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58章 出尽风头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极品学生》小说(极品学生)正文,敬请欣赏!
        教室里很热闹,像是杂乱无章的乡村集市。
    
        两个男生在一左一右互掷纸团,纸团越过同学们的头顶飞来飞去。另一个男生缩在角落里摆成芙蓉姐姐的样子供人拍照,旁边的人大声笑着纠正他的姿势。
    
        三名女生在斗地主,因为出牌规则发生了纠纷,叫得好比春天发情的小母鸡。
    
        无论是小学还是大学,在任何一间没有老师出现的教室,都跟这里差不多。
    
        “陈华遥!”郁金香见他来了,站起身招招手:“我给你带了早餐。”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提出一盒包装精美的“诗家记”鸡蛋烤饼和一杯奶茶。
    
        掩藏不住的香味从纸盒里溢出,荡漾在空气中,让陶强鼻子嗅觉大动的同时,心中灌满了醋味。
    
        陈华遥老着脸皮接过,打开一看,笑道:“香香,你今天真可爱,像是天上的碧桃映着露珠,太阳边的红杏倚着云彩,和你比起来,我只不过算是秋江上贫寒的芙蓉草,一边是天一边是地。”
    
        不用特别打草稿,将唐人精致的七绝古诗翻译成白话,变作马屁随口拍上一拍,让郁金香及身边两名女生均是眼神异彩连连。
    
        陈华遥一边往嘴里猛塞鸡蛋烤饼,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咦,你的发卡哪买的?很漂亮啊,戴在你头上,让我想起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这时口中烤饼渣子到处乱飞,粗俗得一塌糊涂,与他冒出的优美诗句毫不相关。
    
        郁金香随手抚弄发端,假装不经意的说:“哦,我随便乱用的,还好吧。”
    
        那是她在施华洛世奇旗舰店新买的蝴蝶式发卡,镶有二十四颗细细的水钻,镀上白金边纹,在教室早晨明亮的光线中闪亮得像是停留在发辫上的翩翩蝴蝶。
    
        郁金香今天特意戴来,原没指望有人看见,被陈华遥一下点出,立即生出“女为悦己者容”的感觉,一股甜滋滋的味道萦绕心间。
    
        “老朱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教室略微安静了三四秒钟,又迅速吵作一团。
    
        社会学专家朱教授踏着准确的上课铃,夹着讲义走上讲台。扫了一眼台下黑压压的学生,扔纸团的仍在扔纸团,化妆的仍在化妆,无奈叹了口气,说:“现在开始点名!”
    
        教书二十几年,做研究也做了二十几年,以前还好,只要进入课堂,学生便规规矩矩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学生接受的外部信息多了起来,也越来越是难以管教。
    
        尤其是这几届学生,随意旷课、上课打闹玩手机、与老师顶嘴,简直是顽劣异常,朽木不可雕也,朱教授管也管不了,只能由之任之,待到期末考评学分再见分晓。
    
        “陶强。”
    
        “到!”
    
        “杨超。”
    
        “到!”
    
        “何宝洋。”
    
        “到!”何宝洋没来,还呆在宿舍睡懒觉,这是杨超手里攥着十块钱劳务费捏紧嗓子帮他应答的。
    
        “陈华遥。”
    
        “来了。”
    
        朱教授点点头,露出个和善的微笑。这名学生就坐在空荡荡的第一排,想注意不到都难,虽然旷课的次数多了些,但是每次上课都十分认真,勤奋记录笔记,偶尔还会回答问题,实在不可多得。
    
        “汤世恒。……汤世恒?”
    
        “叫什么叫,我在呢。”一名男生大模大样的回答得甚是无礼。
    
        陈华遥侧目一看,那男生斜靠着椅子,双脚高高翘起,伸到课桌上去了,手里兀自摆弄着一部新潮手机。
    
        经过一个月的同学相处,社会学系二班学生逐步根据地域、兴趣、性格、家庭背景等各方面的因素,划分为几个相近的圈子。
    
        追求上进的学生会互相靠近,而比较爱玩乐的也会自然而然形成一个小圈子。
    
        那叫做汤世恒的男生平时非常调皮,拉着好几个死党整天喊打喊杀,为了标新立异,肆意破坏课堂纪律,有时还会把自己顶撞老师的视频传到网上,和肥猪宿舍的人关系不是很近,几位任课导师对他们十分头疼。
    
        汤世恒感受到陈华遥冷冽的目光,立即回瞪了过去。他旁边立即有两名男生在跟着嘿嘿冷笑,以壮声势。
    
        要知道经常旷课、和郁金香关系暧昧且打过拳王争霸赛的陈华遥也很受班里男生的敌视。没人会喜欢出风头出得比自己还威风的家伙,尤其是在大学这个青春绽放激素旺盛的群体。
    
        朱教授敲敲讲台,开始上课。
    
        朱教授是国内著名的社会心理学专家,出过好几部论著,对理论研究自成一套体系,上课也很有水平,见众人不再吵闹,便对着讲义说了起来。
    
        今天的课程是著名社会学家李净慈的《论人的集体性心理》,第二讲。
    
        “今天我来给大家说一下著名的‘五个猴子实验’,这个实验阐述了社会道德的起源。把五只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上头有一串香蕉……”
    
        汤世恒举手道:“为什么是五个猴子,不是五个人,上头有一串金币?”他的两个死党跟着怪笑起来。
    
        朱教授说:“大量生物实验证明,猴子群体也有人类的社会、阶级概念,用猴子做实验,相对比较简单。相反人类思想行为太过复杂,一个小小的实验会有成千上万个不同的方向和结果,以你们这个阶段的学习来看,不太必要。”
    
        汤世恒叫道:“我自愿接受实验!”
    
