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二十一章 伤心欲绝
从黄龙顶上俯瞰只有巴掌大的梦岛,实际上面积有几十平方公里,岛上建筑林立,树木高大,枝叶繁盛。码头上停泊着大小船只上百艘,最大的船看起来有上千的吨位。岸边每棵树下都站着一个水手,头发盘顶,包在一个黑色网兜里。
    此时,明朱公已带着一班家丁水手正在岸边等候。
    宋奇望见鹤发童颜的明朱公,赶紧上前一步给明朱公跪拜施礼道:”明朱老先生对我的救命之恩天高地厚!我宋奇没齿不忘!”
    明朱公忙搀起宋奇,口内谦让道:“举手之劳,不必如此!”
    宋奇又重新给明玉施礼道谢,明玉亦还礼不迭。
    简单的寒暄过后,一起上了朱轮翠盖的马车,向岛中央摇摇而去。别看这只是一个海外小岛,马路却非常宽阔,可容四辆马车并行。一路上小草呈青竞绿,花儿争奇斗艳,树木竞相争高,风景美不胜收,非同寻常。
    马车行驰了约半个时辰,来到了一处房屋密集区,这一带的房屋清一色的红墙碧瓦,中间矗立着一座高大轩昂的大楼,屋顶高出树表,飞檐斗角,雕梁画栋,气势非凡,上书斗大的四个镏金大字:“明朱公府”。
    宋奇跟着明朱公进了宽敞的大厅,只见厅堂中间摆有几张长条桌,每章桌上早已碗盘罗列,满布着各色菜肴。
    此时凌雪已换了一套粉红色的衣服,由两个小丫鬟扶着,从里面房间轻移莲步,也来到大厅。一见宋奇,就连忙推开丫鬟,扑了上来,快贴近宋奇时,陡然收住了身形,只是伸手携起宋奇的手,眼含热泪无限亲切地望着宋奇说:”宋大哥,我想死你了!”
    宋奇此时也有拥抱一下凌雪的冲动,只是当着众人的面,无法施展开来,只得拉着她的手直晃,且含泪笑道:”我也是!你看我们不是好好活着吗!”
    “活着真好!”凌雪泪眼盈盈笑道。两人四只眼睛,泪眼对泪眼,哭哭笑笑好一回。
    这时明朱公让众人在桌边坐下,命丫环给每个人都斟了一杯酒,随后他端起眼前的酒杯,望着宋奇和凌雪道:”这杯酒给宋公子和雪儿压惊!”
    宋奇道了谢,端起酒杯送到嘴边,正要喝,忽听旁边席上的凌雪抽泣道:"明伯伯,我爹,我爹他死得好惨啊!…”话犹未了,啪的一声,酒杯掉在地上,酒水洒了宋奇一裤子。
    凌雪一阵眩晕,摇摇欲倒。
    宋奇大惊失色,连忙放下酒杯,伸手扶住凌雪。只见她双眼紧闭,脸色发青,樱唇发白,状极憔悴。明玉也移步过来,两人一边一个扶着凌雪。
    宋奇见她昏迷不醒,伸手欲按她的人中,被明玉一手挡开了,说声:“让我来!”便伸出葱葱玉指,轻轻地按了几下凌雪的人中。
    明朱公伸手探了探凌雪的额头,皱了皱眉说:"好烫,发烧了!"忙吩咐丫鬟快去叫医生。
    岛上有明朱公专用的医生,一叫就到。
    医生到来时,凌雪已经醒了,靠在明玉怀里,哇哇的痛哭,眼泪像黄河之水一样,滔滔不绝。
    医生探手试了试她额头上的温度,又切了切脉,低头诊视了一会儿,回头向明朱公说:“无甚大碍,只是过度劳累加上过度惊吓,才引起身体发热。待我开几味药,按时服用,疏散疏散,不出三天就会好转。”
    明朱公听了颔首微笑。宋奇忙向医生拱手道谢,医生说来声不谢,提了药箱自去了。
    在床上睡了两天,又按时复了药,凌雪的身体好多了,烧也退了,不过还是无精打采,动辄流泪啼泣。好在明玉候在床边,随时安慰劝导。
    来岛上第三天早上,明朱公带着凌雪宋奇等人乘船回到龙尾山凌玉村,给凌老爹举办葬礼。
    前一天他亲自带领数十名水手去龙尾山清理现场。从死尸堆中找到了凌老爹的无头尸体,惨不忍睹。
    凌玉村,这个宋奇回到古代曾经住了四个月的地方,现在是一片废墟,一片狼藉,地是黑的,石头是黑的,树也是黑的,真是满目萧条,触目惊心。
    此时凌老爹已经被安放在一口漆黑大棺材里面。凌雪跪在棺材旁,用手拍打着棺盖,嚎啕痛哭,哭着哭着又晕倒了。
    宋奇亦跪在棺材旁边,失声痛哭,泪下沾襟。他想起师父救了自己的命,想起他对自己的照顾,想起他的英雄壮举,想起他惨死在敌人的刀下,而今只能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怎不令人伤心流泪长叹息?
