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一章 族中大比时的意外
    今天是四月十八。
    
        今天是吴家堡入门三年,年龄十六岁以下弟子的大比之日。
    
        今天是吴家堡吴家远房族人,十三岁放牛娃吴峥的生日。
    
        今天也是吴峥母亲的祭日。
    
        早晨出门之前,吴峥已经炖好一锅昨天捉来的野鸡肉,以及小半锅小米粥,足够年迈的奶奶吃两顿了。
    
        来到家族的牛棚,牵着那头大青牛走在前面,其余的三十多头牛都乖乖跟在后面。
    
        对于远处供族中弟子练武的演武场上传来的喧闹声,吴峥只当是没有听见,只顾低头牵着大青牛走出堡子南门,沿着蜿蜒的南溪,朝南岭走去。
    
        今天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放牛,是因为今年的大比擂台与三年前一样,没有设在堡子里,而是按照惯例设在了南岭岭头与南溪之间一处宽阔的沙滩上。
    
        擂台是用树干和木板搭建的,高高矗立在南溪边。由于所有参加比赛的吴家子弟还没有到场,所以更显高大与突兀。
    
        吴峥知道今天不可能再有人会关注自己,所以把大青牛拴到南溪上游,距离擂台有一里多地的一处河道拐弯处,如此,其他三十多头牛就不会四处乱跑。
    
        估摸着时间,悄悄爬上南岭,来到紧靠沙滩擂台的岭头上几棵高大的白杨树下,选中其中一棵后,手脚并用之下,很快就钻入了白杨树繁茂的树冠中,找到一个舒服的树杈,惬意地靠在上面,等待着下面沙滩上的比武开始。
    
        吴峥来的还是早了点。
    
        此时远远看去,堡子里演武场上依然人头攒动,而眼下沙滩上的擂台旁边,却仅有几个族中的服务人员,正忙活着在擂台一侧高出三尺的台子上布置桌椅。之后,又在擂台下面,摆放了两排椅子。
    
        三年前就看过一次族中弟子大比的吴峥当然知道,擂台一侧的平台是留给族中长辈,也就是裁判的座位。同时也为附近前来观礼的,有头有脸的人物留下的位子。而擂台下面的两排座位,则是留给族中各支各门的长者坐的。
    
        吴家子弟来到现场时,差不多已经是辰时初刻。其他参加比试,以及前来观战的,老老少少有上千人,顿时南溪边热闹了起来。
    
        比赛开始之前,照例是族长吴友仁喋喋不休地宣读比赛规则,以及前五名的奖励清单。
    
        因为与自己无关,所以吴峥也懒得去听,只是在心里默默猜测,今年究竟是谁能拿第一名。
    
        是吴凡,还是吴毅?
    
        吴凡十五岁,吴毅十四岁,是被族人广泛看好,能够夺取冠军的热门人物。
    
        还有一个与吴峥同岁的吴猛,虽然年龄在今年参加比试的弟子中最小,不过,听人说好像也有争冠的实力。
    
        比赛正式开始之后,吴峥也睁大双眼认真看了起来。
    
        平时放牛的时候,赶上天气晴好,吴峥也会选择一处能够看到演武场的地点,比如这里,比如堡子西边的滚石山山脚那块大石头上,远远观望一会族中弟子习武的场面。尽管不是很清晰,但大体能看到所习招式的大致轮廓。
    
        虽然也有几次,吴峥动了想习武的念头,只是一听说族中的规定,就只好作罢了。
    
        第一,必须是吴家近支,五服之内的族人弟子。
    
        第二,必须每年支付族中十石谷子的学费。
    
        这两条吴峥都满足不了。
    
        由于吴凡、吴毅,包括吴猛都被选做了种子队员,所以他们三人的比赛是放到第二轮才开始的。而一上来就参与比试的弟子,大都武艺稀松,即便是吴峥看着都难以入眼,要不是想偷偷记下他们的一招一式,吴峥才不会看他们的比试呢。
    
        直到下午申时初,作为种子选手的吴猛、吴凡、吴毅三人才得以出场,都是极为轻松的战胜了对手。至此已经决出前十名,第一天的比赛也就到此结束了。
    
        第二天的比赛开始的要早得多,卯时中昨天决出的十人便捉对厮杀,直至分出胜负,胜利的五人再轮流比试,直至排出头名至第五名的先后顺序。
    
        出人意料的是,竟然是年龄最小的吴猛夺得了今年的头名。
    
        而吴凡与吴毅,分别获得了第二和第三。
    
        第四名是十六岁的吴明志,第五名是位女孩子,十四岁的吴怡君。
    
        大比的擂台赛总共四天,吴峥知道,真正的好戏是从第三天开始的。这一天,获得今年前三的弟子可以向族中任何弟子发起挑战,即便是有人想要挑战族长,也绝对没有人会说三道四。
    
