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七章:嫂嫂的误会
看嫂嫂的神情,肖丞就猜到方玉嘉所想,确实有点不自在,明明是替嫂嫂出头,结果现在里外不是人,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不过他也没如何在意,反正打人的是他,他只是有点憋屈,也不算吃亏,恐怕此时的乔一峰比他更憋屈,不但既往不咎,还替他开脱。
    肖丞心中狐疑不已,到底为什么这厮竟然愿意为他开脱,就算不想暴露刚刚的偷窥,也不至于替他开脱才对。到底是为什么?肖丞可不认为乔一峰又如此好心。
    “乔少,这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先请你到接待室休息,待我处理完家事,就来找你。”
    ………………
    乔一峰离开后,整个楼层便只剩下三个人,肖丞、方玉嘉还有额头摔破的肖国伟。
    刚刚肖国伟被肖丞扔飞,没想到竟磕破了额头,肖丞甚至恶意的揣测,肖国伟是不是故意撞破了额头,毕竟肖国伟可是内家拳臻至化境的高手。
    肖国伟年近五十,本就是内家拳高手的他,没有丝毫老态,一头黑发没有任何白发。
    肖国伟怨毒的盯着肖丞,若不是考虑到肖丞是家族唯一继承人,不能明目张胆做什么,他绝对毫不犹豫将肖承打成残废。他可不相信肖丞已经拥有不逊家主的实力,他估计刚刚只是他太过掉以轻心,才会被肖丞所趁。
    方玉嘉面色铁青,双峰起伏不定,显然气的不轻。小叔子打了乔一峰还罢了,可竟然在这之前,还将四叔给打了,虽说她很讨厌四叔,但毕竟是家族的长辈。
    “四叔,你来说,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方玉嘉根本不给肖丞解释的机会,直接询问四叔,她宁愿相信常常给她使绊子、穿小鞋的四叔,也不愿意相信小叔子。
    四叔添盐加醋的将经过解释了一遍,意思是他站在办公室门外,本很高兴肖丞来公司,可肖承一走过来就打他,还将他“扔”了出去。关于偷听,他丝毫没说。
    若是别人,方玉嘉可不会信,能将体重过百公斤的四叔给扔了?
    可她知道肖丞确实有这种能力,她早已经知道肖家是隐修家族,直系后代修习一门绝世心经,比常人强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肖丞在学校打架,也从没输过,于是对肖国伟的话没有任何怀疑。
    见方玉嘉偏听偏信,肖丞干脆懒得解释,误解就误解,反正他在嫂嫂眼中早已和恶魔画上了恒等号。
    好心当作驴肝肺就驴肝肺吧,今晚咱就吃驴肝肺这菜,鲍鱼都不换!
    方玉嘉见肖丞竟然没有丝毫悔过之心,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更是生气。
    道:“你这是以下犯上,族规你应该知道,这事情别想我替你隐瞒,我会告诉爷爷的!”
    以下犯上,按照族规该罚五十鞭笞,肖丞心头一跳,这责罚可不简单,若是他现在还是先天巅峰修为,这点处罚跟挠痒痒差不多,可他现在才筑基四阶,五十鞭下去,不死也脱一层皮。
    不过就算五十鞭又如何,前世吃过太多苦,这点惩罚算不得什么。
    “我根本没打算隐瞒。”
    “你!”
    方玉嘉气结,本以为肖丞会因此而装可怜卖乖祈求她,她就可以借此教育一下肖丞。结果没想到,肖丞竟然没有丝毫动容,还这么说。
    不过却有些匪夷所思,什么时候小叔子变这么有骨气了?以前不是一旦做错什么事情,都求着她包庇。方玉嘉忽然明白了什么,应该是小叔子打算走老祖宗的路线。
    她也懒得在肖丞身上浪费时间,转过头对肖国伟说道:“这事情还有打乔少的事情,四叔一定要给家主说,别太回护他。”
    方玉嘉说完,转头就走,她和乔一峰约好今晚共进晚餐,继续谈今天的合作事宜。自从丈夫肖毅离奇死亡后,她从没答应过任何男人的邀请,不过乔一峰不同,乔一峰本就是她的老同学,今天共进晚餐也是单纯为了谈生意,无关任何男女关系。
    方玉嘉走后,肖国伟神情完全变了,眼露凶光,死死盯着肖丞。
    肖丞根本不理会四叔那怨毒的眼神,他笃定四叔绝不会对他如何,像四叔这种心机深沉的人,向来认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不忍则乱大谋云云,根本没有当面揍他那个血性。
    肖丞离开之后,肖国伟面色愈发阴沉,自语道:“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老祖宗和家主都有死的那天,他们死了之后,我看谁会护你,哼!”
    ……………………
    肖丞离开十八层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整个沪海市华灯初上,不远处几栋高耸如云的大楼亮起了彩灯,异彩纷呈,街道上车辆飞驰……一派繁荣的景象。看着这一幕幕,肖丞生出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五年来一直在追杀和自责中度过,忽然重生到八年之前的现在,这种造化弄人的感觉很复杂,心中升起一种无法名状的感慨。
    不可否认,重生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很幸福,但却有种歇斯底里的孤独感,家族所有人都讨厌他,他知道很多未来的事情,但却不能当任何人说起,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这种感觉很憋屈,像便秘。
    没有一个能信任他的人,这何常不是一种悲哀。
    他也不是从小就这么混球,小时候他也曾单纯过,那时候和别的小孩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年他四岁,和别的孩子一样,满心欢喜的拿着满分试卷给母亲看,谁知母亲连一句表扬的话都没有,只是盯着牌桌说了一句“胡了”,根本没理他。于是那夜满分试卷变成了碎片,飘零在夜雨中,直到猩红的100分化开再也没人能分辨出来。
    后来,母亲不知道什么缘故,移民到了加拿大,留下他一个人,那时候他才六岁,母亲走的那天他竟然没有落下一滴泪。
    本就自小丧父的他,母亲离开后,几位亲叔伯轮流照顾他,可几位叔伯也相继离世。
    一直到十五岁,几位兄长前后都结了婚,他有了四位嫂子,四位嫂子开始照顾他的生活,只是那时候他已经变成了油盐不进的混球。再后来,几位兄长也死去,剩下四位嫂嫂每日以泪洗面,家族直系便只剩下他和老爷子。
    灭族之后,他发现了一些有关仇家的线索,隐约知道仇家是一个邪修门派,只是具体什么缘故会来灭肖家,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唯一清楚的是,那门派很强大,不然金丹期的师傅也不会死。
    想到以后将会一个人扛下一切,肖丞心里泛起一种无力感,毕竟对方是一个大门派,他却是一个人。可又能如何,必须是他扛下,老爷子年纪大了,族人都只想着如何瓜分族产。
    当然,他也没有丝毫惧怕,离灭族还有三年,这三年他能做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