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六十二章 救与不救
当晚,明朱公府议事厅上,灯烛辉煌,照如白昼。厅里黑压压挤满了人,岛上凡有些身份的人,都来参加会议。
    虽然知道对手是谁,也知道对手手中的牌是什么,但是要谈营救却不知道从何着手。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变色虎隐身于何处,更不知道他把宋奇藏在何处。
    这梦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在偌大的岛上寻找一两个人,那简直比大海捞针的难度还大。
    大厅里虽然挤满了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了,甚至可以说有些寂静。
    这是一阵激烈争吵之后的短暂平静,也是即将爆发的更激烈的争吵的前奏。
    明朱公高坐于正中的太师椅上,一言不发,眼神空洞地望着下面的人。而下面的人,也眼神空洞地互相对视着。
    这种沉寂维持了足有一盏茶的时间。
    这时只见万九号海船船长樊一瑙,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大厅中的平静。只见他向明朱公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公爷!那变色虎只不过抓了两名不足轻重的无名小卒,哪里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他想以此威胁公爷,威胁梦岛,那简直是打错了算盘。我们只要不理他,他就无法施展其狡计伎俩!”
    这一番话博得了一部分人的赞同。有人附和道:“是啊,一两个无名小卒,管他做甚!”
    “我不这样认为!”花猛瞟了樊一瑙一眼,然后徐徐扫视周围众人的脸,奋然道:“虽然是两个无名小卒,但也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这两个大活人,其中一个是十四王子的府兵,在明朱公府活生生地失踪了,我们若不顾不管,岂不让天下人笑话我们梦岛畏惧匪徒草菅人命不顾道义?”
    花猛的话当然也博得了一些人的赞同。“是啊,我们这里人才济济,岂能畏惧一个匪徒?”
    樊一瑙立即反驳道:“不是我们畏惧匪徒,也不是我们草菅人命。问题是梦岛这么大,我们又不知道匪徒隐匿在哪里,怎么去救?再说,匪徒要的是天书。一边是无名小卒,一便是无价之宝,孰轻孰重,连三岁小孩都清楚明白。难道为了救无名小卒,就让公爷将天书献给那匪徒吗?”
    “公爷!樊船长说得对。天书是无价之宝,绝对不能交给那匪徒!”一直没有说话的西门柳干咳柳一声,挺身而起,向明朱公拱了拱手,微微一笑,语气平缓道:“那宋奇来路不明,我们犯得着不计代价去救他吗?”
    “你有何高见?”明朱公向西门柳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西门柳谢了坐,缓缓说道:“从昨夜到今天我一直在思考,那宋奇到底是什么来头?自他一上岛,岛上便接连发生事故。先是蒙匪劫持事件,现在又是匪徒要胁事件。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西门掌柜,你怀疑什么?”冯胆隔着几人向西门柳质问道。
    “上次宋奇被蒙匪劫持,最后有惊无险,竟然毫发无损。”西门柳说着,语气有些激动起来,手也不停地向空中挥舞,“这次又被匪徒劫持。当然这次大家都没有亲眼目睹,所以这次到底是被劫持还是其它状况,大家都不得而知。但是公爷实实在在收到了匪徒的威胁信。”
    樊一瑙点头赞同道:“是啊,我们都在参加祝寿大会,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到底有没有人被劫持,完全是根据匪徒的箭书所言。”
    西门柳见有人听进了他的话,便继续抽丝剥茧分析案情道:“今天是公爷的六十寿辰之日,各国来贺,如此重要的祝寿大会,岛上几乎人人参加。宋奇如果是在祝寿大会现场被劫持,怎么可能无人目击?如果他是在祝寿大会现场之外被劫持,那么他为什么不来参加祝寿大会?他究竟去了哪里?他究竟要干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上次那场劫持事件是否是他自到自演的一场闹剧?而这次,或许根本没有劫持事件。”
    毛勇皱了皱眉头,质问道:“没有劫持?那宋奇为什么失踪了?公爷收到的威胁信从哪里来的?”
