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十八 醉翁之意不在酒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别说招兵买马了。



    有了何氏家族捐献出来的一千万五铢钱,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刘辩一面让花荣和廖化继续操练兵马,一面派人四处购买镔铁,雇佣铁匠和裁缝。铁匠的任务是锻造铠甲和兵器,裁缝当然是缝制兵服和旗帜。



    不过十天左右的时间,整个山寨中的山贼便全部换上了崭新的官兵服,手中生了锈的兵器也都换成了明晃晃的长矛或者大刀,一个个精神抖擞,仿佛刚刚打了胜仗的样子。



    这也是人之常情,从缺吃少喝的山贼流寇,一下子变成了勤王讨贼的义军,大把建功立业的机会摆在眼前,换了谁都会兴奋一阵子。



    已经进入了十月时节,寒风吹来,旌旗猎猎作响。



    十几面大旗迎风招展,銮金描边的“劉”字大旗在风中格外惹眼,在后面一字排开的依次是穆、甘、花、廖四面大旗,俱都有精心挑选的大力士负责扛旗。



    看着手中的兵马初具规模,刘辩心中欢喜,在穆桂英、花荣、廖化的陪同下,围着校场巡视了一圈,最后登上阅兵台,高声鼓舞士气:“从今日起,你们将彻底的告别山贼身份,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你们现在已经成为了一支真真正正的王师,勤王讨逆之师!”



    听了刘辩的讲话,众士卒群情高涨,齐齐的举起手中的兵器,高喊:“愿为大王效力!”



    待士兵激昂的情绪稍稍平静下来之后,刘辩又大声道:“既然你们现在是官兵了,那就得有官兵的规矩,不能再像以前做山贼那样肆意妄为。这几日,我与几位将军初步拟定了一些军规,现在就由花荣将军宣读,若日后谁敢违背,军法无情。尔等可要好生铭记在心,不可当做儿戏!”



    刘辩说完,挥手示意花荣把军规拿出来读一遍。花荣拱手领命,舒展开手中的宣纸,大声的宣读了起来。



    “军规第一条:临战当先,悍不畏死,鼓三军之士气,枭敌酋之首级。若有胆敢临阵脱逃者,斩无赦!”



    “军规第二条:百姓乃为国之根基,军民犹如鱼水,若无水,焉有鱼?若有惊扰百姓,强取豪夺者,立斩无赦!”



    “军规第三条:将乃军魂,定战场之胜负;将令所指,勇卒俱前。若有敢违背将令者,导致军心动摇,立斩无赦!”



    “军规第四条: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贫贱不移,誓死效忠大汉朝廷,誓讨逆贼董卓。若有人通敌卖主,走漏军机,立斩无赦!”



    “军规第五条:军纪严明,方能百战不殆。军中严戒私斗,若要比武较艺,可禀明上司,点到为止。若有人好勇斗狠,私下械斗,立斩无赦!”



    “军规第六条……”



    花荣拿着洋洋洒洒的纸卷,足足读了一炷香的功夫方才读完。最后按照刘辩的要求,把军规誊抄了十几份,张贴在各处,让士卒们谨记在心,免得日后初犯了军纪,再后悔就晚矣!



    从校场回到聚义厅,刘辩吩咐廖化道:“你派人把所有的钱粮装车,待甘宁回来之后,咱们就立刻下山,在宛城附近竖起大旗,开始招募兵卒。”



    “诺!”



    廖化领命而去。



    穆桂英笑呵呵的站在刘辩旁边,揶揄道:“想不到大王年纪轻轻,竟然有一手好文采,这军规写的不错,很有约束力。”



    刘辩却一脸无奈的耸耸肩:“手下全都是些赳赳武夫,没有几个能够捉笔之人,孤只能自己动手了。”



    刘辩一边抱怨,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刘家的列祖列宗啊,请你们的在天之灵赐给我一个谋士吧!有文有武才能相辅相成嘛,只有武将没有智囊,事必躬亲,太特么的劳心费神了,都没时间和桂英美眉花前日下了。话说这仇恨点也太难赚了,到目前没为至,孤还没赚到一个仇恨点,难道是劳资人缘太好了?



