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4章 委员会

    照刘进勇给的资料,田倩文家住在附近的桂裕花园小区,她儿子就在二十八中读高二,因为要在十月份的全市高中足球联赛上露脸,凭借不靠谱的球技和出众的母亲,被选拔进了校队,暑假里每天都要来训练。
    翻墙只是小儿科,若不然走正门的话,身后两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很容易被保安误认为是趁暑假来偷鸡摸狗的小混混。
    钻进静悄悄的校园,足球场就在第二栋教学楼的左边,场上两支队伍分为一红一蓝,踢得乱七八糟,不亦乐乎。
    周围还有大声叫好的青春靓丽小女生、帮忙看守衣服钱物的可怜男生、女生们的追随者、球员们的死党,稀稀拉拉站了不少人。对面的篮球场、羽毛球场也有人在玩乐。
    尽管天气酷热难耐,校园可真是个挥洒青春的好地方啊!
    “同学,请问一下王浩明同学在哪里?”陈华遥问一个负责看守钱包手机的男生。
    “找浩明哥的?你什么人哪?浩明哥忙着呢,没空见人,你给我一边凉快去。”男生不痛快的说。
    陈华遥眉头一皱,可不耐烦与人唠叨,正要抬脚踢飞台阶上的手机,给他提个醒,旁边一个长着蒜头鼻的粗壮女生已经凑了过来,脸上挤满楚楚动人的笑容,娇滴滴说道:“这位大哥哥是在问王浩明吗?我知道呢”最后的呢字拖了长长的尾音,软糯娇憨,还露出了参差不齐的龅牙,让他充分感受到夏日寒风的冻人之处。
    努力挤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小妹妹,王浩明在哪里?”
    陈华遥打扮老土,跟乡村基层干部没多大差别,但脸部线条犹如刀削一般硬朗,鼻梁高挺,眼睛深邃迷离,傍晚的太阳打在脸上,糅合了阳光与阴柔的气质,这个笑容对小女生来说很有杀伤力。
    于是小胖妹用力推开看守男生,让自己更靠近帅哥一些:“嗯,对了,我新买了部手机,想试打一下看通话质量好不好,你的电话号码可不可以告诉我?”
    陈华遥抑制住用巴掌给她减肥的冲动,微笑道:“我的号码是78536548,今天忘了充电,可真不好意思,你晚上有空打给我可以吗?”他留的是雷辛的电话号码。
    身后两个螃蟹委员会的跟班不由对视一眼,笑容不怀好意。
    小胖妹眼睛顿时就闪现出小星星,笑眯眯的说:“好呀好呀,我晚上都有空。来,我告诉你,刚才我看到王浩明在厕所那边,从那个通道过去就是了。”
    “那么王浩明长什么样子的?”
    “你不认识他吗?”
    “是这样的,我是他妈的同事。”陈华遥特意在他妈的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妈单位里有点事,让我过来转告一下。”
    “他呀,一米七这样,生得壮壮的,前额挑染了金色的头发,很好认。”
    “谢谢你了,晚上记得给我打电话。”陈华遥抬手做了个通话的手势,带着两个成员朝厕所方向走去。
    暑假的厕所没太多人使用,保持得很干净,也没有刺鼻的气味。但他们跨进门口时,一个鼻青脸肿的男生从小便槽那边滚过来,还是被吓了一跳。
    “王彬!老子早就警告过你,不准守得那么死,你他妈的不听是吧?”一下冲过来三个男生,口中骂骂咧咧,当头的正是小胖妹形容的“额前一撮金毛”。三人边骂边向地上的男生踢去,“我马子今天难得来看球,你狗娘养的拦住了老子几次必进的单刀,故意在我马子面前不给面子是吧?你们红队就这么牛?你们高二三班就这么牛?”
