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六十四章:乔家大院
面对这种情况,肖丞只能眼观鼻子鼻观心,不过后来竟然发现两人有动手的趋势,连忙打圆场,女人呐一到一起总会产生些摩擦。
    肖丞告别大嫂,带上桌青莲离开了内环高架路,直奔乔家,乔家居住地离此地并不远,在钦州南路的康乐小区,也就是老地名乔家大院,距离这里大概二十公里,驱车过去只需要二十分钟左右。
    既然这里的佣兵等等都已经被歼灭,那么乔家迟早都会知道,肖丞必须抓紧时间去乔家,否则待乔家有了准备,那便对他不利,至于清理现场这种事情,有宁惊蛰在,他根本无须担心。
    桌青莲倒是极其洒脱,很快就将和宁惊蛰的不快丢之脑后,在车内不断向肖丞询问修真的知识,随着接触修真的时间越久,越觉得这是一门极其深邃的修炼体系,和内家拳简直天差地别。
    肖丞知无不答,将自己的经验告诉桌青莲,桌青莲甘之若饴。
    两人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康乐小区,康乐小区是个极为豪奢的小区,清一色的小高层,类似别墅的建筑,其中绿地覆盖面积达到60%甚至以上,对于住宅小区来说,绿化面积若能达到30%就极为难得,何况是60%,这数据在整个沪海市都是难以想象的。
    就算肖丞居住的汤臣高尔夫别墅区,绿地覆盖面积也才65%,这还是算上高尔夫球场的份额。
    肖丞没有丝毫拖沓,按照血色安保提供的情报,直接来到乔君浩住所门外,放开神识,便发现此时里面只有一个人,这人是个身宽体胖的肚子,应该就是乔君浩。
    “嘭!”肖丞没有丝毫犹豫,一脚将防盗门踹开,由于巨大的力道,整块铁门都飞了出去,撞到对面的墙上。
    乔君浩此时正焦急等待着严鸿德的消息,连牌局都没去,百无聊赖只能临幸已经失宠已久的电视,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便看到合金打造的防盗门被击飞,上面竟然还有个一厘米深的脚印。
    这竟然是被人一脚踢飞的,还留下如此深的脚印?乔君浩心里骇然不已,却又摸不着头脑,这大半夜的,是谁来踢门,正起身,却看到了一个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女人,竟然是桌青莲。
    桌青莲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乔君浩瞪大眼睛看着宛若妖精的桌青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他想来,既然请到了冠宇安保的人来暗杀桌青莲,绝对是万无一失的,而且这次冠宇安保安排的人很多,足足有二十七个,就算桌青莲功夫再高强,也不可能杀出重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乔君浩只觉得嗓子发干,他只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现在面对的却是一个在黑社会负有盛名杀人不眨眼的黑寡妇,害怕到了极点。
    他竟没在第一时间认出肖丞,实在是肖丞近来变化太大,整个人的精气神和以前截然不同。
    “哦!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没有死?”桌青莲笑的花枝招展,笑意却又极为冰冷,继续道:“因为我有个好男人,所以我没死!”
    是的,按照今晚的情况,若只是她一个人,她必死,好在肖丞和她在一起,提前发现了佣兵,准备好了一切,想到这些她有些后怕和庆幸。
    “严鸿德和那些佣兵呢?”乔君浩诧异问道,他可不相信这些佣兵会失手,难道是走岔了。
    “等会儿你会和他们见面的,先不说这个,我现在要问你个问题,参与你这计划的除了严鸿德还有谁?”肖丞看着面前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问道。
    儿子被杀,向他报仇无可厚非,但乔君浩根本就不知道实际情况,杀死乔一峰的人根本就不是桌青莲,而是肖丞,乔君浩显然是被有心人利用,肖丞很讨厌这种在背后捅刀子的人,不查出来碎尸万段,他不安心。
    而且最近他一直陷入一种惶恐的情绪当中,就因为他的重生,改变了很多东西,那会不会让未来变得和他记忆中大不一样,或者让未来变得更糟,所以他很急迫的想将暗中的人揪出来处理掉。
    听到肖丞颐指气使的问话,这时才打量肖丞一眼,见肖丞普通无奇,可却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似得,问道:“你是谁?”
    “我是肖丞,好了,回答我的问题!”肖丞道。
    肖丞?好熟悉的名字,难道……难道是……乔君浩想到了一个骇人的可能,难道这位便是隐修肖家的唯一独苗,传说歼银掳掠无恶不作的肖少?
    在他眼里桌青莲只不过是个黑*社会女老大,虽然可怕但也不至于让他多么恐惧,可肖丞就不一样,隐修肖家可不是他敢招惹的,乔家在沪海虽然有些家底,但比起肖家这种从元朝便一直延续下来的大家族,根本就是蚂蚁比之大象,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虽具体不知晓肖家有何等庞大的势力,但能延续近千年的家族,其底蕴是不可想象的。
    “肖少,怎么是您,有失远迎!”乔君浩颤颤巍巍站起来,本就极其白净的阔脸惨无人色。
    他已经明白,不是这些佣兵错过了桌青莲,而是这些佣兵遇上了肖丞,肖家这种大家族的少爷自然有办法对付那些佣兵。可他想不通,桌青莲这个女人和肖丞又是什么关系?
    若只是桌青莲,他还能周旋,桌青莲只不过是一个黑*道老大,他好歹是乔家的二把手,以乔家的财力也可以对付。
    但肖丞就不一样,不说肖丞的背景,单说肖丞的性情,这可是随心所欲的主,一个不高兴杀了他,乔家根本不能拿肖丞如何,依靠法律?这种家族会在乎法律,经过四个朝代,什么样的法律没见过。
    “客套就免了,回答我的问题。”
    肖丞觉得这些商人真麻烦,问个事情总推三阻四,直接回答不就得了,难道就因为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像将这次事情揭过去,未免太幼稚。
    乔君浩见肖丞不满,心跳不由加快,立即道:“参与这次计划的人,只有我和严鸿德两人,没别人。”
    “没别人?”肖丞见乔君浩的神色诚恳,不像说假话,难道说有人在暗处操纵一切,连乔君浩都不知道这人参与了这个计划,肖丞继续道:“那我问你,你是如何联系上冠宇安保的?又是谁告诉你杀死你儿子的是青莲?”
    经肖丞这么一问,乔君浩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
    “说吧!”肖丞看出乔君浩想到了什么,但好像有些难以启齿。
    “桌青莲杀死我儿子的事情是我外面一个情人告诉我的,说有人亲眼看见桌青莲杀死了我儿子,至于如何联系上冠宇安保,是通过一个蒙面人联系的,我没见过这人的容貌,不知道是谁。”
    原来是情人告诉乔君浩的,难怪有些为难。
    “你不认为你一个情人都能认出桌青莲很奇怪吗?蒙面人是个什么样的蒙面人?”肖丞道,桌青莲很少抛头露面,前段时间在佘山赛车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认识,乔君浩的情人怎么可能认识桌青莲,还能叫出真名?
    除了青莲帮的人和少数关系不错的人外,很少有人知道桌青莲的真名,暗地里基本上都是叫黑寡妇。
    ——————————————————————————
    【厚颜求票子,小刀会努力写好本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