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三章 逃过一劫
    当太阳落山之后,吴峥心怀忐忑牵着大青牛,后面跟着三十多头牛回到堡子,把牛关进牛棚回到家里时,一看到正在与奶奶说话的吴立山,脸色当时就白了。
    
        平时总是跟在族长吴友仁身边跑前跑后的吴立山,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不用问吴峥也知道,肯定是自己躲在白杨树上干的事情被发现了。
    
        “奶奶。立山叔。”
    
        “吴峥你可回来了,让我好等。快跟我走,族长要见你。”
    
        不知道这次去见族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甚至回不来的可能性都有,吴峥面露祈求之色对吴立山说:
    
        “立山叔,能不能再等一会,让我给奶奶做好晚饭再去?”
    
        不等吴立山答话,奶奶先对吴峥说:
    
        “峥儿现在就去吧,时间还早,等见了族长回来再做饭也来得及。”
    
        “奶奶?”
    
        “去吧,去吧,奶奶现在还不饿。”
    
        不知道吴立山是如何对奶奶说的,吴峥再次看了奶奶一眼,这才跟随在吴立山身后来到堡子里专门用来议事,家族祠堂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见族中德高望重的吴继宗、吴继学,族长吴友仁,家族长支长孙吴立伟,武教头吴春已经等在里面,吴峥如同怀揣着七八只小鹿一样,战兢兢走进去,挨个打着招呼。
    
        “三祖爷爷,大祖爷爷,族长,立伟大叔,吴春叔。”
    
        按辈分,吴峥应该称呼吴友仁为爷爷,不过还是习惯地以族长称之。
    
        当领他前来的吴立山在吴立伟的下手椅子上坐下之后,族长吴友仁才开口说道:
    
        “吴峥,想必你也猜到了叫你来的用意。所以接下来的问话,你必须如实回答,听清了吗?”
    
        “族长,我听清了。”
    
        “那好,我来问你。今天上午是不是你击落的吴凡与吴毅手中的兵器?”
    
        吴峥看看吴继宗与吴继学,又看看族长吴友仁,希望能从他们脸上看出些端倪,可让他失望的是,三人的面部表情都是淡淡的,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即便吴立伟和吴立山也是没有丝毫流露。
    
        知道瞒不过去了,吴峥只能实话实说:
    
        “是我。”
    
        再也不敢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吴峥说完便低下了头。
    
        感觉族长吴友仁停顿了两三个呼吸,才接着问道:
    
        “那你告诉我们是如何击落吴凡与吴毅手中兵器的。”
    
        “平时放牛的时候,我喜欢用小石块打野兔野鸡,所以口袋里时常备有小石块。当时眼看吴凡和吴毅就要伤到吴刚,情急之下才下意识扔出三颗石块打落了他们手中的兵器。可是,族长,我并没有偷学族中武技,那都是我自己练着玩,用来打兔子和野鸡的。”
    
        见自己说完,屋中陷入了沉寂,吴峥等了一会,才抬头去看坐在上面的几个人。
    
        “你说没有偷学族中武技,难道仅凭你随手乱扔就能练就如此精准的暗器手法?何况距离足有十五丈,如此大的力道,就是我也未必一击而中。”
    
        吴春突如其来的责问,让吴峥的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如果他们认定了自己是偷学族中武技,那么今天定然难逃被挑断手足筋脉,并驱逐出堡子的可怕后果。自己大不了一死了之,可是家里还有无人照看的奶奶呢。
    
        “吴春叔,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是偷学了族中武技才练会了扔石子的手法,就让我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好了。”
    
        吴峥也急了。
    
        吴春似乎纯心要与吴峥作对,不理会吴峥的毒誓,继续反问道:
    
        “好,你说没有偷学,那你告诉我,你经常趴在堡子西头滚石山脚下那块大石头上干什么?难道不是偷窥族中的演武场吗?难道不是在偷学族中武功吗?”
    
