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63章 三十六计拖为上
“陈大人,您出自名门,又是翰林出身,屈居太仓知州,实在是大材小用,连小人都替您抱屈。”
    “哼。”陈梦鹤沉着脸,心头掀起了滔天大浪。一边是良知,一边是利益,究竟该怎么选择,实在是折磨人!
    沈良微微一笑,继续加码蛊惑道:“小人虽然只用十石粮食买一亩田,但是卖田的百姓也不会吃亏。”
    “当真?”
    “那是自然,小人要增加作坊,要增加织工,就会雇佣这些人。而且等陛下的圣寿过去,丝绸需要少了,多赚了钱,再去补偿他们。小人也是江南人士,不到万不得已,怎么会坑害自己的乡亲,难道小人愿意被人戳脊梁骨?”
    “也有道理。”这几句话真的说动了陈梦鹤,如果百姓能得到补偿,损失一点眼前的利益也未尝不可,总之大局为重!
    “沈先生,今天是小年,正所谓事缓则圆,能不能等过了年……”
    “不可。”沈良急忙说道:“陈大人,一旦过了年,百姓们就开始整地育秧,那时候再去征地,麻烦会更多,小人以为必须年前就着手。”
    唐秀才本能感到不妥,问道:“一定要这么急?”
    “唉,小人也不想着急,可是宫里面着急,过了年就是嘉靖三十一年,三十年许下的赏赐,到了三十一年还不发下去,让陛下知道了,该多生气啊!”
    陈梦鹤眉头紧锁,他已经被说服了大半,只是还有些犹豫,推说道:“沈先生,你的意思本官都明白了,两天之内,我给你答复!”
    沈良意味深长一笑,点头说道:“那小人就静候佳音。”
    说完之后,沈良转身告辞,只剩下了陈梦鹤和唐秀才两个人对坐着,唐秀才低头,一口一口地喝茶,不发一言。
    陈梦鹤沉默了半晌,问道:“唐先生,你怎么看?”
    “东翁,无论如何,用十石粮食半价收购田地,还在年关将至的时候,好说不好听啊,百姓们会怎么想?”
    陈梦鹤脸上显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他长叹一口气。
    “我何尝不知,可此事牵连到宫里,牵连到师相,又能如何?唐先生,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这些地方官就是个媳妇,上面有公婆,下面有子女。到了万不可以的时候,宁可委屈了孩子,也不能委屈君父,况且沈良也说了,他会给百姓补偿。咱们多派些人手,下去和百姓好好讲讲道理,我相信百姓们会体谅朝廷的难处?”
    “那要是百姓不体谅呢?”唐秀才忧心忡忡问道,陈梦鹤顿时一阵语塞,此事的确违背他做官做人的信条,屋子里又沉默了下来。
    陈梦鹤仰望着天棚,长叹一口气。
    “凡事没有两全其美的,若是能帮上师相,能让严党倒台,不知道要少死多少忠良,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能少被祸害,这才是真正的大局!”陈梦鹤仿佛在说服唐慎,实则却是给自己听的。
    “唐先生,若真是有百姓受害,大不了我陈子羽辞官不做就是!”
    说来说去,还是要牺牲百姓,唐秀才忍不住长叹。他本来就没心思当什么师爷,不过想帮着儿子争取一个好的环境而已,要是让自己去逼着百姓交出田地,违背良心,那是会给子孙招来祸端的!
    大不了师爷不做了……等等,我怎么把那小子给忘了!
    唐秀才恨不得抽两个嘴巴子,急忙说道:“东翁,犬子也来了,是不是……”
    “唐贤侄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啊!快把他带过来。”
    “不必了,晚生拜见大人。”唐毅从侧门走进来,先给陈梦鹤见礼,然后冲着老爹点头,笑道:“请大人原谅小子冒失,您要是听了沈良的话,保证大祸临头!”
    “什么?贤侄你可有依据?”
    “大人,刚刚我一直再盘算着,沈良他根本就是在模糊问题,东拉西扯,浑水摸鱼。”
    “有这么严重?”陈梦鹤吃惊问道。
    “比这个还严重!”
    唐毅郑重说道:“大人,容晚生请教三个问题。”
    “讲。”
    “第一,徐阁老真的会立刻取代严阁老吗?第二,就算满足了宫里的胃口,功劳一定会落在您和徐阁老的头上吗?第三,沈良征田的方法真的可行吗?会不会给您带来塌天大祸!”
