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国医大师 > 一零四零
    什么样的一条路,让那些人如此迫切,那么的渴望,以身犯险去探究。

    “他们自知此生修为到了顶点,无法突破了,所以明知会失败。也要前往,唉!”白衣男子竟然这么叹道。

    “我知道,他们尊我为师,所以想为我而去一战。”白衣男子说道。

    王明不解,什么意思,禁区之主有大仇人吗,他自己为何不去?

    白衣男子用手轻轻一拂,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宇宙被撕开了。而后浮现出一片幽静的景象。

    “那里是……”

    王明震撼,内心难以宁静。

    很为,他曾经去过那个地方,曾看到过部分真相。

    现在,白衣男子拂开虚空,再现那里的景象。

    这应该只是一副画面,而非真的再临那里。

    一条堤坝,横亘那里,自古长存,隐约间有浪涛起伏的声响从堤坝后面传来。

    天色昏暗,迷雾重重。

    那个地方很神秘,一切都看不真切。

    不过,王明还是看到了,在堤坝上,有一具身影,带着血,散仙道气息,那是一位真仙,殒落在那里。

    随着目光移动,堤坝远处,同样垂挂着不朽级的生灵尸骸,死在堤坝上。

    王明曾经去过那里!

    当初,他跟三藏还有神冥从仙域出来后,寻找归路,曾见到过一片雷电深渊,闯过去后一路前行,最后见到一堵堤坝。

    在那里,他还发现一行浅浅的脚印,不知道属于哪一个年代,似乎所有后来者都是沿着那行脚印追寻过去的。

    白衣男子所说的路,就是那里,是堤坝后方?!

    王明焉能不惊,无论如何,早先也没有料到!

    突然,他的心神绷紧了,因为在那画面中见到了一个生灵。

    他白衣胜雪,纤尘不染,尘脱俗,站在堤坝上,最后迈步,踏了过去。

    是禁区之主,当年他曾深入!

    王明震惊,走过去的人还能活着回来吗?种种迹象表明,那是一条神秘的绝路,从未有人带出过有价值的消息。

    他曾在那里陆陆续续见到过一些仙道遗骸!

    轰!

    很快,他听到了堤坝后狂暴的声音,像是骇浪在翻腾,又像是在大战,而后逐渐远去。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那里时光碎片飞舞,看着那画面,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是几个月,还是很多年?

    直到有一天,一只血色的手掌扒在堤坝上,沾染着血,破损的厉害,打破画面的宁静。

    接着,那只手在用力,在艰难的向上爬,要翻过堤坝,不久后一颗头颅终于露出。

    那个人披头散,面孔上都是血,双目暗淡,缺乏神采,他在艰难的挣扎,终于上了堤坝。

    他浑身都是红色的,满身都是伤口,眉心都龟裂了,身上有数不清的血洞等,伤势吓人。

    战衣残破,猩红而血腥。

    他身体踉跄,摇摇晃晃,几次跌倒,又几次起来,向着远方逃去,终于离开了堤坝。

    王明震撼,他认出了,那是禁区之主。

    原本他白衣胜雪,可现在看到的却是,浑身战衣破烂,早已被血水染红了,他失去了往昔的绝世风采。

    画面如涟漪,向外扩散,最后全部消失!

    王明一惊,他回过神来,看着茅屋前的禁区之主,强大如他,当年去堤坝那里,都九死一生,艰难逃脱回来吗?

    此后,他所教的弟子,也都去过那里,大部分人都葬在那里了吗?

    “喝过此茶的人,大部分都死在堤坝那里了。”白衣男子说道。

    “那里究竟有什么?”王明询问,他真的非常震撼,强大如眼前的禁区之主都险些死掉,险死还生的回来。

    “唉,当年,他们也想知道,前仆后继,前往堤坝后,结果都死了。”白衣男子叹息。

    而后,他看向王明,道:“你还想知道吗,敢去那里吗?”

    如果是其他地方,王明或许还有犹豫,真的要考虑,但是,这个地方他没有什么迟疑的,当即就点头,非常痛快的说敢去,一定要去!

