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31章 老师就是用来坑的
一驾马车在路上飞奔,离着老远看去,马蹄几乎不碰地面,就好像传说中的马踏飞燕一般。看着好看,可是坐在车里面的滋味可想而知,彭管家一阵阵头晕目眩,胃里不停反酸水,简直要了他半条老命。
    “我说这咋比做船还难受啊?”
    同样脸色惨白的吴天成抓着车板,咬牙说道:“忍着点吧,人家爹出了事,咱们这点罪算啥!”
    话刚说完,突然马车一顿,这两位都坐不住了,从前面直接滚到了后面,彭管家一头撞在了车上,吴天成倒是走运,正好撞在了彭管家的身上。
    “嘿嘿,我没事!”
    “我有事!”彭管家脸色铁青,脑袋挨了一下,胸口又被撞了,差点背过气,这两位两滚带爬,从马车上下来。
    “朱山,到底怎么回事?干嘛停车?”
    吴天成走到前面,一抬头正好看到路中间有两个皂隶拿着铁尺绳索挡在了中间。在他们背后还有一个探头缩脑的中年人。吴天成也认识他,正是那个方账房。
    其中年长的皂隶冷笑道:“朱大小子,没想到还敢回来,对了,还有吴账房,真是买一送一啊,把他们拿下!”
    皂隶挥着铁尺就往上冲,朱山眼睛都红了,攥着拳头就要拼命,吴天成也吓得脸色苍白,自从看到了方账房,他就感到了事情不妙。八成是给雷七算账,惹来了麻烦。竟然官府的人都冒出来,这不要命吗,赶快逃跑吧!
    对官府的恐惧几乎刻在了小人物的骨髓里,吴天成就准备逃跑。哪知道一个令他喷血场景出现了。
    被撞得很挫的彭管家晃晃悠悠走过来,伸出大巴掌,抡圆了就打过去,左右开弓,一口气打了十几个。嘴里还不依不饶地痛骂:“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王家的马车也敢拦,你们真是活腻歪了!”
    彭管家越说越气,拳打脚踢,到了最后,更是怒喝道:“跪在地上,自己打自己!”
    被打得很凄惨的皂隶竟然乖乖跪在了地上,年轻的还有些犹豫,年老的却乖得像是哈巴狗。
    一边抽自己的嘴巴,一边哭求道:“彭管家饶命,管家大人饶命啊,小的有眼无珠,小的该死……”
    多少年之后,吴天成掌管了东南半壁的钱袋子,回忆起这一幕还记忆犹新,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权势。就是那些看似牛气冲天的家伙,见了你都要乖乖跪下!
    “彭管家,别浪费时间了,救人要紧!”吴天成说道。
    “哼,便宜你们了!”
    重新上了马车,三个人继续向前,前面是一座石桥,过去就是刘河堡。朱山正赶车往前,突然看到石桥下面探出一个脑袋,正在偷偷看着他们。
    “那是……爹!”
    朱山都顾不得赶马车,从上面跳下,跑到了石桥前面,淌着冰凉的河水扑了上去。
    “爹,爹,你怎么在这?”
    朱掌柜的看到儿子,老泪再也止不住了。
    “儿啊,爹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吴天成也凑了过来,帮着朱山,把朱掌柜的抱了出来。秋天的河水已经很凉了,朱掌柜的又待的时间太久,两条腿都抽筋了,疼得龇牙咧嘴。可他并不在乎自己,而是焦急说道:“大山子,你娘呢,她跑出去没有?”
    “出去了,她都见到小相公了。”
    “哎呀,还是她有本事,我他娘的就是废物!”朱掌柜的放下了心,却越发惭愧,加上又冷又饿,竟然不停哆嗦。
    吴天成急忙说道:“朱老哥,不用怕,一切都有我师父呢,咱们赶快回太仓吧!”
    朱掌柜的脸色一变,颤抖地问道:“路上有鹰爪孙,能行吗?”
