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六章 奇玉初会
一日黎明,天刚蒙蒙亮,宋奇起了个早,便出了院子,登了龙尾山,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面朝大海,极目远眺。
    晨曦中的大海昏暗而平静。远处,天空象一个巨大蛋壳,渐渐泛红,太阳则如蛋黄,渐渐地浮出海面,在离开海面的一瞬间若用力的一弹,弹起在空中,照射着海面泛着金光,随波荡漾。
    宋奇一动不动地静坐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远方海天相接处,头脑中一片空白。。。
    凌雪站在旁边,海风吹起她的头发,在空中轻舞飞扬。
    “你又想家了吗?”凌雪拍拍宋奇的肩膀,说道:“我爹曾提起过,再过几个月,梦岛的明朱公有船去梁国做生意,到时候你就跟了他的船回家去看看。从海上过去又快又安全,岂不是更好。”
    宋奇听了这话,眼眸中漾起一种莫名的兴奋,回视着凌雪问道:“明朱公是谁?”
    “一个大富翁,富可敌国,其财富之厚,可以说当今天下无人能及。”凌雪说着,抬手向远处指去,“他就住在那个梦岛。”
    宋奇觉得不可思议,脱口而出:“这么厉害!”他说着,顺着凌雪所指的方位向远处的海面望去,远处的海面,蓝蓝的一片,直到海天相接,什么也没看到。
    “是的!”凌雪肯定地说道,回手指着烟云氤氲的黄龙顶说,“天晴时在那山顶上可以看的到。”
    “哦!”宋奇回应了一声。
    凌雪又徐徐说道,“听说他有一本天书,他就是靠天书的指引发家致富的!”
    “天书?”宋奇闻言一怔,定定的望着凌雪,“真的有天书?那实在太神奇了!”
    凌雪眉毛一挑,眼眸漾起一丝笑意,随意转动着手中的树枝,道:“大家都这么传说,但是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天书。明朱公本人从来不承认有什么天书。”
    “是的,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天书!”宋奇点了点头。
    凌雪抬头凝视着远处的海面,喟然叹道:“可是别人坚持认为他是有天书的,只是深藏不露而已,否则他的生意何以能够百战百胜?为了这本若有若无的天书,明朱公多次遭到暗算劫杀,险些丧命。为此他不得不雇佣大量的护卫家丁,以策安全!饶是如此,依然不能阻止那些豺狼贼子的觊觎之心。”
    宋奇边听边说:“凡极富极贵之人必成众矢之的。这是典型的嫉富红眼病,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这时太阳已经升高三丈。忽见远处一帆扁舟,随波飘来,在波浪里时隐时现,越飘越近。凌雪手搭凉棚观望,凝目望了半晌,笑对宋奇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说着,如飞跑进屋,然后拉着凌老爹一道出来,喊上宋奇一起到海滩上迎接客人。
    宋奇不知所以,只得跟随而去。三人健步如飞下到海滩上,这时海上那船已经驶近了。
    到近处才发现,这艘船其实不小,可容二十人乘坐。那船头上立着一白衣老者和一红裙少女,船舱中和船尾还有数人,或坐或立。
    “明朱公,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凌老爹向老者招了招手,高声遥呼道。
    “哈哈,是海上的闲风!”那老者站在船头上向凌老爹招手,呵呵笑道。
    “凌叔叔好!”那红裙女子也笑吟吟打招呼,声音如黄莺啼啭,悦耳动听。
    说话间船已靠岸,摇橹的水手搭上跳板,老者搀着女子的手,二人一前一后上了岸。后面随从们也先后下了船,皆是青衣小帽装束,数一数有八个,挑箩担框,似有不少行李物件。
    在他们互相寒暄的时候,宋奇朝他们仔细观瞧。见老者年纪在六十左右,花白胡须,面若童颜,观之可亲。怎么看也不像富可敌国之人,最多像个邻家阿翁。
    那少女年龄不过十七八岁,生得仪容秀雅,骨肉停匀,长发披肩,飘若仙子,见之忘俗。见到红裙少女第一眼,宋奇便有些心猿意马,心旌摇荡。并非仅仅因为眼前这少女的美貌,而是因为,她无论是长相和身材都和宋奇的女友夏菲一模一样,只是发型和衣着迥异,口音也略有不同。
    宋奇疑云丛生,凝眉沉思:“莫非菲儿也穿越了过来?不会这么巧吧?”
    这红裙少女携着凌雪的手,又在她腮帮子上捏了一把,含笑说:“几个月不见,雪儿出落得愈益漂亮了!”
    凌雪脸上起了红晕,眼睛飞速瞟了一眼宋奇,笑道:“明玉姐才是越来越美丽,象个仙子!”
