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游戏旅途 > 第三十二章 差距
“抱歉抱歉,我们这也是为了船上客人的安全,请见谅。”确定了这里面根本没有多余的人藏在这里,船员立即选择道歉,查到了什么一切好说,然而什么都没有查到,事情传出去了受到影响的就是他们了,“这件事我们会做出补偿的。”
    “补偿?”拉撒帝冷冽的笑了一声,“我不在意,告诉我是谁这么做的就行了!”
    “呃……请问您以前是干什么的?”面对拉撒帝的船员满头大汗的问道。
    “打(黑)拳的。”
    “姐姐从来没输过呢!”莉莉雅在拉撒帝身后补充了一句,船员嘴角忍不住继续抽搐着,好嘛,果然是母暴龙不是?
    这样一来他更不能说举报者是谁了啊,让眼前的母暴龙知道对方的身份后,还不活活的把对方给打死?
    “咳咳,总而言之我们会尽快给您补偿的,再见。”船员慌不择路的离开了这里。
    拉撒帝轻哼了一声,和莉莉雅重新回到了房间中,“莉莉雅,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莉莉雅指了指窗外,镶嵌着的玻璃重新被郑尘卸了下来,蓝发少女先进来后,郑尘随即跟了进来,重新将玻璃镶嵌回去。
    “……”拉撒帝无语,这房间里的玻璃是完全固定在船舱上的,除了打碎玻璃的手段,就只能借助工具给取下来了,这也是船员进来后,没有考虑窗外藏人的原因。
    然而郑尘和蓝发少女就藏在了窗外!
    打量了一下窗户的边缘,一点破坏的痕迹都没有,真不知道郑尘是怎么做到这仿佛变魔术一样的进出。
    “之后应该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被谁盯上了吗?竟然有人在这里针对你们。”
    郑尘摇了摇头,不是不知道是谁,而是针对他们的人太多了,“看来你们是不能在这里好好地放松了。”
    因为有郑尘在这里,之后的时间里拉撒帝她们也不好出去,莉莉雅和蓝发少女在一起慢慢的闲谈着,郑尘和拉撒帝之间的分歧便出现了。
    她是一名信念十分强大的格斗家,而郑尘则是以实用为主的自由战斗者,这也是郑尘和她对战是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退一步,而她却是抱着必须胜利的决心,两人的战斗方式根本完全交流不到一起。
    虽然交流不到一起,却不妨碍郑尘提出一些问题,拉撒帝也是普通人没错,但是她却能够激发出来那种破坏力十足的斗气战斗,就比如当时她对自己的攻击,完完全全吃到的话……会死人的!
    “斗气啊,我也没有什么学习的诀窍啦。”拉撒帝毫不隐瞒的说道,“只是在不断的苦修中不经意间掌握的。”
    她平日里的苦修都是不断压迫自身潜力的极限锻炼,长时间的苦修让她的体魄和力量都格外的强韧,最初她也只是稍稍的感觉到一点不对,后来才慢慢的发现,只要自己凝神集中精力,就能让体内的气引导出来,这种状态下消耗很大,却能够发挥出比郑尘状态更强爆烈的攻击!
    正常状态她能在钢板上打出来一个拳印,凝聚斗气后,就可以直接击碎!
