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四十九章 波诡云谲
明朱公眉毛拧成两条结,垂头叹息道:“真是家门不幸啊。只怪我治岛治商无方。殿下见笑了。”
    十四王子伸手拍了拍明朱公的手背,温言劝慰道:“明朱公何必自责。贵号成立三十多年,伙计十数万,出一两个败类,也是无法避免的。”
    闳羽端起旁边的酒浅浅啜饮了一小口,继续说道:“那个变色虎武功高强,兼且极擅易容。这一年多来往卫楚边境多趟,极有可能来自楚国。据捕快查明,这变色虎于三个月前同燕子飞一起从东海郡海边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句话,说得大家惊诧不已。假如闳羽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变色虎极有可能隐匿在岛上。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
    “请问闳将军,有没有查明这变色虎和松鼠空真名叫什么?”冯胆隔着几张坐席向闳羽遥问道。
    这一句话问出了大家的心声,大家都将急切想知道答案的目光投向闳羽。。。
    闳羽似乎有意要加深众人的焦急感似的,又端起酒杯慢慢啜饮了两口,咂了咂嘴吧,半晌后徐徐说道:“暂时还没有。”
    “切!”毛勇冯胆都很泄气地叹了口气。
    闳羽抬手抚了抚下巴上的短须,淡淡笑道:“如果查清了这二人的真实姓名,那就不叫摸到些线索了,那就可以直接宣布破案了。不过再给我两个月,一定可以破案。”
    众人听了觉得也是,这么大的案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破的,又听到还需要两个月才有可能破案,都有些丧气,便皆低头喝酒。
    院子外面的气氛相对轻松许多。
    “燕子飞,松鼠空,变色虎。怎么会取这种名字?这些名字真是一个比一个吓人。”宋奇放下手中酒杯感叹道。
    麻岱轻蔑地哼了一声,道:“这没什么。他们取这些化名,无非想掩人耳目而已。”
    “那燕子飞的武功已经很了得,却很快就被人送了命,看来另两人武功更高强!”宋奇不无后怕地说道。
    “武功高倒不怕,怕只怕有内鬼。”晁虎眉头一皱,忧心忡忡道。
    “内鬼?”宋奇乜斜倦眼疑惑地望着晁虎道。
    晁虎伸手拍了拍宋奇的腿,低声说道:“如果没有内鬼,那燕子飞如何能于岛上潜伏几个月?”
    “内鬼肯定有,只是谁知道哪个是内鬼呢?”郝鹏摇头叹了口气,慢慢转头把视线投向大厅,“听听大厅里面怎么说。”
    这时大厅里面的说话声又响了起来。
    大厅里,十四王子神色凝重,不无担忧地向明朱公轻声提醒道:“据闳将军所言,那变色虎有可能潜入梦岛。看来岛上的安全还得继续加强啊。”
    “殿下说的是!”明朱公点了点头,目视花猛叮嘱道,“你加派人手彻夜巡逻,务必确保殿下的安全。”
    花猛从席位起立,向主席上拱手答应道:“是!请公爷和殿下放心,这几天我亲自带人在麒麟院巡逻。”
    十四王子向花猛摆了摆手,道:“本王这里有童皋二护卫及三百名府兵在,不怕那一两个毛贼。倒是明朱公的安全,你要加意防护。毕竟那毛贼是冲着明朱公来的。
    明朱公听了,向十四王子微微颔首,以示谢意。花猛点头笑道:“殿下说的极是。殿下这里高手如云,确实用不着我们操心。不过既然在梦岛,我们就有责任护卫殿下周全。”
    “公爷,殿下,闳将军。”这时只听西门柳插口道,“我这里有一条线索,不知对于破案有没有帮助。”
    三人都将目光投向西门柳,同声说:“说来听听。”
