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五十四章 无法分身
当天最忙的应属明朱大小姐和她的首席侍女翘眉。
    各路祝寿团一登岛,那些女眷便忙着来邀请明玉。此时明玉被楚兮公主缠着腻在一起,根本无法分身。
    她们只能把翘眉堵在雀舞苑的门口。
    “翘眉姑娘,我家公主请明朱小姐到凤尾苑一叙。”梁国燕然公主的侍女锦瑟向翘眉下了燕然公主的玉帖。
    翘眉接了玉帖,笑道:“谢谢公主盛情。我一定转告我家小姐。”
    陈国武媚郡主的侍女飞蝉也递来一页芳柬,说道:“我家郡主请你家小姐到翡翠苑一叙。”
    “谢谢郡主。我一定转告小姐。”
    后面还有楚国云楚郡主的侍女盈盈,手里拿着薛涛笺。
    盈盈身后还排着各大商号的女眷。那些商号的女眷见公主郡主的邀请都没有得到答复,她们的请柬揣在兜里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锦瑟见翘眉忙于接请柬,接了请柬也是托在手上,并不入内通禀,便从旁催道:“我家公主还在等着答复呢。”
    “是啊,我家郡主也在等呢。”飞蝉附和道。
    “好好好。我马上进去通禀。”翘眉扫视了一圈现场的各路女眷,莞尔一笑,摇头晃脑道,“不过小姐正在和楚兮公主说话,恐怕一时半刻出不来。现在天也晚了。不如等明天再赴各位公主郡主的约。”
    锦瑟满心不快,语气不免有些冲地说道:“明天?明天是明朱公的大寿正日,哪里有空闲时间。你可不要敷衍我。”
    飞蝉提起裙子向前移了一步,大声责问道:“和楚兮公主说话都说了两天了,哪里有那么许多话,两天还说不完?”
    众女人都叽叽喳喳异口同声附和道:“是啊,大家都是客,你家小姐可不好厚此薄彼。”
    翘眉脸上陪着笑向大家摆手道:“大家都是客,我家小姐怎么可能厚此薄彼?只是有个先来后到的次序。”
    人群后面一个声音说道:“先来后到是对的。但也有个时间问题。你家小姐作为东道主,都陪了楚兮公主两天了,也该陪陪大家了。”
    又一个声音有些急躁地说道:“是啊,我们在岛上统共呆不了两天。你小姐再不出来,我们都见不到面了。那岂不是白来一趟。”
    翘眉只得极力陪笑安抚道:“放心,一定会陪大家的,我这就向小姐通禀。你们请在这里稍等片刻。”
    翘眉说着,提起裙子,转身步入雀舞苑,向院子里面一径而去。
    约莫等了一盏茶的工夫,翘眉还没有出来。大家都等得有些不耐烦,开始抱怨起楚兮公主来。
    “这楚兮公主都来两天了,还缠着明朱小姐,分明就想霸占她的时间,不让她和我们见面。”
    “她以为霸占时间就有用吗?”
    “先来又怎么样,先来还不是先捱打?”
    “挨打?谁打谁呀?”
    “你还不知道啊?不过此事无可奉告!”
    “我知道。”旁边一人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人哈哈笑道:“那他还不知难而退,真是不识趣。”
    众女有明白的也有不明白的。明白的也不再讲,不明白的也不再问。此时大家发泄了一通怨气,似乎畅快了许多,毕竟这怨气本来就不大。便分别找合眼对缘的聊起天来,聊到兴起时,几乎忘了来的使命,也忘了刚才怨气的由来,连翘眉出来了都不知道,直到翘眉干咳了一声,才把注意力重新转了回来。
    “各位姑娘姐姐,久等了。”翘眉满面含笑道,“我家小姐说,今晚晚宴之后在君兰厅准备了一场茶会,款待所有的公主郡主小姐。到时候大家都可以一起见面了。明天祝寿大会之后再根据大家登岛的先后次序,分别跟大家单独见面叙谈。不知大家满意否?”
