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三十七章 如梦初醒
“原来你来自未来世界!真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听了宋奇的曲折离奇经历,明玉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光,轻声啜泣,又啼又笑,声音哽咽,唏嘘感叹道:“怪不得你喝醉时嘴里说什么’杭州’’以后’啊。我当时还纳闷呢。原来你无意中说的竟然都是真的!”
    宋奇苦笑一声,默然点头。
    明玉侧过脸来,轻转明眸,瞅着宋奇的眼睛问道:“你不是说天下一统吗?怎么又会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
    “问得好!”宋奇便抬手向东南西北指了指,笑向她解释道:“卫国,楚国,梁国,陈国,赤朱国所有这些国家的土地加在一起,在我那时代叫中国,至于倭国,高丽国,那时叫日本,韩国,是不算在中国的版图范围之内的。”
    他又用手指着海的极远处,告诉她道:“你瞧,海那边两万里之外的陆地就是美国!我就是从那边飞回来,掉在海里的。”
    “海有两万里宽?”明玉眼睫轻跳,不无诧异地问道。
    宋奇点头说是,又告诉她,地球是圆的,一圈有八万里,海洋占地球面积的七成。又告诉她地球是悬在空中的,自己会旋转的,且绕着太阳公转的。
    明玉听了眼睛睁得老圆,嘴巴张得老大,过了好久才复了原,好奇地问:“等地球转到反面的时候,那我们不会掉下去?”
    “不会的。”宋奇说着向空中一跳,又掉回地上,然后微笑着耐心解释道:“你看,我用力跳都不能跳开地球。怎么可能掉下去呢?地球引力能够把人紧紧地吸在地球上,谁也离不开逃不掉的。”
    明玉越听越好奇,含笑央求道:“宋大哥,你多跟我讲讲你个世界的事情,比如说你们读什么书,骑什么马,拿什么枪,穿什么衣服,住什么样的房子。。。”
    “好的。”宋奇娓娓说道:“先说读书,我们那里不读什么诗啊经啊的,我们读的是数学、物理和化学等。我们也不用骑马的。出门都使用汽车、火车和飞机。都可以一日千里,比马快多了。飞机可以装载几百人在天上飞。”
    明玉如梦初醒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怪不得你不会作诗,也不会骑马。原来你那里根本不需要骑马,也不需要作诗的。”
    宋奇点了点头,伸手在空中一挥一扬,娓娓说道:“是的。诗啊经啊早已作古。刀枪入库全部销毁,马放南山闲吃草。我们那里现在很少打仗。打仗也并不使用刀枪,而是使用枪、炮、导弹和原子弹,可以从几里几千里之外致人于死地,甚至可以毁人之城,灭人之国。”
    “这么厉害?”明玉眼睛忽闪忽闪,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难怪你不会武功。在那些远距离射击武器面前,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
    “是的。在我们那里练武只是强身健体的一种选择,并非人人需要练的。”宋奇赞许地点了点头,又抬起手在耳边做了个听筒的手势道:“我们那里可以通过手机电话与千里万里之外的人说话聊天对视。”
    “哇,真的?那岂不是每个人都是千里眼顺风耳?太神奇了!”明玉满脸堆着神往,笑道:“有机会我一定到你的世界去看看。。。”
    “欢迎!如果我能穿越回去,一定带你去我的世界看看。。。”宋奇笑着答应道。
    明玉妩媚一笑道:“那太好了!”忽然她眼中闪过一丝疑云,似笑非笑地望着宋奇,轻声问道:“你说的女友是什么人?”
    “这。。。”宋奇一下子被问住了,这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女友是什么人,在古代好像没有这样的身份。不是妻子,也不是未婚妻,甚至连订婚也没有。如果说只是普通朋友,又何必放在兄弟姐妹之后郑重提出。
    这种关系如果往前发展,也许能成为妻子,如果向后发展,则一拍两散。这种关系在宋奇的年代,那是再普遍不过的关系,可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张生与崔莺莺的传奇。发生在别人头上,可作笑谈,放在自己身上,则为人所不齿。
    明玉见宋奇闪烁其辞,沉吟不语,顿时脸上浮现一丝不悦之色,微微叹息一声道:“算了,你不方便说的话,就别说了。”
    “好的。”宋奇赶紧骑驴下坡,“这话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等以后有机会再跟你细细解说。”
    一时,两人都一言不发,明玉怅然若失地凝视着远方海面。宋奇亦忐忑不安地心跳。
    明玉忽然抬头问道:“这些话你跟雪儿说过吗?”
    宋奇望了眼远处的黄龙岭,叹了一口气,满心无奈地说道:“说是说过了,跟她们认识第一天就说了。可是她们根本不相信,认定我是脑子进水,净讲胡话。”
    明玉扑哧一笑,须臾,又蛾眉轻蹙,换了一副正色道:“这也难怪她们。任何人都会这样认为。你想想看,比你早一千多年的人,谁能相信什么穿越还魂?在她们眼里,你的经历比狐仙鬼怪还离奇!这还是碰到好人。如果坏人听到你的身世,说不定把你当成妖怪呢!”
    “妖怪?”宋奇心里一惊,忽然做个僵尸的模样,伸手跳着去抓明玉,口内乱嚷道:“我现在是一千多岁的鬼,千年老妖!”
    明玉哈哈笑着跑开了,在几步远处向他招手挑逗,笑嘻嘻道:“老妖,快来抓我呀,我也是一个五百多岁的小妖!”
    宋奇跳累了,跳的肠子都差点跳出来了。他一屁股坐在亭中的石凳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斜视着明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那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明玉也累得大口喘气,满脸红晕,双眼迷离,胸脯一起一伏,煞是美丽动人,靠在另一根柱子上笑问:"你希望我信,还是不希望我信?"
    "我既说了,当然希望你信!"宋奇喘了口粗气道。
    明玉仰望天空,叹口气道:“等下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我是相信还是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