    唐毅这三个问题问的直指要害,沈良的那一套忽悠,核心就是徐阁老要压过严阁老,让他纺织丝绸,就是压垮严阁老的最后稻草,老百姓虽然会受损失,但是会有补偿,加上巨大的利益诱惑,值得铤而走险。
    可是仔细推敲起来,似是而非,一个都不成立。
    唐毅冷笑道:“若是晚生没有记错,徐阁老前面还有个李阁老,内阁是论资排辈的地方,徐阁老能越过次辅,直接坐上首辅的位置?严嵩入阁十年,党羽众多,光是一个吏部尚书的变换就能证明严嵩要倒台,也未免太乐观了吧?再有,丝绸织出来,功劳先是织造局的,然后是苏松巡抚,苏州知府,如果没记错,这些都是严党的人,怎么算都是严阁老得利更多,可一旦出了问题,都要落到老父母的身上。”
    陈梦鹤听着唐毅的分析,渐渐地冷静下来,没有那么冲动。
    “贤侄,你说的有理,沈良的方法虽然不算好,却也考虑周密,不会出大问题吧?”
    唐毅苦笑着摇摇头,“大人,他的方法在晚生看来是漏洞百出,狗屎一泡!”
    “毅儿,说话可要有根据啊!”唐秀才低声提醒道。
    “太仓是稻麦两熟,夏季种水稻,秋季种小麦,等到来年收获,如今小麦都在田里过冬,要是改种桑苗,这些小麦要不要补偿?沈良所谓的十石一亩田,如果扣除一季小麦,再扣除桑苗费用,老百姓实际所得不过七石,还不算小吏从中盘剥,试问如此低廉的价格,和抢劫有什么区别?百姓们还能过得去这个年吗?”
    陈梦鹤听着,鬓角已经冒了汗,唐毅还不肯罢休,继续无情地说道:“大人,您忘了吗,沈良可是要从常平仓借粮,姑且不论常平仓的存粮够不够二十万石,也不管他能不能按时偿还。拿朝廷的粮,帮着商人欺压百姓,士农工商,乾坤颠倒,御史言官会不管?还有,常平仓是用来调节粮价的,如果两万亩田改种桑苗,常平仓又被借空了,会有什么后果?”
    还能有什么后果,傻瓜都知道,肯定会粮价暴涨,到时候影响的不只是征地百姓,就连太仓的市民也会受到冲击。民怨沸腾之下,他陈梦鹤的仕途就算到头了!
    唐毅这番话彻底点醒了陈梦鹤,危险还不只唐毅所说,一旦失地百姓没了活路,多半就会下海做倭寇,官逼民反,陈梦鹤心里就拔凉拔凉的,说是塌天大祸一点不夸张。
    想到这里,陈梦鹤竟然站起身,向唐毅施礼。‘
    “贤侄,你救了我啊!”
    唐毅连忙回礼,“老父母太客气了,您早晚也能想到的。”
    “唉,不说了,我这就把沈良叫过来,一口回绝了他!”陈梦鹤怒气冲冲说道,心说敢给我挖坑,要不是看在你背后有织造局,本官能宰了你!
    “慢。”
    唐毅又拦住了陈梦鹤,陈梦鹤一脸不解,怒道:“贤侄,沈良如此包藏祸心,还有什么商量!”
    “大人,沈良或许只想完成织造局的任务,又不愿意赔本,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您要是直接回绝了他,就等于得罪了织造局,得罪了内廷,怕是不妥啊!”
    这时候唐秀才脸色沉了下来,他早就感到不妥,只是没有儿子看得这么明白。既然沈良用心险恶,还顾忌什么!
    “毅儿,莫非你想纵容恶人行凶吗?”
    “孩儿可不敢。”唐毅笑道:“此事毕竟牵扯到宫里,处理不好后果严重,不能硬碰硬,最好是拖。”
    “拖?”
    “对。”唐毅笑道:“大人立刻修书一封,连夜给徐阁老送去,等待阁老示下,您万不能擅作决定。”
    听起来“拖”不够干脆,也不够爽利,但是却是眼下最稳妥的办法,记住,官场从来都不是意气用事的地方!
    陈梦鹤欣然点头,却又犹豫起来。
    “贤侄,一来一往怕是要一个月的时间,该怎么拖延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