    “看来只能等到愉悦点积攒到一定的数目之后,再兑换成仇恨点,然后再召唤智囊了。”



    刘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同时查询了一下自己现在持有的愉悦点总数——总计56个。宛城酒筵之后是46个,给甘宁赐爵封将之后,又获得了他的10个愉悦点,所以现在持有的总数是56个。



    只是因为当时招降了猛将甘宁,刘辩心花怒放,虽然脑海中的系统发出了提示音,但却没注意到,直到第二天才发现自己的愉悦点竟然又增加了10个。



    “大王说的这些武夫,也包括我吗?”穆桂英自然不知道刘辩的心里此刻在想什么,撅着嘴巴抗议。



    唇角那优美的弧度,让刘辩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但也知道这女将军脾气可是火爆的很,纵然自己是大王,也不见得会卖自己面子,还是温水煮青蛙,慢慢来吧!



    “桂英你当然不是武夫,你是武女。”刘辩收了思绪,坏笑着说道。



    穆桂英耸耸肩,撇嘴道:“没办法,自幼舞刀弄枪,读书少,除了看过几本兵书之外,也就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要不今天晚上到孤的房间里来,我教你?”刘辩瞧瞧四下里无人,便嬉皮笑脸,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未婚妻。



    穆桂英“咯咯”娇笑,美得让人目眩神迷:“只怕大王另有目的吧?你这金贵之身若是有个闪失,俺穆桂英可担待不起,还是等大王长大了之后,再想那坏事吧!”



    刘辩打蛇随棍上,笑问:“不知道小娘子说的坏事是什么?孤挺感兴趣的呢!”



    穆桂英脸色顿时羞红,嗔怪道:“小小年纪,恁地这么多坏心眼?哼……不理你了!”



    看到穆桂英转身想走,刘辩笑嘻嘻的拦住:“爱妃慢走,陪孤说几句话嘛,整个山上都是些大老爷们,几乎要闷死人了;你要是再躲着我,可让孤怎么活下去啊?孤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可不能惹我生气。”



    “……”



    穆桂英不禁无语,合着为了要你长身体,本姑娘还得每天逗你开心找乐子?话说我当初来的时候只是想建功立业,驰骋沙场,怎么被你们母子一唱一和的,本姑娘莫名其妙的就被收入后/宫了?你看这事弄得……



    “要不要妾身跳舞伺候大王开心呀?”穆桂英笑眯眯的说道。



    “要要要,切克闹……”刘辩开心之下说漏了嘴,急忙正色纠正:“要啊,一定要啊,怎么能不要?孤怎么能拒绝爱妃的美意,让你伤心难过呢!孤可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人!”



    “……”



    穆桂英再次无语,这小丈夫真是难缠,怪不得那天甘宁的战马都被气的跪了。你如果不是大王的身份,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把你摔在地上?



    虽然不敢真摔,但吓唬一下未来的男人还是敢的。穆桂英突然伸出双手一下子扳住了刘辩的双肩,作势欲摔:“妾身只会摔跤舞呢,大王要不要看?”



    “咦……桂英,孤这几天长高了不少呢!”



    刘辩一点都不害怕,毕竟是自己的女人,难不成还会谋杀亲夫?



    “是吗?”穆桂英半搂着少年未婚夫,被刘辩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你看啊,前几天的时候孤的嘴巴和你的胸平行,现在已经可以够到你的嘴巴了……”刘辩装模作样的说着,趁着穆美眉不注意,伸出嘴巴在她的美唇上结结实实的吻了一下,“嗯嗯,你看是不是够到了?”



    穆桂英猝不及防,初吻竟然就这样被夺走了,又羞又恼,顿时忘了刘辩的身份,嗔怪着把刘辩从怀里推出:“登徒子,我看你是讨打?”



    刘辩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地下打了一个骨碌飞快的爬起来,嬉笑道:“大胆女子,难不成要谋杀亲夫吗?你看,孤真的长高了不少!”



    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有传令兵回报:“启禀大王,甘宁将军回去收拢部下归来,已经到了山下。”



    刘辩朝穆桂英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好了,好了……外人面前不许嬉闹,孤可是未来的天子,给我留点面子。我去迎接甘将军,看他给孤带来了多少好东西?”



    看到刘辩一溜烟的跑了,穆桂英摇头苦笑,又爱又恼:“这小皇帝真是难缠,不过倒也蛮有趣的,比高高在上摆着一副冷面孔好多了,两口子就应该这样才有乐趣嘛!不过……这小男人真的长高了好多哟!”



    想到这里,穆桂英的烦恼又来了:“这小皇帝长得越快,就会越想坏事,我才不想这么早嫁人嘛!嫁了人就得生娃,本姑娘还怎么上沙场打仗?我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