    这时那叫明玉姐的女子发现了凌雪身后的宋奇,向他瞟来一眼,四目恰恰相对,宋奇脸一红,连忙移开视线,心里突突乱跳,脸上也灼灼发烧。
    明玉姐向宋奇投来好奇的目光,在宋奇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只见他身穿月白布衣,面如满月,俊眉星目,风度翩翩,一头短发,在长发人群中特别扎眼。
    明朱公亦注意到宋奇的存在,不无疑惑地向凌老爹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宋奇,梁国人氏。”凌老爹连忙上来两步,拉了宋奇过去,笑着介绍,又指着明朱公父女向宋奇说:“这位是明朱公,这位是明朱公的女儿明朱玉。”
    宋奇定了定神,连忙鞠躬施礼一一拜见。此时他对古礼还不甚熟悉,加上他的发型怪异,惹得大家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二十天前,我和雪儿在海边打鱼时发现他躺在沙滩上人事不省,便把他抬回了家。”凌老爹向大家简明扼要地说了说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怎样救了宋奇的,然后顾视宋奇道:“至于他是怎么从梁国漂流到此地的,我也说不清楚。奇儿,还是你自己讲吧。”
    “奇儿?”明朱公的眼神中满是诧异。
    凌雪含笑向明朱公解释道:“我爹已经收宋大哥为徒了。”
    “这么说,你又多了一位师兄了!”明朱玉瞟了一眼凌雪,笑道。
    “那天我偶尔在海边游玩,骤然刮起了一阵飓风,一不小心便被风刮下悬崖,掉落海中。”宋奇想了想,娓娓说道,“后来人事不省,不知怎么就漂落到了此处。感谢师父救了我一命,否则我早就葬身大海之中了。”
    明朱公听了叹息一声,点头不语。顿时大家心情都有些沉重。
    明朱玉听得很出神,听完后,双眸中漾起一抹晶莹湿润的泪花,不过没有掉下来。她轻轻转动明眸,凝目望着宋奇,又似信非信地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吗?”
    宋奇被问得一怔,随后便用力的点了下头。不这么说,他又能怎么说。如果实话实说,她们岂能相信?
    大家半晌不语,凌雪见状,先转悲为喜道:“明玉姐难得来一趟,大家还是赶紧进屋里坐吧。”
    “对对对!”凌老爹连声说道,“还是雪儿说得对,咱们进屋慢慢聊。”
    大家于是说笑着逶迤上了坡,进了屋,就桌而坐,酒食是现成的,是明朱公的随从挑来的。明朱公和凌老爹坐了上座,宋奇东向,明朱玉西向,凌雪打横而坐,随从们则在外面另桌而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宋奇端起酒杯分别敬了明朱公和凌老爹一杯。第三杯酒他犹豫了一下,不知是该先敬明朱玉,还是先敬凌雪。这时只见明朱玉先举起酒杯,眼含微笑,说道:“刚才听了宋大哥的坎坷经历,小妹甚是难过,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毕,举起酒杯与宋奇对碰了一下,便泯了一小口,脸颊微红。
    “借你吉言!”宋奇眉毛一扬,端起酒杯一仰而尽。
    凌老爹和明朱公也对碰了一杯,饮尽后把杯子一照,笑对明朱公道:“明朱公,不知你何时有船去梁国,奇儿甚是想家,到时候可顺便搭他回家看视一趟?”
    “小事一桩!大概还有五六个月,货准备好了就走。”明朱公说完,也干了一杯。
    “怎么样,我没哄你吧?这五个月可以安心住下来,一心一意练功了吧。”凌雪向宋奇盈盈一笑,也举杯与宋奇碰了下,然后送到嘴边,轻轻泯了一口,脸上顿时漾起了红晕。
    明朱玉秋波微转,睨了一眼凌雪,微微一笑道:“五六个月不长,很快就过去了!无聊时可来我们岛上玩玩。”
    “好呀好呀,我也好久没去岛上玩了。岛上比这里可好玩多了!”凌雪喜之不尽,拍手笑道。
    “鹤来,再过半个月就是端午节,到时岛上会举办龙舟会,届时你务请光临,大家共赏盛会,一同乐和乐和。”临走时,明朱公向凌老爹下了邀请。
    “行!到时候我们一定来。”凌老爹爽快地应承了下来。。。
    饭后,不知是出于显摆还是其它原因,凌雪带明朱玉去后院射箭场,让她见识见识宋奇所制作的连弩。
    明朱玉端着纯钨钢打造的连弩,仔细端详了一会,见此弩黑里透亮,弩盒装着十支箭。她不由得啧啧称叹,侧头向凌雪问道:“这家伙还是第一次见。是连弩?”
    “对对!”凌雪道。
    “以前怎么没听说你家有连弩?”明朱玉不禁有些诧异道。
    “这是宋大哥造的!”凌雪向旁边的宋奇努了努嘴道。
    明朱玉美眸轻转,郑重地看了宋奇一眼,问道:“真的?”
    宋奇默然点了点头。
    “当然是真的!是我们一起打造的!当然我只是做做下手!”凌雪拍了拍胸脯,不无骄傲地说道。
    “连弩失传了上千年,没想到宋大哥竟然能造出来!实在厉害!”明朱玉赞叹了一声,冲宋奇嫣然一笑,然后端起连弩向百步之外的箭靶瞄了一瞄,随后连扣几下扳机,啪啪几声响起,三支箭先后向靶子欢飞而起。噗噗几声,箭箭中靶!
    “好!太准了!”宋奇禁不住鼓掌叫好。
    射完几支箭,手里端着乌黑的连弩,明朱玉又朝短发乍眼的宋奇看了几眼,不知怎的,她的心里升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