    所谓鹰爪孙就是老百姓骂官府差官的话,说他们是甘当鹰犬爪牙的三孙子……
    没等吴天成说话,彭管家拍着胸脯说道:“给他们一百个狗胆,敢拦着我们王家的车,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彭管家还真不是吹牛,马车一路平平安安,什么麻烦都没有遇到。到了唐家,朱掌柜的和媳妇见面,抱头痛哭,讲述了以往经过。
    自从三天之前,就有人在他们家周围来回晃,还打听有没有个很会算数的小娃娃。朱家夫妻就有些警觉,朱掌柜的想着先把订货送给天妃宫,然后就去太仓,看看两个儿子,再把情况告诉唐毅。
    哪知道当天晚上大火突然从竹楼烧起来,很快蔓延到了朱家的院子,内掌柜的急忙往外跑,哪知道路上竟然有人巡逻,阻挡前来救火的人。内掌柜的顿觉不妙,她没敢走前后门,而是从侧面跳墙,连蹿了两条胡同,最后才跑出了刘河堡。
    到了外面之后,内掌柜的知道不妙,从小路直接跑向了太仓,走了整整一夜,连鞋都跑丢了,才赶到太仓。可她不知道唐毅住在哪,身上又没钱,饿得几乎昏倒。实在是忍不住,偷了两个馒头,还没等吃,狗就追着狂咬。
    她一路跑,说来也巧,正好赶上朱山和朱海跑出来看门,两个小子立刻赶走了恶犬,把老娘接了进来。
    “唉,还是你机灵啊!”朱掌柜的也说起了他的经历。
    给天妃宫送货之后,又帮着搬东西没来得及回家。刚刚在客房休息,虚辰就慌张张跑进来,说有官府的人要抓他。朱掌柜的不明所以,急忙从后门跑了。他往家里跑,结果离着老远就看到了火光,大路上又有人盯着,吓得他躲在桥下,幸亏吴天成他们赶到的及时,不然冻也冻死他了。
    这两口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着。
    吴天成悄悄一拉唐毅,附在耳边,说了路上遇到官差和方账房的事情。唐毅听完,又结合着两口子的话,他基本确定,多半就是给雷七算账的事情。
    唐毅一脸苦笑,说道:“爹,您老猜对了,还真出事了!”
    唐秀才脸色铁青,怒道:“不就是帮着算点账,何至于纵火杀人,还伤及无辜!简直无法无天了,毅儿,不用怕,咱们立刻击鼓鸣冤,我看知州陈大人是个清官,他肯定会给咱们做主的。”
    “唐爷说得对!”女掌柜的怒道:“奴家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我,我和他们拼了!”
    “别忙!”
    唐毅赶快制止了大家疯狂的念头。
    “能查到我的头上,多半雷七已经倒霉,对了,这些天太仓有什么大事没有?”唐毅这么一问,大家都傻眼了,先是安家,接着找事情,谁顾得上别的啊。
    倒是王世懋眉头紧皱,说道:“表弟,我倒是听说一个案子,就在三天前,有个姓雷的商人杀了他的妻子,闹到了知州衙门,听说当堂就判了秋后问斩。”
    “啊,这么快?”唐毅失声惊呼,简直不敢置信。
    “哎,那个女子是判官胡彬的侄女,死得也凄惨,直接就给定了罪。”王世懋不解地问道:“表弟,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唐毅苦笑一声:“那个姓雷的怀疑挣的钱被妻子黑了,找过我清查账目,结果查出了五千多两的亏空。没想到他竟然会杀了妻子,只是叛他秋后问斩,真是天大的冤枉,那样的妻子只怕谁都会动手!”
    “你还会算账?”王世懋突然瞪大了眼睛,抓着唐毅的肩头,怒吼道:“表弟啊,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王世懋表情夸张,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傻啊,还是傻啊!
    “表哥,我摊上麻烦了!”
    王世懋挠了挠头,苦笑道:“要不你躲在我家算了,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
    “不!”唐毅摇摇头,笃定说道:“表哥,据我判断,这个案子绝不寻常,要不然怎么会对一个算账的赶尽杀绝,其中一定有冤情。弄不好这把火会烧到我的身上,所以这个案子我必须管!”
    “管?你要怎么管?官府已经定案的事情,我可帮不上什么忙!”
    “呵呵,用不着你,只要你带着我去见魏良辅魏老大人就行了。”
    “啊,魏老大人,他可说过,除了昆腔,不要拿俗务干扰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
    唐毅嘿嘿一笑:“管他呢,他可是答应收下我的,没听说过,老师就是用来坑的!”
    这年头都讲究尊师重道,听到唐毅大逆不道的话,王世懋几乎昏倒,谁还敢给你当老师啊!倒是吴天成用力点头,说道:“师父放心,弟子记住您的教诲了!”
    ————————————————
    又到新的一周了,小的好想冲榜啊,大家赏赐一点票票和收藏吧!小唐就要大杀四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