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二十四章:扶不上墙
既然洪九岭给足了他面子,他也不好一直呆在楼上。不过却也不想直接走下去,这样便进了包围圈,等会儿说话的气势自然就弱了好几分,而且他不喜欢那种被人包围的感觉。
    肖丞走到楼梯,见四周无人,念动口诀,捏一个指印,对着墙走了过去,然后如同走进了水里一样,消失在店铺内。
    穿过店铺的墙,穿过一条小道,来到大街上。那群持枪的人还围在店铺的门口,等着他下来。肖丞笑了笑,放出神识将自己包裹起来,屏蔽了身上所有气息,踩着凌虚步,在街道上饶了一个弧线,来到洪九岭身后不远处。
    只要不是靠的太近,让洪九岭感受到气机,他绝对不会被发现。肖丞悄无声息的来到洪九岭身后只有五米的地方,见洪九岭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奇石店门口,等着他出来。
    五米的距离并不远,但肖丞决不认为这样可以杀死一个先天高手,如果一开始他便动了杀机,根本不可能来到此人身后只有五米的位置。修真者对气机的感受极为敏锐,这也是之所以修真者从不会被偷袭的原因。神识和气机感受是完全两码事。
    “城主,让你久等了!”肖丞站在洪九岭的身后,笑着说道。
    洪九岭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见肖丞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忽然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后只冒冷气。
    这贼小子什么时候来到老子身后的?老子怎么没有感觉?还有谁他妈说肖丞是废物来着?明明就是个高手!
    能瞒过他的神识,来到他身后,这至少需要先天四阶的实力。难道这小子是天才?肖家故意放出他不成器的烟雾弹,实际是将他隐藏起来。
    尽管洪九岭心头骇然,但面色丝毫不变,道:“肖少能来地下城,等多久都不算什么!”
    肖丞见城主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暗自佩服这城主的养气功夫,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能让这么大的场子十几年不倒,确实有几把刷子。
    这城主看起来人畜无害,见人一脸笑,而且这种笑让人分不出是真是假,这城主天生一副阴柔像,一双有神而修狭的眼睛,鼻子很圆润,嘴巴下面留着一个山羊胡子。
    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他的缘故还是别的,此时的城主竟然没丝毫架子。
    “城主言重了,我只是好奇想进来看看,顺便买一点需要的东西,城主日理万鸡,我可不敢叨扰。”
    洪九岭哈哈大笑,不知道听没听出肖丞话中的揶揄,继续道:“肖少来这里可看上了什么?若没有,只要你报出名字,不出十日,我便能送到你家门口。”
    “来十株九心莲。”肖丞笑道。
    九心莲可是修真界享誉盛名生死人肉白骨的仙草,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的。
    洪九岭脸色一黑,险些咬到舌头,道:“我们换个话题。”
    开什么宇宙玩笑,九心莲那种东西哪是能找到的东西?早绝种了都说不定,还十株,当路边大白菜呢。
    “哈哈,说笑呢,刚到是看上一块石头,不过身上没现金,这去准备现金呢!”肖丞笑了笑,也不打算隐瞒那块石头,他离开后,这城主必然会详查,此时刻意掩盖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
    “哦?石头?没想到肖少竟然对石头感兴趣。”洪九岭没太在意,看了门口站着的波克一眼,吩咐道:“石头拿出来我看看,可别坑了肖少。”
    波克极不情愿的回头上楼。
    肖丞心头微紧,只希望这城主看不出石头是什么东西。
    见波克去取东西,洪九岭转过头看着肖丞,抹抹下吧的胡子笑道:“一个小时之前,肖少伤了我兄弟,下手可不清呐。”
    洪九岭点到即止,语气并没有苛责的意思,只是普通的口气像说明一件事情一样。
    肖丞知道这一笔是无法揭过去的,毕竟这城主是一城之主,小弟被欺负,就算不情愿,也得出这个头。不过这城主也算给足了他的面子,若换成旁人这事情肯定无法善了。
    肖丞做不到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那种境界,但一尺敬一尺还是可以的,这城主要的不过是他的一句话。
