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5章 生财有道
“毅儿,爹想了一晚上。”唐秀才红着眼睛说道:“或许你说的有道理,可是爹不能不去天妃宫!”
    “为什么,明知道是坑,还要跳啊!”唐毅不解地问道。
    唐秀才叹了口气,苦笑道:“毅儿,挣钱不是容易的事情,爹昨天在摆摊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因为摊位打了起来,差点出人命。要不是有天妃宫的师父说话,爹连个摊子都摆不了。”
    不经风雨不见彩虹,经过了一天的历练,唐秀才似乎成熟了不少。
    “不管了真大师是纯粹的好心,还是有什么目的,爹都没得选。多写几个字又累不着,就当是练习书法了。毅儿,爹是男子汉,要撑起这个家,要养活儿子啊!”
    唐秀才说完,起身快步下楼。他不想让儿子看到眼角的泪,唐秀才不是恨了真,相反他十分感激这位大师,无论如何,他唐慎能挣到钱,能让儿子吃饱饭了,生活对于他来说,所有的意义就是把儿子拉扯成人。
    他恨的是自己,为什么如此无能!连一个体面的活儿都找不到,百无一用是书生,说的就是自己这种废物吧!
    唐秀才默默擦干了眼泪,抬起了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咧着笑脸,快步离开了巷子。以后每天抄完半部经书,剩下的时间就摆摊写字,去得越早,剩下的时间就越多,能赚得钱就越多……
    唐秀才乐观地想着,却忽略了屁股后面跟来了一个小尾巴。唐毅气喘吁吁,一路紧赶慢赶,还是等到老爹到了天妃宫,他才赶来。
    “毅儿,你来干什么?”
    唐秀才急忙拉住了唐毅,他可记得昨天小家伙有多生气,生怕他今天跑来添乱,他把唐毅拉到了一旁的大树下,俯下身体,和儿子眼对眼。
    “毅儿,你心疼爹,爹都清楚,可是爹除了这个,别的真不会了。过去爹总不明白什么叫做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我清楚了。”
    这世上恐怕没有人会像唐秀才一样,几乎低声下气的和儿子说话,唐毅鼻子头发酸。记忆之中,老爹少年得志,是多骄傲的一个人,要不是为了自己,他会甘心受风吹日晒,甚至要巴结庙里的僧人,脸面何存啊!
    唐毅真的被感动了,“爹,孩儿不是来添乱的,是孩儿有了些赚钱的点子,您老不用再费力气了。”
    天妃宫在刘河堡的旧城,供奉的是天妃娘娘妈祖,也就是庇护万千水手的海神。当初在永乐年间,大明朝开创了前所未有的七下西洋,足迹遍及半个世界。而每逢出海之前,三宝太监郑和都要在刘河堡的天妃宫祭奠海神,祈求保佑。
    从七下西洋的成绩来看,天妃娘娘还真灵验!
    唐毅在老爹的指引之下,在庙里转了一圈。经过三宝太监的“通番事迹碑”前,唐毅双手合十,默默叨念着,说完了之后,又转身离开。重新回到了庙外的写字摊,
    唐秀才一路都在观察儿子表情,忍不住担忧地问道:“毅儿,你真有办法弄到钱啊?”
    “怎么,老爹不信孩儿?”
    “当然相信,毅儿是最棒的!”唐秀才伸出了大拇指,接着又心虚地说道:“毅儿,爹想破脑袋,可是什么赚钱的主意都没想到,你有什么办法?”
    “要说办法啊,那可就多了!”
