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四十四章 西门之恨
一年之前,西门云因为暗恋明玉,害了心病,悒悒不乐,病病歪歪。西门柳从西门雨口里知道儿子得心病的原因后,心里知道明朱大小姐不是他的儿子能高攀得上的,便忍痛把西门云送到多安府呆了一年。
    西门云哪里能死心?回到岛上之后,见明玉比一年之前更加美丽成熟,使他更加心旌摇荡,难以自持。
    离开岛上一年多,没想到居然冒出来一个宋奇,横亘在他和明玉之间。
    其实一开始西门云并不怎么介意。他也想向明玉她们表现出他的风度,大度,才华和幽默感,和宋奇他们一起骑马,一起谈笑风生,一起赏风吟月。
    但是好景不长,他见明玉和宋奇总是粘粘糊糊,又是一起骑马,又是手把手教他武功,走的非常近乎,对他西门云却不理不睬,视同无物。
    他心里是打翻了醋坛子,又是妒又是恨又是恼又是怒,糟糕到了极点。
    “我喜欢明玉,可是明玉可能并不了解我的心事。”西门云扪心自问道。
    于是他决定主动找明玉谈谈,向明玉表白他的衷肠。毕竟人心隔肚肠,不说哪里能知道?
    这一天,西门云撞见明玉带着翘眉在海边散步,便一路尾随。
    见宋奇凌雪都不在明玉身边,他心中一阵窃喜。他悄悄靠近明玉,然后突然从一棵树后窜出,呵呵笑道:“这么巧,我们又碰到了。”
    “说什么巧不巧啊!这个岛就这么大,就这么几条路,就这么几个去处,碰到有什么稀奇的!”明玉还没有回话,翘眉抢白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不约而相遇,那就叫巧,那就叫缘。”西门云狠狠的瞪了翘眉一眼,转头向明玉笑道:“怎么今天没有陪宋奇练功?”
    “哦,今天凌雪身体有些不适,宋大哥陪着她,所以没有练功。”明玉淡淡说道。
    “哦。原来这样啊。”西门云瞟了一眼明玉,又瞥了一眼翘眉,迟疑半晌,方说道:“我能单独和你说一句话吗?”
    “有什么事非要单独说?”翘眉白了他一眼,讥笑道:“你不会又有什么东西送给小姐吧?”
    西门云红了脸,连声说:“不会不会。”
    “算了,翘眉,你就在那亭子里等我吧。”说着,明玉指了指不远处的海边揽月亭,翘眉极不情愿地转身去了。
    翘眉去后,明玉站在一棵树下,轻轻拨弄着树叶。西门云亦靠在另一棵树干下,低头不语。耳边只闻海水抚岸的声音。
    “明玉,”良久,西门云才喃喃开口,刚说了这两个字,叹了口气,又不说了。
    明玉回头瞧了眼西门云,见他又不开口,她也不急,自顾折了枝花放在鼻下闻吸。
    “明玉,”这时西门云又开口了,只是头仍然垂着,声音低低地,如同自言自语,“说心里话,我去卫国这一年多,天天都想。。。起你。”
    “哎,你爹让你负责卫国商号的重任,你就安心工作。想这想那,耽误了工作可不好。”明玉微微一笑,道。
    “我很用心工作,可就是情不自禁。”西门云怯怯地瞟了明玉一眼,嗫嚅道:“你的一颦一笑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明玉低头不语。
    西门云壮了壮胆,向明玉移近了一步,嘴角一扬,满面含笑道:“我真想回到从前,那时我和你天天在一起,那时候的日子是多么美好!”
    “我们都长大了,怎么可能回到小时候?再说我们各自要过各自的生活,不可能天天在一起。”明玉不由得倒退了一步,嘴角抿成一条线,转头将视线越过一处灌木丛,投向海边的揽月亭。翘眉正在那里向她做手势呢。
    “你知道,离开你的那段时间,我是多么痛苦难熬。我每天都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即飞回梦岛,就是只看你一眼也甘心。”西门云又向前移了一步,眼神炽热地望着明玉。
    此时明玉穿一身红裙,披着长发,发梢在阳光下闪着乌亮的光,面白如玉,眼如秋水,那份美丽自不待言。
    西门云心里突突乱跳,他挺了挺身子,咬了咬牙,颤声道:“明玉,你难道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西门云说完这句话,如释重负,眼睛直直的望着明玉,等待她的反应。。。
    这还是西门云第一次向明玉表白,西门云说完这话反倒不害羞了,倒把明玉羞的面红耳赤。这就像抛绣球,球在谁手里谁紧张。
    明玉跺了跺脚蹙眉嗔目怒道:“西门云,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说话可不能随便.。”
    西门云被明玉一句话说得不由得垂下了头,脚胡乱地磨蹭着地面,口内嗫嚅道:“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更不可。以后再也不要说这样的话,否则我永远不理你了!”明玉气鼓鼓甩下这一句话,蹬蹬蹬迈步向亭子而去。风向后吹起她柔软的秀发,像一片乌云在空中飘舞。
    西门云欲追上去,又不敢,欲待不追,又不舍。只呆呆地立在树下,怅然若失地望着明玉渐渐远去的倩影。
    西门云对着明玉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明玉,你迟早是属于我的!我不会放弃你的!”
