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游戏旅途 > 第五十五章 虚弱
※※※
    “唉,格丽娜再找你,你过去看看吧。”看到蕾的情绪依旧不怎么高,海德叹了口气,“我去检查一下他的情况如何。
    “……真是……”看到葛雷亚兹背着的郑尘,格丽娜摇了摇头,当年她对于奇斯的感觉也算不错,然而席雅现在的状态让她感觉本来就被打了一巴掌的脸又被狠狠的来了一下。
    变得宛如怪物一样的席雅让她异常的陌生,如果不是她现在的状态不太好,似乎被什么原因给削弱了,精神状况还算稳定的话,连正常的房间就不能安置她。
    太危险了。
    至于郑尘,好吧,已经可以完全的确认了,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年轻人,和奇斯不一样。
    “怎么把他带到这里了?”
    “是席娜医生要这么做的,说是海德医生对他的情况可能有帮助。”
    “……海德?”格丽娜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睛,重新打量了一番郑尘,没错啊,的确是男的……
    摇了摇头,在郑尘昏迷没多久,她就从席娜那里知道了诊断,郑尘身上疑似中了一种毒,侵蚀性十分强烈的毒,这种毒可以强制性的扭曲破坏人类的正常细胞,使其转变成一种结晶装的物质。
    至于这种毒的来源,听蕾的讲述,好像是来源于席雅的身上,不过海德也检测过,席雅身上并没有什么毒一类的物质,当然,将她的体液打入正常人的身上那也能当毒使用了,不过也没有像是郑尘这样的。
    “唉,不管怎么说,人带回来就好。”格丽娜张了张嘴,席雅是带回来了,但是还有更多的事情没有解决啊,现在蕾和郑尘已经不能再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了。
    虽然情况不是最糟糕的,可是结果依旧不是她想看到的,郑尘现在状态不明,席雅疯疯癫癫又带有很高的危险性,蕾从回来到现在情绪一直都很低落。
    “哦?格丽娜啊。”回来的海德看到了格丽娜后,稍稍的诧异了一下,“有事?”
    “没有。”格丽娜摇了摇头,顿了一会后才说道,“郑尘就拜托你了。”
    “……”海德推了推眼镜,稍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他的情况我现在也有些好奇,对了,今晚我要把他们带到你那里去。”
    “我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因为圣战天使医师的名号,他这里虽然不是什么繁华的地方,可是知道的人也不少,郑尘不宜暴露,所以要尽快转移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格丽娜那里刚刚好。
    ……
    “哟,亏你还能醒过来,我都以为你死定了呢。”端着一杯热水放在了郑尘的面前,海德取下了自己的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个男子看起来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郑尘双眼微微有点走神,他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糟透了!
    姓名:郑尘
    种族:人类。
    等级:1(0/0)。
    属性:力量(1)8、体质(1)7、敏捷(1)11、智力7、精神10。
    技能:无。
    装备:‘纹路’。
    这是郑尘现在的属性面板上显示的自己当前的状态,这种身体状况已经削弱到比起幼儿可能都要差一些的程度,体质更是匮乏的十分严重!
    倒不是说体质下降了就导致他的身体强度降低了,这个下降影响的是其他方面,郑尘现在稍稍的抬起手都能感觉到一阵无力感,力气流失的特别迅速。
    这堪堪只剩下一点的体质,可以说是让他彻底的废了。
    “不会是傻了吧?”海德看郑尘没有反应样子,伸手扯开了他的上衣,看到那些黑色,有些疑惑,“没有蔓延到脑子那里啊。”
    前几天海德还以为郑尘死定了呢,经过检测,从他身上剥离下来的结晶状表皮微粒没有了二次的侵蚀性,但是构造上却和圣战天使的核石十分的相似……
    然而不能成型,只要形成结晶够,就会立即粉碎成为粉末,更严重的一点就是,郑尘不是女的!