    前提是,他要先变强,积累自身的道行,日后可以横推堤坝!

    “我要去那里,我敢去,但是,前辈,你应该教我天功宝术,将早先那些人所学到的东西都教我!”

    王明双目光,这般说道,他对那些古功真的很眼热,什么屠仙术、搏龙天功等,光听名字就知道极度强大。

    “仙古结束,我足足等候了一个纪元,才见到你,是我辈中人,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传下任何功法了。”白衣男子摇头。

    “为何?”

    王明急眼,从第一代的奥古开始,到最后一代的蓝月仙子,那个不曾继承白衣男子某种天功,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每一个人所学都不同,可见禁区之主多么的逆天,掌握了太多的秘法,学究天人!

    “我曾教给他们绝世功法,令他们变强,可是到头来,他们都没有踏出自己的路,只是循着我曾经的背影前进。”

    “这样的路,哪怕他们追上我,跟我齐头并进又能如何,不过是多了一个我,我要的是超越者。”白衣男子说道。

    “那你要怎样做?”王明询问,内心怦怦剧烈跳动。

    “等了一个纪元,终于见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会引领你,令你自己上路,打造出一个真正无敌的存在!”白衣男子说道。

    “你要如何做?”王明心中难以平静下来,他知道,很有可能有一桩天大的机缘摆在眼前。

    当然,也可能一切成空。

    其实,他很想学那些天功,融会贯通后,他再去创法,走出自己的路,也不迟!

    “拿好这块玉璧,你便离去吧,等你俗世事了,来这里寻我。”白衣男子的声音再次变得为温和,富有磁性。

    霞光一闪,王明手中多了一块陈旧的玉石块。

    “去吧。”白衣男子挥手。

    王明施礼,躬身向他告别。

    然而,等他抬起头来时,不禁呆住了,简直难以置信。

    周围,那里还有什么茅屋、草木,四野一片王明凉,所谓的宇宙湖不见了,远处的药田等干枯了。

    附近,还有一些残山,也死气沉沉。

    直至,王明抬头凝思,他看到了一颗头骨,雪白如玉石,他才一震。

    此时,王明手中没有玉块,而那玉块的确存在,就在头骨的近前,此外,那里有还有一个茶壶,破损了,以及半个茶杯,陈旧不堪。

    王明呆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不久前他在同谁对话?

    很快,他又看到另外两颗头骨,很暗淡,已破损了,在那雪白头骨的后面。

    “禁区之主,还有他的一对道童……”王明觉得,自己的声音在抖!

    一副凄凉的画面!

    曾经的禁忌存在,堂堂的绝世人物,他是如何死去的,有一天竟这样葬下自己吗?

    没有白衣男子,也无道童,更无茅屋、恢宏的金属殿宇、宇宙湖及灵山等,所见到的都不见了。

    在这里只有幽静,还有几块枯骨,在岁月中凋零,在枯寂中冷冷的长存,很是凄凉。

    王明从头凉到脚,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刚才分明那么真实,一切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如同南柯一梦,到头来这么苏醒,现在他的脊背都在冒寒气。

    这实在令人心惊肉跳,要知道,他可是遁一境界的修士,道行高深,并打破这一纪元的纪录,开创神话,是从未有过的年轻高手。

    可是,他却着道了,那个梦太真实。

    低头看着那颗雪白、却残缺的头骨,他不禁倒退了几步,总觉得一阵心慌,若是猜测为真,未免太恐怖。

    堂堂禁区之主最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所谓的高高在上,横推世间,拥有睥睨天下的战力,到头来却也成空,连自身都保不住,肉身成烟,大世沉浮,转瞬消亡。

    那可是一代禁区之主啊,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化作白骨,于凄冷中横陈荒野,伴着万古寂寞。

    此情此景,很像凡人口中所说的“托梦”,死去的人显灵,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述生前的执念。

    禁区之主,绝对的神通广大,可逆改命运,无敌世间,结果还是落得这个下场,以这种方式“显圣”,未免可悲。

    王明看着那颗雪白的头骨,真的有些难以接受,刚才跟他交流,如同真实般的梦境。竟是它所为?

