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十六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井窖里的火苗烧的依然旺盛,阵阵皮肉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



    一瞬间,秦琼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望着五个大笑不已的兵卒,不由得须发怒张,咆哮一声:“恶卒何其歹毒?吃我一锏!”



    一个箭步窜上前去,左右手中各重二十八斤的四棱金装锏兜头砸下,两名被击中的兵卒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顿时像泥巴一般被砸的瘫软了下去,瞬间变成了两坨模糊的肉泥。罪恶滔天的麻子伍长与另外两名恶卒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哪里走?”



    秦琼一声怒喝,手中一支金锏飞出,砸向院门。



    只听“轰隆”一声响,院门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轰然倒塌,坍塌的残垣断壁把去路死死的堵住,一步也不得出去。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不甘干我等之事,乃是严白虎兄弟让我们大开杀戒的!”



    看到无法逃脱,在麻子伍长的带领下,三名恶棍齐齐跪地磕头,如同捣蒜一般。



    秦琼眉毛一挑,冷哼一声:“严白虎可曾让你们把人活活烧死?他犯下的罪恶,我自会去与他清算,而你们犯下的罪恶,也需要自己赎罪,若是不想被我砸死,就自己跳进井窖之中!”



    三人被吓得魂飞魄散,虽然被砸死之后像一坨肉泥,死的极其难看;但跳进井窖之中被大火活活烧死,只怕滋味更不好受,自然不会有人去跳。但又被秦琼的威猛所震慑,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只能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



    秦琼自然不会听他们啰嗦,把锏捡回挂在背上,踏前一步,左右双手各自提了一名兵卒,大踏步走到井窖前,喝一声“给老子下去,尝尝被大火活活烧死的滋味!”



    井窖中的木柴此刻正是烧的旺盛的时候,再加上井窖四壁被烈火炙烤的久了,如同炉膛中的温度一般,两名恶卒被投入井中之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瞬间就被烤熟,皮焦肉糊的味道更加恶臭。



    “严舆何在?”



    秦琼跨前一步,蒲扇般的手掌一下子掐住了麻子伍长的脖颈,凶神恶煞的喝问道。



    一阵钻心椎骨的疼痛传遍全身,麻子伍长只感到整个脖颈几乎就要被捏断,就连喘息都倍感困难,为了活命,喘着粗气道:“我、我知道严舆……在、在哪里,我带你去找!”



    “若敢与我耍诈,便让你死的更惨!”



    秦琼冷哼一声,捏着麻子伍长的脖颈,就像老鹰叼着小鸡一般轻松自如,纵身一跃,跳过残垣断壁,来到了街巷中。



    “严舆在哪里?老实交代!”



    “在、在前面,穿过前面的、十字巷就是了……”



    听了麻子的话,秦琼迈开大步,足下生风,大步向前奔走。



    半个多时辰前,吉庆给秦琼带回了了弘农王的密信,让他前往顾家祠联络顾氏族长顾瑀,合力打开城门,迎接大军进入吴县。秦琼立即纠集了二百多名陆氏门客,让他们随时待命,自己提了双锏,前来顾家祠寻找顾瑀。



    远远的便看到顾家祠一带火光弥漫,杀声震天,秦琼道声不好,知道是官兵前来剿杀。眼看着顾氏族人抵不住官兵,便从官兵身后冲杀了起来,一路阵斩百人,神鬼难挡。



    秦琼虽然骁勇,但官兵依然势大,眼见无数老弱妇孺惨死在官兵刀下,秦琼肝胆欲裂。决心冲阵斩杀严舆,如此官兵军心必乱,却恰好在乱军之中撞见麻子等人火烧无辜,便顺手诛杀,擒了麻子带路。



    秦琼一手提了麻子伍长,刚刚走到十字巷,就有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



    却是被杀退的官兵回报严舆,说有一手持双锏的大汉神鬼难当,犹胜古之恶来,无人可挡。严舆闻报大怒,派了一名军候,带了一百五十骑,前来围杀士卒所说的这大汉。



    “救命啊!”



    看到骑兵来援,麻子仿佛看到了活命的曙光,扯着嗓子大声喊叫了起来。



    而带路的官兵也看清了秦琼,向带队的军候一指道:“斩杀我军百十人的便是那大汉!”