    “满意!麻烦翘眉姑娘了!”众女听了,满心欢喜地各自离去了。
    至掌灯时分,君兰厅明灯高悬,照如白昼。
    当男人们在各自所住的院子里分别开设酒宴时,在君兰亭却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女人茶宴。来岛上的有身份的女客全部聚在这里,衣香鬓影,珠摇翠晃,环珮叮当,济济一堂。
    分别来自四个国家的两名公主两名郡主四名巨商千金齐集一堂,这不但在梦岛是绝无仅有,在天下四国当中,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群芳会。
    君兰厅虽比不得悦乎亭的宽敞豪奢,却也精致素雅,容纳数十名客人,倒也不显得怎么拥挤。
    此次女人茶宴,明玉完全委任凌雪全权协办,连座次也由后者做主安排。
    虽说女人不讲究身份地位,但是在此场合,有些讲究还是必要的。毕竟有两个公主两个郡主摆在那里,这身份是不可逾越的。
    起先凌雪想安排楚兮公主与燕然公主同明玉一起坐主席,不过这样一来,公主下面的嬷嬷侍女就不好安排了,她们地位再高,也是奴仆,总不好超越于郡主之上。如果把公主的侍女嬷嬷置于末座,恐怕她们又有怨言。
    最后凌雪决定不设主位,将明玉移坐至客位首席。明玉自然无所谓。倒是明玉坐东厢还是坐西厢,又有了难题。
    楚兮公主自然想让明玉同她一起,这样一来燕然公主岂能满意。
    凌雪费了很大一番唇舌,才说得楚兮公主勉强同意让出明玉与燕然同席。楚兮公主虽心有不甘,但在公开场合也不能表现得太贪,毕竟她已占据了明玉两天的时间。如果在这么多新客人面前,她仍然要与明玉坐必同席,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楚兮公主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要求凌雪与她同坐。
    最后坐席安排如下:
    东厢首席为明玉,燕然公主,次为武媚郡主,各自所带的一名嬷嬷两名侍女均列席于主人身后。此后依次为梁国少凝商号大东家之女边素婷,陈国易氏商号大东家之女易紫苓。
    西厢为楚兮公主,凌雪,次为云楚郡主,各自所带的一名嬷嬷两名侍女均列席于主人身后。以下依次为卫国裕康商号大东家之女饶夕妍,楚国长有商号大东家之女冉梦馨。
    这样的安排,公主的嬷嬷侍女也不能表示不满意,毕竟她们的位置仍居于郡主之上。而郡主的嬷嬷侍女也仍居于商家千金之上。
    而那些商号大小姐的侍女则由翘眉在另一间同样以茶招待。
    至于凌雪与公主同坐,那些客人谁也不会介意,因为这是楚兮公主主动要求的。
    今天明玉也是盛装打扮,身穿一袭藕白长裙,肩披狐尾坎肩,头戴金钗,耳坠珠环,美艳动人。
    明玉作为东道主,自然是首先发言。只见她缓缓起身,轻抬眼睫,明眸游视一周,向大家嫣然一笑,徐徐说道:“各位公主郡主千金芳驾莅临,使蔽岛大为增色添香。各位来自天南海北,不同国家,今天能够相聚在这里,真是三生之缘。今晚我谨以茶代酒,为各位一洗鞍马之尘。”
    燕然公主作为来宾代表自然起身答言。她年龄不到二十,长得俊俏艳丽,温婉娴雅。只见她朱唇轻启,说道:“谢谢明玉的热情接待和周到安排。喝茶更好。酒是男人的杯中物,茶则是我们女人的壶中品。有句话叫做喝茶的女人更美。”其声如莺声燕语,婉转动听。说毕,微微一笑,笑时,脸上漾起一个小酒窝,十分迷人。
    “燕然公主说得好!我们今天就以茶会友。”楚兮公主盯着着燕然公主瞧了几眼,点头笑道:“我们来这里,祝寿是一个目的,但并非全部目的。其实应该还有两个目的,一为探视明玉姐,二为大家姐妹相聚。各位说是不是?”
    实际上现场之人,明玉除了与两三个熟念之外,与其他几个都没有见过面。而其他人之间大部分更是从来没有谋过面,不存在相不相聚的问题。
    但楚兮公主这么一说,众人自然不好说不,遂相率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