    思索了一会后,拉撒帝才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掌握方式,但首先必须的就是强韧的身体和高集中的精力。”
    见郑尘对这个很有兴趣,她细细的将自己凝聚斗气的感受详细的说了出来,郑尘听得很认真。
    高度集中的精力他不缺少,毕竟郑尘的属性中,精神的属性高达十点,智力……暂时没发现啥用处,肯定不是代表智商的意思,除去智力的话,他的短板就是体质了。
    对比一下的话,郑尘看不到拉撒帝的属性,也能稍稍估算一下她的属性值,力量绝对比自己高,可能是九点或者十点……简直就像是宛如鳄鱼一样的女人。
    她的体质应该在八点以上,敏捷的话同样是八点左右。
    入夜,郑尘一人悄声无息的离开了房间,晚上的轮船甲板上静悄悄到的,郑尘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天空出神。
    耳边渐渐的传来了悠扬的歌声,眯起眼睛,郑尘安静的当着听众,在歌声结束后,他也站了起来,闭起了双眼,凝神集中,白天的时候,拉撒帝对于自己的经验讲述的十分详细,每一个细节都给描绘了出来。
    作为常年苦练自身的格斗家,拉撒帝对于身体的掌握水平远比郑尘要高。
    现在趁着没人的时候,郑尘出来进行实践消化她传授的经验了。
    比较保守的估计,自己和拉撒帝可能差距的两点体质,就意味着身体素质可能就有着近乎一倍的差距了。
    因此,这种破坏力极强的力量他暂时是别想了,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虽然无法凝聚出来她讲述的斗气,甚至连所谓的‘气感’都感受不到,但是参考她凝聚斗气的方式,可以更加集中力量提高爆发力。
    的确十分的累人,每一拳郑尘都能轻易的感受到自己的体力被抽走了一分,这么做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锻炼方式。
    流动的金属从郑尘手臂上的纹路中涌现了出来,进一步的凝聚成型,变成了相当沉重的负重物,从外形上观看,这负重物只有薄薄的一层。
    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对金属进行加工塑性的纹路给他带来太多的便利性了。
    “哎?葛雷亚兹快看,这里有个大半夜练武的傻蛋。”
    郑尘淡淡的瞥了一眼开口的这名穿着热裤的粉发娇小少女,收回视线,沉寂在自己的训练当中,刚才唱歌的应该就是她身旁的这名穿着时尚,兴致缺缺的男子了。
    “还没有胸大美女表演跳舞的有意思,真是的,为什么没事要来看一下,从上面趴下来很麻烦的唉。”葛雷亚兹指了指头顶的粗大桅杆,一脸不感冒的随意说道。
    他看来郑尘着隔一段时间出一拳或者踢一脚实在是没意思,来些华丽的表演招式他可能还又兴起围观一会,但这种比划……没错,就是比划!
    郑尘每一拳或者一脚看样子都是全力的,但是感受起来好无力道可言,看起来就像是看到某个厉害的人物后,眼热了,拉不下脸,所以大半夜出来比划了吧。
    “……胸大有什么好!”可可威特不满的甩了甩葛雷亚兹的手臂,她是个贫胸。
    “胸大当然好了,唔,要不你给我来一段,我也乐意旁观的。”
    “在这里吗?”
    “当然了,我伴奏。”葛雷亚兹轻笑着,伸手拉过了一旁的椅子坐下来。
    悠扬的歌声从夜色笼罩的轮船甲板上重新飘扬着,娇小的少女围绕着歌声的主人翩翩起舞,奈何……旁边就是有个不解风情的,虽然是在听歌没错,但愣是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跳舞的可可威特最初还能保持淡然,可是随后眉毛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无视,始终都是无视!!这家伙绝对是故意!!
    “不跳了!!”
    唱到一半的歌声戛然而止,葛雷亚兹愣愣的看着突然火气大发的可可威特,“忘记怎么跳了?”
    “你怎么不说你忘记怎么唱歌了!?旁边有块石头谁跳的下去!”
    “怎么可能!谁会遗忘掉自己喜爱的事物呢?”葛雷亚兹将椅子推到了一边,将可可威特拉到了身边,“我就喜欢你这任性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个谁,你这样比划有什么意义?看起来软绵无力的,踢人应该这样来才对!!!”
    话音刚落,原本一脸笑容的葛雷亚兹突然暴起,飞踢向郑尘,郑尘眼睛稍稍一动,束缚在双腿双臂上的负重物迅速的被收束起来,不能瞬间全部消失,却可以减少大部分的重量。
    砰!
    飞踢向郑尘的葛雷亚兹被一拳打的抛飞了出去。
    “哇啊啊!葛雷亚兹!!”惊叫一声,愣神中的可可威特赶紧追过去,扶他起来。
    “好疼啊,居然看走眼了,你还真有两把刷子啊!”揉着已经微微肿胀起来的面颊,葛雷亚兹擦了擦嘴角,“真麻烦,果然和情报上说的一样,相当的难缠啊。”
    “哪里难缠了,只要葛雷亚兹认真起来,这家伙三秒钟就能解决啦!”可可威特一脸示威的瞪了郑尘一眼。
    郑尘左右看了看,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手指之间拉出来了一根根在夜色中难以察觉的金属丝。
    “啊哈,虽然很麻烦没错,但是你必须要死在这里……咦,等等,情报上好像说你没有和七煌宝树同契,不用要你的命,既然如此那就打服好了……但是既然有了击杀指令,当你倒霉好了。”搂着可可威特的葛雷亚兹搓着下巴自言自语着,“怎么样,看在刚才歌舞的面子上,把那名不属于你的圣战天使交出来如何?我可以快点了结你的”
    “……”
    “好吧,看来你是打算反抗了,其实你在拉兹飞·安克鲁做的事我还是挺佩服的,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可可威特!!”
    葛雷亚兹和可可威特同契的速度很快,郑尘来不及阻止,可可威特的同契武器状态是一把短刀,属性不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