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一章:重生八年前
正是初秋时节,秋雨纷纷,洗净一夏燥热。秋雨一连好几日,就在人们以为秋雨还会连绵更多日子的时候,天气竟然出人意料的晴朗起来。
    秋雨过后的下午,天空一碧千里,灿烂的阳光洒照而下,整个沪海市笼罩在一片明亮的光晕之中,充满了鲜活之气。在家里压抑的太久的居民,选择这个时候出来透透气,大街小巷中的人们脸上洋溢着愉快轻松的神色。
    原本是个极为平静美好的下午,临江区突兀响起了轰鸣的警笛。人们好奇的看过去,只见远处红光漫天,浓烟肆掠,原来是什么地方发生了火灾。
    此时的沪海第三人民医院火光漫天,乱作一团,住院楼整个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好在消防队及时赶到,才遏制住火灾继续蔓延。但消防队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扑灭住院楼的火势,只能采取隔离火势的措施。
    医院院长站在住院楼不远的地方,面色铁青的看着熊熊火势。他知道,不管这次医院损失如何,他都不可能继续当这院长,虽然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但他依然贪恋着最后那点权势。
    院长见消防队长走过来,立即迎上去,急切的问道:“情况如何?”
    消防队长叹口气,道:“情况不容乐观,上层的病人都救了出来,但是……”
    原本听说病人都救了出来,院长松一口气,可最后又听见一个‘但是’,心顿时又提了起来,立即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地下室的十几个病人都罹难了,只救活了一个,这次……”消防队长本想说这次火势极其怪异云云,却被院长一声惊呼打断。
    “啊?”
    院长张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愣愣看着消防队长,惊道:“什么?怎么可能?还救活了一个!”
    什么?你这老头难道还希望病人全都死绝不成?乍听此话,消防队长顿时大怒。
    “怎么?难道我蒋某人还不该救病人?哼!”
    “不是!不是!你确定是地下室?”院长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过分,连忙降低声音。
    “就是地下室!”
    得到消防队长的再次确认,院长一阵恍惚,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可地下室是停尸房啊!”院长喃喃自语道。
    ………………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一瞬间,又像是几个世纪,肖丞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肖丞刚醒过来,来不及查看四周,第一时间便要祭出飞剑。
    他清楚的记得,在一个小时之前,一群人因为他得到了三生玉简而追杀他,他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只能选择强行渡劫,来威胁那些追杀他想得到玉简的人。毕竟是仓促渡劫,他不知道度过了几重雷劫,便不堪雷霆之力晕厥过去。
    此时醒来第一个念头便是有人在追杀他,他要御剑而逃。
    “我的飞剑呢?”可出乎意料的是,犹如臂使的飞剑并没出现。
    见飞剑竟然没有随着神念而出,肖丞顿时一惊,飞剑可是修者的本命兵器,怎么可能不听从修者的操控!难道渡劫的过程中毁掉了飞剑?飞剑毁,修者亡,可他却又端端的活着,为什么?
    五年前肖氏一族满门被灭,祖父丧生,几位嫂嫂均为保护他而死,人丁本就稀薄的肖家,自此便仅剩下他一个人。
    举族被灭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他认知中那么简单。
    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既然存在着他们肖家一般的隐修家族,那自然存在更多修真势力,而肖家在整个修正界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有无数可以威胁到家族的存在。
    逃出之后,他无意间被五合老道看重,成为了老道的关门弟子。这些年他一直活在仇恨和自责当中,如果不是他自小任性,只知道欺男霸女,不求上进,在灭族之灾面前,何至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还需要一个普通女子来保护。他可是家族百年来,天赋最佳的人。
    每次想起嫂嫂在他面前被人一剑杀死的场面,他就止不住的颤抖,嫂子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生的那般娇嫩,如同天鹅般白璧无瑕的玉颈就被一剑……娇躯颓然倒地,在苍茫绝望的夜色中如同一朵来不及盛放却匆匆凋零的白牡丹,而她死之前喊出的唯一两个字却是——快逃!
    作为小叔子的肖丞当时能做的,竟然只能是快逃……
    这是何等讽刺,作为家族唯一直系男丁,他在灭门之灾面前,竟然只能傻傻看着一个又一个族人死去,甚至还要几位嫂子用生命的代价保护他。
    几位嫂嫂都是普通女子,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本就是寡妇的她们,完全可以回本家,不去管肖家,可嫂嫂们却为救他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如果自小好好修行,他至少能带嫂嫂们一起离开,可没有如果!所有悔恨变成了他的动力,自从成为老道的徒弟,五年如一日刻苦修炼,竟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便达到先天巅峰,离金丹只有一步之遥。
    这五年来,他唯一的心愿便是报仇。可千年以降,天道大变,天道压制下,突破金丹却需渡金丹雷劫,金丹雷劫九死一生,想成为金丹强者何其艰难。
    就在他即将突破先天巅峰成为金丹高手的时候,他和师傅被仇家发现,师傅因此丧生。
    师傅身亡,他四处逃亡,一个月前他无意中在昆仑山获得了一个玉简,这玉简竟是修真世界传说已久的三生玉简,据说其中有一部罕世奇功——九玄仙经,而且此玉简还具备逆天保命的神效,可见三生玉简实乃旷世仙珍。
    奈何肖丞得到后一直没获得玉简的认可,无法得到其中的奇功,更不能收敛玉简的气息。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于是整个修真界都开始追杀他,欲杀他夺宝,在最后关头,他毅然选择了强渡金丹雷劫,以雷劫来威慑修者,最后却又不堪雷霆之力,晕了过去。
    思绪如同潮水般涌来,肖丞摇摇头,暗想,自己既然在渡劫中晕厥,那自然是渡劫失败,修者一旦渡劫失败,唯一的下场便是化为一抔劫灰。
    “自己怎么还活着?”
