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学生 > 第14章 广院天使

    陈华遥十分大方的说道:“算了,看你也可怜,我这包白杨树你拿去吧,多少能在女神面前充面子。”拿出屁股后压得皱巴巴的白杨树塞过去,道:“不要推辞,你什么时候能练到像我这般视钱财为粪土,视院花如无物,视大中华和白杨树无差距的境界,就基本能和女神搭上一两句话了。”
    杨超无奈只好接过,转念又道:“等下还有舞会,华哥要不要一起去乐呵乐呵?”
    “舞会有什么好玩的?一帮小年轻在一起疯疯癫癫,我一个老男人去了说不上话,跟你们有代沟。”
    杨超收拾起香烟被没收的不快,笑道:“华哥开玩笑了,听说舞会上有很多寂寞的学姐来钓学弟,我琢磨着,华哥人才出众,仪表堂堂,今晚怎么也得拿下三四个学姐回去暖被窝,给我们社会学系二班争光。”
    陈华遥突然停住脚步:“杨超同学,我今天才认识你,在宿舍还差点被你恐吓了一顿。你说你对我这么热情,是不是心中有什么鬼胎?”
    杨超吓了一跳,连声说道:“没、没什么,仅仅只是仰慕华哥,你的舞跳得真棒,给我们这帮生活没指望的文科男打了一针强心剂。原来文科男也可以颠覆那种面黄肌瘦、双眼无神、邋里邋遢,见到女生就语无伦次的象大病夫形象。”
    听杨超这说辞,陈华遥用手搓着下巴的胡渣,嘿嘿的笑,眼中透出不怀好意的光芒。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子今天出了风头,难免被人盯上。他天不怕地不怕,倒想见识见识杨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亲热地揽住杨超肩头,“那我们就去看看,舞会上要是女的比男的少,你明天得补偿我两条大中华做精神损失费。”
    比赛落下帷幕,不少人便已离开,纪筱晴还在和韦虹争持后续事宜,还有些同学围在旁边看热闹看得有趣。
    舞会在西校区,水光山色舞厅,由私人出资承包,收费适中,面向所有在校师生开放,今天已被学生部包了下来用做承办舞会,学生凭学生证便可自由前往参加,只是在里面的酒水消费必须自掏腰包。
    舞厅里人不多不少,没有想象中热闹到爆棚,但也不会太过冷清。大学生活丰富多彩,有呆在宿舍玩电脑不愿出门的,有热爱学习不愿耽误时间的,有谈了恋爱只想享受二人时光的,就像普通的舞会那样,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自然不会来凑热闹。
    推开厚重的橡木大门,美国西岸声重低音炮沉劲的震撼音乐扑面而来。昏暗交错的灯光闪烁迷离,穿着丝袜短裙强装成熟的女生矜持的低笑,又穷又挫偏要假扮高富帅的男生提着酒杯晃来晃去,刚被意中人拒绝的倒霉蛋趴在桌子上买醉,舞池里挤满荷尔蒙过剩的年轻男女,显得混乱而又生动,就像一幅迷幻的大学生活画卷。
    杨超带着陈华遥挤到吧台,对酒保大声叫道:“给我来两杯威士……”看看贴在酒柜上方吓人的价目表,缩了回去,“来、来两杯白开水吧。”
    酒保头也不抬:“白开水免费,自行到快速通道走廊外的饮水机上使用即可。”
    杨超面红耳赤,陈华遥说:“我要一杯生啤,一点五升装的。”
    酒保手脚麻利地灌好生啤推在他面前:“五十六块,谢谢。”
    酒杯冒着白花花的泡沫,金黄的液体在玻璃壁上轻微摇晃,浓烈的香气满溢出来,陈华遥当先灌下一大口,看向杨超,眼神充满期待:“还不快给钱?你是个抽得起大中华的款爷,难道要我付账吗?”
    “我、我不喝酒!”杨超脖子一缩,决定打死也不买单。
    陈华遥手指轻轻弹动玻璃杯发出叮叮的响音,淡淡道:“老子时间宝贵,陪你这个废人来舞厅混日子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杨超见他衣袖下的胳膊露出一小截狰狞的伤疤,白天反击姜学长时手段干净利落,似乎是个不大好惹的人,咬着牙把账给结了:“华哥来了我当然要请客的,舍友嘛!”
    陈华遥这才颜色稍霁,拿起酒杯,蓦然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位打扮入时且暴露的年轻女孩,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吧椅上,左手一支细长的摩尔香烟,右手一杯“血腥玛丽”,眼线勾勒极深的眼睛朝舞池望着,似乎是个寻找热情的寂寞学姐。
    这可是个好机会!陈华遥赶紧端正坐姿,以便让自己的身材看起来更挺拔一些,轻轻咳嗽一声,说:“美女,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深宵立风中?我看你一个人挺无聊的,我也很无聊,不如让我们负负得正,不知有没有荣幸请你喝一杯?”
