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五十一章 重要情况
明玉回头一瞧,不瞧犹可,一瞧唬一跳,只见那十四王子卫理正笑吟吟站在秋千后面,双手一拉一送推着秋千,怪不得秋千刚停下来不就又不由自主地荡悠起来呢。
    原来散筵之后,十四王子因听到变色虎有可能隐匿在岛上,担心妹妹楚兮公主的安危,特意来雀舞苑检查一下妹妹的安防工作。当然,他也料得到,明玉一定和楚兮一起的,她两人难得见一次面,岂能分得开。雀舞苑的宫女告诉他,公主去了后面的大花园。十四王子一惊,连忙加快步伐向大花园赶去。
    进入大花园,见明玉和楚兮在一起荡秋千,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放回了胸腔。十四王子挥退护卫跟班,悄声轻脚潜至秋千后边,一面缓缓地推拉着秋千,一面从背后饱览明玉的一头秀发和倩丽的背影。
    此时明玉狠狠瞪了楚兮公主一眼,一面笑骂道:“你这个促狭鬼!看我饶不了你!”一面伸手去胳肢她。楚兮公主笑着躲着跳下了秋千,在几步远处回头向明玉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过假山跑开了。
    明玉亦跳下秋千,意欲去追楚兮公主,以避免刚才那句话所引起的尴尬。
    那十四王子从后面叫道:“明玉,等等。”明玉只得止步回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十四王子赶上来几步,满面含笑道:“自从上次见面,咱们又有两年没见了。你这一向可好?”
    “谢谢你关心,我一直都很好!”明玉向他福了一福,轻声回道。
    十四王子听了,连说:“那就好!”
    “还有事吗?”明玉又淡淡地问:“没事我就走了!”
    十四王子略微有些局促的说:“没事没事。能瞧上你一眼,就够了。”
    明玉转身就跑,欲转过假山去找楚兮公主。
    “明玉,等等!”这时又听十四王子从后面追上来说。
    明玉只得又止住脚步,回身不悦地问道:“还有什么事?”
    十四王子三步两步来到面前,也不答言,伸手欲抓明玉的手,唬得她倒退几步,又羞又气,抬手就向他甩了一巴掌,登时他的脸上就现出五个指印。打完后明玉转身提着裙子便跑,留下他一脸的尴尬羞愧,痴痴呆呆地立在那里。。。
    楚兮公主正在假山后面不远处一个亭子里负手仰首观赏天上的明月,见明玉一副又羞又惊的脸色跑来,忙迎上来,携着明玉的手,关切的问:“怎么啦?”
    明玉略微定了定神,叹了口气,回道:“没什么!”
    “来之前,四哥在东海郡花重金买了个蓝玉手镯,说是准备送给你的,有没有拿出来给你?”楚兮公主笑问。
    明玉听了,知道打错了,顿时把脸一红,嘴一噘,赌气道:“谁稀罕?”
    楚兮公主悄声说:“他听了会伤心的。”说着抬手指了指她身后。
    明玉回头一瞧,见十四王子犹在假山后面探头探脑向她这边张望。
    明玉脸红过耳,还好是月色之下难以察觉,便扭回头,没有睬他。
    十四王子远远地立脚在石头后面,欲进又不敢上前来,欲退似亦不舍离去。。。
    西门云进院欲找闳羽将军报告重要情况,闳羽将军没找着,却鬼使神差来到了大花园。远远地瞥见十四王子和明玉在前面秋千边说话,便将身一缩,隐匿在一堆树丛后,于暗中窥视到这一幕。西门云偷听到他们的全部对话后,不由得傻了眼,慌了神。
    他心里一直把宋奇当作情敌,将全副心思用于对付宋奇,没承想从半路上突然杀出来一个比宋奇强万倍的情敌。早就听父母说过明玉应该配王子状元的话,但那也仅是说说而已,谁也没有当真。
    当然对于十四王子爱慕明玉的事情,他以前隐约有所耳闻,只是从来没有目睹过,加之明玉与十四王子一两年才能见上一面,所以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从今天的情势看来,这传闻竟是真的。那十四王子似乎对明玉喜欢得有些不能自拔。
    那宋奇不过平头百姓一个,无权无勇,没财没势,他西门云想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想怎么驱逐就怎么驱逐。
    可是十四王子则不然,赫赫王子,高高在上,势大财雄,跟十四王子比起来,他西门云连一个尘埃都算不上。
    他西门云岂敢与十四王子争风吃醋,竞美夺艳?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然而就此退出竞争,将明玉拱手送与十四王子吗?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甘心的。
    那应该怎么办呢?
    西门云盘算来盘算去,最后觉得还是留着宋奇好一些。有宋奇在,明玉还有个牵挂,不至于很快被十四王子征服。要争让宋奇和十四王子争去。鹬蚌相争,他西门云说不定还可以坐收渔利。一旦将宋奇一棍子打死了,那么明玉会把他西门云恨之入骨,并将很快投入十四王子的怀抱,那时,他西门云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西门云主意一定,便刚才意欲举报诬陷宋奇的蠢蠢念头强行按捺住了,转身从隐匿之处悄悄地退了出去。。。
    西门云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地向外而去,刚至后花园园门口,正撞到迎面而来的闳羽将军身上,两人都踉跄了几步才煞住脚步。
    “你!”闳羽正要发作,抬头一瞧,见是西门云,便按捺住,没好气地问道:“西门公子,听兵士报告说你有重要情况向我禀报?”
    西门云见是闳羽,心里一惊,暗道:“我找你找不到。现在我不找你了,你倒撞了上来。”此时也不可能说没有情况了,连忙定了定神,陪笑道:“哎呀,闳将军,我确实有重要情况向你禀报。”
    闳羽一手叉腰,一手向西门云一扬,示意道:“什么情况?快说!”
    此时西门云眼珠子转了好几圈,也不用打腹稿,便信口胡诌道:“中秋夜蒙匪劫持人质时,我刚回到我家海边别院,忽见眼前人影一晃,未几便从海边传来’咚’的一声响。我连忙赶至海边,影影绰绰见到海面上似乎有人头向远处晃动。不久便消失不见了。”
    闳羽手抚着下巴,耐着性子听完,冷冷地说道:“这算什么重要情况?还有你当时为什么不向花教头禀报你所见的情况?”
    “当时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以为是什么海豚海鱼之类。你知道,海上什么海豚海鱼之类多的很。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当回事。”西门云背上虚汗直流,脸上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现在听说当时岛上可能还有个什么变色虎,回想到当时的情景,后怕不已。我猜想,那海面上的人影或许就是变色虎。”
    听到变色虎三个字,闳羽似乎来了兴趣,眉毛一拧,凑向前一步,问道:“你的意思是,变色虎有可能于那夜离开了梦岛?”
    西门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此时便连连点头道:“是的。闳将军分析的极是。”
    “你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很重要!”闳羽心中大喜,欣然笑道,“既然变色虎已经离开了梦岛,那就没必要弄得这么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西门云陪着笑道:“但愿我说的情况对闳将军破案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