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22章 独占花魁
吴天成进入春芳楼之后,眼珠子就不够用了,至于朱山和朱海兄弟直接晃瞎了。
    唐毅扫了一圈,酒楼一共两层,一层散座,二层是雅间。今天都重新布置,散座被竹席隔开,也分成了一个个雅座,在门口挂着彩色绸缎,放着一盆盆的菊花,开的艳丽夺目。一楼的正面,搭起一座舞台,装饰的更加五光十色,想来就是表演的地方。
    “我的老天爷,怎么弄得跟蟠桃会似的!”吴天成夸张地叹道。
    “咳咳,别给我丢人啊!”
    唐毅对于这种文会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儿,该怎么办只能求助地看向老爹。唐慎刚考中秀才的时候,鲜衣怒马,倒是参加过不少,但是自从屡试不第,家道中落之后,他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万万没想到,竟然靠着儿子,他又能参加了,而且还是如此高大上的。唐慎脸上都乐开了花,看了看布置,唐慎指着靠门的雅间说道:“毅儿,咱们去那边。”
    唐毅没有多话,跟着老爹,迈步进去,只见迎面摆着一张八仙桌,上面放着不少吃的,有花生、瓜子、红枣、杏仁、桂花糕、绿豆糕、核桃酥等等,林林总总,不下十几种。
    “师父,能吃不?”吴天成贼兮兮问道,而朱山和朱海一个抓着三五块桂花糕,一个咬掉了大半个苹果。
    唐毅摊摊手,苦笑道:“摆在这就吃呗!”
    “就等这句话了。”三个没心没肺的直接扑上去了,看见什么好,就往嘴里塞,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和小仓鼠一个德行。
    倒是唐秀才四平八稳,品着茶水,望着天空,“毅儿,你知道爹为啥选最靠边的雅间不?”
    “还不是咱们身份最低,也没什么根基,只能在门边吃风。”
    唐秀才眯缝着眼睛,嘿嘿一笑:“臭小子,这回你只说对了一半。”
    “那剩下的一半呢?”
    “毅儿,这种文会虽然讲究身份,但是更讲究才华,刚刚你和那个姓万的对对联不落下风,就是实力的证明,其实咱们坐前面也没什么不妥的。”
    “那为什么不去?”吴天成用力咽下一口绿豆糕,急吼吼说道:“师父,前面的雅间都有侍女,你快看看,纱衣多薄,多好看,就跟仙女一样……”
    吴天成馋的都流口水了,一脸的花痴样。
    “我怎么就带了你们过来,素质,注意你的素质!”唐毅气得敲着桌子,吴天成连忙恋恋不舍,缩回了脑袋。
    “对了师父,你还没说原因呢?”
    唐毅想了想,笑道:“易经上说潜龙勿用,飞龙在天,不先蹲下身体,怎么跳的高。”
    “呵呵,不愧是我儿子,就是聪明!”唐秀才得意说道:“毅儿,你可别小看文会,魏老大人亲自驾临,来的都是江南有名的才子,他们认可了,要不了多久你的才名就会传播出去。”
    唐毅不以为然,“人怕出名猪怕壮,传出去有什么好的,走到哪里都被指指点点,好像耍猴的一样!”
    “暮气!”唐秀才不客气说道:“臭小子,你知道不,有了名气,就好比庙里的神胎有了灵性。名声大,最起码县试府试院试这三级能轻轻松松,混一个秀才的功名。”
    “哦!”唐毅如梦方醒,“您老是不是也这么混来的?”
    “找打!”唐秀才老脸一红,嗫嚅着说道:“你爹要是能扬名天下,也不至于混到这个地步,所以……”唐秀才顿时变得疾言厉色,恶狠狠说道:“你小子必须拿出所有的本事,一战成名,给咱们唐家露脸争光,给你以后的科举铺好路。”
    唐秀才说得高兴,却发现儿子目光早就偏离了,“臭小子,你……”
    “嘘!”
