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二十六章 西门别筵
西门云冷眼旁观了好久,见明玉对宋奇如此重视,他搞不清宋奇到底是什么来头,但转念一想,不管宋奇什么来头,总归是明玉的朋友,自己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于冷淡。便向明玉提出晚上由他做东,请所有人到他家别院吃酒,顺便算给宋奇接风洗尘,聊表敬意。
    宋奇不喜欢应酬,他觉得自己和西门云又不怎么熟,还没有到互相往来的程度,便笑向西门云婉言推辞道:“西门兄,我也不是什么贵客,哪里用的着接风洗尘这些繁文缛节的。再说我们来岛上已有七八天了,身上的风尘早已洗得一干二净了。”
    “是啊。接风的时候早过了。还是免了吧。”凌雪笑着摆手道。
    明玉接口道:“过两天就是中秋节,那时大家都可以在我家聚了,何必多此一举,给你们增加麻烦呢。”
    “说麻烦就太见外了。正因为过两天是中秋节,我才要抢先请一次,这样才能表现出我的一点诚意嘛。”西门云不无尴尬地瞟了明玉一眼,笑了一笑,又转头盯着宋奇道:“宋公子,难道这个薄面也不肯给我吗。”
    宋奇听了这话,不好坚推,反正在哪里她们都是客。凌雪亦无可无不可。两人一齐把目光投向明玉。
    此时明玉也不好说什么,眼睫轻轻一抬,微微一笑,向西门云道:“那就麻烦你了!”
    西门云受宠若惊,连声说道:“应该的。这是我的荣幸!”
    “我们回去收拾一下,晡时到你家。”明玉一面说着,一面从草地上站起来,向一旁吃草的马儿走去。凌雪宋奇起身相随。
    西门云亦站起来目送明玉离去,一面满面春风道:“我先回家去准备准备。到时在家门口恭候大驾。”
    西门云家在岛的东部,离明玉家不到半里路。
    西门云的别院离西门家主屋两百步,独门独院,西门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扶云轩。正门通向主屋,但旁边开了一个侧门,从这里出入无须经过主屋。他可以置酒高会,呼朋招友,自由自在,不会影响到他父母,他父母也不闻不问。
    这是一所非常精致的庭院,由一正房加东西厢房组成,靠海相当近,推窗即能见到大海。
    西门云并没有告知他父母家里来客,只是让西门雨去安排厨子加烧几个菜,悄悄端到别院来摆放。
    宋奇他们来到西门别院时,西门云携西门雨在别院侧门口迎候。
    “佳客光临,请进请进!”西门云满面堆笑,拱手施礼道。
    “西门兄请!”宋奇亦拱手为礼。明玉凌雪亦敛衽为礼。翘眉略微一福,也昂然而入。
    此时整个院子里明烛高张,照如白昼。
    宋奇等人随着西门云进了厅堂后,游目四顾,见厅堂相当宽敞,四周的墙壁上挂了几幅山水字画,一股文雅之气扑面而来。
    六张长几呈日字型放置妥当,正东正西各两张,正北正南各一张,各自遥遥相对。酒菜已经陈列在几,都是本地的海鲜特产,虽算不上十分名贵,倒也异常丰盛。每个席位上都放有一壶梦岛最著名的美酒:梦梁液。
    在上午骑马时宋奇还把西门云当成一个纨绔子弟呢,现在见厅堂摆设之高雅,席面布置之讲究,绝对可以归入风雅之流,便不由得脱口赞道:“西门兄品位不凡啊,算得上是高人雅士了!”
    “哪里哪里!”西门云笑着谦让道,然后拉着宋奇的手,逊他上坐。
    宋奇哪里肯依,坚推不就。西门云又请明玉上坐。明玉淡淡一笑,指着北面的位置道:“这是主人的位置,非你莫属。”
    西门云没法,只得含笑点头。最后西门云坐了主席,宋奇凌雪西向而坐,明玉东向而坐。西门雨北向而坐。
    西门云见翘眉站在明玉身后,立而不坐,便请翘眉坐明玉旁边的那个位置。
    翘眉瞟了西门云一眼,连声道:“使不得。我只是一个奴才,怎么能没大没小与主子并肩而坐呢。”
    这一句话旁人听了并没有什么感觉,西门云听了,觉得翘眉是指桑骂槐,脸上登时红一块白一块,怔在哪里半晌没有说话。
    宋奇不知其中的缘故,瞧瞧西门云又瞧瞧翘眉,不知所云。
    “叫你坐你就坐吧。哪里有那么多讲究。”明玉拉了拉翘眉的裙摆,回头向翘眉嗔道。
    翘眉极不情愿地移步至旁边的空位上,侧着半个身子,勉强坐了。
    西门雨连忙打圆场,只见他呵呵笑着,提着梦梁液至每张桌前给每个酒杯斟满酒,然后立于宋奇桌前,举起酒杯向宋奇道:“宋兄初次光临寒舍,蓬壁生辉。这薄酒一杯,小弟西门雨先敬宋兄,聊表敬意。”
    西门雨年龄不过十五六岁,长得聪明伶俐。
    宋奇连忙立起身,两人互相说了几句祝酒之词,然后笑着举杯对碰了一下,碰得杯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宋奇旁边的凌雪笑着插嘴道:“我也是初次光临,怎么,不敬我吗?”凌雪小时候也在岛上生活过,在她的印象中,西门雨比西门云实在,不像西门云那么城府深,让人摸不透。
    “当然要敬!一个一个来,小弟都要敬到。”西门雨回到本位,向凌雪吐了吐舌,嘻嘻笑道,“下一个就敬雪儿姐了!”
    宋奇把酒中的梦梁液举到鼻前,轻轻吸了一吸鼻子,忽感一股醇香直透入卤门。浅浅啜饮了一口,觉得又柔又辣,十分带劲。品咂了几回,便一仰而尽,连称:“好酒!”
    此时西门雨正在与凌雪碰杯,听到宋奇的赞语,十分开心,转头向宋奇笑道:“咱们家别的没有,梦梁液多的是!宋兄只管放开胸怀畅饮一醉就是了!”
    “今天不醉不归!”宋奇拍了下大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