        朱教授没有理他,继续说道:“实验人员装了一个自动装置,一旦侦测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马上就会有水喷向笼子,而这五只猴子都会一身湿。首先有只猴子想去拿香蕉,当然,结果就是每只猴子都淋湿了,之后每只猴子在几次的尝试后,发现莫不如此,于是猴子们达到一个共识:不要去拿香蕉,以避免被水喷到。”
    
        汤世恒又说:“淋点水怕什么,我还没听说过猴子怕水的,明显是假实验。”
    
        朱教授瞪了他一眼,续道:“后来实验人员把其中的一只猴子释放,换进去一只新猴子A,这只猴子A看到香蕉,马上想要去拿,结果,被其他四只猴子联合起来痛打了一顿。因为其他四只猴子认为猴子A会害他们被水淋到,所以制止他去拿香蕉A尝试了几次,虽被打的满头包,依然没有拿到香蕉。”
    
        “开玩笑,猴子有那么聪明吗?”汤世恒在下面嘟嘟囔囔。
    
        陈华遥正听得有趣,屡次被他打断,冷冷看过去道:“莫非你想当那只猴子?”
    
        两人相隔好几排,七八张位子的距离,汤世恒可就不痛快了,说:“你他妈的叫唤什么?”
    
        陈华遥不想干扰老师的课程,心想且让你猖狂几分钟。
    
        朱教授看到了台下学生的争执,知道那个名叫汤世恒的男生一向爱在课堂上捣蛋,无可奈何,只好视如不见,说:“后来实验人员再把一只旧猴子释放,换上另外一只新猴子B,这猴子B看到香蕉,也是迫不及待要去拿。当然,一如刚才所发生的情形,其他四只猴子痛扁了B一顿,特别的是,那只A猴子打的特别用力,B猴子试了几次总是被打的很惨,只好作罢。后来慢慢的一只一只的,所有的旧猴子都换成新猴子了,大家都不敢去动那香蕉。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为什麽,只知道去动香蕉会被猴扁。这就是道德的起源。”
    
        教授所举的例子很有趣,一些认真听讲的学生都忍不住笑出声。
    
        陈华遥举手道:“我认为是‘秩序的建立’更合适。道德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与规范,不带强制性的。而秩序很明显有强迫性的,由整个群体共同支配的,与你刚才的案例很符合。强制性的纪律与约定俗成的道德同时形成了秩序。我觉得接下去还应该有下一步实验,以五只猴子映射现实,将会论及传统、迷信、组织结构与社会阶级。”
    
        陶强见他课没来上过几次,竟敢在课堂上侃侃而谈,有心要等他闹笑话。
    
        朱教授不禁仔细看了看陈华遥,点点头道:“陈同学,你的思维很独特,描叙更为准确。我教过这么多届学生,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学生,不知你对我国社会转型时期大众心理学有没有研究?”
    
        陈华遥在象京这个改革最前沿的大都市厮混四年,从创立螃蟹委员会开始,无论社会底层还是顶层都有接触,真正的社会经历比普通人复杂深刻得多,对社会转型颇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当即看了一眼教授,说:“人类社会就是一部社会变迁的进步史,社会变迁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转型就是社会变迁当中的‘汽车加速过程’,从原有的发展轨道进入到新的发展轨道。文化是我们社会转型当中的凝聚力、创新力,我认为应该以文化为切入点开展研究。”
    
        朱教授眼中流露出了赞赏之意,说:“很好,不知你课后有没有时间?写一份关于社会转型时期文化所起到的作用的研究报告给我。”
    
        “好的教授,我会尽力完成。”
    
        知道内幕的学生都吃了一惊。
    
        听说朱教授目前正在带领一个团队开展《社会转型时期心理学路径》的课题研究,这个课题由市政府批准立项并出资,其中不乏部分研究生、大四、大三学长,聚集着社会学系的人才。如果能加入这个课题研究小组,对自己今后的学业将是一大助力。
    
        他们这些人才刚入学一个多月,对此想都不敢想。看朱教授的态度,竟好像是要邀请他加入那个小组,这也太离谱了吧!一个没上过几节课的学生只凭几次发言就能获得青睐?
    
        一时间胖子暗咬牙齿,这陈华遥还真是去到哪里,就出风头到哪里。
    
        课后,汤世恒经过陈华遥桌前,撂下一句狠话:“下次再敢这么出风头,我要你好看!”
    
        “下次猴子实验的秩序建立,将在你身上得到论证。”陈华遥同样冷冷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