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三章 拜师学徒
从这以后,宋奇就在凌玉村住了下来。这儿名虽叫做村,其实只住了凌雪一家。
    在这里,宋奇开始了他在古代的日程:上午--陪凌雪读书,下午—看凌雪习武,中间空余时间---两人一起种种菜,捕捕鱼,打打猎。
    凌雪主要读女四书女五经,宋奇则翻看孙子兵法和道德经。凌雪这孩子读书不太认真,一会儿翻翻这本书,一会儿翻翻那本书,没有一本书能够静下来读半小时的。
    到了练武时,凌雪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生龙活虎,活蹦乱跳。先打拳,再练剑,然后射箭,一招一式,一丝不苟,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先是蹲马步。凌雪在一个地方可以蹲上半个时辰,岿然不动,仿佛她的双腿下面有什么东西托着似的。
    然后是跳梅花桩,在一根根木头上面跳来跳去,有时还翻着跟斗跳,让宋奇为她捏了一把汗。
    然后是打拳,起手摆一个花架子,接着左手出拳,右手出掌,然后左脚前踢,右脚横扫,开始还能看得出一招一式,打到后来,越来越快,最后,眼中只见到她的影子晃来晃去,耳边只闻到拳脚呼呼的响声。
    凌雪习武时,宋奇则在一边静静观看。对他来说,负手观看凌雪打拳也是一种享受。
    “雪儿,你这些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宋奇一边把毛巾递给凌雪,一边笑着问道。
    “是我爹教的!”凌雪擦了擦脸上汗珠,笑回道。
    “你爹教的?我怎么没看到你爹练过功。”宋奇语气中似有疑惑不解之意。
    凌雪睫毛一跳,莞尔一笑,抬手指着屋后面的黄龙岭道:“我爹都是在黄龙顶上练功的。”
    “哦!原来如此!”宋奇抬眼望着耸然矗立的黄龙岭。一般在山顶上练功的人,一定是绝顶高手。他不禁对凌老爹肃然起敬起来。
    凌雪伸手拍了拍宋奇的背,笑问道:“宋大哥想学武吗?”
    宋奇摊摊手,遗憾地笑道:“想倒是想,不过我现在这个年纪,还能学武吗?”
    凌雪不以为然,正色说道:“有什么不能的?只要你愿学,什么时候都不晚。”
    “真的?”宋奇问道。
    “当然是真的。”凌雪眼睛注视着宋奇,一字一顿道,“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让我爹教你?”
    “真的?”宋奇眼睛一亮。
    按照凌雪所说,现在是乱国时代,所有的乱世都是一样,重武轻文蔑商,无权无勇的人分分钟都有可能被人打死。如果真能掌握一身武功,那倒是一件大好之事。
    次日一早。凌家院中。
    “宋兄弟,你想习武?”凌鹤来身穿一袭青布长袍,坐于椅子上,语气平和问道。
    凌雪身穿紫色长裙,侍立于椅子后面,向宋奇抿嘴微笑。
    宋奇站在凌老爹三步远处,毕恭毕敬回道:“是的。”
    “你习武的目的是什么?”凌鹤来依然不动声色问道。
    习武还要目的?宋奇一愣,低头想了想,缓缓说道:“主意是防身健体。”一时间他也想不到别的目的。
    凌鹤来继续问道:“学武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少则三年,多则十年。你能坚持吗?”
    宋奇想了想,轻轻吐出一个字:“能。”反正现在他也没有家,凌玉村就是他的新家。像这样无所事事地呆在这里,他也呆不下去。如果有一个学武的名义,他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住下去。
    凌鹤来手抚颌下胡须,道:“武术有外功,内功,轻功,剑法,枪法,射击等几种。你到底适合练习哪一种,现在也不得而知,需要进行一次测试。”
    “还需要测试?”宋奇疑惑地看着凌鹤来。
    凌鹤来颔首道:“如果不知适合什么,胡乱练习,事倍功半,十年不成。如果有的放矢,则事半功倍,三年而成。”
    宋奇肃然问道:“请问师父,需要测试哪些项目?”
    “你先别急着叫师父,等你通过了测试才能收你为徒。”凌鹤来摆手制止道,“需要测试六项,举重以测试力气,跑步以测试速度,爬树以测试灵巧度,向后弯腰取物以测试柔软度,蒙眼找物以测试感知力,头顶苹果做箭靶以测试胆量。”
    宋奇听了,吐了吐舌头,不禁有些气短。他瞥了一眼凌老爹身后的凌雪,只见后者正抿着嘴向他点头,一只手暗中挑起了大拇指,示意他答应。
    宋奇连忙答应道:“好的。请老爹开始测试。”
    接下来半天进行了一连串的测试。
    在测试时,宋奇向凌雪摇头叹气道:“雪儿,我说过我不适合学武。这些测试恐怕我一项都通不过。”
    凌雪拍拍宋奇的肩膀,一个劲地鼓励道:“宋大哥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测试结果出来了,力气三分,速度五分,灵巧度四分,柔软度一分,感知力六分,胆量六分。
    看来是没有通过测试。。。
    凌雪见宋奇垂头丧气的样子,悄悄安慰道:“没关系,就算你通不过,我也会叫我爹教你的。”
    宋奇听了,向凌雪投去感激的一瞥,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重新回到院子当中。
    凌鹤来手捋胡须,淡淡说道:“宋兄弟,根据测试结果,你目前筋老骨硬力气小,恐怕不大适宜习武。”
    宋奇默然点头,其实早已料到这个结果,并不感到失望。所以听了凌老爹的高知,能够坦然接受。
    凌雪用手揉捏着凌老爹的肩膀,撒娇道:“爹,宋大哥的速度,感知力和胆量还是不错的。你说是不是?”
    凌鹤来扭头瞪了女儿一眼,见女儿撒娇的模样,实在不好逆了她的意,便微微点了点头,“恩。”回头向宋奇道:“这几项成绩勉强还可以,虽然不太适合习武,如果练习射击,倒是可以的。”
    宋奇眼睛一亮,“我适合射击?”
    “是的。”凌鹤来颔首微笑道:“射击一技以长制短,能制敌于百步之外。如果能把射击练好了,其好处远胜其它五门武术。不但足以防身健体,也能建功立业。古有后羿射日,中有箭神养由基,近有薛仁贵三箭定天山。”
    宋奇心中大喜:“这么说,老爹愿意教我射击之技了?”
    “当然愿意!”凌雪抢先答道,又向宋奇做了个鬼脸,“还不快改口叫师父?”
    宋奇一愣,他看了一眼凌老爹,见后者正向他颔首微笑,连忙双膝一弯,跪倒在地,恭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然后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
    凌鹤来哈哈大笑,连忙伸手虚扶一下,道:“快快请起!”
    凌雪移步过来,双手扶起宋奇,嫣然一笑,欢呼道:“看来我又多了一个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