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42章 指鹿为马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这个堪比好莱坞大片的结局出现,惊爆无数人眼球,跆拳道社员呆若木鸡,观众席仿佛沸腾的水炸开了锅!
    
        谁也没有想到,争霸赛前被抱以最大期望的甘牧野竟然自己打败了自己!大家本来还希望出现双方你来我往,拳来脚去打得不亦乐乎的局面,这未免太不精彩了。
    
        “我、我觉得甘牧野还没使出十分之一的水平……”评论员话没说完,后脑勺挨了一记矿泉水瓶:“谁?谁扔我?”
    
        郁金香高兴的爬上擂台,几次三番想要借机“忘情”拥抱陈华遥,却又抹不开脸,最后只好轻轻说道:“祝贺你。”陈华遥反手就搂住她肩头,哈哈笑道:“终于打败了情敌。”
    
        郁金香啐道:“什么情敌不情敌的,真难听,快放开我。”
    
        走下擂台,组委会笑容难看的向他表示祝贺,获得非官方认可的象京大学拳王头衔。
    
        陈华遥扫了组委会主席一眼:“我不管什么拳王不拳王,那五万块出场费最好马上送过来,不然甘牧野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对了,帮个小忙,从我的奖金中扣出一百块买盒脑白金送给甘牧野,就说要他补补。”
    
        众人反应不一,跆拳道社员如丧考妣,仿佛战败后的鬼子兵垂头丧气从过道走了。
    
        阿龙粗略一算,除去十几个押陈华遥赢的要赔四倍,其余一百多注都是下甘牧野的,自然还是赚的多,便兴高采烈大叫祝新拳王寿与天齐。
    
        观众们不太买账,这陈华遥明显是运气成分居多,根本没什么实力,一时间叫好有之,喝倒彩有之,场面乱七八糟。
    
        更有人怀疑阿龙为了赚赌注,故意收买甘牧野打假拳--足球圈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这话要是叫甘牧野听了,宁愿吐血身亡。
    
        电视台摄制组扛着大炮筒迅速赶到,最时鲜的新闻现场乃是第一要素,不管赢的人是谁。
    
        女记者激动得麦克风险些捅进陈华遥嘴里,胜利者总是比失败者更光彩夺目一些,这节骨眼上,谁还有兴趣那半死不活的甘牧野?
    
        “陈华遥同学,能说说你的感想吗?你战胜了不可一世的跆拳道名将……”
    
        “是的。”陈华遥一把夺过话筒,嫌恶的推开女记者,迎向摄像机:“各位观众朋友,事实证明,只有社会学系才是强身健体的途径,我周围的同学经过努力学习,狠狠的甩掉了象大病夫的帽子。我系有两个班级,一百多名学生,十余位授课导师和两名辅导员,师资力量深厚,教学条件突出,学风优良,同学精诚团结互助,就业率达百分之百。在辅导员纪筱晴老师的指导下,我们沿袭学校领导的英明路程,勇于转变思路,加强革新,开放思想,为轰轰烈烈建设象京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你希望更改专业,请尽快找到纪老师报名。”
    
        “喂,喂!”女记者在身后拼命挥手叫嚷。
    
        导播忙叫道:“卡!这种废话不适合播出,算了,我们去采访现场观众。”
    
        “想走?”陈华遥抓住那导播的衣领:“采访费一千,我今天心情好,给你打个八折吧,只收八百。”
    
        “同学,你不要开玩笑……”导播奋力挣扎。
    
        “谁跟你开玩笑了?老子乃校园表现突出优秀学生,深受广大女同胞爱戴,平时各系领导请我去做演讲,出场费没个万儿八千的我轻易不开口,你他妈的算那根葱?明天把钱送到社会学系一年级二班!”一松手,那导播一屁股坐倒在地。
    
        郁金香在旁边不悦的提醒道:“陈华遥,这样不太好吧?”
    
        陈华遥忙挠挠头,一副憨厚的农民伯伯模样:“我吓吓他的。他们采访我,又说不播了,害我白白浪费真挚的感情。”转头对那导播道:“明天早点拿钱过来,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陈华遥!”郁金香生气了。
    
        “好啦好啦,拿到钱我分你一半。”
    
        “你这人……不理你了。”
    
        第二天课堂上,授课老师捧着讲义说得兴高采烈。
    
        陈华遥依旧坐在第一排,听老师说得高兴,叫道:“这个人的集体性心理说得不错,老师来抽烟,抽烟。”不自觉犯了老毛病,掏口袋上去就给教授敬烟。
    
        上了年纪的教授明显被吓住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脸茫然的站在讲台中央。学生们窃窃而笑。
    