    唐毅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向外面指了指,唐秀才顺着手指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缓步走进来,他一身儒衫,文雅之中透着威严,身后还有两个高大的跟班。
    酒楼的东家钱胖子晃着肥肉,哈巴狗一样跑了过来。
    “小的见过老父母,给老父母请安。”说着就要跪下去,来人淡淡说道:“本官今天是私人身份前来,领略江南才子的风采,不必行礼了。”
    说完之后,也不理钱胖子,直接向着主位走去。
    “我的天啊!”吴天成都不知道第几次发出感叹了。“知府大人都来了,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也可能是霉气!”唐毅低着头,脑筋快速地转动,思前想后,他发现这场文会怕是不简单。
    魏良辅是致仕官员,他冒出来不稀奇,知州大人也跑来了,这就透着怪异,而且听魏良辅和万浩的谈话,他又是吏部尚书的侄子。
    那可是管着全天下官员的考核升迁,权柄之重,可以和内阁大学士分庭抗礼!
    唐毅脑袋都要炸开了,一个个都是大神,一脚踏进去,怎么有点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味道。
    尤其是魏良辅还许给自己一个要求,让自己打败万浩!
    娘的,不会是他们有矛盾,让小爷当砍人的刀吧?
    唐毅这家伙有个臭脾气,最讨厌被人利用,你是曲圣怎么样,小爷才不上当呢!
    “你们三个都吃饱了?”
    “饱是饱了,还能吃。”朱山仰着脸,不好意思笑道。
    唐毅点点头,一招手,把小伙计叫过来。
    “去,再给拿几盘点心,额不,直接装食盒里,装两盒过来。”
    小伙计眼珠子差点掉下来,抠抠耳朵,迟疑问道:“公子,您,您要带走啊?怕是不好吧?”
    唐毅冷笑道:“谁说我要带走的,小爷有个毛病,只要看到了一堆美食,就文思如泉涌,才华满天飞。我告诉你,老父母大人都来了,这么盛大的文会,总不想让大家说春芳楼招待不周吧?”
    “公子,我胆小,您可别吓唬我!”
    “还磨蹭什么,赶快去!”
    “是是是。”小伙计连滚带爬,一边跑还一边念叨着:“文人真他娘的怪,还要看着美食,什么毛病啊!”
    “成了,俗话说贼不走空,你们三个拿着食盒,咱们就开溜!”唐毅得意地说道。哪知道话音刚落,从窗外就伸出一只手,狠狠一拍他的肩头。
    “唐神童,你可不能走。”
    说话之间,一个白衣少年一片腿,从窗户跳了进来。唐毅急忙回头,吃惊地问道:“怎么是你?难道你是个贼?”
    “误会,遮人耳目,遮人耳目而已!”
    来人正是跟在魏良辅身后的那个少年,给自己喊加油的那位。这家伙跳进来,倒有个自来熟的架势,直接抓住了唐毅的胳膊,笑道:“上泉公就是厉害,他怕你没见过世面,怯场了,所以派我过来。”
    “怯场?我什么场合没见过,还会害怕?”唐毅不屑地说道。
    “你不怕,为什么要跑?”
    唐毅冷笑一声,“无他,不想当棋子而已!”
    白衣少年一愣,拍着唐毅肩头,哈哈哈大笑起来。
    “有性格,够聪明,我喜欢!”
    “你离我远点,本少爷可不喜欢男人。”唐毅充满鄙夷地说道。
    少年不以为意,笑道:“唐神童,你知道今天文会的压轴大戏吗?”
    “我是打酱油的。”
    少年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通俗地说法就是关我屁事!”
    “哈哈哈,果然是神童,就是不一般。”少年得意笑道:“我越来越相信你能打败万汝孟了。实话告诉你,秦淮最有名的歌女琉莹姑娘前些日子拜了魏老大人为师,学会了最新的水磨腔,你只要听过就知道什么是天籁之音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听过海豚音呢!”唐毅不屑地说道。
    白衣少年气得直翻白眼,怒道:“唐神童,琉莹姑娘许诺,给今天胜出的才子弹奏吟唱一夜,你,你总不能看着她落到万浩的手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