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3章 仇人相见

    前些天的某日下午,他在校门外闲逛,看到一位老太太摔倒在地,无数人围观却没人敢去扶助一把,不料结果竟是这位年轻人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和可能导致的后果,扶起老太太送往医院,余修德对此触动很大。可笑的是,自己枉为人师,竟畏首畏尾,不敢上前,当真惭愧。这样的年轻人,不招收进来,难道招收贪官污吏的儿子、血汗工厂老板的女儿吗?早上贺秘书来汇报工作,他就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这样的年轻人上学。
    刘进勇一直等在楼梯口,见陈华遥面无表情的出门,忙迎上前去,关切的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好,余校长大人大量,答应了。问题还有一个,现在负责我的是学生部主任田倩文,我担心要出什么幺蛾子。”陈华遥随即将烟头扔在走廊,冷笑道:“她哥哥都被搞得半死不活,我就不信她能翻得出什么浪。这所学校,还是老子说了算!”
    刘进勇沉吟道:“话不能这么说,学生部的权力很大,不单单是负责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还有招生、新生资格审查、新生注册、评优评先、学生纪律管理和奖惩什么的都归她管。就怕万一田倩文给你下绊子,那一关可不好过。”
    “嗯,先去会个面再说。只要走正常程序就好。”
    每年的七八月份,大部分师生早已放假,但这往往是一所学校招生最忙碌的时候。一些不出名的院校招生办主任,通常要跑几十个县市开展招生工作才能保证生源。
    象大虽不在此列,但负责人也要协调某某官员的亲戚、某某大款的情面等关系户,从而挤出名额,忙得不可开交。
    陈华遥敲开学生部主任办公室门口时,田倩文正在为教务部主任递来的条子而烦恼。
    这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头顶优雅地盘起一个发髻,深灰色的ol装,鼻梁上架着大号黑框眼镜。
    “田主任您好,我是2008年因故退学的学生,现在来办理复学手续。”陈华遥表现出适当的谦和,这也是一个学生应有的态度。
    田倩文随手翻看着递过来的材料,便扔到一边,更不说话,继续埋头在文件上写写画画。约莫等了两三分钟,在办公桌前傻站着的陈华遥轻声问道:“田主任……”
    “先等着!怎么这么没规矩?没看到我在忙么?”田倩文头也不抬,冷冷说道:“你以前的老师是怎么教的,真没素质!”
    陈华遥无奈,又等了好几分钟,那种被人故意晾着的滋味可不好受,又问:“田主任,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田倩文又让他等了足足两分钟才勉强应道:“我很忙,说了你也不懂。这样吧,你过几天再来。”
    陈华遥心想依照这个态度,这女人过几天铁定要再晾自己一次,事情还不定能办成,便敲敲桌面道:“这是余修德副校长转批过来的,请您今天办理清楚。”
    田倩文掠开额前的发丝,话头里的意思颇为难听:“原来是余副校长,走了他的后门么?送了多少钱哪?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好吧,我看看。你是四年前退学,现在想要复学的学生,但是学校不是你们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地方,今年秋学期的招生名额已经满了。”
    “哦?那田主任想要我怎么做?”陈华遥索性点起一支烟,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这位同学,请你注意素质,室内严禁吸烟!”
    陈华遥不为所动,缓缓吐出一个斜斜晃晃的烟圈,微笑道:“田主任给市领导侄子批的名额挤掉我了吗?”刚才田倩文批的文件他可是看得分明。
    田倩文脸色一变,说道:“按照规定,你不可能再入学了。现在你只能以特别的方式来报名,很简单,缴纳教育赞助费每个学期四万元,至于其他的学费、学杂费、住宿费、管理费照正常学生数额缴纳。中途退学不予退还。”
    陈华遥的烟头险些掉到地上:“四万?你怎么不去抢?哪里的文件规定要缴教育赞助费了?”
    “是我们学生部的内部规定,我有权针对特殊学生做这样的规定。”冷艳的中年妇女看也不看他一眼。
    陈华遥吸了吸鼻子,说:“那你就是针对我了?”
    “我们针对的是个别违反重大纪律的问题学生,这类学生给学校安全管理带来极大隐患,同时还挤占其他优秀学生的学习资源,收取一定数额的教育赞助费只是小手段罢了。我可不希望神圣的校园变成滋生犯罪的场所。”田倩文像是在回答记者的例行提问,那冷冰冰的语气充满了“你能奈我何”的得意。
    “好的,我给你一个中午的时间考虑。材料上有我的联系电话,希望你下午能打过来。”陈华遥转身就走,留下一句让中年妇女花容失色的话:“多想想你哥哥田副校长的下场。记得,我只等你一个中午,到下午三点为止。”
    “陈华遥,你威胁我是吗?你等着瞧,老娘可不是好惹的!”田倩文将那叠材料甩到了地上。
    到下午三点,陈华遥呆在一家冷饮店消磨夏日时光,一直没有接到田倩文的任何电话。看来有必要给这个高傲的女人提一点小小的意见了,不然大学四年八个学期,上哪找三十二万块缴纳教育赞助费?
