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六十二章:自欺欺人的笑话
本就极为偏僻的清水湾大街,深夜更是没有行人,这条大街离内环高架路很近,只需要抬头就能看到内环高架路,很多住户都被刚刚的爆炸声惊醒,探出头看出去,只见五架直升机在高空盘旋,偶尔还传来枪声。
    住户们很不满,大晚上拍什么电影,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国内一直很平静,某某歹徒杀人已经是顶天的案子,他们绝不会想到,此时高架路上正在发生真实战斗,或者说屠杀更为贴切。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此认为,晦暗的大街上停着一辆奥迪A8,黑色的车身几乎融入黑暗中,若不仔细看说不定还会撞上去。
    车内是一个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望远镜正在观看战斗,他绝不认为这些人是在拍电影,因为这次冠宇行动和他有脱不开的干系。
    “哎!怎么会这样?血色安保的人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中年男人摇头叹气,任他如何思考,都猜不出血色安保是如何得到冠宇安保这次行动的,他对血色安保的行动速度极为了解,犹如雷霆,但就算反应再快,也需要准备时间,从接到消息到赶到此地,至少需要十分钟。
    可十分钟之前,行动才刚刚开始,三辆路虎军车,任谁都不会猜到会是针对肖丞的,血色安保是怎么发现的?
    越想越觉得惊人,难道这次行动全然被血色安保掌握?
    想到这个可能,中年男人吓了一跳,若是这次行动全然被血色安保掌握,那么他自己有没有可能暴露?若是暴露,下场必定极为凄惨。
    他最后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这次计划,他只是在其中做了些手脚而已,将杀死乔一峰元凶是桌青莲的消息透露给乔家,暗地里又为乔家联系到冠宇安保,自始至终他都没露过真容,没人会知道他参与过此事。
    他之所以要杀死桌青莲实质还是为了对付肖丞,最近没人知道肖丞的去向,他想借此将肖丞引出来,可没想到肖丞竟然和桌青莲在一起。
    他确实不敢直接将肖丞杀死,这样他无法给上面交代,但既然肖丞和桌青莲在一块儿,那么死于黑*帮火拼,上面也不可能责怪他,要怪只怪肖丞太没用。
    他如何会错过这等好机会,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完美连环计,没有人会想到他是幕后推手,只是他万没料到,血色安保会突然出现,破坏了他所有计划。
    “看来这次计划失败了,不过也没什么,有的是机会,肖丞不过是个二世祖而已!”中年男人自言自语道,启动奥迪,悄无声息离开了街道。
    路灯照在奥迪车尾,车牌号是XS999,若此时肖丞看到这辆车一定知道里面的中年男人是谁,这辆车是肖浮生的专用座驾,能使用这辆车的只有两个人,肖浮生和肖浮生头号狗腿子王器易。
    肖浮生虽不待见肖丞,满口的孽障,但绝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亲孙子,那么这中年男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他就是王器易。
    …………
    肖丞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仙,自然无法发现千米之外的那辆黑车,更不知道这一切幕后推手竟是肖浮生头号狗腿子王器易。
    内环高架路上,一切都在肖丞的控制之下,得到这次计划的主使者,肖丞却有些想不通,乔家为什么要对付桌青莲?难道因为乔家得知他杀死了乔一峰,但却不敢对他如何,只能退求其次杀死桌青莲来寻求心理平衡?
    既然佣兵出动,那么这些佣兵之前肯定做足了功课,必定知晓他也在车内,乔家根本没有对付他的胆量。乔家虽然并不知晓肖家家底有多厚实,但也知道肖家绝不是他们乔家惹得起的,除非乔家不想存在了,不然绝不会这么做。
    肖丞有些想不通,料定乔家没有胆子这么做,可乔家偏偏这么做了,到底为什么?
