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5章 千万别报警

    田倩文好歹是干教育事业的,知道孩子正处于青春逆反期,不可过度刺激,便去厨房做饭。
    眼见天色擦黑,六点多钟,才听到门口钥匙转动的响声,是丈夫王光亮回来了。田倩文扬声叫道:“怎么又回来这么晚?有堵车吗?还是陪领导应酬?看你这副德性,一个小小科员,每月才拿两千块薪水,也不知道回早点帮老娘做饭。”她丈夫在林业局上班,清水衙门没什么捞头,赚的钱还不足老婆的零头,在家里经常受气。
    田倩文唠叨了一阵,没听到吭声,出厨房一看,那才四十多岁就开始中年谢顶的丈夫正坐在沙发抽闷烟,顿时气不打一处出,骂道:“说了多少次不准在客厅抽烟,王光亮,你胆儿肥了哦!”
    良久,王光良也没有动身。
    “要抽到厕所去,听到了没有!”
    王光亮没有理会,沉声道:“倩文,你在学校是不是惹到什么人了?”
    田倩文见丈夫一反常态,迅速冷静下来,问道:“怎么,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下班的时候,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在单位门口堵住我,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王光亮一支烟抽完了取出一支继续接着抽。
    田倩文吓了一跳:“什么人?说了什么?没打你吧?”
    “没、没什么,就是挨了两巴掌。”从来不惹是生非,在单位里谨小慎微的王光亮现在想起来犹带余悸:“三个牛高马大的无赖阿飞,他们亮了刀子,说如果你再罔顾国法校规乱收费的话,就当街把我砍死。”
    田倩文闻言大怒,抄起电话就要报警,王光亮赶紧夺过。
    “你干什么!我非报警把那混蛋抓起来不可!太嚣张了!”
    “别,别,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夫妇俩正争持间,儿子的房门突然打开,王浩明冲出来大声叫道:“妈,千万不要报警!”
    “明明,大人的事你别管……”田倩文转头突然看见儿子肿胀的猪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高高肿起,嘴角差点歪到下巴去了,鼻孔下还有残留的血迹,夫妇俩一同呆住,后面要说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在父母惊恐的目光下,王浩明极不自然的用手挡住脸,说:“今天下午,一个叫做陈华遥的带几个人去学校找我,说你不干正事,把我打了一顿……他们是混社会的,外头有几百号兄弟。”
    “我、我去给你拿药。”田倩文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去找药箱。愤怒、悔恨、气恼、茫然交错在她心间,半晌没回过神来。这个陈华遥还真是个败类!
    田倩文又痛又怜,给儿子上了消肿止痛药,弟弟田德文登门拜访来了。田德文还不到三十岁年纪,身材矮胖,一进门先喝了口凉茶,就劈头问道:“姐,你在单位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怎么这事闹得满城风雨,连弟弟都知道了?田倩文沉默片刻,点点头:“你哪里听到的?是有点小麻烦,不过也没什么。”
    田德文一看姐夫的表情和外甥的肿脸,心中便咯噔一下,跳起来说:“什么小麻烦,我看是惹了大祸!知道今天下午我服装店里来了什么人吗?一帮黑社会!当头那个外号叫做雷神三太子,年纪轻轻的,就连金帝天夜总会也得向他纳贡!”
    田倩文的脸色愈发惨白,听说金帝天夜总会的后台是公安局一名副局长,任谁来都不买账,那所谓“雷神三太子”竟能在他的地盘收保护费,身后的势力可想而知,抓住弟弟的手问道:“那他们到你的服装店说了些什么?”
    田德文掏出香烟给姐夫递了一支,自己点了一支,说:“还好,雷神三太子看起来挺好说话的,领着人四处看了看,说服装店消防设备不合格,让我关门半年整改,免得万一发生火灾连累街坊邻居。我那生意好着呢,一天上下也有几千上万的毛利,关门半年还不得全家老小喝西北风?没办法,我惹不起,只好求他。”
    “那种人,你求他干嘛?他又不是消防队执法人员,真能让你关门整改?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姐姐,他们道上混的,要我关门还不是一句话?上次隔壁的丽丽服饰不知怎么惹了钢铁兄弟会老大的情妇,结果怎么着?一伙人冲进店里,包括仓库价值二十多万的成衣全部割破,店里全部砸烂,前车之鉴犹在目,我敢说半句吗?”
    田倩文的声音渐渐扬起来:“德文,我们现在是法治社会!那后来那个哪吒三太子怎么说?”
    田德文苦笑道:“三太子提了几句,说一个哥哥想在象京大学读书,可是你收费不怎么合理,让我拿三十二万块出来赞助赞助。我要真有这么多钱早就在家翘二郎腿喝茶看报纸了,还用得着苦哈哈的开店?”