        虽然自从第二天的比赛结束后,所有人就开始猜测吴猛三人会挑战谁,猜来猜去,都觉得一定会有人挑战上一届冠军,人送外号小霸王的吴刚,却没有一个人想到,三人竟然同时选择了挑战吴刚。
    
        上午卯时刚过,已经十八岁的吴刚,带着一脸淡然的笑意站到了擂台上。见吴猛与吴凡、吴毅三人在商量谁先来的时候,吴刚突然开口: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俗话说士可杀而不可辱,何况是刚刚取得前三名,吴猛三位心高气盛的少年,哪里忍受得了吴刚的蔑视?无需再商量,三人便一起走上了擂台。
    
        这也是符合族中挑战规则的,所以没有谁出面阻止他们。
    
        接下来的一幕,不仅让吴猛三人怒火中烧,就是观战的众人都觉得吴刚过分了,竟然打算赤手空拳迎接三人的挑战。
    
        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吴猛、吴凡、吴毅二话不说,就各自舞动手中兵器把小霸王吴刚围在了核心。
    
        吴猛使用的是一条齐眉短棍,吴凡则是一柄青釭剑,吴毅的兵器是一对护手钩。
    
        小霸王就是小霸王,面对三小攻至面前的三件兵器,脸上没有留露出丝毫惧意,身法腾挪之间,三人凌厉的攻势甚至都没能碰到吴刚的衣角。
    
        当看到小霸王吴刚根本就没有抢攻的意思,而一味地采取守势,灵活的身影不断穿梭于齐眉短棍、青釭剑、护手钩之中,大有猫戏老鼠的味道,不由更加激怒了吴猛、吴凡与吴毅。
    
        包括台上台下观战的众人,即便是族长吴友仁都皱起了眉头。
    
        显然吴刚的举动也引起了吴友仁心中的不满。
    
        习武之人最大的忌讳是什么?
    
        一是轻敌,二是心浮气躁。
    
        就连躲在杨树树冠中的吴峥都明白的道理,偏偏台上的四人,一个仗着一身修为视天下同龄人如无物,更何况是小于自己的吴猛、吴凡与吴毅?而另外三人,则恰恰被吴刚的轻视激怒,早就忘记了平日练武时,族中武教头吴春的谆谆教诲。
    
        四人缠斗小半个时辰之后,小霸王吴刚似乎不想再继续玩下去,为了显示自己过人的武功,瞅准机会,一把抓住吴猛一招举火烧山式由下而上的棍尖,猛然往怀中一带的同时,左脚为轴,身体半转,右小腿迅速弹向身体前倾的吴猛小腹。
    
        嘴里大喊一声:
    
        “撒手!”
    
        意图非常明显,只要夺过吴猛手中的齐眉短棍,并一脚把他踢出战圈,就可以回身收拾剩下的吴凡和吴毅了。
    
        算盘打得很好,只是没有想到此时的吴猛早已被气昏了头脑,竟然拼着小腹上重重挨上一脚,愣是没有松开手中的齐眉短棍。
    
        两人瞬间的僵持,尤其是吴猛出乎常理的行为,不由不让小霸王吴刚一愣。这也正是吴猛拼着挨上一脚想要达到的目的。见此良机,吴凡与吴毅焉能白白错过?
    
        早就在心中恨透了吴刚的二人,青釭剑与护手钩分左右一起向吴刚身上招呼过来。
    
        吴凡的青釭剑直奔吴刚的右肋,而吴毅的护手钩则对准了吴刚用以支撑身体的左腿膝盖。
    
        眼看惨剧就要发生,一直在皱眉观战的族长吴友仁,以及武教头吴春同时怒喝一声:
    
        “住手!”
    
        可是,场中的吴凡与吴毅哪里还能听的进去?!
    
        瞬间跳到擂台上的吴春眼看已经来不及出手制止吴凡与吴毅,不由调转了目光,不想去看即将发生的惨剧。这场中的四人,不论哪一个都是武教头吴春心中的最爱,也是吴家堡吴家家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是家族未来的希望。
    
        “哈哈,真是一出难得的骨肉相残的好戏,好戏,好戏啊!”
    
        就在一声阴阳怪气地话语传来时,突然,吴春耳边听到接连两声脆响:叮!叮!
    
        回头之间,没顾上去看突兀出现在擂台上的那位灰衣人,目光瞬间就被吴凡与吴毅手中被击落在地的青釭剑与护手钩吸引过去。
    
        抬脚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三件兵器,看到上面清晰的,还留有细微石粉的白印,吴春的目光急忙朝四周望去。
    
        不仅是吴春,所有观战的人都在寻找,究竟是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击落了即将砍伤小霸王吴刚右肋,以及左腿膝盖的三件兵器。
    
        甚至那位突兀出现在擂台上,刚才还阴阳怪气想要看好戏的灰衣人,也蓦然转头,朝擂台背后,南岭岭头处几棵高大的白杨树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