    “这就是他高明之处。”西门柳瞥了一眼毛勇,又将目光扫视全场道,“之前他导演了一场劫持戏给我们看,让我们印象深刻。然后这次他自己玩一场失踪,便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想到他被劫持了。而实际上,他并没有被劫持,他只是射出这封威胁信后就主动失踪了。”
    “你是说这封威胁信是宋奇射的,而不是变色虎?”人群中有人问道。
    西门柳手向空中用力一挥,斩钉截铁道:“对!这封威胁信是宋奇射的,也是变色虎射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你说宋奇就是变色虎,你有何根据?”冯胆盯着西门柳问道。
    西门柳呵呵一笑,道:“据闳将军说,那变色虎是三个月前从东海郡海边消失的,而宋奇就是那时来到岛上的。据此而言,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否则怎么会如此巧合呢?”
    冯胆反驳道:“据闳将军所言,那变色虎武功高强,而宋奇毫无武功。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西门柳双手抬起,在脸上画了一圈,解释道:“闳将军也说过,那变色虎易容技术极高。他完全可以伪装成一副没有武功的样子。再说你们谁跟他较量过,怎么能确定他没有武功呢。”声音顿了顿,又说道:“还有宋奇来岛上之后,几乎天天与几个女孩子呆一起,从来没有跟男人一起碰过面,他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还不是怕暴露他的真面目吗。”
    毛勇点了点头,复又摇头道:“你说的虽有道理。可是宋奇是和凌雪一起登岛的。之前他一直住在陈国的黄龙岭,根本不在卫国的东海郡。”
    西门柳双眸一凝,盯着毛勇,咄咄逼人道:“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当然懂得迂回曲折更能赢得信任。否则他何以能自由进出防备森严的明朱公府?何以能轻而易举地将威胁信射在龙吟馆的大门口?”
    冯胆冷笑一声道:“宋奇在黄龙岭住了三四个月,他有没有武功难道凌雪会不知道?你仅仅根据登岛的时间判断,就断定宋奇就是变色虎。你这太牵强附会了!再说宋奇已经被师父收为徒弟,怎么可能是变色虎,你的意思难道说凌雪也是变色虎?”
    西门柳嘿嘿一笑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翟旺是什么人?他不也是黄龙岭门下人吗?”
    冯胆眼睛一瞪,指着西门柳的鼻子斥道:“西门柳,你太过分了!竟敢污蔑师傅!”
    西门柳摊开双手,皮笑肉不笑道:“你不要误解,我丝毫没有诬蔑你师父的意思。翟旺是蒙匪,这是事实吧,他也是凌教头的徒弟,这也是事实。我只是实事求是,绝对没有其它意思。”
    “有你这样实事求是的吗。如果仅根据上岛的时间,那么你西门柳的儿子西门云也是中秋之前回岛的。而且他武功不低,他是变色虎的嫌疑更大!”毛勇火冒三丈,愤愤然向西门柳靠去,似有挥拳痛揍几拳之意,被樊一瑙挺身拦住了。
    西门柳亦瞪着毛勇叱喝道:“你想怎样?!”
    明朱公一直静听,两条眉头都拧到一处去了,此时向下面摆了摆手,沉声道:“好了!不要吵了!吵能解决问题吗?不管宋奇是不是变色虎,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他,这样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声高呼:“十四殿下驾到!”
    明朱公听了,正要起身去迎,只见下面的人群迅速向大厅两厢靠拢,中间让出了一条三人多宽的通道。十四王子在闳羽等八九人的簇拥下急速穿过通道,已然来到明朱公面前。
    “殿下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明朱公离开座位,引十四王子坐于正中主位。立时有人搬来一张椅子,加在明朱公身旁。
    “不敢不敢!”十四王子稍微谦让了一番,便昂然而坐,然后侧脸望着明朱公,关切地问道:“查出匪徒手中所劫持的人是谁吗?”
    “刚刚查明。”明朱公长叹一声,“失踪了两人,一人乃是我们的客人宋奇,还有一名是殿下的府兵。”
    十四王子听了这话并不吃惊,显然他已经掌握了部分情况。
    他点了点头,然后拍了下椅子,愤然道:“这匪徒也太猖狂了!他这不仅仅是威胁明朱公,也是向小王示威!”又抬头望着闳羽道:“闳将军,你就在这里协助明朱公,不管匪徒躲在哪里,都要把揪出来,把人质就出来!”
    “多谢殿下!”明朱公忙摆手制止道,“此事发生在梦岛,我们足以应付,岂能让殿下费心!”
    十四王子按住明朱的手,目光一凝,脸上挂着肃然的表情,正色道:“我相信梦岛到能力足以对付匪徒。但是匪徒所给的期限太短,而且有我们的人被抓,我们岂能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