    他们看到陈华遥三人,不由自主停住了脚。
    “象京大学学生部主任田倩文的儿子,原来是个学校霸王,甚至不准别人在足球训练中拦截自己。”陈华遥说着撩起衬衫下摆擦了一把汗水,接过外号叫做八戒的成员递来的香烟,叼在嘴上。
    此刻的他们,眼神凌厉而欣慰,就像是饥饿的狼看到了白胖的羊羔。
    八戒是个面容冷酷的男人,眼睛又大又亮,长相堪比外地歌手吴尊俊俏,平时不爱说笑,办事沉稳老练。大家出于嫉妒心理,都叫他呆子,久而久之就成了猪八戒。
    那金毛正是田倩文的儿子王浩明,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谁?”语气充满戒备之意。
    “我是你爷爷。你们这班小兔崽子不好好学习怎么做人,跑来这里殴打同学,社会给了你们无私的关爱,你们却摈弃真善美的道德理想,都是田倩文教你的吧,家教不严,所以教出了败类。”
    金毛小子一愣,跟着骂了起来:“你他妈的找死啊!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吗?我可告诉你了,二十八中是王浩明的地盘,老子的天下!你识相的拿两百块来道个谦。”
    其他两个男生一脚踏在地上可怜虫的身上,眼睛挑衅地盯着他们。
    “是你妈叫我来的,有点要紧事找你谈谈。”陈华遥掸了掸烟灰,“先让地上的孩子起来,怪让人难受的。都是好同学,他拦截你的单刀,正好在你女朋友说明了你实力的强大,不畏挑战、迎难而上,这才显得难能可贵,须知红花也是要靠绿叶衬托的。”
    王浩明便松了口气,伸手一挑额前的金毛,这个动作像极了他母亲,都是那么骚媚入骨,说道:“什么事?”仍是狠狠踢了那可怜虫一脚。可怜虫蜷缩成一团,身子弓得像是虾米,不做一声。
    “你回家后让田主任做事收敛点,不然她的宝贝儿子会受到社会人士的慰问。”
    王浩明指他说:“你……”
    陈华遥不等他说完,抬脚直踹过去,正中他的小肚子。
    这脚迅速有力,王浩明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便抱着小肚子化作滚地葫芦,一声声高亢难听的惨叫震得蹲坑里的秽物险些“粪发涂墙”。
    还有一个男生没反应过来,就被八戒抓住头发,对着青春痘闪亮的脸蛋正手反手,劈里啪啦扇了五六个耳光。紧接着毫不松懈,手中抓住他的头发往另外一个男生的额头猛地撞去。嗡的一声,两人分开,撞了七荤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
    要知道八戒虽然相貌俊俏,外表斯文有礼,却是委员会一等一的冷酷角色,打架下手既狠又辣,砍人从来不留余地。
    曾有一次他在饭店吃饭遭遇黑店敲诈,掏出剃刀就给凶神恶煞的老板脸上划了个十字。
    事后陈华遥不得不亲自出面,用两把锋利的片肉刀剁在病房的床头,与当事人老板摆事实、讲道理、谈和谐、讲正气,象征性的赔了五十块医药费,老板也十分高兴的表示绝对不去警局报案。
    王浩明胃里的饭菜早已消化干净,痛得连黄胆苦水都吐出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上来就动手动脚,也不讲讲道理,还让不让人活了?
    “给我打!专门打脸,哪里伤得最明显打哪里。”陈华遥吩咐道。
    “华哥,你这话我爱听。”八戒卡住王浩明的脖子半提起来,对他的眼睛、鼻子各是三拳,又掴了几巴掌,直打得金星乱冒,流出鼻血。
    肿起的乌青眼圈让金毛小子变成熊猫。
    另外两个男生恨怕交加,却根本不敢说话。这种明显是社会上混过的无赖,他们惹不起。
    “我叫陈华遥,你好好记住了,回去后跟你妈说是我干的。她要是不办正事,我让她儿子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陈华遥撂下狠话,正要出去,裤脚被可怜虫抓住了。
    “老、老大……”一直趴在地上的可怜虫颤巍巍的站起,抖抖索索道:“老、老大,求求你,帮帮我,我交保护费,全部的零钱,每个月都给!只要你帮我,我不想再挨打了。”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如同还没翻身做主的农奴盼来了亲人解放军。
    陈华遥摸着下巴新冒出来的胡渣,沉吟道:“嗯……保护费就不必了,我们弘扬社会正气,理所应当的。以后有谁欺负你,去找东江机械修理厂的狗屎庆,说是八戒哥介绍的就成。”狗屎庆是八戒的小弟,在这一带混得有点小名堂,听说等闲附近好几所中学的学生都管他叫大哥,让他关照一个受尽欺负的懦弱学生还不是小事一桩?
    可怜虫强忍眼眶的泪水,憋了很久也没想出什么感人肺腑的谢语,情急之下说道:“老大,我回去后给你立个木牌,上面写你的名字,每天烧三柱香拜上一拜。”
    “滚!”
    朝八戒一努嘴,八戒会意,过去在王浩明几个的腰包里掏出零零散散的人民币,三个小兔崽子丝毫不敢反抗,眼睁睁看他把钱拿走,大约两三百块,一股脑儿塞给可怜虫,“这点小钱拿去看医生,没人敢动你的。放心,华哥说话一向算数。”
    临走前,八戒又折返回来,拎住王浩明的衣领道:“不要起报复的念头,想都别想。要是让我听到一点风声的,外面还有几千个弟兄每天轮流来给你一刀。”
    王浩明惊恐的点头,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听明白。
    忙碌了一天的田大主任终于回到桂裕花园小区温暖的家中,拧开门锁,心中仍在想着怎么整治那个恶劣退学青年的好事。八个学期三十二万元,自己能有百分之五的提成,勉强可以换个新款的lv包了。虽然闺蜜说蛇皮袋那款很不雅观,但路易威登的大字印在上面,还不是一样潮到爆?
    “明明!明明,你回来了吗?怎么不和妈妈说话?”田倩文发现儿子的房间门口紧闭,用力敲了敲,只得到一声沉闷的回应。这孩子往常回家就是一阵乱翻冰箱找吃的,今天有点古怪,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