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43章 反踩一脚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虽然很想把陈华遥踢出学校,可儿子才是她的心头肉,儿子王浩明那天被打成猪头的样子历历在目,田倩文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低头假装翻资料掩饰自己的愤怒和无奈,说:“也算是我们首先调查不足,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对方存在一定的责任。【绝对权力 .guanm】不过呢,你终究是造成三名学生受伤,这是事实不能否认。这样吧,就给记一个大过处分,欧主任你们看如何?”
    
        欧副主任心想你是正的我是副的,还不是由你做主?点头道:“是是,很公平合理,不偏袒任何一方,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也从侧面说明了田主任的无私之处。”
    
        一听此言,陈华遥便笑嘻嘻上前道:“感谢学校领导的厚爱,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争取三个月内戴罪立功,去掉这个处分。三位领导今晚有没有空?调查这宗无中生有的案子可费了不少功夫,一定辛苦得紧,不如去金帝天放松放松?全程一条龙服务我包了,先吃饭,再去‘华池温泉’泡澡,打个保龄球,做一下健身按摩,夜里再K个歌,喝几杯小酒……”
    
        欧副主任皱眉道:“你哪学来这弯弯道道的东西?先回去上课吧,以后有话好好说,不要随便动手打人。”
    
        “那好,几名领导想娱乐了,随时打电话给我。”
    
        陈华遥走出门口,听到里面传来摔杯子的声音。
    
        索性不再去上课,绕道走去体育馆跆拳道馆收取赌注利息。还没到下课时间,训练室里很冷清,在经受了昨晚的重大挫折,只有三五个男女社员在懒洋洋的练习踢腿。
    
        “你来干什么?信不信我叫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甘牧野脸色不善的出现在他面前,昨天失败,没心情上课,请了两天病假,躲在跆拳道社苦练踢打技术,誓报一箭之仇,颇有卧薪尝胆之意。你陈华遥还敢来,狗胆包天了?
    
        “我来收利息的,你不是说,输了要把跆拳道社长的位子……”
    
        “行了行了,我怕你了。”甘牧野发现几名社员都看过来,赶紧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先跟我到更衣室来吧,我有话和你谈谈。”
    
        更衣室不算大,左右两面全是平均分成格子状的储物柜,上面贴有编号。
    
        甘牧野往椅子上一坐,用汗巾擦擦脸,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华遥不答,在墙壁上东拍拍,西敲敲,时不时耳朵贴在上面倾听,表情神秘犹如中情局特工。
    
        甘牧野压着怒火问:“你干什么呢!”
    
        “哦,我在找这里的偷窥孔,隔壁就是女更衣室,你不弄一个的话,那就太奇怪了。说吧,在哪儿?”陈华遥得意洋洋问道。
    
        甘牧野顿时一阵无语,跳起来怒道:“不要胡说,我从不做那种龌龊事情!反倒是某人……”
    
        “阿甘,你也太道貌岸然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装有更先进的针孔摄像头,每天看都看腻了,自然用不着偷窥孔。”陈华遥摸着下巴,好像在苦苦思索:“对,我当了跆拳道社的社长,这里就由我做主了,以后还不是随便抓个女的就可以潜规则?”
    
        甘牧野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行,随你怎么想,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陈华遥马上摆出公事公办的面孔,道:“那就办手续吧,训练室的租用合同、全体人员名单、社团银行卡和密码、收纳的社员资金,全部移交过来。今天晚上再召集所有成员开会,在会上宣布让位于我。你以后跟跆拳道社没关系了。”
    
        “陈华遥,你欺人太甚!”
    
        陈华遥挖着鼻屎,表情十分寂寞:“我依照赌约办事,怎么欺负人了?你以为如果我输了,你不会让我挂牌子游街示众吗?”
    
        甘牧野吭吭哧哧道:“我们空口说话,无凭无据,口头的赌约,怎么能算数呢?”说完这话,脸色已涨得通红。
    
        “你还记得那天站我们对面那个穿格子衬衣的男生吧?他当时正在用手机给我们录像,图像完好,声音清晰,我只要拿去电视台连播三天,你以为跆拳道社还有人听你的话吗?”陈华遥眼睛不眨一下,顺口胡扯道。
    
        “你想要多少钱?”甘牧野直接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谈钱多伤感情,你这孩子太俗气了。我只有三个小小要求,还望甘学长成全。”
    
        “说吧。”甘牧野昂着头,还道老子怕了你不成?
    
        “第一,以后你不准再纠缠我的香香,不许和她说话,不能有任何层面的接触。第二,每次在路上见到我,都要上前一个深深的鞠躬,再叫大哥好。第三,咦,我的鞋有点脏了,你看是不是该帮我擦擦?”
    
        甘牧野勃然作色,说:“陈华遥,你到底有没有诚意?”不说其他,单是第一条件就绝不答应,未来女朋友拱手让给别人?还有,叫我替你擦鞋?再多的钱都办不到!
    
