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三十三章 梦岛习武
蒙匪事件发生之后,花猛主动向明朱公请罪,明朱公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只是让他悄悄加强防卫。
    花猛感觉涕零,花了一番心思,重新将梦岛的防卫作了安排。命冯胆率二十名护卫一百名家丁守在明朱公府里,派专人日夜巡逻。命毛勇率三十名护卫五百名家丁在岛的四边险要之地驻扎防守。命樊一瑙率五百名水手在岛四周的海上严密布控。
    这样一来,梦岛重新恢复了往日到安全平静。
    三幢古色古香的房子加一片宽敞的空地,构成了梦岛演武场的基本结构。兵器架上十八般俱全。在这里宋奇开启了习武之旅。
    经历了龙尾山的生死战斗之后,宋奇深刻的体会到武功的重要性,而遭遇了人质危机后,对于没有武功的危险性也有了切肤之痛。
    在古代,武功就像二十一世纪的计算机和英语一样,人人需要学一点,否则寸步难行。
    或许是受了武打小说的影响,宋奇原以为学武和学任何东西一样,只要用功,就能轻而易举学会!武侠小说中,常常看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小心掉落悬崖,没死,七天后出来,便拥有了绝顶的武功和深厚的内功。
    但是他错了。
    “学武功,需要先强筋,练骨!”凌雪像个师傅一样指手划脚不厌其烦地讲解了起来,“这要先从蹲马步开始练起。”
    凌雪说着,先做了一个蹲马步的示范动作。宋奇依样蹲了下去,双手伸平,两腿下蹲如坐。
    “脚要稳,腿要平,腰要直!”凌雪在宋奇旁边转着,指点着,不时地伸手拍拍他的背,抬腿踢踢他的脚,“脚下要像生了根一样,不动不抖。”
    蹲马步对宋奇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蹲了不到一刻钟的工夫,腿脚就开始发抖。
    “坚持!”凌雪在旁边严肃地说。
    “好的!”宋奇气喘吁吁地答应。
    再蹲了一刻钟,宋奇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脸涨得通红,脖子上根根青筋暴露,两条腿像筛糠一样不停的颤抖,抖着抖着,突然身子往后一仰,翻倒在地上。
    “我是不是太笨了?”宋奇躺在地上,不无羞愧地说。他实在非常惭愧,做为师父最后一个徒弟,竟然不会武功,走出去让人笑死。唉,只可惜师父去的早,要不然,他这个关门弟子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窝囊。
    “不不不,可能是我教的方法不对。”凌雪伸手拉起宋奇,笑道:“我是用我爹教我的方法教,先蹲马步,再站桩,再打拳,那是教小孩的方法。”
    “对呀,宋大哥年纪不小,筋骨已经不那么柔韧了,应该换一种方法教。”明玉一直在旁边看着,脸上挂着微笑,这时她插嘴道:“不如反过来试试,先打拳,等拳打会了再蹲马步。那时就容易多了。”
    宋奇一个鲤鱼打挺爬累起来,向明玉笑道:“好的,你怎么教,我怎么学。”
    凌雪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两人就跳过蹲马步,直接开始教宋奇打拳了。她们把打拳的套路,分解到一招一式,在宋奇面前一步一步示范。
    方法虽然改变了,比蹲马步要简单多了,但是宋奇仍然无法领会,需要重复多次,才能学会一招。常常累得精疲力竭,腰酸腿疼。几天下去,毫无进益。照着这样的进速,什么时候才能学成武功?
    “难道武侠小说中的都是骗人的?”宋奇的心都灰了一大半,“看来我实在不是习武的料子!”
    “没关系,刚开始学都是这样,坚持下去,就能慢慢掌握。”明玉安慰道。
    幸亏明玉和凌雪这两位教师都非常耐心,从不嫌弃他笨,更无一丝嘲笑之意。宋奇不忍辜负两人的好意,强迫自己打消了刚刚冒起的放弃习武的念头,继续闻鸡起舞,日夜勤修苦练。。。
    中秋节之后的某一日,西门云自己不敢出头,叫他弟弟西门雨约明玉到海边廊亭揽月亭见面。
    明玉不知何意,皱了皱眉头,向西门雨问道:“你哥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而且我们这几些日子天天见面,有什么话不好直说?”
    “我只是个传话的,不清楚子丑寅卯。你去了不就全知道了。”西门雨陪着笑道。
    “那好,你的话已经带到了,现在可以走了!”明玉笑道,说着,便端茶送客。
    “别,别这样!”西门雨赖着不走,“你不去的话,恐怕要挨揍到。”
    “挨就挨吧。你的皮多厚呀!”翘眉从旁打趣道。
    “明玉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西门雨满脸堆笑,向明玉央求道,“你就挪动一下芳趾,哪怕到了那里立刻抬脚就回也可以。”
    “算了,实在拿你没有办法。”明玉叹了一口气,转头向翘眉道,“我们就去去吧。”
    翘眉笑着点了点头。两人跟随着西门雨出了府们,向左一拐,一径向海边逶迤而行。这揽月亭离明朱公府约有半里之遥,西门云家倒很近。
    穿过一片枣树林,远远地望见西门云在亭子中踱来踱去,不时地转头向这边张望。
    “明玉姐到!”西门雨模仿太监传话的声音,尖声向西门云呼道。
    西门云其实早已瞧见,此时从廊亭里面迎了出来。西门雨很知趣的向明玉告退了。
    西门云向翘眉使了好几个颜色,示意她也告退,但是翘眉并不知趣,像一个影子一样,寸步也不离开明玉。
    西门云拿她没有办法,只得讪笑着,引领两人进了廊亭。
    明玉也未就坐,她眉毛一抬,瞟了西门云一眼,问道:“西门云,你搞得这样神秘兮兮的,到底有何事?”
    “没什么。”西门云陪着笑道,“我这次去多安府出差,顺便带来些东西给你瞧瞧。”
    说着,从旁边的包里面取出一件粉红色绸缎百褶裙,一把著名才子题诗的团扇,一对翡翠耳环,还有一串珍珠项链。
    西门云把礼物一件一件摆到石桌上,向明玉一一介绍,道:“明玉,这是我跑了好几条街,专门给你挑选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西门云,谢谢你的好意!可这些礼物我不能收。”明玉伸手推了过去,一口拒绝道。她心里想,女人收男人的礼物,代表对他有意思,她对他没有意思,当然不能收,否则让他有误会,岂不是反而不好。
    “这是我的小小的心意。”西门云以为她只是不好意思收,笑着又推了过来。“你就收下嘛”
    “西门云,谢谢你!这些礼物太贵重了,我实在不能收!你还是送给别人吧。”明玉把东西推了过去,转身提步欲走。
    “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你不收,便不能再给别人了,只能扔掉!”西门云红着脸囔道,一面举起东西欲扔。
    明玉的脚步稍微顿了一顿,但并没有回头。有那么一刹那,西门云以为明玉回心转意了,脸上浮出了笑意,意欲上去两步拉住明玉。
    但是最终明玉并没有停住脚步,而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翘眉向西门云做了个鬼脸,淡淡的抛下一句话:“东西是你的,你要扔要留随你!”然后一扭身也跟了出去。
    西门云怔怔地望着明玉离去的背影,半晌方回过神来,双手狠命地向桌面上一扫,哗啦一声把这些礼物全部扫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