    “恩,回头我会赔偿一百万的医疗费的。”
    洪九岭开心的笑了起来,轻松许多,没想到肖丞竟然如此上道。至于一百万块钱,他从不差这点钱,他要的不过是这句话,好给属下一个交代而已。
    两人说话之间,波克已经取来了那块银色石头。
    洪九岭接过石头,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偷偷瞥了一眼肖丞的神色,发现肖丞神色如常,依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将石头扔给了波克。殊不知,他这一下就扔了几十亿都买不来的东西。
    见洪九岭没看出石头的奇特,肖丞稍稍放心。这石头确实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前世肖丞也从没听过这种上品材料,若不是他这世接受了玉简里面的知识,恐怕同样认不出来,洪九岭分辨不出,也属正常。
    “这石头你卖给肖少多少钱?”洪九岭对波克却没对肖丞那么好的语气,带着一些威势问道。
    “两百万!”波克弱弱回答道。
    “什么?一块破石头,你卖给肖少两百万。”洪九岭有点不高兴了。
    “额,一百万吧!”波克连忙说道,心里却在滴血。
    “两百万就两百万吧,别难为波克。”肖丞出乎意料的说道。
    他这样说,只是不想欠这位城主的人情,为一百万欠一个人情,可不划算。占小便宜吃大亏,他可不喜欢,何况他本来就占了天大的便宜。
    洪九岭见肖丞不领情,不以为杵,反而高看肖丞一眼,一百万不是个小数目,竟然不动心。
    这种做法显然是不想欠他人情,不想欠人人情的人,有两种人,一种是自认为没有能力还人情的人,另一种便是不屑被人收买的人。肖丞显然是后者,所以他更加欣赏肖丞,这种感觉很玄乎。
    肖丞和洪九岭闲扯了几句,无非是什么过的如何生意如何云云。
    肖丞本想问能不能先到石头,回头在给钱,不过还没出口,他便发觉实在有些太心急了,既然城主没看出石头是什么,那根本就不用太着急,若真这么说,说不定这城主还会发觉什么。
    之后顺便打了个招呼,让城主别太为难孙谦,孙谦这人虽然胆子小了些,但本性还不错。
    说了些没味道的话,肖丞只觉得意兴阑珊,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便拒绝了城主好意挽留离开了黑暗地下城。
    肖丞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城,洪九岭却怔怔看着肖丞消失的方向出神。点点头又摇摇头,神情极为复杂,沪海五大隐修家族的后辈他见过不少,确实有些人物,不过肖丞显然是其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
    年纪轻轻心境却极为坚定,面对十几只枪指着,竟然还能云淡风轻,甚至跟他开玩笑,而后不屑于被收买。
    若是一个好几十岁的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到不值得惊讶,可没记错的话,肖丞今年才十八岁,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何来如此强大的心境?肖家比起其他隐修家族,人丁极其稀薄,可有肖丞一人便足矣。
    这种认识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但洪九岭却不这么认为,一个人未来的成就取决于个人心境,只有心境真正够强大,才能走的更远,而且肖丞现在已经拥有不逊于他的实力。洪九岭忽然想起了他自己的十八岁,那时候他好像还在为失恋而郁郁不得终日。
    洪九岭半晌才回过神,想起了那些有关肖丞的传言,竟然说肖丞是扶不上墙的猪大肠,若肖丞都算猪大肠,那当年的他难道就是一坨狗屎?
    “肖丞的情报是采集的?”洪九岭懒散的问道。
    “是武小刚。”
    “谁说肖丞是废物的?”
    “也是武小刚。”
    “把那家伙的小手指给我剁一个,妈的,尽听些谣言。”
    “什么?小手指早就被剁了?那换成脚趾!”
    肖丞离开了地下城,开着那辆拉风的兰博基尼直奔西郊的佘山,全然不知有人因为他的缘故遭到剁脚趾的酷刑。之所以去佘山,自然是为了赚钱。这大晚上的,哪儿能弄到两百万的现金,除了佘山,肖丞想不出第二个地方。
    狂飙到极限的兰博基尼,在夜色之下变成了一条优美的光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