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四十八章 麒麟夜宴
明朱公府后面的那座府邸,叫麒麟院,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清一色仿宫殿式建筑,规制比明朱公府还阔大,气势更雄伟。
    这麒麟院是专门用于接待各国帝王及王侯公伯的,只有来了那些尊贵的大人物才启用,平时大门紧闭,从来没有打开过。所以宋奇来岛上两个多月,未得入内一观,只是远远地从围墙外面稍窥一端,难见全豹。
    今天十四王子驾临梦岛,麒麟院自然院门大开,洒扫一新。十四王子及楚兮公主便在这麒麟院驻歇。
    麒麟院正中的大殿叫龙吟馆,谁都知道,是专门招待帝王的,二十年来只开启过两回,此时仍然馆门紧闭。虽然远在离岛,谁也不敢僭越。
    龙吟馆的东面一所大院,叫鹤鸣院,十四王子及随行人员就住在这里;西面一所大院叫雀舞苑,是楚兮公主等女眷的住所。
    当晚,龙吟馆后面的悦乎厅明灯高悬,照如白昼。
    明朱公在这里举行了盛大点宴会,招待十四王子和楚兮公主一行。
    大厅里以锦缎纱屏将东西两厢分隔为两部分,东厢为男客,西厢为女客,一人一席,按照官位品级,依次排开。
    正当中主位上摆着两副席位,十四王子和明朱公共当主席,从主席上可以一眼望见东西两厢的每个席位。
    东席依次为东海郡将军闳羽,王府长史庞黃,王府司马楚睿,十四王子的两名贴身护卫童喾皋升,西门柳,明安,花猛,乐无甘,樊一瑙,毛勇,冯胆,西门云,西门雨等等。。。
    西席宽敞多了,依次为楚兮公主,明玉,凌雪,楚兮公主的奶妈升嬷嬷,楚兮公主的两名贴身侍女伊宁伊丽,西门夫人,谈夫人,乐夫人,樊夫人等等。本来凌雪的位置被安排在樊夫人下面,与对面的西门雨遥遥相对,楚兮公主非要让凌雪靠近坐,凌雪不得已移到明玉下首,把其他人依次往下挪了一个位置。
    大厅外面的廊庑下,院子里也摆设了数十张大圆桌,桌上满满地罗列着山珍海味,水陆杂陈,美酒佳肴。十四王子的随从人员,与梦岛的护卫家丁随意杂陈而坐。
    今天的坐席完全由西门柳安排,西门柳当然不会特意照顾宋奇,照他的理解,宋奇乃是一名无业游民,自然无法登堂入室,便把他安排在院子里与家丁一起坐。
    宋奇也并不以为意,欣然入坐。
    院子里摆设着数十条长桌,每桌十二人。与宋奇同桌的有家丁晁虎,麻岱,郝鹏,乌彪等人。
    明玉和凌雪二人都被楚兮公主缠着,根本无暇顾及宋奇。入席时,明玉透过纱屏,向对席飞速地扫视了两眼,从首席扫到末席,均不见宋奇的影子。明玉有些纳闷,也有些无奈。
    “明玉姐,你在找谁呢?”楚兮公主轻拍明玉的手,低声问道。
    “没找谁,我在数来了多少客人。”明玉回头向楚兮公主笑道。
    此时大家或正襟危坐,或低头沉思,或与左右两边的人低声交谈,等候着宴会的开始。大厅内外一片低沉的嗡嗡声。
    这时,西门柳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从席位上起立,双眼徐徐扫视了一圈大厅,然后向上目视明朱公和十四王子,满面堆笑道:“大家安静一下。请东道主明朱公致辞。并请殿下宣布开宴。”说毕又稳稳地落了座。
    顿时响起一片掌声,随后大家皆屏气息声,将目光投向主席,偌大的大厅中转归寂静。。。
    明朱公徐徐起身,举目向左右两厢游视一圈,向两边摆了摆手,清了清嗓子,笑容可鞠,朗声说道:“十四王子殿下,楚兮公主殿下,闳羽将军,各位贵客,欢迎大家光临梦岛。古语有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今天鄙人就以一杯薄酒,给各位远道而来的尊贵的客人接风洗尘。希望大家不嫌简慢!”