    “冲锋!”



    军候手中长枪一招,策马当先,引领了身后的一百五十骑,把整条街巷完全堵死,像洪水一般涌上前去。



    看到群马奔腾,汹涌而来,秦琼不退反进,道一声“来的好”,双手倒提了麻子双腿,大踏步的迎着马队冲了上去。



    “自讨苦吃!”



    没想到这猛汉非但不逃避,竟然迎面而来,一马当先的军候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满以为乱骑冲锋过去之后,便会把对方踏为肉泥。



    “跪下!”



    就在将要与骏马冲撞在一起的时候,秦琼突然侧身一闪,飞出一脚踢向奔腾中的马腿。



    这一脚重逾千斤,战马吃痛双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将猝不及防的军候率下马来,被秦琼踏上一步,将头颅踩扁,立时毙命。



    伴随着第一匹骏马卧倒在地,汹涌而来的骑兵仿佛被水闸拦住的洪水一般,顿时乱作一团;再加上街巷拥挤,混乱之中不少战马腿部乏力,跪倒在地,将马上的骑士率下马来,被乱蹄踩伤踏死。



    “喝!”



    秦琼怒喝一声,将手里的麻子旋转了起来,当做大锤一般击打着不断冲来的骑兵,巨大撞击力顿时让严军人仰马翻,不少马匹被击打的侧翻在地,将马上的骑兵压在身下,哪个也无法站起。



    在当做大锤舞了数圈,击倒了十几骑之后,麻子的头颅以及半截身子早就不见踪影,只剩下血肉模糊的半截残躯,失去了先前的威力。



    “去吧!”



    秦琼暴喝一声,将剩下的半截身子狠狠的砸向后面的马队,巨大的撞击力之下,登时又有两骑被击倒,而麻子的半截躯体也碎成数块,坠落在马蹄之下,瞬间就被踩踏的无影无踪。



    街巷狭窄,若是马队能够一往无前,必然是马蹄之下,皆为肉泥。但在遭到强力阻击之后,在死伤了数十骑之后,整个街巷顿时被堵死,后面的骑士既无法前进,又无法后退。再加上带队的军候已死,无人指挥之下顿时乱做一团,人喊马嘶之声,此起彼伏。



    秦琼大喜,从背上抽了双锏,杀进了乱军之中,犹如虎入羊群。左锏砸人,右锏锤马,每一锏下去都会毙命一人,就连颅骨结实的战马也扛不住这千斤重击,被砸死砸伤的马匹不计其数。



    转眼之间,一支一百五十人的骑兵被秦琼屠戮殆尽,只剩下最后的十几骑趁乱逃走,却也被吓得魂飞魄散,打马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参与围剿顾氏族人了。



    秦琼急中生智,扒下了一名大个子兵卒的甲胄披在身上,又戴了头盔,乔扮成严军兵卒,然后提着双锏向前冲去,火光之中,“严”字大旗已经隐约可见。



    顾瑀率领族人且战且退,耳中只听得不少民宅之中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由得心如刀绞,提刀喝道:“弟兄们,再也不能退了,我等每退一步,便有数名族人丧命于严军刀下,今日唯死而已!若不能击退严军,便让我等先横尸街巷!”



    在顾瑀的激励之下,顾氏族人开始拼死血战,街巷上的尸体顿时成堆成堆的垛了起来。虽然各个拼命,但架不住官兵精锐,顾瑀眼见得已经落入了重围。



    严舆在马上怒骂道:“我兄弟待你们顾氏不薄,因何背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顾瑀怒骂:“你们兄弟横征暴敛,军无法纪,吴县百姓早已怨声载道,今日唯死而已,何必多费唇舌?弘农王大军破城之时,尔等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乱刀砍杀!”



    严舆大怒,挥鞭高声下令。



    “历城秦叔宝在此!”



    化妆成严军的秦琼悄悄的掩杀到严舆面前,听了他与顾瑀的对话,知道此人便是严白虎的兄弟严舆,突然暴起,一锏把严舆砸下马来,夺刀割了人头,提在手中,大声喝道:“严舆已死,严白虎也已经授首,弘农王大军已经破城,尔等叛族还不跪地投降?”



    (感谢寒冷的冰同学打赏的腊梅,凌晨送上更新,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