    如果是核石一般的物质,对于女性的威胁或许不会像是郑尘这样,大概是基因层面的问题,从前到现在都不曾有过男性的圣战天使就是了,想想也是,两个妹子同契合体也就算了,两个大老爷们同契合体什么的,想想就感觉恶寒。
    郑尘的身体和这些黑色不断的对抗着,最初到现在,都是黑色占据上风,换成普通人早在几天前就该变成一块黑的散发着浑浊彩光的结晶体了,运气好点还能当个人形雕像,运气不好那就直接随风而逝,连火花都不用,收拾一下地上的粉末当骨灰埋了就能一了百了。
    然而郑尘出乎预料的坚韧,竟然一直扛过来了,现在还醒了过来。
    “你是女的话说不定这事还好解决一点。”
    嘀咕了一声,海德转身走出了房间,打算通知一下其他人,郑尘的状态看起来依旧不好,可醒过来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如何?”席娜问道。
    “依旧是那种要死不活的样子,不过人醒了,你去通知一下其他人,我去看看席雅。”海德有些疲惫的说道,却被席娜拉住。
    “她我刚才看过了,你现在去休息一下吧。”
    “没事……”
    “你医圣战天使很在行,我医人也不差,你现在状态很不好!必须去!”
    海德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好吧好吧。”
    他随便的躺在了沙发上面,“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躺下来之后海德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究竟有多疲惫,几乎就是刚躺下来,眼皮就瞬间变得沉重起来,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是强打着精神的。
    席雅的身体状态虽然很糟糕,可是却给他带来的很多启发,郑尘身上的状态也同样的微妙,不过他更多的是没兴趣,啧,圣战天使医生当的好好的,干嘛去医人?
    虽然没兴趣,他也依旧检测出来了一些微妙的地方,郑尘身上被侵蚀的地方和席雅的状态有些类似的地方。
    似乎是因为郑尘缺少了什么必要的因素,才变成了这样,恩,一定是他是个男人的缘故!
    说起来为什么会这么困呢,不会是席娜下药了吧。
    在海德离开房间后,郑尘微微的抬起了手,强烈的迟钝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直接放弃了去端水杯的举动,现在他可能连战都站不起来,端水也有很大的可能直接把水给撒了。
    那个自恋医生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醒了也要帮自己坐起来……
    盯着在自己眼前晃晃悠悠的左手,上面浸染的黑色让郑尘微微皱了皱眉头,胳膊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这只手显得格外的僵硬。
    手臂仿佛石化了一样。
    试着坐起来试试,……做不到啊!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门外想起,郑尘微微挑了挑眉头,将手臂放了回去。
    “你终于醒了!”一道身影快步的跑到了床边,直接扑到了郑尘的身上,望着天花板的郑尘动了动眼睛,几根蓝色的发丝搭在他的鼻尖上有些痒痒的。
    “……恩。”郑尘淡淡的应了一声,喉咙里的干涩感让他开口说话都感觉十分的困难。
    “好了,蕾,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格丽娜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蕾的肩膀轻声说道,看向郑尘时也稍稍的松了口气,“能醒过来就好。”
    席雅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了,郑尘在出现意外,她担心蕾会这么一直悲伤下去。
    实际上,郑尘能带回席雅都让她太出乎预料了。
    经过席娜的检查,穿着开胸衣的女医生对一直带着担忧神色的蕾轻轻笑了笑,“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暂时。
    想了想她直接把这个后缀给隐藏了起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这个破坏气氛了。
    虽然郑尘醒了,可是他手上浸染的那些黑色微粒的总量并没有减少多少,所以郑尘现在面对的危险依旧降低多少。
    醒了也算是个好兆头了。
    “能说话吗?”
    “……”郑尘望着眼前雪白的沟壑,微微斜了斜眼睛,稍稍的点了点头。
    “那能说下现在的感觉吗?很重要。”席娜微笑着问道,能够得到郑尘切身感受,对后续的治疗也有帮助。
    “水。”
    “哦?哦,抱歉。”席娜轻轻的敲了敲额头,郑尘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喝水了,端起放在一边的水杯,放在了蕾的手里,“这件事还是你来做吧。”
    郑尘稍稍的抬起了手,蕾犹豫了一下,压住了郑尘抬起的手,很无力,她轻轻一压就将郑尘抬起的手给压了下去,“我来喂你吧。”
    “……”被扶坐起来的郑尘眼里闪过一道为难,被人照顾这种事……
    “哟,不好意思了吗?”席娜注意到了郑尘表情,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既然是病号就不用逞强了,好好接受照顾吧。”
    郑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种无力的感觉,真心没有安全感啊,哪怕是能够保持最基础的日常活动也比现在好!
    慢慢的喝下了半杯水后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好了。”
    “你们先慢慢谈,记得一会来我这里一躺。”席娜对蕾轻轻的眨了眨眼睛,开门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