    “你知道乔家为什么要对付青莲吗?”肖丞看着软倒在地的严鸿德问道。
    “据说是青莲姐杀了乔家的长子乔一峰,他们要报复。”此时的严鸿德根本没有丝毫脾气,毫不隐瞒的将事由说给肖丞听,之所以如此配合,竟然是为了让他自己的老婆能做寡妇,没有比这更荒诞的。
    肖丞不置可否点点头,心里却很疑惑,乔一峰明明是他命令李子睿杀的,怎么却变成了桌青莲,这里面绝对有问题,恐怕这次计划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你……不是说是对付肖丞的吗?怎么现在却变成了是对付青莲?”长虫子吃惊的看着严鸿德。
    严鸿德怜悯的看长虫子一眼,别看这货生的人高马大,其实就是个草包,只到现在还以为他们是单纯对付肖丞的。
    见到严鸿德这种神情,长虫子顿时明白了一切,原来严鸿德只是利用他而已。
    他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是义重情深换得美人归的戏码,此时才知道原来他自始至终便是个小丑,满心欢喜被人利用,就差帮人数钱,还当自己是个人物。
    原来在别人眼里,自己竟是这样一个草包,怪不得青莲会离我而去,再看看肖丞,虽然年纪轻轻,但家世骇人,而且心智非常,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根本不是自己能比拟的。
    他心里再也没了争风吃醋的念头,只是还是不甘心。
    “青莲,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你身边,你没选择我,现在选择了肖少爷,我能理解,我比不上他,可难道我在你心里没有一点位置吗?”长虫子目光灼灼看着桌青莲,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问这么露骨的话。
    桌青莲看了长虫子一眼,有怜悯,有惋惜,长虫子这些年的心思她都明白,但别人喜欢她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虽然这么说很不负责任,可本就是如此,何况她先认识肖丞,在长虫子之前她便是肖丞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像她这种自立强势的女人,从没考虑过某一天会依靠某个男人,就算当年将一切给了肖丞,也只是出于绝望和报恩而已,根本就没考虑过肖丞拥有什么样的家世。
    自她家人死后,她心如死灰逃避仇家的追杀,遇到肖丞将一切给了肖丞,肖丞无疑便成为了她心里唯一的亲人,以前她一直将肖承当做弟弟看待,只到最近,心态才发生了改变。
    长虫子有什么资格指责她贪恋肖丞的家世?
    不过长虫子跟随她这么多年,她也不是冷血之人,自然有些情分,但也只不过是大姐大和小弟的情分。
    “我十九岁的时候便已经是肖丞的人,这些年来,我一直说我有男人,只是你不相信而已。还有,肖丞便是青莲帮的大爷!”桌青莲说完,转过头,不忍心看下去。
    这句话对长虫子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原来一切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臆想,根本就不是桌青莲弃他而去投入别人怀抱,更不是肖丞抢走了他的女人,对于桌青莲和肖丞来说,他仅仅是个小三,甚至算不上小三,是一个想吃别人天鹅肉的癞蛤蟆。
    长虫子惨惨一笑,原来他不是今晚才算一个笑话,这五年来一直都是个笑话,活在他自己的谎言中。
    “你走吧,今晚的事情我既往不咎。”肖丞知道桌青莲不忍看到下属身死,干脆放过长虫子。
    今晚他本就没有想过赶尽杀绝,他要的是震慑,要让以后那些阿猫阿狗少来烦他,一个长虫子而已,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杀不杀长虫子本就无关紧要。
    “哈哈哈!”长虫子忽然癫狂的大笑三声,狂野的冲向肖。
    丞既往不咎?可他还有脸活下去吗?肖丞有杀不杀他的权利,他也有选择怎么死的权利,他拒绝肖丞的施舍。
    长虫子冲向肖丞,仅仅才跑两步,五十条枪便同时响起,喷射出无数子弹,子弹携带的巨大力道,将长虫子巨大的身躯击飞在空中,无数鲜血从弹孔中溢出,当长虫子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不成人形,如同一滩软趴趴的血泥。
    ——————————————————————————————
    【这更补上昨天欠下的更新,请大家多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