    连明朱公那样久经岁月磨练的人,也是双泪长流,连声叹息道:“天意啊!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明玉也哭成了泪人一个,她一面哭一面还得照顾凌雪。
    众多家丁水手低头肃立在两旁,一片嘘唏之声。有默默流泪的,有低声啜泣的,有失声恸哭的,还有好几个水手跪在棺材前悲声呼喊道:“师父!。。。”这么说来,那几人应该也是师父的徒弟。
    约摸恸哭了半个时辰,在明玉的劝慰下,凌雪才止住了哭。此时她已经哭得眼睛红肿,脸上满是泪痕,头发也散乱地粘在脸上,甚为可怜。
    明朱公伸手摩挲着凌雪的头,颤声安慰道:"雪儿,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让你爹早点安息吧!”
    凌雪泪眼模糊地点了点头。
    这时只见明朱公扬了扬手,四个水手遂抬起棺材,五个水手吹吹打打,凌雪明玉行右,宋奇行左,手扶棺材,跟在明朱公的身后,往院子外面一径行去。
    几十个身穿素衣麻服的人抬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在这青山绿树环抱的海边徐徐巡行,构成了一幅凄凄惨惨的送葬图。
    他们抬着棺材去了龙尾山,去了海边,又去了黄龙岭山脚,去了凌鹤来生前所熟悉的所有的角落,最后来到了一片林木葱茏的山岙里。
    这里,宋奇以前没有来过。
    在近山脚的几棵大树下,有一座悚然凸起的冢,冢前立着块石碑,上书六个隶体大字:“爱妻玉兰之墓”。不用说,这便是凌雪母亲之墓了。现在凌老爹也要在这里长眠。。。
    宋奇望着那青青之冢茫然出神,心里一酸,感而叹道:“师父生前刺杀了皇上,轰轰烈烈,全身而退,死后还能和自己所爱的人长相斯,永相守,并肩而眠于这高山深海之间。这么说起来,师父还是有福的。”
    明朱公亲手扶了棺木下葬,又亲手覆了第一层土。望着渐渐堆起的坟墓,明朱公禁不住泣下如雨,声音颤抖道:”鹤来兄,你就安心去吧!到泉下和玉兰相会,一起升天吧!你的女儿我一定会当做自己的女儿来养,你就放心去吧!”
    最后墓碑立了起来,上书七个大字:“义士凌鹤来之墓!”
    明朱公慈祥地抚摸着凌雪的头发,劝慰说:“雪儿,这里不能再住了,你以后就跟我们一起住在岛上吧。”
    此时凌雪毫无主意,无可无不可,默默点下头。
    她还能说什么?一来这里随时会有危险,二来这里已经没有房子没有亲人了…。
    众人叩过头,烧过纸钱,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墓地。
    凌雪伤心欲绝,满面泪痕,被明玉搀扶着,步履蹒跚,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生活了十多年的、承载了她的少女时代美好回忆的龙尾山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