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十六章 生死激战
凌老爹接过茶,低头啜饮了两口,缓缓抬起头来,双眸中不由得漾起一丝水气,大口喘了两口气,准备继续讲他是躲在哪里避过万千箭羽的攒射,如何逃出御林军那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又是如何被数百追兵千里追赶,以及如何安全回到黄龙岭的。。。
    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人喊马嘶的声音,打破了这海边小山村的宁静。
    显然凌老爹也听到了。他愤然道:“看来他们已经追到这里来了!你们找机会快走!”
    凌雪拉住她爹的手,泪眼楚楚地道:“爹,我们一起走!”
    “师父,我们一起走,我背你一起走!”宋奇亦含泪劝道。
    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凌老爹只能点头答应。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走,这两个人是不会走的。虽然他知道自己大限即将来临,跟着他们只能成为累赘。
    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匆忙收拾东西,主要是防身武器,如连弩,弓箭,宝剑,外加简单的行李。宋奇和凌雪一左一右搀着身体极度虚弱的凌老爹从房间里来到院子里,凌老爹右手提着宝剑,左边的袖子空荡荡的。
    一队人马已经逼近了他们的院外,在外面乱呼乱嚷道:“你们走不了啦!快束手就擒吧!”宋奇往外面一望,见来的队伍人数约有三百人之多,全部是青盔青甲,手执刀抢,张弓搭箭,当中一员将军手执大砍刀,坐下乌骓马,威风凛凛。
    宋奇倒吸一口冷气,暗自害怕道:“敌人如此之多,我方又没有昨天的那种地形优势,如何抵敌?”
    只见凌老爹指着外面的队伍,大声责问道。“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千里追杀我!”
    只见那个将军气焰嚣张,戟手叱责道:"我乃是太子东宫禁卫军都指挥副使乙横,你这个暴徒残忍地刺杀了皇上,天人共愤,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们要抓了你去交给太子殿下!"
    凌老爹听了他这么一说,心想:“如此说来陈留王并没有登基成功?”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考虑陈留王登不登基的事情,眼前最重要的是让凌雪和宋奇活着出去,至于他自己是否能活着出去,他根本没有考虑过。
    “我可以跟你走!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凌老爹顾视乙横道。
    “什么条件?”乙横问。
    凌老爹手指凌雪和宋奇,道:“让我女儿他们两个走!他们是无辜的!”
    乙横听了,狞笑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谈条件吗?你犯下了滔天大罪,罪在不赦,九族同罪!‘让我女儿他们两个走!’哈哈,你做梦吧!”
    “那你想怎样?”凌老爹怒视乙横道。
    乙横回顾手下兵丁,命:“全部抓走!”
    凌老爹好像突然来了力气,一下把宋奇和凌雪推开,说道:“冲出去!记住,一有机会就冲到龙尾山下,驾船离开!”
    凌雪弯弓搭箭朝外面放了一支,愤然道:“我跟他们拼啦!!”
    宋奇也端起了连弩,放了几支。乙横见他们想往外面冲,便把手一挥,下令道:“放箭!”顿时,数十支箭像雨一样向他们飞来。凌老爹用手中的剑拔打空中的箭,护着他们进了屋子。
    虽然进到屋里,箭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跟了进来,透过门口,窗户,屋顶,射在墙壁上,地上,桌子上。凌雪倚在门口往外对射,宋奇则躲在窗户后往外发射弩箭,凌老爹则隐身于门背后。
    凌雪射倒了五个士兵,宋奇射中了六个,然而这并不能打退敌人的进攻,相反,敌人的进攻更加猛烈!
    “你们几个放箭掩护,你们几个从门口冲进去,你们几个从屋后杀进去。”他们站在屋里,清晰地听到乙横在指挥士兵分头进攻。
    这时,凌老爹望着两人,凄然下泪道:“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们!”他很内疚,不断地自责,刺杀陈广后,他就不应该往家里逃,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不要这么说!师父,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是你给我捡回来的!”宋奇颤声回道。
    “对,爹,我的命也是你给的!”凌雪语带哭腔道。
    凌老爹颤颤地伸出仅有的右手,宋奇见状,连忙移步过去,让师父拉着他的手。凌老爹长叹了一口气,万分遗憾地说:“奇儿,对不起,你我空有一场师徒之缘,我却没有履行师父的职责,没有传授武功给你。”
    “师父不要这么说。你已经教了我很多!”宋奇潸然泪下,颤声道,“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学射箭,学武功!”
    “爹,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凌雪也靠过来,拉着她爹的手道。
    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自责,也没有时间再相互安慰了!外面的士兵已经冲了几个进屋子。凌老爹以一敌三,凌雪的弓箭已经不顶用了,她把弓掷在地上,抽出佩剑,敌住了两个。
    对于已经进屋的敌人,连弩派不上用场,因为宋奇担心误伤凌老爹父女,只能靠在窗户口继续向外放箭,他想故伎重演,再来一次射贼先射王,但是寻来望去却望不到乙横将军的影子。
    这时,冲进屋里的士兵越来越多了,屋子里一阵乒乒乓乓的激烈打斗之声,虽然被凌老爹父子放倒了三个,又涌进来十个。
    宋奇能利用的只有连弩,他只得退到一个角落里,朝进门的士兵连连发射,离得越近,射击的准确度越高。他连扣五次扳机,箭箭中的,又射倒五个士兵。
    这时弩里的箭射完了,就在他准备装箭的时候,一个士兵举刀以泰山压顶之力照他砍来。
    宋奇手中只有空弩,没有刀剑可以格挡,吓得他往旁边一缩,好险,刀带着风声擦着他的耳垂砍了过去,咔嚓一声,深深地砍倒柱子上去了。幸好他经过这几个的砍柴提水,身体强壮矫健了许多,否则连这一刀都躲不过去。
    这士兵恼羞成怒,用力从柱子上拔出刀,照宋奇以横扫千军之势扫了过来,如果给刀扫着,立即一刀两段。宋奇见刀扫了过来,吓得腿都软了,此时什么也顾不得,只能就势往地上一倒,又给他躲过了这一刀。
    这士兵见又砍空了,气急败坏,抡起刀,如同抽刀断麻似的,向地上猛砍。宋奇见了,吓得魂飞天外,心里说完了,没奈何只得就地一滚,万幸的是,他的身体躲过了刀锋,但是衣服没有躲过,只听噗的一声,那刀从他腰部一寸外面砍过,重重地砍在地上。
    “好险!”宋奇想继续向旁边滚,却怎么也滚不动,侧头一看,只见他的衣服被刀钉在地上,吓得他心惊肉跳,倒吸一口冷气。
    在这士兵从地上拔刀的空隙,宋奇急忙给连弩夹箭,这时已加好一支弩箭,他就躺在地上,仰面照着这士兵扣下了扳机,说声:“你去死吧!"这士兵应声倒地。
    刚才的这一幕实在太惊险了,宋奇几次都从与死神擦肩而过。经历了这次生死轮回,已经没有什么再让宋奇恐惧了,只见他撕破衣服,从地上爬了起来,来不及拍掉身上的尘土,重新投入了战斗。
    这时屋里还有个四五个士兵与凌氏父女绞成一团,门口又有七八个士兵挥舞着刀剑夺门而入。
    宋奇连忙抬连弩照着门口一阵扫射,立时射倒了从门口涌进来的三个,正要再射几箭,忽见剩下几个都纷纷扭头就撤。
    因为此时他们听到他们的将军乙横在外面拉长声音呼道:
    “准备火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