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六十五章 重赏之下
对于天狼星之死,最痛苦哀伤的人当然是非十四王子卫理莫属。明朱公自然向后者带去了恳切的慰问和深刻的歉意。其他王侯均安慰劝导十四王子。
    而此时,在明朱公府卓玉苑,明玉则急得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大厅里转来转去,脸色煞白,神色黯然。凌雪站立一旁,垂头叹气。
    楚兮公主狠狠地骂了一句:“那该死的劫匪实在太阴险歹毒了!”天狼星之死让她着实伤心了一回。
    燕然公主,武媚郡主,云楚郡主都陪在旁边,或坐或立,或安慰一下楚兮,或劝导一下明玉,或突然蹦出一个主意。
    然而这些安慰之词显得是多余的,起不到什么作用;而那些主意大都经不起推敲,没有什么实用性。
    武媚郡主突然抬起头,若有所思道:“梦岛就这么一点大,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一丝踪影,难得劫匪躲到天上去了不成?”
    云楚郡主摇头叹气道:“躲到天上去倒未必,但很有可能藏在地下。”
    “躲在地下就更难找了!”凌雪凝目望着门口,幽幽叹道,“现在大家也没有什么灵犬,神鹰,火狐貂之类的东西可以提供帮助,而且就算有也未必能抓到劫匪。”
    燕然公主点头道:“是啊,靠我们这样去搜是搜不到什么结果的。”忽又举目望着明玉,若有所思道,“劫匪在大白天抓了两个人,难道就没有一两个目击者?”
    明玉摇了摇头,幽然叹气道:“应该没有吧。如果有,早就有人来报告了!’
    凌雪眉毛一皱,接口道:“当时大家都在参加祝寿大会,有谁会目击到劫匪抓人之情景呢?”
    燕然手在空中比划着手势,徐徐分析道:“或许会有人目击,但是他们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隐匿不说也有可能。”
    楚兮公主望着燕然公主,嘴巴一撇道:“那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就算有目击者,他们当时既不肯说,自然现在也不会再说。”
    “那不一样。”燕然公主将手一摆,微微一笑,缓缓说道:“他们不肯说,一方面是因为怕惹事,另一方面是不能肯定自己知道的线索是否有用。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我们悬重赏寻找目击者,自然有人来领赏。也许单个人提供的线索并无大用,但是假如有三四个人提供线索,把这些线索叠加起来,或许就能指向劫匪的藏身之处。”
    “你这个主意不错!”楚兮公主赞同道。众人都说可行。
    明玉脸上难得地露出笑容,一面向外走,一面回头表示歉意道:“雪儿,你就在这里陪着各位。我这就去让我爹发出悬赏告示。”
    当天下午,悬赏告示便在梦岛各个广场及路口赫然张贴了出来。
    告示上以正楷书写道:“劫匪于光天化日之下劫持了两人,且于龙吟馆门口以袖箭射出一书。如有目击者,可以今天子时之前来教头办事大院报告,赏黄金十两。”
    告示贴出去不到一个时辰,便不断有人来教头办事大院提供线索。
    此时教头大院门庭若市。院子里站了半院子的目击者。
    花猛端坐于大厅正中,两边环列数十名家丁,大厅正中摆着一个朱红大木箱,箱子盖子敞开,里面是一整箱黄澄澄的金子。
    刚有一个人手里捧着一块金条喜滋滋地出去,又有一人心痒痒地进入大厅来报告。
    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向上拱手道:“花教头,我去更衣室时,看见一个人袖子里鼓鼓的,我当时还嘲笑他:’哥们,你真是吃不了还兜着走。’现在回想起来,那人一定是劫匪,袖子里鼓起来的一定是袖箭。”
    “你看清那人长什么样?”花猛问道。
    家丁回答道:“那人卫国士兵装束,矮胖个儿。其它我就不知道了。不知这些有没有用。”
    花猛点了点头,然后向他摆手道:“好,领了赏金下去吧。”
    此人喜滋滋地领了赏金下去。又有一个梁国士兵装束的人上来,一面侧着头回想,一面娓娓说道:“我们坐在龙吟馆门外第二排第五桌。在卫国十四王子献寿礼时,我看见一个卫国士兵装束的人,从龙吟馆院门外进来,一路低着头,我当时还问他干什么,他说什么大人丢了个重要的玉佩要他来找。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在那礼物箱子上,没有特别关注他。后来就发生劫匪射箭威胁之事。我猜想那人一定就是劫匪。等我意识过来时,四顾去找时,那时人群已经大乱,而那人也不见了踪影,应该是趁乱跑开了。”
    花猛点了点头问道:“你看清那人长什么样?”
    陈国士兵搓了搓手,回答道:“中等身材,微胖,他低着个头,也没看清脸。”
    “好,领了赏金下去吧。”花猛将手一摆。立时有家丁给他递上一块金条。这人也喜滋滋地下去了。
    此后又有一个老家丁说:“祝寿大会那日,我负责留守公府含章苑。我也没有别的事,就在房间里喝了一两口小酒。忽然耳边隐隐约约听到’来贼了’的呼声。我出了房间,转过廊庑,忽然眼睛一花,影影绰绰看到一个黑影一闪就不见了,那黑影身上还似乎背着个人。我还专门跑近去看了看,那边什么都没有。我还找了另外几个留守的人,说了这事,他们都说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来贼了。我以为自己花了眼,也就没怎么在意。”
    花猛点了点头头:“好,领了赏金下去吧。”
    此后又有人提供线索,或说看到黑衣衣背着个人进入树林里,或说看到黑衣人背人进入山里,等等诸如此类。
    诸多线索综合在一起,在花猛的脑子里形成了一条劫匪路线图。劫匪有两人,其中一人身穿黑衣潜入含章苑,意欲行盗,可能被人发现,便将那人劫持绑架了,背进了山里;另一人则装扮成卫国士兵模样,混入祝寿人群,伺机射出威胁之袖箭。
    虽然有了比较清晰的路线图,但是离找到劫匪仍然相差甚远。因为整个梦岛包含梦玉山都搜了个底朝天,结果是一无所获。再来次大翻搜,也未必会有更好的结果。
    提供线索者一个个眉开眼笑领了赏金出去,门外院子里仅剩下一两个人了,而箱子里还剩有半箱金条。
    花猛眼神空洞地望着门外,摇头叹气道:“看来这次重金悬赏也是徒费千金,虚忙一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