    十四王子亦起身,徐徐转动视线,视线在明玉身上凝滞了一会,又迅速从大厅众人的席上扫过,最后落在明朱公身上,满面春风道:“明朱公,你的盛情招待让小王感佩至深!梦岛的梦梁液堪比天上的琼浆玉液,小王早有耳闻。各位,今天要畅怀痛饮,不醉不归。”
    众人皆鼓掌附和道:“畅怀痛饮,不醉不归!”
    与此同时,明朱公和十四王子双双举起酒樽,向下面遥敬了一圈,然而两人笑着碰了碰杯,一仰而尽。大厅内外所有人都一起举起酒杯,干了这头一杯。
    然后大家各自吃菜,互相碰杯,互相交谈,大厅中一片衣香鬓影,弥漫着一种喜庆之气。不时有丫鬟使女穿梭往来,给各席上菜斟酒。
    席上各人反应不一。十四王子不时把目光投向明玉,在与明朱公敬酒时顺便也向明玉遥敬一敬。楚兮公主忙着与明玉凌雪低声闲聊,只有在她的王兄与明玉敬酒时才暂时住口。而明玉则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只是碍于楚兮公主在场,便强打精神应付。凌雪本来就对这种应酬不怎么感冒,此时也只是敷衍楚兮公主,听到好笑的,时不时地笑两声。
    今天的筵席上数西门家最忙了。西门柳忙着与闳羽碰杯,聊得甚欢。西门夫人则不停地向升嬷嬷献殷勤。西门云则透过纱平隐隐窥视明玉,今日明玉的姿色更胜往日,让他神魂摇荡。西门雨则只把目光注意凌雪。
    今天宋奇有些不胜酒力了。宋奇平日出入都和明玉凌雪等上层人物在一块,难得与家丁交往,这些家丁自然也不敢高攀,所以平素虽然见过面,也都没怎么说过话。今日宋奇被安排在他们席上,让他甚为惊喜,将宋奇奉若上宾,频频举杯向他敬酒。
    晁虎将酒杯举到宋奇面前,笑道:“宋公子,上次你被蒙匪劫持,我一直未能慰问你。这一杯酒算给你压惊!”宋奇道了谢,两人一仰而尽。
    一杯刚下肚,郝鹏又举杯上前道:“宋公子,你被蒙匪劫持时,居然那样镇静。我等弗如!佩服佩服!我敬你!”宋奇也是来者不拒。
    如是者畅饮了数十杯。
    西门云去更衣时故意绕到宋奇桌前,皮笑肉不笑地挖苦道:“宋兄怎么坐在外面?你这难道是微服私访,与民同乐?”
    “外面好,外面空气新鲜。”宋奇举起被子,向西门云虚晃了一晃。
    晁虎等人听了这话大为不悦,都没好气地说:“西门公子快回你的高堂大厅去,何必在这外面寻我们小民开心?”
    西门云找了个没趣,讪笑着回了大厅。
    这时大厅里十四王子干咳了一声,笑向明朱公道:“听说,岛上近来发生了蒙匪劫持人质的事件,不知这事的来龙去脉查清楚了没有?”
    “多谢殿下挂念!”明朱公侧身向十四王子拱了拱,又将手慢慢伸向东厢首席,微微笑道,“此乃敝岛之不幸。此事已经向闳将军报案。还得劳烦闳将军替敝岛做主呀。”
    闳羽年约四十年,满脸的络腮胡子,听了明朱公的话,放下酒杯,向明朱公略一拱手,道:“我接到花教头的报案,便立即安排捕快查案。查了半个月,基本上摸到一些线索。”
    众人听到摸到一些线索,皆辍杯停饮,将目光投向闳羽,静听下文:“该蒙匪,本来是梦岛的一名护卫,真名叫翟旺。”
    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明眼人都明白闳羽只是以此起头,徐徐讲述查案经过。不过还是有个人沉不住气,道:“这些情况我们都知道。我们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谁杀了翟旺,还有,翟旺的背后主使人是谁。”大家转头去瞧,说话的是副教头毛勇。
    闳羽回头向毛勇干笑一声“别急!翟旺还有个化名叫燕子飞,这个你应该不知道吧”,见毛勇不好意思地摇头,便又将视线落在主席方向,道:“据查明,燕子飞还有两名同伙,他们在东海郡逗留了四个月之久。其同伙一个叫变色虎,一个松鼠空,当然这两人用的也是化名。经捕快查明,那个松鼠空,极有可能也是从梦岛出来的。我说的线索就是这个。”
    众人听了,无不摇头乍舌。大家没有想到梦岛居然又出了一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