    这时肖丞才惊醒过来,四周打量,周围一片雪白,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被褥,墙上还有一台液晶电视。肖丞一看眼前的场景,知道他应该身处医院。可是一旦渡劫失败,只会化为劫灰,就算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他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难道是三生玉简?是呢,一定是的!”
    三生玉简的三生之意本就是过去今生未来生,难道是三生玉简让自己活了下来,三生玉简呢?肖丞有些焦躁,三生玉简可是他以后报仇的最后希望,一旦失去,他可能永远都没有报仇之日。直到摸到玉简,感受玉简上熟悉的触感,肖丞才安下心。
    看着手中两寸见方的梭型玉简,肖丞怔怔出神,既然玉简帮自己复生,那应该得到自己的认可了吧,想到这里,肖丞神识一动,神识果然能够深入玉简。
    “竟然真得到了玉简的认可!”
    肖丞一阵激动,不是他心境不够稳,多年的逃亡生涯已经将他锻炼的心如止水,只是这玉简关乎他大仇能否得报,他这几年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唯一的念头就是报仇,如今得到玉简的认可,报仇有了希望,他如何能不激动。
    看着流光溢彩的玉简,肖丞心神微微恍惚。
    就在肖丞再次陷入迷惘的时候,病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子。
    这女子一头栗色的头发,面庞细腻圆润,五官极其精致,眉如远山,眼如清泉,朱唇小口微张,脸庞稍稍有点婴儿肥,令人见而心生怜意。女子很高挑,身材极好,一条修身的牛仔裤,将修长丰腴的美腿修饰的淋漓尽致,勾勒出一条美妙的臀线。
    女子风尘仆仆,脸上尽是疲态,显然是接到消息就立即赶了过来,可尽管如此,她依然极其动人。
    肖丞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脑海里轰的一声便空白一片,手中那被他视如生命的三生玉简都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是梦吗?这一定是梦!可为什么能清晰的嗅到嫂嫂身上的独有体息?他和嫂嫂居住一起四年之久,嫂嫂身上那独特的处子幽香,他绝不会认错。
    “玉儿姐,真的是你吗?”
    眼前的女子正是五年前因保护他而被一剑劈死的嫂子方玉嘉,五年前的那血腥的场面历历在目。肖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坐了起来,紧紧握住方玉嘉的玉手,感受到玉手上传来温润如玉的触感,肖丞竟忘乎所有,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方玉嘉眉头微蹙,将手抽了出来,神色极为复杂,有高兴,有吃惊,更多的依然是厌恶。
    方玉嘉当着肖丞的面,拿出一张湿巾,仔细将被肖丞摸过的玉手擦拭干净,动作平静,一丝不苟。
    “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医院也仔细检查过,并开出了死亡证明。万幸你有活了过来,大家都很高兴,晚一点估计祖母会过来看你,别让老人家太担心!”方玉嘉平静说道,朱唇微启,明眸锆齿,当真明妍不可方物。
    此时肖丞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嫂子真的还活着,他能切实感受到嫂嫂的存在。至于嫂嫂刚刚擦拭玉手的动作,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方玉嘉本就是个极度洁癖的人,何况在方玉嘉心里他还是个小霪魔,这么做再正常不过。
    而且听方玉嘉的口气,祖姥姥也还活着,等会儿还会来看他,可这到底为什么?
    难道是……肖丞想到了一个可能,三生玉简的三生是过去今生未来生,也许三生玉简将他带到了过去生,他很可能回到了过去!
    “现在是什么时候?”肖丞按捺住心头的狂喜,努力平静下来问道。
    方玉嘉愣了愣,没想到小叔子会问这样一句话,不过还是如实答道:“今天是十月二十号。”
    “哪一年?”
    “一三年!”
    一三年?那不正是八年前!难道自己重生了?是的,自己重生了!
    肖丞内心一阵阵激动,甚至有种大喊大叫的冲动。
    没有失去过至亲的人大概很难明白他现在的感受,五年来时时刻刻想着为嫂嫂们及亲人报仇,忽然一朝重生,发现所有在乎的亲人竟然都还活着,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几乎让他疯掉。
    一三年,离家族灭门还有三年,虽然他因为重生失去了所有的修为,但家人还在,又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呢?而且他还有三生玉简,三年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三年之后的灭门,他决计不会让其发生。绝不允许嫂嫂们因他而死,更不会让家族被灭。
    ——
    【满地打滚求收藏,作品相关中有境界等级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