    复又抬起脚向旁边的树干踢了几脚,犹自恨恨不休。。。
    向明玉初次表白遭拒,让西门云跌进了冰窟,伤心至极,痛苦万分。回去后茶饭不思,滴水不进,大病一场。他父母疼儿心切,延医问药,医生诊视了一遍,说这是心病,心病只有心药能治,医生也没有办治。
    “云儿,到底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操心,竟然害你得了心病!”他母亲西门夫人急得眼泪直流,不停的追问。西门云趟在床上闭目不言,眼角似乎滴下几滴泪水。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是因为明玉姐不理他,他就生气了。”西门雨以嘲讽的口吻道。
    西门夫人听了这话,抚摸着儿子的发烫的额头,关切地问:“你还是喜欢明玉小姐?”
    西门云迟疑了半晌,方在枕头上点点头,犹自不睁眼。
    “既然你如此喜欢明玉小姐,这是好事呀,为什么要难过呢?明天我就让你爹去向明朱公公爷提亲!”西门夫人笑着安慰道。
    “你不是哄我吧?”西门云睁开眼睛瞅着他妈,似信非信的问道。
    “妈什么事都可以哄你,唯独这件事不会哄你。”西门夫人伸手戳了戳着西门云的头,满脸含笑道。
    西门云听了,一扫脸上的阴霾,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病一下子就好了一半,催着他妈快去找他爹商量提亲的事。
    西门夫人见说了句“提亲”儿子的病就好了一大半,便心中欢喜,遂去和西门柳说了西门云喜欢明玉,要他去向明朱公提亲的事。
    “咱们云儿喜欢上了明玉小姐,现在茶饭不思,得了心病,卧床不起。这么下去怎么得了?”西门夫人向西门柳如实说道。“明玉小姐反正也没有嫁人,咱们云儿也未娶亲,他们两个一起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也算是天生的一对。你就去向公爷提亲,让他把明玉小姐许配给云儿。”
    “什么?向公爷提亲,求他把明玉许配给云儿?”西门柳大惊失色,张口就骂道:“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什么身份,明朱公什么身份!你真是脑残了!若是给公爷知道,我们就干不下去了!我虽说是总掌柜的,说起来还是一个下人!你脑子清楚一些,好吗?”
    西门柳一番话骂得西门夫人狗血喷头,西门夫人也火了,针锋相对,毫不相让,怒道:“明朱公什么身份,还不就是一个商人?又不是什么王侯将相,哪里就高到攀不上的地步了?再说他家的资产有一半是我们家帮他赚来的!”
    “多少王公大人来提亲,都被公爷拒绝了。明玉小姐总是要嫁个王子状元什么的,哪是咱们儿子配得上的!”西门柳拍桌子发火道。
    “我们儿子又不差,你干吗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西门夫人气的哭了。
    “可那个宋奇是什么王子,什么状元?他什么也不是,明玉居然喜欢他!不喜欢我!我比宋奇到底差在哪里?”西门云见他爹不同意提婚,便顾不得羞耻,急声吼道。
    “我们家境也不差,家富万贯,在梦岛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在其他国家也与王侯分庭抗礼,我们儿子人又俊,学问又高,经商也不下于你,娶了明玉,正好实心帮他打理家业。儿子既然喜欢明玉,你就去提提看吧。”西门夫人一心想让儿子娶明玉,这样明朱公的万亿家财就成了自己家的,岂不是好上加好,美上加美?
    西门柳听后觉得这话也不无道理,要是一两年之前,打死他也不敢上明朱公府去提亲。现在他西门家也比以前的状况好多了,而明朱公家的状况还没变,或者明朱公还是天下首富,但是双方的差距已经缩小了许多,如果说以前明朱公与他西门柳是天壤之别的话,那么现在则只是天云之别,再过两年,或者只是东天西天之别了。做人嘛,总要朝前看,与时俱进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