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三十章:佳人空房而待
【今天小刀确实有点事情,出去了一趟晚上才回来,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请谅解一二!】
    ——————————————————————————
    对于血色佣兵来说,处理现场这种事情再擅长不过了,不出五分钟,地面的血迹被清理的十分干净,之后又将所有尸体拖入那几辆名贵的跑车中,等待这几辆跑车的只能是被烧毁。
    李子睿心疼不已,多好的三辆跑车,就要被付之一炬,这些跑车的市价加起来最起码有一千五百万,就算他干一辈子,都赚不来这么多钱。不过却也知道,这种东西必须销毁,不然就会给别人留下线索。
    李子睿将三辆跑车拖到郊区烧掉,才回到路口向肖丞复命。
    肖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血色佣兵的能力他了解,处理这种事情绝不会留下尾巴,虽然肖家不惧怕乔家和唐氏集团,但若能不被发觉,那就最好,这样能减少家族的损失。
    不过这种事情,估计迟早会被猜到他的头上,唐千帆做这事情肯定不仅仅只有他们三个人知晓。当然,就算知道也没有证据,只能是猜测而已。
    今晚直接或间接杀死了三个人,并不能给肖丞强大的心境带来任何波澜,三条人命而已,他以前不知道杀了多少的人,如何会在意。只是想到未来的事情,有些惆怅。
    血色佣兵的能力是看得见的,肖家同样拥有好几个先天高手,可就是这样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在三年后面对仇家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想到这些,肖丞靠着车,看着远方微微出神。
    看着肖丞单薄萧索的背影,再见肖丞落寞的神情,桌青莲眉头微蹙,不知道此时的肖丞在想些什么。在她眼中,肖丞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年,这种沧桑的感觉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怎么了?”桌青莲走过来,揽住肖丞的手臂,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肖丞摇摇头,打散了脑海中没有意义的思绪。
    “是不是担心唐家?唐千帆现在死了,不说唐家有没有能力查到你头上,就算要查也是明年的事情了。
    唐千帆是唐氏的继承人,现在继承人一死,唐家肯定陷入继承权的争夺中,至少要三个月才能争出结果,那时候才会开始查唐千帆的死因,而且像这种大势力,做事总是拖拖拉拉,能查到结果,至少要两三个月。
    那时候就算知道是你做的,他们也要开好几次会议,来讨论惹怒你们肖家他们有何好处,最后甚至不了了之。”
    桌青莲分析的头头是道,这确实大家族的真实写照。她以为肖丞是在担心唐家的事情,不过显然,肖丞并不是担心这个。
    对肖丞来说,唐家只不过是比乔家稍大一点的虾米而已。这不是他夜郎自大,而是所站的高度不同,他的眼光已经完全超越世俗世界,放眼真正的天下。他眼中的天下并不是人们所认知的狭义天下,而是正真意义上的全世界。
    这个世界并非如普通人眼中那样普通,实质上存在着很多超越国家机器的势力或者个人,不但有修真者,还有形形色色的其他体系,如超能者,如西方的神术体系,如浪人吸血鬼等等。
    甚至还有很多肖丞不知道的强悍存在,前世他也只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已。相比这些,别说什么唐氏集团,甚至肖家,都算不得什么。
    肖丞感激的看了桌青莲一眼,回报一个安心的笑容,他知道桌青莲是在担心他,不过他却不能将心理所想分享给桌青莲,不是刻意隐藏,而是这样做太残忍。
    在俗世中,桌青莲可能算一个高手,可若是在他眼里的天下中,只能算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如果现在告诉桌青莲这些事情,那无异于跟一个纯真小女孩说,其实你居住在一个恐龙世界。这不是残忍,又是什么呢?
