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十八章 死生之间
宋奇闻声转头往东面望去,果然,有十几个士兵正攀着树枝从山上溜下来,悄悄地朝他们这里移动过来。宋奇凌雪只注意西面山岙里,因为那里才是敌人的阵地,而且他们要从西面下去,才能找到船。还好师父及时提醒了,否则的话,被这些士兵摸到身边砍一刀,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火烧木头发出的声音,以及马嘶鸣喷嚏的声音,盖住了这些试图偷袭的士兵的脚步声。
    宋奇抬起连弩,瞄准了跑在第一个的士兵,那士兵也发现自己被瞄准了,连忙停住脚步。后面的其他人也止住了脚步。宋奇没有扣动扳机,因为感觉目标在射程之外。那些士兵立在那里,欲进不进欲退不退,宋奇猛地往前小跑了几步,扣动了扳机,“嗖”的声,箭飞了出去,前面那个士兵应声而倒。其他士兵见状慌忙后退,又退回到山上去了。
    就在这时,敌将乙横又发布了进攻的命令。
    霎时,西边山岙里的士兵冲了上来,宋奇只得又转身向西面射击。然而他毕竟只有一张弩,虽能连发十支箭,但也挡不对方人多。这时东边山上的士兵重新冲了下来。
    凌老爹不知从那里来了力气,重新投入战斗,只见他摇摇晃晃,单手挥舞着宝剑,疯狂的砍杀,而他自己由于体力不支,难以招架,已经身中数刀,血流如注,犹自战斗不止。
    这时凌雪正被数名骠悍的士兵围困,她拼命的砍,拼命的刺,左冲右突,想向她爹靠拢,去保护她爹。
    忽然两个士兵一个挥剑,一个挺长枪,同时向凌雪背后猛刺而去,而凌雪正在与另外数人交战,浑然不觉。。。
    凌老爹远远瞥见了,此时他一心牵挂凌雪的安危,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扬手将手中的宝剑向前面那个握剑偷袭凌雪的士兵甩去,此飞剑快如电光石火,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时,剑已插在那士兵的后颈,那士兵中剑后,无声倒地而亡。凌老爹又将身一纵,猛然扑过去死死的抓住了那握枪士兵手中的枪,枪尖在离凌雪的脖颈不到三寸之处被嘎然止住。
    那名士兵勃然大怒,抬起脚向凌老爹狠命踹去,立时上来几个士兵,对着凌老爹身上狠砍狠刺,真可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凌老爹身上数处伤口,皆汩汩流血。他犹自抓着那枪杆子不放,一边向凌雪嘶哑着嗓子凄声喊“雪儿,快跑!”话还没有喊完,又被几个士兵补砍了几刀,摇了几摇,晃了几晃,轰然倒地,声息全无,双眼犹自怒睁,死死的望着在旁边奋力厮杀的女儿凌雪。
    凌雪从人群空隙中瞥见她爹被砍倒在地上,心如刀割,她嘶声裂肺的向她爹呼喊“爹”,想杀过去救她爹,但是怎么杀也杀不开重围。
    而她爹早已被死神攫去,没有了任何回音。。。
    当凌老爹被敌兵砍杀之时,凌雪浴血孤军奋斗之际,那宋奇正被十几个持刀执剑的士兵穷追不舍,跌跌撞撞跑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宋奇虽然看凌雪打了几个月的拳,但他自己没有怎么学,只会点花拳绣腿,根本没有什么实用。当然这几个月坚持砍柴提水,他的体能有了明显的提高,跑起来速度很快,否则早就被乱刀砍死。
    看到十几个士兵来砍他,他只能跑。现在能往哪里跑?只能往龙尾山跑,他也知道,龙尾山是一条不归之路。
    那些士兵紧追不舍,在后面狂呼道:“看你往哪里跑!”
    宋奇一边跑一边给连弩加箭。现在他全指望这张连弩了!不能再往前跑了,再往前跑,就是悬崖,就是大海,下面是乱礁,跌下去必然粉身碎骨。
    这时箭已经加好了。宋奇蓦然转身一阵扫射,射倒了三个,唬得剩下的几个争先恐后地往回撤。
    宋奇回头看到凌雪被几十名士兵围住,以一敌十,毫无惧色!宋奇忙跑回去几步,用连弩照围堵凌雪的士兵射去,边射边喊:“雪儿,快来这里!”
    被宋奇射倒几个围堵的士兵后,凌雪的压力减轻了许多,她从围困中杀开一个口子,挥舞着剑跑上了龙尾山。
    宋奇又望见师父被士兵砍死在地上,心里一阵剧痛,眼泪夺眶而出。但是死者已矣,不能复活,愿师父安息!以后我一定给你报仇!
    那些士兵试图追上来,被宋奇的连弩压制住,射倒了跑在前面的几个,后面的就不敢上来了。宋奇不敢多射了,因为他的箭囊里面的箭所剩无几了。
    士兵们没有追上来,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们惧怕弩箭的威力,如果他们几十人同时往山上攻,谅宋奇一张弩怎么阻挡得了他们?他们不急于进攻,是因为他们并不担心这两人跑掉,这个龙尾山三面是海,山顶离海七八十米,海上都是礁石,跳海必死!守在下面,看他两人往哪里跑?
    这时敌方的将军乙横骑马从山岙里上来了,当然还在射程之外。一个当兵的向他请示道:“将军,这刺客已被我们砍死,现在怎么处理?”
    “枭首!”乙横命令道。
    凌雪远远的听见,歇斯底里地呼声"爹",便要冲下龙尾山,去保护她爹的尸体。
    宋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止住她道:“他们人太多,我们下去只是白白送死,于事无补。师父也不想看到你死在这里!如果你死在这里,师父一定死不瞑目!”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爹被敌人砍了头,凌雪的心一阵剧痛,一头栽倒于地。宋奇一手端连弩对着山下,一手掐凌雪的人中。掐了好几回,才把凌雪掐醒过来,只见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撕心裂肺地哭道:“爹,我对不起你,我没有保护好你!"说毕复哭,哭毕复说道:"爹,我一定杀了这些人,给你报仇!”
    宋奇双眼含泪,轻拍着凌雪的肩膀,安慰她道:“雪儿,请节哀顺变!师父是个大英雄,他的灵魂一定上天!”复抬头对天祝道:“师父,你安息吧,你的在天之灵一定要保护我们安全离开这里!日后我们一定给你报仇雪恨!”
    院子里的火还在燃烧,而血红的太阳似乎快要落山了。见了此景,宋奇若有所思,顾视凌雪道:“他们一定是等天黑再来进攻我们!天黑之前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凌雪眼睛无神地向四周望了一望,从嘴角挤出一丝苦笑道。:“往哪里去?山下全是敌人!除非跳海!”
    宋奇也想过跳海,但是下面很多乱石,如果跳得不好的话,摔在乱石上必死,还不如冲下山,还能多杀几个敌人。
    宋奇望望海面,又望望山下面的敌兵,虽然杀死上百的敌人,但是敌人的数量似乎只有增多,没有减少。他感到很绝望,仰天长叹道:"难道我们就要葬身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