    那女孩瞥了他一眼,从露出半条沟的乳罩中取出一张喷香的花哨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包夜八百,快餐三百,不讲价,要开房费用由你出。我这里是经过象京仁爱医院泌尿专科刘大夫专业认证的,每月体检一次,绝对没有艾滋梅毒。”
    “噗!”正在灌啤酒的陈华遥被呛得从鼻孔喷出了两道液体,手忙脚乱的拭擦干净,一脸痛惜的说:“原来我以为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不需要用金钱来衡量的,就像朱丽叶与罗密欧、阿诗玛和小黑哥、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你颠覆了我纯真的世界观……不过我这么精壮威猛,床上功夫赛过西门庆,能不能打个三折?”
    那女孩哂笑道:“没本事就不要随便搭讪女生。”端起杯子,朝角落盈盈走去,似乎发现了认识的人。
    杨超目瞪口呆:“华哥,你的脸皮比我全身皮肤割下来堆在脸上还厚。”
    陈华遥讪讪吸了一口香烟,为了掩饰尴尬,道:“没想到邪恶的失足女势力也入侵到了神圣的校园。”
    杨超左顾右盼寻找目标,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脸上带着看到偶像的激动,指着远处角落的一张桌子叫道:“喂,华哥你看,魏公子也来了。”
    在舞池对角的一张台面上,一盏蜡烛火光若隐若现,台子上搁着看不清什么牌子的红酒,边上一男一女,男的修长脸蛋,长相俊逸,正和身边的女孩轻声说话。
    “什么魏公子?”
    杨超夸张的叫起来:“你从越南偷渡过来的?连魏公子都不知道?”
    “那你跟我解说解说,魏公子有什么著名事迹?”
    杨超俨然消息灵通人士,神秘兮兮的说:“就算你不认识魏公子,总该听说过象京朱、叶、苏、魏四大家族吧。这四大家族成员当官的当官,经商的经商,拥有无数产业,几乎掌握了象京及周边地区、广南省三分之一的经济资源。什么?嫌少?象京一年的经济总量就比一个欧洲小国家还多了!”
    陈华遥点点头。
    杨超舔舔嘴唇,续道:“别的不提,单论四大家族中排名最末的魏家,自满清以来就是广南一带的名门望族,到民国还资助象广系军阀与老蒋分庭抗礼,人家说富不过三代,他们富七八代都有余了。新上任的市领导要是不去他家拜访,说不定政令就出不了政府大楼。”
    “这四大家族百十年来开枝散叶,子侄旁系遍及各地。如今巧的是,到了这一代,四大家族嫡系长孙偏巧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被称为象京四少,那魏公子就是象京四少之一,目前在象大读工商管理。开学时我帮一个学姐提行李,她们宿舍里贴满了魏公子的照片。”
    陈华遥微笑道:“人家象京四少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去舔屁股不成?”
    杨超脸一红:“我哪有那么不堪。不过话说回来,若能认识魏公子,他玩过不要的女生分几个给我,那就爽呆了。”
    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两人闲聊之间,已经有三四个自认为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前去所谓的魏公子桌边没话找话,但都被拒绝,最终失望离开。
    在真正掌握权势的上流社会,“女色”这种资源要多少有多少。那种千方百计要嫁入豪门的明星美女,从来都不嫌少。
    杨超兀自滔滔不绝:“魏公子又帅又潇洒,出手大方豪爽,不光是女的,男的也将他视为偶像。幸好那帮花痴不知道他今天来参加舞会,不然舞厅非得撑爆不可。”
    陈华遥不再理他,转过头去搜寻热舞中女生展露出来的美腿。
    四个嬉皮笑脸的男生出现在门口,径直向吧台走来。为头的一个人长得高高瘦瘦,手里提着一瓶西城干红,除了白天所见的姜学长还能有谁?
    四个人均是光着膀子,几根嶙峋的瘦排骨充满霸气地朝外显露,牛仔裤尽是破口和铁链,刻意憋出来的冷酷眼神有力诠释了无赖的风格。所经之处,同学们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那位姜学长高高扬着头,像是巡视鸡笼的骄傲公鸡,冷冷站在陈华遥面前。
    “学长!”杨超忙站起身问候。
    姜学长说:“杨超,算你听话,把这小子带来了。下个月的保护费我可以少要你一半。”剩下的三个男生都在配合着冷笑,以壮声势。
    “谢谢学长,谢谢学长。”杨超连声答应,又看看陈华遥,瞬间内疚与惭愧的表情浮现在脸上,低声道:“华哥,不好意思,我没办法。”
    四个人惹是生非的样子,马上引起周围人群的注意,眼看又有一出好戏要上演。
    陈华遥恍然大悟,原来杨超拼命套近乎,拉自己来参加舞会是出自姜学长的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