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6章 金太仓
苏州府辖一州七县,有“金太仓、银嘉定、铜常熟、铁崇明、豆腐吴江、叫化昆山、纸长洲、空心吴县”之说。
    太仓州拍在了第一位,首先知州品级比知县高,油水又丰厚,可是人人向往的美差。往下就越来越差,到了昆山,由于以昆腔闻名于世,说是叫花子,难免尖酸刻薄。至于吴县,原本也是非常富庶的,无奈前世作恶,知县附郭,上面有知府大人,甚至还有巡抚,就是个受气挨骂跑腿的苦差事。
    唐毅一行人刚到了城门口,立刻就领教了“金”太仓的含义了。
    “站住!”
    两个握着大戟的卫兵伸出兵器,就拦住了一个货郎。
    “干什么的?”
    货郎连忙点头哈腰,说道:“是卖货的。”
    “知道你是卖货的,问你卖什么?”
    “枣,大红枣!”说着货郎捧出一把,急忙送到了士兵的面前,呲着牙笑道:“军爷,您尝尝,甜着呢!”
    士兵接过几个枣子,扔嘴里一颗,嚼了两口,把枣核吐在了货郎的脸上,冷笑道:“小子,军爷天天在这守门,风吹日晒的,我们多辛苦,你是清楚的,光吃几个枣子可不够啊?”
    小货郎脸色凄苦,对方把手都伸到了他的面前,两个字:要钱!
    “军爷,您看小的还没进城,东西也没卖,实在是没有钱……”
    “没钱?我看你小子耍诈!”士兵用力一推,小货郎就摔了出去,他得意地吼道:“兄弟们,我看这小子麻袋里有好东西,大家伙一起上啊!”
    三五个士兵肆无忌惮地闯过来,解开了麻绳,就把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大红的枣子满地都是。小货郎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哭道:“没有值钱的,什么都没有,饶了小的吧!”
    领头的士兵反倒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其他人说道:“我听说专门有人把金沙藏在窝瓜里,说不定红枣里面也要好东西!”
    这也行?唐毅差点眼珠子掉下来,向四周看了看,百姓们都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显然都习惯了。
    士兵说着把脚抬起,用力踩下去,其他几个人也凑过来,用力踩着,嚣张地狂笑,没几下枣子就毁了大半,小货郎气得嘴唇哆嗦,辛辛苦苦采了枣子,跑了几十里的路,一点钱没卖就这么完了!
    郁闷的吐血,可是他又能如何,捡起空空的麻袋,抹着泪掉头就走。
    看着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几个士兵越发得意,狂笑道:“告诉你们,没钱就算天王老子都别想进城!”
    “真是欺人太甚!”唐秀才坐在马车上,拳头攥得紧紧的,就想要说几句,吴天成急忙拉了拉他的袖子,摆了摆手。
    “唐相公,别找不自在。”
    “哎!”唐秀才面前点点头,苦笑道:“我们都自顾不暇,进城吧!”
    他们往前走着,那几个士兵又过来拦住,唐秀才强压着怒火,说道:“我们没有货物,不用交税的。”
    “不用?”士兵轻蔑道:“你能躲得过阎王爷,都躲不过交税,没货也要交人头税!你们五个人,外加一头牲口,一共是……”
    还没等他说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
    唐毅笑道:“军爷,我家主人是读书人,讲究个斯文体面,一点心意,您买包茶喝吧!”
    士兵捏了捏银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小子懂事,走,进城吧!”
    唐毅跳上了车辕,朱山抡起鞭子,快速过了城门。唐秀才越想越气,破口骂道:“他们算什么东西,不就是几个守门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吴天成摇头叹道:“他们有什么王法,银子就是王法。”
    “毅儿,你怎么不说话?就不想办法治治这帮家伙!”
    爹啊亲爹啊,我可不是哆啦A梦,有求必应。再说了,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通,除了给钱,还有啥办法。
    “我听过这么一个故事,曾经有位纵横疆场,杀敌无数的大将,一次他被个泼皮撞上了,挨了好几拳,他却没有还手,您老知道为啥?”
