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8章 宿舍龙蛇

    陈华遥掏出一包六块钱的“白杨树”香烟撕开封口,取出几支散给各人,一边应道:“行李在外头,象大太宽了,我走错了几次路,这次先来找好地方,明儿再把行李搬过来。”
    其他男生都笑了起来,显然深有同感,那胖子便说:“象大真是很宽,听老生传闻,曾有外地学生在校区走了整整八个小时,转得眼花缭乱,还没走出大学城的三分之一,结果又累又饿,报警才得以获救。对了,怎么辅导员没带你来?”言语颇有怀疑之意,见他两手空空,打扮又跟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大叔差不多,生怕是骗子来偷东西的。
    陈华遥心知肚明,拿出学生证递过去。
    肥仔翻开一看,那钢印、学号可作不得假,颜色缓和了下来,说:“哦,陈华遥,本地人么,我叫陶强,楚南省人,他们现在都叫我肥哥,呵呵,先进来坐吧。”
    肥哥陶强显得很是热情,指指坐自己背后悠闲喝茶白净眼镜男生说:“那是何宝洋,来自湖西省,我们407的款爷,平时抽烟喝茶什么的都蹭他的,正宗富二代哦。”
    何宝洋脸上露出一丝掺杂着尴尬与自得的颜色,朝陈华遥点点头,矜持地笑道:“哪里什么富二代,别听肥哥瞎说,家里收入刚刚跨过小康那条线,比起真正的有钱人来是差得远了。”
    陈华遥见他身上一件不显山不露水的阿玛尼深灰色收腰衬衫,手腕一款平凡中彰显华贵的瑞士梅花表,普通的小康人家可买不起,心知陶强所言非虚。
    第三个瘦瘦小小的男生站起出说:“我叫杨超,广南省的,家里离象京很近。”
    现在已是九月二十日,象京大学新生入学早过了二十多天,尚有不少学生才陆续前来报道,大多是达官贵人的子侄、商贾富豪的外甥之类的关系户,为了逃避军训而姗姗来迟。三名男生见他扮相不佳,心中难免嘀咕:“这家伙什么能耐,也敢学富二代躲军训?怕不被辅导员训死。”
    陶强重新坐回电脑前,沉默了一下,说:“陈同学,其实我们也只是比你早来几天,什么规矩都不懂。刚才哥们几个商量了一番,说是宿舍又脏又乱,怕月底评不上优秀宿舍,公推我作为舍长,几个人轮流执行值日生制度。不如先从你开始吧,先好好打扫卫生,把房间收拾干净,顺便帮我们把脏衣服洗了……呃,那个……最好还是先去饭堂替我们打三份饭菜上来。”
    陈华遥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伸手到裤子挠了挠,看来太久没回象大,世道都变了。笑道:“怎么一来就让我值日?太不公平了,不利于同学团结嘛。不如我们来比一下体重,谁最重的就去为人民服务,也算是响应国家节能减肥的号召嘛。从个人健康角度上说,扫地洗衣服有助消耗多余脂肪,从食堂优越性上来讲,体重过度者可以很轻易把其他人挤出队伍,从而打到更可口的饭菜。”
    何宝洋的一口大红袍险些喷到电脑屏幕上。
    陶强脸色一变,就要拍桌子站起来,这新来的不给点下马威还敢开染坊了?
    总归要有一个打圆场的出现,杨超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陈同学,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陶强同学家里在楚南搞房地产开发,跟隔壁班的刘辅导员打过招呼。有他的关照,以后我们宿舍要做什么事情总会顺当些,比如说迟到了、通宵用电了、期末考评了,只要强哥说句话,包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嗯……你懂的。”朝堆放在桌子上的饭盒努一努嘴。
    陈华遥正要用饭盒给他做个拍击式脸部按摩,一个沉稳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老同学,你可是来了!害我苦等二十多天不见你消息!”回头一看,是个留着短平头的年轻人,脸上洋溢着过分热情的笑容,还能有谁?正是辅导员刘进勇。
    陶强一跃而起,迎了出去,“刘辅导员,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可有好些天没来我们宿舍坐坐了。陈华遥,你起来!给刘辅导员让个座儿!”边说着边从兜里掏出了价值三十五块一包的“芍药王”牌香烟。
    大学生可不是懵懵懂懂的高中生,一切只知道朝书本看齐,一进来大学,眼界放开,思维便跟着活络,开始往社会方面走了。
    辅导员虽然不算什么官职,到底是管理学生考评工作的,陶强正要显示自己的交际手段,自然下大力气讨好。
    没想到刘进勇望也不望,将他晾在一边,径自走了过去,紧紧握住陈华遥的手好一阵摇晃,微微躬着身子,仿佛受到领导接见的工人代表,说道:“华哥,回来的感觉怎么样?”