        陈华遥嘿嘿一笑,不再说话。要是他以螃蟹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和社会上那些社团谈判,如果只是这种档次的条件,恐怕那些老大能笑得合不拢嘴。
    
        甘牧野咬牙道:“五万块,再多也没有了,这是我整整一年的零花钱。给我银行账号,三天之内转账给你。其他条件,恕不接受!”
    
        “成交。”陈华遥拍拍手走出门外,喃喃道:“难道五万块顶不上一个破跆拳道社社长宝座?肯定有名堂。”
    
        后面是甘牧野在叫:“记得我们的君子协定,手机视频一定要删掉!”
    
        到小饭馆吃了一碗水饺和两碗米饭,已是中午时分,大学生的日子果然好过,睡睡觉看看美女浑浑噩噩又是一天。
    
        哼着歌儿回到宿舍,陈华遥发现有点不对劲。
    
        地板怎么这么干净,亮堂堂的足以照见人影。
    
        桌椅板凳擦得一尘不染,放在上面的小书架、水杯、水壶收拾得整整齐齐,各人的床铺摆得简洁有序。随处乱扔的衣服臭袜子不见了,电脑里的少儿不宜内容不见了,转而代之的是高雅的施特劳斯家族交响乐曲。
    
        宿舍三人也没有光着膀子满嘴脏话,相反,坐在下铺慢声细语的交流起柴可夫斯基的《船歌》里蕴含的感情。
    
        特别是胖子,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那眉眼神态,十足一个成功人士在参加上流社会的慈善晚宴。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陈华遥刚要说话,胖子起身笑道:“小华啊,吃过饭了没有?要不我去给你打一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们团结友爱五好宿舍不是一贯如此吗?对啦,有人找你。”
    
        一看到在里面盈盈端坐的人,黑丝短裙,乳白色的针织坎肩,身材高挑,脸蛋艳光四射,让人莫能逼视,除了广院天使许苏杭还能有谁?怪不得胖子等人表现如此不堪,原来是大美女到了。
    
        她正坐在自己常睡午觉的下铺位置上,无聊的翻看自己枕头下的几本催眠书。
    
        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陈华遥的行李一直没搬进来,平时只在铺位的凉席上午睡,晚上大多数情况还是要回云槎路公寓的。
    
        所以寝室里胖子、杨超、何宝洋三人各类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电脑音响、皮箱衣物、床上用品摆的满满当当,只有他的铺位空荡荡的。
    
        “陈华遥,你回来了。”女神勉强露出一个迷死众生的笑容。胖子三人便是一阵昏眩,眼中放射出迷醉的光芒。
    
        根据学校热心人士的观察,许苏杭对所有接触过的男性态度都很一致,那就是礼貌中透露出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没人能和她多说上几句话,包括学院门口那个天天开宝马等待献花的富二代。
    
        要她主动和男生搭话,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但是许苏杭今天的表现让胖子等人对世界的认知来了一个重大颠覆--她居然主动来找陈华遥那个连皮鞋都穿不起的挫男?
    
        不是在别的地方,而是直接找到寝室里!
    
        这万一宣扬出来,还不得轰动校园?比头天的拳王争霸赛还轰动!
    
        拳王争霸赛打的是一个趾高气扬的跆拳道社长也就罢了,现在可是许苏杭!
    
        你要成为全民公敌么?
    
        不过胖子想起陈华遥孤身一人就敢冲上看台挑衅几百名情绪激动的观众,还把其中几人打得满头包,他似乎有成为全民公敌的胆量。
    
        “哦,许大姐啊,来参观我们全校第一间五好宿舍?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们的肥猪社长陶强,又肥又蠢,没什么优点就不提了。这位是我们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绝情公子杨超,人称诗书画三绝,迷倒世间无数怀春少女。还有这位,风流倜傥,金风玉露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湖西洋少,何宝洋,是我们社会学系二班女同学崇拜的偶像。你们舞蹈班有没有漂亮又容易受骗的孤寡妇女,介绍几个过来?”
    
        “那你呢?怎么不自我介绍一下?”许苏杭扑哧一笑,宿舍里瞬间满园春色。
    
        胖子喉咙里一道血箭,几乎要冲口喷出。陈华遥我虽然看不惯,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在广院天使面前说我是肥猪,这还叫人活吗?那也就罢了,可你不能把杨超何宝洋说得那么好啊!
    
        “我吗?我叫陈华遥,今年二十四,家住梨花镇,为人忠厚老实,还没有女朋友,不知许大姐有没有兴趣?”
    
        许苏杭又是一笑:“那天晚上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油嘴滑舌?吃过饭了吗?”
    
        陈华遥知道她突然前来,必然有事,便说:“我们下去走走吧,从左边出去就是相思林,风景优美,环境优雅,正是奸夫****的好去处。”
    
        “好吧。”许苏杭一时没听清“奸夫****”,顺口应道,等到反应过来,绝美的脸蛋一片嫣红之色,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这人,还真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乱说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