    西门柳从席位上缓缓起身,向三人分别拱了拱手,灰黑的眼珠转了几转,朗声说道:“明朱卫国分号大掌柜许真于三个月前卷巨款并带着分号的账簿潜逃了。我怀疑三人的背后主使人有可能是那个许真。”
    西门柳这一句话又似一颗焦雷,把满屋子的人震得愕然惊诧。。。
    筵席散后。
    此时天上星月交辉,明月入怀。悦乎厅的盛筵席也才刚结束,人们陆续从麒麟院向明朱公府而回,一路上行人络绎不绝。
    西门云两兄弟一起出了麒麟院,踏着月色向回家的路上而去。
    忽然西门云滞住了脚步,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变色虎,变色虎。他一定就是变色虎!”说着便翻身而回。
    “哥,你想干什么?”西门雨挡在西门云的前面,惑然问道。
    “我有重大线索,要去向闳将军禀报。”西门云推开西门雨,不动声色道:“我怀疑那个宋奇极有可能是那个潜入梦岛的变色虎。”
    “这样毫无根据的话你怎么能说得出来?”西门雨颇感震惊,眼睛死死地盯着西门云,“我知道,因为明玉姐和宋奇亲近宋奇,你便对他心怀忌恨。但是你也不能凭空诬陷他呀!”
    “我是忌恨他。但是此事和忌恨无关,也和个人无关。此事关系到整个梦岛的安危,我不能不挺身而出,揪出这个居心叵测狼子野心的家伙。”西门云乜斜醉眼望着西门雨道,“你想想看,宋奇是什么来头,我们谁也不清楚。他奇装怪论,绝非我等之同类。而且他来岛上的时间和闳将军所讲的变色虎消失的时间极其吻合。所以他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所谓的变色虎。”
    西门雨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这是莫须有。你我都差不多是那个时间回梦岛的,如果仅以时间是否吻合来断定的话,那么你我都有嫌疑。何况宋奇是同凌雪一起来岛上,你的意思是凌雪也可能是变色虎?如果凌雪有嫌疑的话,那么岛上谁都有嫌疑。再者,闳将军说过,那变色虎武功高强,宋奇又没有武功,这一点完全不符。”
    西门云眉毛一拧,眼光幽幽,强辞夺理道:“闳将军也说过,那变色虎极擅易容。他完全有可能伪装成不会武功的样子,这样可以麻痹大家,使大家对他不加防备,他好从中取事。这就是他高明之处。”
    西门雨想了想,叹气道:“虽然我说不过你,也改变不了你的决定。但我明白宋奇根本不可能是变色虎。此事关系重大,搞砸了后果非常严重。你可要三思而后行。不要为感情冲昏了头脑。”
    西门云拍了拍西门雨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是怕牵扯到凌雪。放心,此事与凌雪毫无关系,她也只是被变色虎利用而已。再说,我也没有断定宋奇就是变色虎,只是说他的嫌疑最大。把这条线索告知闳将军,是真是假,由闳将军去问一问查一查,不就清楚了吗。”
    “行,你好自为之吧。”西门雨说着,气鼓鼓地向回家的路上迈步而去。
    西门云整了整衣服,翻身折回麒麟院。。。
    西门云二进麒麟院时,全院的防卫已由十四王子的府兵接管,梦岛的家丁仅在院门口做协助配合工作。
    府兵见西门云意欲入内,便伸手拦住了他,斥喝道:“宴会已散。现在只准出,不准进!”
    旁边的家丁认出了西门云,讶然问道:“西门公子,你有何事?”
    西门云向门口的府兵和家丁拱了拱手,央求道:“请让进去,我重大情况向闳将军禀报。”
    家丁与府兵耳语了一番,府兵闻说此人是总掌柜的公子,便换了一副笑脸,抬手放行,并向内指了指,道:“闳将军在鹤鸣院负责殿下的防卫。你快去快出。再过半个时辰就要闭门了!”
    西门云谢过府兵,便顺着他指的方位向鹤鸣院逶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