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55章 跪下叫爷爷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腰间一甩,腾空跃起,转身三百六十度侧踢,黑带飘飘,比功夫片炫目万分,身子在急速转动中极快的逼近陈华遥,并形成巨大的旋转冲击力,右腿微微弯曲,竟要以膝盖击打他的头部。换做普通人,这下定要一头栽倒,不知死活。
    
        “哭着回家找妈妈去吧!”在膝盖即将接近头部的短短十厘米距离,陈华遥抬起左手,拳头高高凸起的关节对他的膝盖敲了过去。
    
        在这么短的距离出拳又能起什么作用?
    
        比如跑步跳远和立定跳远的差距非常巨大,没有充分蓄力借助地球的惯性作用、以及人体骨架的杠杆作用,是很难发挥出应有的能量。
    
        甘牧野看得分明,那讨厌的家伙就要被撞得飞出窗外去啦!
    
        陈华遥纹丝不动!
    
        一阵剧痛从膝盖迅速蔓延在整条大腿,崔民赫尚未反应过来,已被难以抗拒的反作用力掀翻腾空的身体。
    
        “跪下来叫一百声爷爷我就让你继续活下去!”陈华遥再一拳打在他翻过去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大量背脊要害空档,正是腰椎骨那个地方!
    
        崔民赫“啪嗒”一下四脚着地,趴在木地板上,从腰间传来的麻痹影响了大半个身子,而膝盖的痛楚已让整条右腿无法动弹。
    
        “和你那两个废物师弟一起滚回家吃屎吧!”陈华遥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掐住他的脖子,一举手,竟轻轻松松把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七十公斤的男人单手提在半空之中!
    
        这等骇人的力道,便是奥林匹克举重冠军来了也没法办到!
    
        甘牧野甚至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他,他还是人吗?
    
        崔民赫也被吓住了,双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张开嘴巴大口呼吸,双腿胡乱踢蹬,但脸色瞬间变成难看的紫色,脖子的骨头咔咔作响。
    
        那情形看起来真是像威猛的终结者T-800抓起一个弱小无辜的地球人,充满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甘牧野仿佛头发都要倒竖,脊椎周围二十厘米范围的毫毛根根炸开,这场景简直超乎想象,他太威风了,太强大了!
    
        情急之间,崔民赫一脚踢向陈华遥。
    
        “你和你鼠辈朋友永远没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陈华遥挥拳砸中他的面门。
    
        崔民赫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远远摔在五六米开外的墙壁上,再反弹到地上。手脚抽搐着,一张嘴,吐出两颗带血的门牙,昏了过去。
    
        许苏杭和郁金香欢叫一声,雀跃跳动,互相击掌:“赢了!”女生对力量没有太直观的感受,只道打倒对方就是成功。
    
        女生们的友谊经常让人看不懂,本来无话不说的闺中密友往往因为一点小事大吵一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而双方从前似乎存在不可调和矛盾的,却又突然好得像是蜜里调油。
    
        甘牧野一颗心如坠冰窟,充满震撼力的场面超越心理极限,一拳把一个体重一百四十斤的人打飞五六米这是什么概念?在那纯粹的力量面前,跆拳道再多的花巧功夫也不能撼动他一丝一毫。只有请出号称“跆拳道圣手”的师父才能压制他凶恶的气焰,不然跆拳道在象京大学始终无法发展壮大。
    
        自从十年前看过韩剧《冬季野蛮恋人之歌》之后,甘牧野深深迷上南朝鲜文化,对剧中穿着跆拳道服大叫大嚷哭来爱去的情节打心底里向往。
    
        后来加入南朝鲜人在象京开办的跆拳道馆,积极学习跆拳道内容,更致力于推广跆拳道,受到师父的表扬。在学校成立跆拳道社,三年来搞得有声有色,从内心深处也以此为荣。
    
        不料突然从天上掉下一个陈华遥,破坏了自己多年的心血,简直是屎可忍尿不可忍!如今且由得你得意,等到师父出马,那么一切都将改变。
    
        陈华遥走过去说:“阿甘,五万元欠款加一万元利息可别忘了,不然我把你家伪劣的静物写生、粗制滥造的壁灯搬回去换钱,社会福利基金会还等米下锅呢。”
    
        “啊?”阿甘还沉浸在迷梦中不能自拔,闻言便是一呆。
    
        “陈华遥,他怎么欠你钱啦?”郁金香问道。
    
        “啊?哦……”陈华遥脑筋转得极快,马上说道:“就是上次拳王争霸赛,我见社会上那些孤儿十分可怜,要求他们给福利院捐款才答应出场。本来可以给那些挨饿受冻的孩子买几件好衣服的,没想到甘学长私吞了这笔款项,令我十分痛心。”
    
        郁金香笑吟吟的,目光看向他,甜蜜无比:“你还有这份心思,等甘牧野还了钱,我和你一起去福利院看望那些孩子吧。”
    
        甘牧野急忙分辨道:“我,我哪有私吞,那是组委会的事情。”心中暗骂不已:你资助孤儿?瞎吹的吧!
    