    陈华遥道:“每次在外头瞎混的时候,我总会觉得难过,长这么大了也没为社会建设贡献过力量,十分惭愧,便决定返回校园学习文化知识,早日发挥余热。”
    刘进勇可是由衷的敬仰,挠挠头说:“华哥的情怀是越来越伟大了。”
    “进勇啊,这次当上辅导员,都有些什么感觉?”陈华遥拍着刘进勇的肩膀用长辈的派头说道。
    看到这个架势,陶强差点把香烟插到自己的鼻孔里。什么世道嘛,随便一个阿猫阿狗也能跟辅导员混得这么熟?而且辅导员似乎有点怕那小子似的。
    刘进勇不得不佩服,原以为当上辅导员,多少能抬高点身份,没想到田倩文那里竟没能帮得上忙,最后还是华哥不动声色就自己解决了,学生部田主任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看来尽管已离开四年,华哥仍然说话算数。
    当下哈哈一笑,说:“我这算什么劳什子辅导员啊,还得请华哥多辅导辅导我呢。没吃过午饭吧?我这就打电话给金秋园定个席,给华哥接风洗尘。”金秋园是象大里面档次最高级的餐厅了,收费昂贵,平时都是学校用来招待各级领导的,偶尔也有收入较高的教授前去用餐,至于他一个小小辅导员,只怕月薪都不够吃席上的五道素菜。
    陈华遥摸着下巴看他,眼神露出失望之色:“吃饭太庸俗了,我原本以为你会高级一点,请我去洗浴按摩,叫上一两个日语过四级的外语学院清纯妹妹作陪,讨论讨论人类进化的复杂过程……”
    刘进勇辛苦建立起来的威严辅导员形象登时便被击碎,在陶强等人难以理解的目光中将陈华遥拉到走廊上,低声道:“华哥,我好歹是你们隔壁班的辅导员,就当我个面子吧。有个事儿,是关于军训的。”
    陈华遥打断他:“军训不是结束了?”
    “你四年前就没参加军训,不懂军训有什么好处。今天是最后一天,按照原先的安排,晚上有文艺汇演,每个班都要出节目,汇演后还有舞会,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你想想,数不清的靓丽学妹,每个人穿得花枝招展,打扮得漂漂亮亮,拼命要在汇演上展示风采,光是成排看不到边的白腿就能把你晃成二百五十度深度近视!”
    陈华遥擦掉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欣慰的口水,脸孔一板,严肃的说:“身为名牌大学的辅导员,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成日沉湎于女学生白腿的幻想当中,成何体统!文艺汇演的地点在哪里?我倒要去看看!时间定在什么时候?都有什么人参加?具体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
    刘进勇心想你问得这么详细还不是要去开洋荤?应道:“宿舍楼下面贴有通知呢,在二号大礼堂,只准大学本部的新生和部分老生参加,这没什么意思,外语学院、广播学院的女生们不来。关键是新生舞会,那可真是群魔乱舞,有杀错无放过啊!”开始还有些正经,说到最后,已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起来。
    这时正好有两个前来探视老乡的女生经过旁边,投来奇怪的一瞥,陈华遥立即装作“我不认识他”的样子,还朝两个女生温文尔雅的一笑,一副典型的中文系男生斯文模样。
    刘进勇暗忖:“我的道行果然比华哥相差甚远。”正色道:“具体事宜,晚上我给你打电话。还有个事情,你们二班的辅导员让你下午上课时去报道,不然手续批不全。”
    “不就是报道吗?简单。”
    下午,社会学系四组办公室,正在沙发端坐的陈华遥呆看着年轻的辅导员纪筱晴。
    纪筱晴也是今年刚刚从象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导师的青睐,留校并且担任了社会学系社区研究专业二班的辅导员。
    长长顺直的头发如瀑布般披落在肩上,精美的淡色眼线勾勒出漂亮的大眼睛,精心修饰的柳眉宛如新月一般生动,晶莹剔透的嘴唇更是勾人魂魄。纪筱晴的美貌让人看起来心旷神怡,只是陈华遥想不明白,这位辅导员怎么有点眼熟?
    但目前纪筱晴很生气,甚至恶狠狠的赏了陈华遥几次白眼球。
    这个班三十四名学生,开学将近一个月至今仍有十余名学生未来报道,更不要提参加军训了。但人家都是广南省某副省长的侄子、南海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女儿、象京市教育厅厅长的关系户、中日友好协会派来的留学生,你算哪根葱?也敢无故迟到,不参加军训?
    最可恶的是,当年无故退学,现在居然又跑回来了!
    纪筱晴翻了翻花名册,仿佛坐在公堂里的知县老爷,打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陈华遥,还记得我是谁吗?”
    陈华遥搜肠刮肚,努力思索片刻,最终瞠目以对:“您……您不就是我们班的辅导员姐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