        随即一直没有出声的吴立伟也问道:
    
        “还有,今天你为什么舍下族中的牛群不管,偷偷前来观看族中弟子大比?正大光明的看也就罢了,为何要躲在擂台后面的白杨树上掩人耳目?”
    
        吴峥心想,你现在说我可以正大光明的看,若是我真的出现在擂台之下,今年的工钱肯定又要被你们克扣掉一半。
    
        “吴峥,你怎么不说话了?”
    
        “族长,我知道错了,不该舍下族里的牛群不管,而偷偷去看比赛。要不族里扣我的工钱吧。”
    
        又一次短暂的沉默之后,族长吴友仁对吴峥说:
    
        “吴峥,念在你今天出手击落了吴凡和吴毅手中兵器,没有让吴刚受伤的份上,就饶过你偷学族中武功的罪过。至于你舍下族里牛群偷看比赛,要不要扣你的工钱,具体扣多少,等我们研究后再通知你。不过,”
    
        吴友仁端起身边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才接着说:
    
        “如果再发现你偷学族中武功,定然以族规第八条处罚与你,决不轻饶。”
    
        只要能躲过今天的一劫,吴峥已是谢天谢地了,于是急忙点头说:
    
        “请族长和两位祖爷爷,立伟叔,吴春叔,立山叔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再偷看一眼族中的演武场。”
    
        “那好,你先回去吧。”
    
        直到走出门外,吴峥才抬手擦了一下满脸的汗水。
    
        回到家里,当奶奶问族长找他何事时,吴峥撒谎说:
    
        “奶奶,族长说我放牛上心,今年要给我加工钱呢。”
    
        “好,好,峥儿真争气。”
    
        做好晚饭,祖孙俩吃完,又收拾了一下,才回屋躺在床上。
    
        一时难以入睡的吴峥心想,本就只有四吊钱的工钱,即便不扣也只能够和奶奶用十个月,还只能用来买油盐酱醋,以及每个月不到四十斤的小米。每年剩下的两个月,全靠自己打几只野兔和野鸡来补贴。
    
        “唉,看来以后又要多捉些野鸡和野兔了。”
    
        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吴峥不知道的是,祠堂一侧的议事屋子里,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吴立伟、吴春、吴立山还都没有走呢。
    
        自吴峥离开之后,六个人就在商量。
    
        “看起来应该是个好苗子,只可惜不是我吴家的种。”
    
        “三爷爷,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吴立山是听说过,吴峥并不是他失踪父亲吴立鹏的亲生儿子。
    
        “这还有假?那个女人被吴立鹏带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头年九月上旬回到堡子里,来年四月十八就生下了吴峥。”
    
        “可那也不能断定就不是吴立鹏的孩子啊?”
    
        “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
    
        吴立山被吴继学呵斥了一句,便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不过心里还是在想,既然是被吴立鹏带回吴家堡的,谁又能保证不是吴立鹏在外面的时候,就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呢?
    
        听到这里的吴立伟话题一转问道:
    
        “大爷爷,吴立鹏离开堡子有些年头了吧?记得当年他还是随大爷爷一起外出经商时走失的。”
    
        “的确,到今年秋天就整整四年了。”
    
        吴继学一直没有开口,直到吴立伟问到他的时候,才答了一句。
    
        “吴立鹏要是在的话,族中武教头一职可就没有吴春的份了。”
    
        吴友仁的一句话,让年轻的吴立山不由好奇地接了一句:
    
        “为什么?”
    
        “为什么?吴立鹏是连续三届族中大比的头名。即便我这一辈中的佼佼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才多大年纪?不过,今晚的话不许到处乱说,小心族规处置。”
    
        吴友仁十分郑重地告诫了吴立山一句。
    
        “散了吧,明天还要与武林同道交流切磋,都早些歇息,养好精神。”
    
        吴继宗发话了,大家也就一起站了起来,跟随在吴继宗身后,相继走出门外,各自回家去了。
    
        只不过刚刚到家的吴友仁转了一圈之后,马上就朝吴继宗的家走去,刚进门,吴继学和武教头吴春也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