    钱多得没地方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手里抖着刘进勇给他的田倩文家庭资料,陈华遥想了一想,拨了个电话:“阿辛,是我。你带兄弟们来一趟,在香樟路天和医院门口,有点事安排给你们。”
    过不多时,来了一辆银灰色的七座面包车,跳下几个打扮花里胡哨的年轻人。
    为首一人面容俊朗,身材又高又瘦,留着刺猬般的发型,头发根根竖起,脖子上一条老粗的金链子,身穿黑色弹力背心,肩头隐隐露出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后面跟着的几个或是打着耳钉,或是奇装异服,走路一摇三晃,大摇大摆,脸上写满了嚣张。
    “哥,大热天的,叫我们出来有什么好事呢?”年轻人发现了蹲在树影下乘凉的陈华遥,笑着走过去,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掏出香烟给各人派了一支。
    这帮小子嘻嘻哈哈往医院门口一站,顾盼之间满是惹是生非的神色,别人看到这帮小崽子哪里还敢靠近,宁可绕得远远的。
    看门的阿伯索性关起门口,来了个眼不见为净。上次医患纠纷,另一个值班的同事被病患家属喊来的小混混揍了一顿,那不是无妄之灾吗?
    陈华遥当即就板起了脸:“阿辛,看看你们穿得人模狗样,这种古里八怪的衣服有什么好看?跟二流子差不多。猴子,你满耳朵的铁钉,人不人鬼不鬼的,成何体统?简直是扭曲的审美观,我要是你爸,一生下来就直接把你掐死,免得遗祸人间。”
    阿辛嘻嘻笑道:“得了吧,哥,你每次都是这个论调,没点新意不成啊。你以为穿成你那八十年代返城知青的模样就能泡得到马子了吗?”还伸手扯了扯他的衣领:“哟,都起毛边了,多诚挚朴实的小伙子哪,我要是女的,也不会嫁给这种穷逼。”
    陈华遥一张脸登时沉了下来,“老子跟林志颖……嗯,跟林志玲出入高级会所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废话少讲,今儿叫你们来是办一件重要事情,千万不能出差错了。我下个月要到象京大学念书,可学生部主任田倩文不长眼睛,要收我保护费,嘿嘿,还指不定谁收谁的呢。现在给我查到了她的家庭情况……”
    阿辛伸出小手指插进鼻孔来回挖了挖,不屑道:“我还当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大事,不就修理一个老女人吗,玩那么多花样……等等,你前面说的是什么?你要去象大念书?那我们怎么办?螃蟹委员会的弟兄们怎么办?”
    “这你们不用担心,我有分寸,你当螃蟹委员会是跨国公司?不就十几个跟你们一样无所事事的小瘪三吗?”陈华遥拿出田倩文资料,一一向他们指明需要注意的事项,把要交代的事情全都说清楚了。
    “哥哥放一百个心。”阿辛抬手点烟,不经意显露出健美壮硕的身材:“我干一行爱一行,业务娴熟得很,管叫那劳什子主任的觉悟层次更上一个新台阶。”
    陈华遥拍拍他的肩膀,摆出伟大领袖的派头,用湖南口音说道:“你办事,我放心。”
    阿辛等人钻进面包车,摇开车窗叫道:“上了大学多给哥们介绍不要钱的女大学生!便宜的也凑合,最好包夜不超过五十块!”一道烟走了。
    那躲在门卫室的看门阿伯听到喊声,只恨恨吐了口浓痰:“包夜不超过五十块的都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这几个小瘪三是陈华遥的死党,象京市东大区一带混混小团伙“螃蟹委员会”的核心成员。
    阿辛名叫雷辛,打高中开始就辍学不读,一直跟着陈华遥鬼混。两只耳朵缀满耳钉的是猴子,流里流气的模样,大号冯雨恒。顶着个莫西干发型的是肿瘤林,叫做李振林,由于鼻子比成龙还大,挂在脸上又红又亮,活像个肿瘤,因此得了这个外号。
    陈华遥做事利落,和剩下的两个螃蟹委员会成员找到了市立第二十八中学。
    眼下正是暑假,学校大门紧闭,围墙内隐约传来男孩们的争抢踢球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