    冷风吹过干硬的大地,出呜呜声,让此地显得很凄凉。

    王明一退再退,离开头骨远一些了。他开始在附近寻觅,仔细搜索,想现更多的历史痕迹与线索。

    有一片残山,曾经仙气氤氲,在那梦境中。它们不是很高,但是却有种镇压诸天的大势,为大道之山。

    在山上,曾有金属殿宇,每一座都恢宏无比,连望一眼都很让人心神欲裂,被压制的神魂剧痛。

    可是,现在放眼望去,除去断山外,还能有什么?

    当!

    脚下踢到一些碎石。冷风吹过,一些尘土扬起,露出金属瓦砾,还有一些地基。

    那是金属的,曾经的宏大建筑,而今成为仅有的一点废墟!

    全都破灭了,不复存在!

    没有不老的红颜,也无不灭的传承,一切都有腐朽的那一天,就是禁区之主这么强大的存在。也都成古作灰。

    王明回转,来到了那片药田前,依旧在,还能看到这片神土的旧貌。还有田垅,还有干枯的植被。

    这很妖邪,连金属殿宇都成为废墟,在这里却还有腐烂神草保留,十分的诡异。

    药田光,随着王明接近。腾起阵阵光雨,那些干枯的大药,腐烂的神草,此时成为灰烬。

    王明一惊,没有再临近,他轻轻一叹,这药田最后的灵性在保持着昔日的旧貌。

    只是,消逝的终是消逝了,不可能再现。

    随后,他再次转了回来,途中看到了黄金狮子,它寂静无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疑似陷入沉眠中。

    王明走过去,拍了拍它,果然是熟睡,并无性命之忧。

    “发生了什么?”黄金狮子倏地睁开了眼睛,浑身兽毛炸立着,快倒退,无比警觉的看着王明。

    “嗷……”

    它一声低吼,感觉一只爪子剧痛,不禁低头,且想到了沉睡前的事。

    “宇宙湖,我的皮毛、血肉……”

    它清晰的记得,王明踏湖而过,它也尝试,结果一只爪子被规则腐蚀,血肉脱落,只剩下白骨,让它剧痛。

    现在,它还能感觉到钻心的痛,且那只爪子上有血,只是皮毛、肉等都已经再现,生长好了。

    “咦!”王明自然看到了它那只爪子上的血,相当的惊讶,梦境中经历的也不一定全都为虚?

    “这宇宙湖怎么干涸了?”黄金狮子有些吃惊,而后,当看向四野时,它更是一阵傻。

    那郁郁葱葱呢,仙气袅袅呢,怎么都不见了,这里成为了一片死地!

    所谓的长生药香,也都不可闻到了!

    黄金狮子石化,最后,它呲牙,低着头,用大爪子去扒拉那干涸的小湖,那里还有一地的细沙。

    然而,让它吃惊的是,当触动那些沙粒,天摇地动,这个地方隆隆作响。

    黄金狮子快后退,一阵愕然,因为,它触动这些沙子时,沉重的让它险些大叫出来,一粒沙堪比一颗星辰。

    王明也是一惊,蹲下来,看着干涸湖泊下的砂石。

    他用手去拈,结果震惊的现,太沉重了,任何一粒沙都如此,跟星辰一样重。

    “这……还真是宇宙湖!”王明惊叹。

    所有沙粒,都是真实的大星,被炼成了沙,当年碧波荡漾,水泽点点,这里是星辰堆积起来的。

    所谓的宇宙湖,它真实存在,这个地方是一片宇宙,它点缀在禁区之主栖居的茅屋前。

    这是何等的大手笔?

    随着禁区之主消亡,这片宇宙干枯,湖泊化成沙地,不再显化昔年的盛景。

    王明重新来到头骨前,这里没有茅屋,也无树墩等,全都消失了。

    地上,三颗头骨取代了白衣男子与两名道童的位置,丝毫不差。

    黄金狮子震惊的通体冒寒气,怎么都不敢相信。

    王明一叹,蹲下身来,他想将这头骨葬下,避免它继续横尸于荒郊野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