    唐毅眉飞色舞,笑道:“说起来天妃宫条件不错,香客也不少,但是太过单调,没法满足香客不同层次的需求,所以香火钱不多。”
    看着老爹迷惑的样子,唐毅忍不住笑道:“就拿礼佛的香来说,天妃宫里就一种。可是有的人身份高,家财万贯,人家就想着更加虔诚,不愿意和下里巴人一样,该怎么办,很简单,香就要越长越粗越大,普通的香少要几个铜钱,甚至不要。二尺长的就要一两银子,二尺半的五两,三尺的二十两,五尺……那个太无耻了,还是算了。”
    唐秀才瞪大了眼睛,他早就察觉儿子有些不一样了,可是还没想到这小子鬼点子这么多。
    唐毅管老爹惊讶,继续侃侃而谈:“再比如大殿只有一个小沙弥收取香油钱吧?多少都记录在本子上,可是有些人囊中羞涩,拿不出多少钱,不好意思登记,该怎么办呢?很简单,在大门里外,烧香的炉子,神像前面,全都放上功德箱,不拘多少,都是一份心思。正所谓聚沙成堆,集腋成裘,也是一笔钱。”
    “再有,前来烧香的信众岂能空手离开?为何不制作一点小饰物,或是佛像啊,或是念珠手串,或是楞严咒什么的,赠送给他们。”
    “赠送?那怎么赚钱?”
    “哈哈哈,爹,您可太老实了,名为赠送,信众敢占佛爷的便宜吗?他们一定会加倍布施!对了,还有那些出香油钱多的,可以给佛经一类的,这个就您来写就行。还有啊,是不是可以单独辟出一处偏殿,在里面专门供奉死去先人的灵位,由诸位大师每日念经祈福,我想那些孝顺的子孙肯定一百个愿意,您说他们还会差钱吗?”
    唐秀才彻底被打败了,仔细一琢磨,儿子说的还真有道理,看来他不光没吹牛,甚至还谦虚了呢!唐秀才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了,儿子的办法的确比卖字强多了。
    只是此事需要天妃宫方面配合,也不知道了真能不能答应!
    “毅儿,你有把握说服了真大师吗?”
    “呵呵呵,爹,刚刚我在庙里转了一圈,已经想好了主意,要不咱们再去见见了真大师。”
    “好嘞!”
    到了静室外面,唐毅伸手把老爹拦住,笑道:“爹,接下来的谈话您老最好不要听了,让孩儿去吧!”
    “你行吗?”
    唐毅嘿嘿一笑,转身进了禅房。唐秀才只能在门口来回踱步,里面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清,突然传来啪啪的拍桌声,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过了一会儿,又有几声大笑。就这样,唐秀才的心起起落落,就在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房门大开,唐毅走在前面,了真随后跟了出来。
    一见唐秀才,淡淡一笑:“阿弥陀佛,老衲恭喜唐施主,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好儿子”三个字格外用力,唐秀才不明所以,只是说了声告罪,就带着唐毅离开了。
    “毅儿,你到底和了真说了什么啊?”
    “没说什么,我就是告诉他,天妃宫原本是道观,后来老道跑光了。在前些年,有和尚进驻,渐渐变成了佛家的寺庙。”
    唐秀才喃喃自语:“你说的没错,天妃宫历史如此,可是这怎么说服了真啊?”
    “很简单啊,他要是采纳了我的建议,大家一起发财。他要是不听,我就去僧纲司告发,要知道天子笃信道家,老道的地位可比和尚高。有不少没处可去的老道,要是听说了,他们会如何?”
    唐毅说的轻松,可是唐秀才却冒出了冷汗:真够毒的!简直就是扫地出门的绝户计啊!
    唐毅却没有什么负罪感,他早就猜出了,昨天了真就是故意引起老爹的兴趣,就算老爹不去天妃宫摆摊写字,也会想办法吸引过去,替他抄写佛经。唐毅甚至能想到这些字迹精美的佛经,会成为结交豪门士人的不二宝贝,换来丰厚的回报。
    偏偏占了大便宜,还要装作施恩的样子,当我好欺负吗!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没错,唐毅就是这么个睚眦必报的性格。
    只不过这种事情显然不适合唐秀才这种老实人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