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回天决 > 第七十三章 关在船底
光亮就是从门外那个高悬的窗口投透射进来的。
    宋奇将视线从窗口收回来,扫视了一圈他所处的空间。在他旁边不远处,另有一个人也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看其相貌,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龄,脸色煞白,身上仅剩内衣,看来他的衣服被劫匪剥掉了。劫匪要他的衣服干什么?莫非是冒充他?冒充他又能干什么呢?
    那人此时也张着惊恐的眼神望着宋奇。
    宋奇向那人无言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回头来,瞪着眼直视前面那个矮胖蒙面人的脸,似乎要将那层面纱看穿似的。那蒙面人还被宋奇看得转过了脸去,好像担心被宋奇认出来似的,真是做贼心虚。
    后面那个瘦高个蒙面人见宋奇有话要说的样子,抬手指着宋奇道:“你有什么话说?”随后踏前两步,三下两下扯掉宋奇及旁边那人嘴里的布。
    宋奇嘴巴被堵了半天,郁闷作呕,布去掉之后,立时轻松许多,但是嘴里干枯,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用舌头舔了舔口腔四壁,舔出一些唾沫来,嘴巴咀嚼了几下,方才缓过劲来。
    “快放了我!否则我们殿下饶不了你!”旁边那被绑之人大声叫嚷道。
    那矮胖个冲上前去,一甩手便给了那人两巴掌,断喝一声道:“别叫!再叫就撕烂你的嘴巴!”
    那小兵被打得嗷叫了两声,又被那话唬的一缩脖子,连忙止住叫声。
    “你们殿下会管你这样的小兵吗?”那矮胖个抬手将脸上的蒙布往下一扯,一阵狂笑道:“我们只不过借你衣服皮囊使用一下而已。”
    这时那小兵才发现,那矮胖个身上穿的就是他的士兵服。
    而宋奇见了矮胖个的长相,又回头瞅瞅小兵,他惊呀得嘴巴都合不拢,那矮胖个的相貌和那小兵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他心里明白了,那矮胖个一定化装易形为那小兵,然后穿了小兵的服饰,混进祝寿团进了麒麟院,从中做了什么捣鬼之坏事!
    宋奇眼睛盯着那矮胖个的脸说,断然说道:“你一定是所谓的变色虎!”又将视线移到瘦高个脸上,“你一定是什么松鼠空!”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的!”那个矮胖个抬起腿踹了宋奇一脚,指着宋奇的脸狞笑道:“告诉你,你知道得越多,你活命的机会就越少!”
    唬得宋奇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则一声。
    “小子,是你撞上来的,算我们有缘!”瘦高个上前两步,伸手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嘿嘿笑道:“我来告诉你吧,我才是变色虎!他就是松鼠空!”
    宋奇有些不解地瞧瞧变色虎又望望松鼠空,欲言又止。
    变色虎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你觉得变色虎擅长易容之术,所以应该是我变色虎扮成小兵而不是他松鼠空,对吧?这就是你们聪明人反被聪明所悟的原因。告诉你吧,我的易容之术是从帮别人易容方面来说的,并不是帮自己易容。当然我自己也会易容。但是帮别人易容易得更像些。常言道,医生不治己病,大部分时间都是帮别人治病。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原来如此!”宋奇似乎恍然大悟。不过他很快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大收获,因为这两个名字只是个化名而已,知道谁是变色虎和不知道没有任何区别。
    变色虎一面绞着手在宋奇和那小兵中间转了两个圈,一面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你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你们值不值得活着出去。”
    “你什么意思?”宋奇眉头一皱,不解地望着变色虎问道。
    “意思很简单!”松鼠空将手一挥,语气冷冷地说道,“我们已经向明朱公下了箭书,告诉他你在我们手里,让他拿天书来赎你。现在就看你值不值得他来赎了。”
    “你让明朱公拿天书来赎我?我看你们是打错了算盘,只会徒劳无功。”宋奇摇摇头,哑然失笑道,“我只是个无名小卒,梦岛这么多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明朱公怎么可能拿世人梦寐以求的天书来赎我这个无名小卒?你们还是杀了我吧,免得浪费时间!”
    松鼠空盯着宋奇瞅了半天,忽然如获至宝似的拍起手来,且向变色虎笑道:“兄弟,这次你抓对人了!上次我们那兄弟就是抓了这小子才安然逃出梦岛的!”
    变色虎听了,喜出望外,凝目注视宋奇良久,欣喜若狂,笑道:“这么说来,我们误打误撞抓到个有用之物!”
    “说明我们运气好!吉星高照!这次必定马到成功!”松鼠空哈哈笑道。
    两人兴奋地说笑着,互相击掌庆贺,然后欣喜地走出了房间,随手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房间顿时被黑暗所笼罩,什么也看不到。
    幸好,这次他们的嘴巴没有被堵住。两人枯坐无聊,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
    “朋友,我是宋奇。”宋奇在黑暗中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又轻声问旁边的小兵道:“你是谁,你是什么时候被抓到这里的?”
    “我叫隆标,是十四王子的卫兵。”隆标徐徐说道,“我昨晚喝了点酒,出了麒麟院随便走走,忽然脑后挨了一掌,被击晕过去,等我醒来,我就被绑在这里了。比你多关了半天一夜。”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宋奇侧头问道。
    隆标叹口气道:“我哪里知道?这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宋奇闭上眼睛,语气幽幽地说道:“我也不知这是哪里。我猜可能是海船上。外面是大海。”
    “对对!你猜得对!”隆标若有所悟道,“我有好几次感觉到房间在晃动。一定是在船上。”
    隆标这么一说,印证了宋奇的猜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就印证了三个月前参观海船时所看到的魅影也是真的。看来劫匪是以这海船为基地,不时地潜入明朱公府,意图盗取天书。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害怕。如果劫匪以海船为盗窃基地,那么海船船长樊一瑙就很有可能是那个深藏不露的内鬼。照这么说来,明朱公,明玉都处在相当危险的境地。
    宋奇双眼空洞地望着黑暗的虚空,心里想道:“此时祝寿大会应该圆满结束了。明玉她们应该发现我不见了,或许已经在各处寻找我。”
    想到这里,宋奇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真后悔当时没有把自己所看到的以及内心的猜测告诉明玉。以致现在她们想救我也不知到哪里去救!”此时内心中简直有种悔青肠子的感觉。
    “你说什么?”隆标听了宋奇的自言自语,莫名的紧张起来,悚然问道:“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宋奇听了,苦笑一声道:“能!应该能!明朱公和十四王子一定在想办法救咱们呢。”现在他只能这样安慰隆标,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
    “但愿如此吧!”隆标似信非信的嘟哝了一句,然后归于沉默。不久耳边便传来了他的呼噜声。
    宋奇茫然望着黑暗的虚空,叹了口气,也徐徐合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