    肖丞只说还有事情,便告别了桌青莲,换来桌青莲一个幽怨的眼神。
    桌青莲看着肖丞消失的方向,直到那辆熟悉的深黄色兰博基尼消失在夜色中,才回过头。最近她只和肖丞在一起呆过两次,可她依然发现肖丞和以往有很大区别。
    前段时间从老三口中得知了肖丞现在已经具有不逊于她的实力,今天又发觉肖丞还有一些神奇的道术。
    让她感觉最深刻的是肖丞的性格,一直以来肖丞是个性格极为跳脱的人,在他脸上除了邪笑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而今天她却从肖丞身上感受到一种叫做沧桑的东西,十八岁的年纪何来的沧桑?
    桌青莲神经质的娇笑起来,只要肖丞还是肖丞,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无论是变强还是变成熟,对她来说不都是好事么?哪还有必要担心什么?
    肖丞拿着现金很顺利完成了金星缎纹钢的交易,整个交易简单的令人发指,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肖丞自己都不相信,竟然这般轻易的就得到了金星缎纹钢。
    肖丞拒绝了洪九岭的好意挽留,一路驱车回到家中。
    回到汤臣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肖丞轻轻打开门,本不想惊扰方玉嘉。来到客厅,却发现嫂嫂竟在沙发上睡着了。
    方玉嘉身子斜靠在沙发上,面色恬静,长长的睫毛耷拉在白皙的脸颊上,俏脸皮肤极好,吹弹可破,远远看去,如同一个芭比娃娃般的好看。
    她依然穿着那套宽大的纯白睡裙,本极其宽大的睡裙,因为斜躺在沙发上的缘故,布料紧紧贴在娇躯上,将完美的身段展现而出。
    圆润翘挺的双峰显现出诱人的全状,只是看一眼甚至能感受到她们的柔软和弹性,双峰之上两颗小小的凸起,惹人遐想无限。
    修长丰腴的双腿,斜斜搭在沙发上,紧紧并在一起,白花花的一片。
    这简直是赤果果勾人犯罪。
    肖丞看了一眼,只觉得有些心猿意马,尽管他道心坚定,可依然是个正常男人,难免会有属于男人的生理和心理反应。肖丞摇摇头,强行压下心理的旖旎,找到一块毯子,打算替嫂嫂盖上。
    毕竟已是深秋,沪海市尽管地处南方,深夜也有些冷。
    肖丞拿着毯子,正准备盖在方玉嘉身上,没想到嫂嫂竟然醒了。
    方玉嘉睁开美目,忽然看见一个人挡住了吊灯,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肖丞。
    “你准备做什么?”方玉嘉微怒道。
    她立即坐起来,见自己穿着一条睡裙,胸的形状竟然都显现而出,羞意大作,再看肖丞,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咯!”肖丞将手中的毯子晃了晃,意思是给你盖毛毯。
    小叔子会有这么好心给她盖毛毯?方玉嘉根本不信,和肖丞住一起已经一年多,怎么可能不知道肖丞是什么样的人,肖丞就是一个灭绝人性的色胚子,若不是碍于族规,说不定早就将她……
    方玉嘉站起来,微红着脸,狠狠剐了肖丞一眼,气愤道:“不管任何时候,我都是你的嫂子!”
    听嫂嫂的口气,肖丞便知道嫂嫂肯定想歪了,不过他也不方便解释。
    他心里叫一个冤,好死不死盖个什么毯子,直接叫醒就好。只怪他心太软,一时只顾及不让嫂嫂着凉,忘记了他在嫂嫂心理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他也没在意嫂嫂对他的误会,他前世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他更清楚,也怪不得嫂嫂会误解他。
    方玉嘉见肖丞竟然没有丝毫惭愧,更加气愤,也懒得说什么,直接起身走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不过刚刚关上又打开了。
    方玉嘉站在门口道:“饭菜都在厨房,要吃自己用微波炉热一下。”
    说完,再次砰的一声关上门。
    肖丞无奈的摊摊手,摇摇头,感叹女人真是好复杂。不过跑出去一整晚,还真有些饿了,来到厨房,发现饭菜竟然还是热的,不知道嫂嫂到底等了他多久,这些饭菜不知道给他热了多少次。
    心里有些歉疚,以后出去若很晚才回来,还是给嫂嫂打个电话的好,免得她一直等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