    唐慎眨眨眼睛,不解地问道:“莫非大将老了,打不动了?”
    “当然不是,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还手,他说我的功夫是用来杀敌报国,用来建功立业的,一颗敌人脑袋多少钱,我要是还手打了泼皮,岂不是他赚了!”
    吴天成率先笑了起来,伸出大拇指。
    “师父说的有理,杀鸡焉用牛刀啊!”
    唐秀才哼了一声:“狗屁,他那是往脸上贴金呢。”
    “贴不贴金不说,咱们该填填肚子了!”
    唐毅抬头,正好看到了街边有一家饭馆,门脸不大,却非常干净,小伙计肩头搭着手巾板,热情招呼客人。
    国人好吃,小小的饭店也分出好几个等级,最低等的就是挑着挑子走街串巷,卖面条馄饨一类的,有句话叫剃头挑子一头热,其实馄饨挑子也一样。稍微好一点在街边支个棚子,有桌有凳子,甚至有个小门房,朱掌柜的面馆就是这类型的。
    在往上就是眼前这家,干净整洁,物美价廉,招待的对象类似所谓的中产阶级。至于更高档的,有南北大菜,山珍海味的大饭馆,不是大富大贵的官宦人家,根本都去不起。当然了,还有一种更牛的,聘请有名的姑娘,吹拉弹唱,歌舞表演,客人食色兼得,那可是文人的最爱。
    显然对唐毅几个能吃饱吃好就不错了,走进了饭馆,找了一张靠窗户的座位,唐毅一口气点了十几道菜,多数都是大鱼大肉,什么红烧肉,白斩鸡,肉骨头,不多一会儿,摆满满的一桌子。
    唐秀才夹了第一筷子,唐毅夹了第二筷子,等于是打响了发令枪,朱家兄弟和吴天成就甩开了腮帮子,风卷残云之态,快速消灭一切能见到的东西。一寸见方的肥肉块,朱山一口气吞了三个,朱海抓着鸡腿啃得满嘴流油。吴天成更是有办法,拿筷子一抄,一盘子肉条就没了一半……
    我怎么带了三个吃货啊!唐毅简直欲哭无泪,好在这三位还算客气,给唐家爷俩留了一点,眼看着快吃完了,吴天成一招手,让伙计拿来几个馒头。
    他把馒头掰开,沾着盘子里的汤,一起吞了下去,朱家兄弟也有样学样,狼吞虎咽。
    “徒弟啊,咱有点出息行不,要是不够,我再点几道菜,别带坏孩子啊!”
    吴天成老脸通红,把最后一口馒头咽下去,打了一个饱嗝。委屈地说道:“师父,您那是没吃过苦好不,弟子当年去吃酒席的时候,两个袖口都有布条,吃一半倒在袖子里一半,装满了就系紧,带回家里,两个妹妹还等着呢!”
    “真有你的。”
    “多谢师父夸奖!”
    “我那是夸你啊!”唐毅彻底无语了,赶快喊过来伙计结账,省得丢人。
    “您给四钱银子就成。”
    价钱还公道,没像金大侠一顿吃了好几十两。唐毅一边掏银子,一边问道:“小二哥,我们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你看该找谁。”
    “看客爷的意思是想租个房子?”
    “嗯,要是价钱公道,买一个也成。”
    伙计眼珠乱转,陪笑道:“客爷,您还真问对人了,小的就认识牙行的洪老,他人好,大半辈子的积蓄都买房子置地了,手上的房子多,价钱公道,不管是租还是买,找他准没错。”
    唐毅继续问道:“要怎么找这个洪老呢?”
    “嘿嘿,客爷,按理说您吩咐下来,小的就该去跑腿,把洪老请来。可是店里的活儿多,抽不开身,您看……”小伙计一脸的为难,真好像有心无力,可是不停搓动的手指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唐毅轻笑一声,拿了块差不多五钱的银子,扔到了小伙计手里。
    “剩下的给了你!”
    “多谢客爷,小的这就去找人!”小伙计转身就不见了,速度之快,简直咋舌。
    吴天成以手掩面,苦兮兮说道:“师父,我好像明白为啥叫金太仓了,到哪都要钱说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