        几个不速之客出现在门口,是学生部主任兼学生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田倩文与两名同事,气势汹汹走进社会学系教室,与台上目瞪口呆的教授打声招呼,径自来到陈华遥面前,仿佛FBI一般牛逼哄哄说道:“接大量学生举报,你涉嫌殴打他人,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什么事大到居然当场来教室抓人?郁金香坐在后排惊疑不定,学生们心中留下巨大的波澜。
    
        这一次是针对陈华遥殴打西看台观众事件,致三名无辜学生受伤,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学生纪检委已接受此案。
    
        在学生部办公室,田倩文正襟危坐,桌面一杯热茶雾气腾腾,两位同事一左一右,摆开审讯犯人的架势,心中暗道:“你要是不犯事也就罢了,没想到刚入学几天,就闹出这等事端,便是校长来了,也保你不住。”
    
        办公桌对面,是瑟瑟发抖的严重违纪学生陈华遥。没有人能在学生纪检委的问话下还能保持神色如常。
    
        田倩文敲敲桌面,咳嗽一声:“陈华遥,你于昨天晚上殴打无辜群众的事情,当场目击者有数百人,还有电视台的录像资料,我们已经掌握全部证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其他同事纷纷打开笔记,做法庭书记员奋笔疾书状。
    
        “报告田主任和各位领导,我只是为了自卫,共和国法律,公民在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前提下,有自卫的权利。”陈华遥严肃的说:“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西看台部分跆拳道社观众向我投掷石头和矿泉水瓶,并对我进行恶毒辱骂和人身攻击,造成我感情严重受伤,精神严重受损,脑细胞死亡上千万的事实。为了制止惨案的发生,我唯有冲上台去与他们讲道理。”
    
        田倩文一拍桌子,大声喝道:“陈华遥,你不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陈华遥摇摇头,一脸的悲天悯人:“我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连一颗小草都不忍心去踩,又怎会对同学使用暴力呢?”
    
        声音骤然转为高亢:“田主任,诚所谓良知是做人的底线!我遭受群殴,这才忍无可忍还击,既弘扬了学校正气,又惩治了恶徒,他们必须承担百分之两百的责任!我要向学校提出严正控诉,要求学生部还我清白!”
    
        “你……”田倩文又气又急,竟说不出话来。
    
        陈华遥一脚踢飞板凳,指着办公桌上的人,道:“还有你!田倩文老师,你指鹿为马,捏造事实,恶意打击像我这样忠诚善良一心为校的学生,我要求你立即停止对我的泼污行为,并在电视台道歉!”
    
        “什么?”田倩文急怒攻心,站起身抚着胸口大口呼吸。这还有理了?打人的人不承认错误,还反咬一口?
    
        “想我陈华遥捐资助学,修桥补路,好事做了一箩筐,得不到表彰也就算了,你是什么东西?当着我班全体学生的面把我抓来审问,造成多大恶劣的影响?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陈华遥仰天十分沉痛的说。
    
        旁边一名学生部欧副主任无可奈何,只好说道:“陈华遥同学,我们只是根据当时学生和体育老师的举报,依照规定开展调查。在最终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能认定你违纪。”
    
        陈华遥哼道:“这还说得像句人话,田主任不分青红皂白乱咬一气,太让我们这些老实学生寒心了。今天要是不还我一个公道,我就扛两块牌牌,一块上写冤枉,一块写黑暗,叫上日报、电视台、网络媒体的记者,在学生部办公楼下静坐示威,谁要是碰我一下,我就撞墙。”
    
        欧副主任心道你不去报考广播学院表演系实在埋没人才,满头黑线,只好向田倩文摊摊手,表示自己任教二十余年,也从没见过这么“出类拔萃”的学生。
    
        田倩文被同事在桌下轻轻踢了一下,总算冷静下来,说:“明明就是你打人,还好意思赖账,大丈夫敢做不敢当吗?”
    
        “他们辱骂我先,我只是上前讲道理。难道讲道理也违纪了?”
    
        “你!你哪里讲道理了?视频里明明就是你动手打人,伤了三个学生!”田倩文按捺不住,又拍了一记桌子。
    
        陈华遥举手向天做悲愤状,语调里满腔的委屈:“我打人了?我打人了?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冤枉一个清白无辜的学生?难道我为社会奉献得还不够多吗?难道我教育那些没教养的跆拳道流氓也算打人吗?”
    
        说得口渴,去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喝干,走到田倩文面前,马上变成了另一种拉家常似的语气:“田主任,你老公,你儿子、你弟弟最近还好吧?出门有没有摔跟头?你儿子聪明伶俐,活泼好动,可不要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我正想去看望他。”
    
        瞬间,田倩文脸色如罩黑雾,变得极其难看。这调查没办法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