力,我们找到了当时的现场目击者,有请本期节目的嘉宾,来自社会学系一班的廖家绍和计算机系四班的张盛林。”
    
        两个男生面对摄像机明显有些紧张,挤出自认为最帅的笑容:“大家好,我是廖家绍、张盛林,主持人你好。”
    
        女主持人伸手示意:“张盛林同学,一场突如其来的拳王争霸赛很让人吃惊,这幕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听说你目睹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可否为我们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
    
        “那、那个……”张盛林结结巴巴的说:“社会学系新生那天喝得醉醺醺的,撞进跆拳道社,想要调戏一名美貌女生,言语极其下流,态度十分恶劣,当场激起在场同学的公愤。深富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社长甘牧野同学马上出言阻止……”
    
        廖家绍插嘴道:“喂,你哪个班的?明明是跆拳道社的甘牧野兜售伪劣木板,蒙骗新生,那个社会学系二班的学生拆穿了他的骗局,两人才起了矛盾。”
    
        “你胡说!”张盛林拍桌子道:“你一定是社会学系派来混淆是非的家伙,主持人,我抗议,这家伙误导观众,快把他赶出去!”
    
        廖家绍撸起袖子:“你想挨打啊?收了跆拳道社多少好处费呢?信不信老子揍得连你妈都不认得?”
    
        女主持人勉强维持着一脸的假笑:“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内幕呢,广告时间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