    “德文,他们涉嫌敲诈勒索,我们还是报警吧。你看看你浩明外甥,被他们打成这样,无法无天了,这口气我咽不下。”
    “咽不下也得咽。”田德文按住她的手机,说:“按照治安处罚条例,他们这种情况最多进去十五天就出来了,到时候给我们来狠的,那我的生意怎么办?姐夫的工作怎么办?外甥怎么办?他们可以叫人天天在学校堵人,除非不在象京念书。浩明将来可是要考大学,干大事的人,犯不着和他们计较,那伙亡命之徒不值得。姐,算了,那个收费的事你如果能做主的话,就让一让步吧。”
    田倩文瘫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语。
    第二天一大早,接到了田倩文的电话。第一次第二次陈华遥都没接,直接掐断,摆足了架子,直到电话铃第三次响起,才按下接听键,懒洋洋问道:“谁啊?”
    “陈华遥同学,我是象京大学学生部的田倩文。”田倩文声音带着明显的疲惫:“有件事通知你一下。”
    “哦,田主任请说吧。”
    田倩文压抑着自己的郁闷心情,说:“昨天晚上,经过学生部的磋商和探讨,我们认为你的个人情况比较特殊,虽然曾经犯下重大错误,但总算能够迷途知返,改过自新的态度比较好,也算是给后进学生起了带头作用,做了一个表率吧,这是好事。我们决定,免除你的教育赞助费。当然,其他学费还要交的,与新生的完全一样,不会有任何差别。”
    陈华遥笑道:“这也是在田主任的英明领导和教诲之下,我也才会有如此明显的巨大进步。我向学生部的领导郑重保证,今后决不再犯类似错误,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文化知识上面。如有什么不足之处,还请田主任批评指正。”这种空话套话他张嘴就来,简直不用思索。
    听他没有对自己挖苦,田倩文不禁松了一口气:“批评指正倒是不必了,只要你不给学校添乱就好。这几天你要是有空的话,就来学生部办一下入学手续。”
    “谢谢田主任,您是一位真正的教育家,一位品德与学识并重的女性高级知识分子,一位值得广大学子尊敬与爱戴的老师。我相信,象京大学在您的领导下,必将取得长足的进步……”
    “嘟……嘟……”不等他说完,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
    既然事情确定下来就好办。但还有学费是问题。一所名牌大学的学费可不菲,甚至能让贫困山区的家庭倾家荡产。
    陈华遥平时用钱全无计划,孝敬父母、与紧要部门联络感情,有时喝得醉醺醺的头脑发热了还会给希望工程捐款、给失学女童献爱心,自己没剩下几分,甚至租住的一套两室一厅公寓只要两百块,那还是他跟房东说遍好话,主动承担整个公寓楼的安全管理任务这才给优惠的。
    左右无聊,到公寓附近小巷子里的一家台球室混了半天,陈华遥直到晚上才给雷辛打电话。得跟雷辛借钱,这小子平时省吃俭用,连一毛也不肯多花,抽的烟比自己还寒酸,钱全都存起来了,要借个两万块还是可以的。
    陈华遥选的地方是“火凤凰”量贩式卡拉ok娱乐城。
    这里中低档消费,价格不贵,装修、服务都很好,学生、打工青年、小白领都爱来捧场,花上几百块喝得颠三倒四,说不准还能来上一段艳遇。
    眼下正是暑假,娱乐城内生意火爆异常,走廊里来往的都是学生模样的顾客。
    有几个十五六岁的女学生明显喝了几杯,穿着布料极少的吊带背心和超短裙,头发染成五颜六色,正围做一堆,嘴里叼着香烟,骂着下流的脏话,不知在吵些什么。
    陈华遥经过旁边,眼睛在她们光溜的腿和胸前的荷包蛋上停留片刻,不禁摇头,心道:“就这种货色,包夜绝对不超过三十块。”
    “乡巴佬,你看什么?再看老娘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妈的没见过世面。”一个右鼻翼穿有鼻环的女生冲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其他几人也在不屑的冷笑。
    这也难怪,陈华遥身上的廉价t恤、褪色的沙滩短裤,脚下一双南方特有的硬板木屐,胡子拉渣,脸色阴沉,扮相委实高雅不到哪里去,这时走在走廊上,俨然一名寻找碎纸片的中年清洁工阿叔。那帮骄傲得如同孔雀一般的花季少女对他还不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不好意思,你的魅力深深迷住了我。”陈华遥回头露齿一笑,洁白整齐的牙齿闪闪发光。
    鼻环女生扬起下巴:“哼,没劲,滚吧。”等陈华遥走后,却用手肘捅捅身边的朋友,道:“这清洁工生得蛮好看的。”
    雷辛和八戒来的时候,陈华遥早在名为“爱丽舍宫”的小包厢内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