        陈华遥潇洒的推开他,站到郁金香、许苏杭面前,几乎是一瞬间脸上就带上了悲天悯人的表情:“一想到那些孩子饭都吃不饱,我是觉也睡不着啊。”
    
        郁金香轻声说:“陈华遥,你的心真好。”许苏杭也很感动,盈盈地看着他。
    
        甘牧野在身后猛翻白眼。
    
        楼下餐厅杯碗狼藉,反正饭也吃过了,主人似乎又不安好心,郁金香便提出告辞,和陈、许二人一起出门。
    
        甘牧野自然是巴望他们走得越快越好,也不挽留。
    
        站在门口,马上出现一桩为难事。两个女生,可没那么容易应付。落落大方的许苏杭,还是可爱精灵的郁金香?不管怎么样,最好不要让两个人在一起。
    
        不如自己先溜算了。
    
        正要开口,郁金香说:“我爸叫我晚上回去一趟,苏苏姐,下次找你一起玩啊。”眼睛却看向陈华遥,似在探询两人是否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啊,下次我们班有聚会叫你一起来。”许苏杭应道。
    
        陈华遥假意打了个呵欠:“好累,等下我也要回宿舍睡觉了。”等郁金香钻进一辆出租车后,他马上精神百倍,对许苏杭说道:“苏苏,我送你回学校吧。”
    
        许苏杭看起来不太起劲,淡淡的说:“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对了,你刚才怎么不送郁金香回去?我看你对她关心得很。”
    
        陈华遥正色道:“这里是富人区,坏人出没,色狼当道,像甘牧野那种衣冠禽兽比比皆是,太过危险,我不送你回学校于心不安啊。郁金香家比较近,有家人接应,算是安全的,我们不必管她。”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许苏杭皱着眉头说。
    
        陈华遥已拦下一辆计程车,伸手便抓住她的玉腕,“我的公主,请上车。”
    
        被那温暖有力的大手抓住,许苏杭心头一震,仿佛那只手具有魔力一般,浑浑噩噩上了车子,连自己想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直到广播学院门口下车都没说话。
    
        司机接过钱,看两人夫妻不像夫妻,朋友不像朋友,但气氛古怪,莫不是情侣吵架了?笑道:“小伙子,不是又惹女朋友生气了吧?可得好好哄着,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容易。我以前像你这么大年纪追我老婆的时候,天天当慈禧太后供着,现在呀,我看到我老婆,就和老鼠看到猫差不多。”
    
        陈华遥道:“她生气?回去我非得收拾她不可!女人就是这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都老夫老妻了……”
    
        看到许苏杭怒视着自己,后面的牛皮大话全部缩了回去,讪讪笑道:“我见这位司机大叔日夜驾驶,压力比较大,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情绪。”
    
        “哼,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司机心道:“得,你小子回去非得罚跪搓衣板不可了。”
    
        广播学院大门的路边停着一辆灰黑色的路虎,车身高大,线条硬朗粗犷,吸引了不少人过往行人的目光。一个二十出头的白净男生坐在驾驶位上吸烟,看到许苏杭,眼睛不禁一亮,跳下车子迎了上来,手里一束醒目的红玫瑰。
    
        “许小姐,等你好久了。”白净男生自动忽略掉身后看起来像是跟班的陈华遥,对许苏杭说:“赏个脸出去吃个饭么?我在‘苏黎世之桥’定了位子。”手里的红玫瑰递了过去。
    
        许苏杭掠了掠额前的发丝,说:“谢谢,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白净男生微微一笑,说:“许小姐不要拒绝得这么快好吗,我听说你报名参加了《大闹天宫》的角色海选,正好家父在娱乐圈勉强能说得上话,或许能帮上一点小忙。--不如我们边吃边谈?”眼神淡淡的扫过陈华遥,许苏杭新的追求者吗?对不起,看起来一点没有威胁,许苏杭这种美貌惊人的花瓶注定不会喜欢穷小子,即使他们有感情,也将会在艰难的现实中崩溃。
    
        这种例子太多太多,不要说复杂的娱乐圈,便是寻常百姓家也能一抓一大把。
    
        十八、九岁的女孩刚刚踏入大学,对社会的认知还不够深入,爱上一个贫穷小伙子,还以为感情至上,两个人只要有真爱,喝白开水也觉得幸福美满,就是香港常说的“有情饮水饱”,但她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试想,当女孩子坐在穷小子的脚踏车后座艰难跋涉时,别人的法拉利、玛莎拉蒂拉风的绝尘而去,就算是穷小子饿了几个月不吃早餐给她买了一款伪劣的小手提包时,可别人的路易威登、爱马仕多得挂在洗手间装草纸……当他们在路边小摊吃五块钱一碗的炸酱面还不加鸡蛋时,别人出入的是苏黎世之桥、珊瑚海那样的名店。
    
        只要女孩子与她的女伴在一起,她的心很快会被虚荣所击碎。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向物质屈服,变成宁愿在宝马上哭,不愿在脚踏车上笑的可怜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