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六章 被摔死的奶奶
    回到家里,面对奶奶的询问,石山只是随口答到是帮族里进山找人了,并没有提大青牛的事情。石山心里认为,那么多人漫山遍野找寻吴立英,肯定能找回被藏起来的大青牛。
    
        做好晚饭,服侍奶奶吃完,收拾利索后,又陪着奶奶在院子里说了回闲话,无外乎是关于今年大比的事情,显然奶奶也听说了突然出现了一位灰衣人前来搅局的事情。
    
        直到扶着奶奶进入西间,并躺下后,吴峥才回到了自己睡觉的东间。
    
        按捺住心头的激动,估摸着奶奶应该睡着了,才好一阵摸索,果然从炕洞里摸出来一个暗红色的竹筒。记得吴立英的一再叮嘱,吴峥没有尝试去打开竹筒,只是拿在手里,一边把玩,一边回想着刚才见到吴立英的一幕。
    
        首先是吴立英那句:竹筒内藏着与你身世有关的秘密。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母亲生下自己就去世了,可是父亲明明就是吴立鹏,爷爷吴友深自己也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奶奶虽然七十多岁了,身体不是很结实,可依然健在啊。怎么竹筒内还会藏有有关身世的秘密呢?
    
        想到这里,吴峥不由在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
    
        毕竟四年前自己已经九岁,不论吴立英的相貌还是声音,吴峥都记得很清楚。可是,怎么四年不到,就变得不认识了?连声音也不再是当年让人崇拜的小飞侠吴立英的声音。不仅自己不认识,就是族里人好像也都没认出他来。不然前天突然出现在擂台上时,不可能没人喊他的名字。
    
        “会不会是假冒的?”
    
        随即吴峥就放弃了心中的怀疑。
    
        “若是假冒的,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家炕洞里有这个竹筒呢?连奶奶和自己都不知道。若灰衣人不是立英叔,爹爹也不可能把这么秘密的事情告诉他。”
    
        还有,既然是吴立英,他为什么一上来不告诉族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呢?
    
        “四年前我也在吴继学的经商队伍中,我和你爹并不是他们说的走失了,而是遭到了他们的暗算。”
    
        想起吴立英说的这句话,吴峥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虽然吴立英说父亲没事,可是为什么父亲不回来?即便不挂念自己,难道就不挂念奶奶吗?
    
        诸多疑问,顿时袭上心头,吴峥真的恨不能马上打开手中的竹筒看个究竟。
    
        不过,心里斗争了好久,吴峥还是再次把竹筒藏到了炕洞里。
    
        至于小飞侠吴立英说当年他也在吴继学外出的商队中,吴峥没有印象了,好像后来也没听人提起过。更没有听说过,诸如吴立英是和父亲吴立鹏同时走失的话。
    
        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说,四年不见的小飞侠吴立英是外出游历去了。
    
        这对族中习武的弟子来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所以几乎就没有人怀疑过。
    
        别说不到四年,还有人十几年都毫无音讯,最后不还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脑子里乱哄哄地想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刚才埋吴立英的坟头。
    
        不能不让吴峥担心,即便自己遮掩得再好,若是有人踩在上面,还是能够发现那块地面要比别处松软得多。
    
        一时间,吴峥的心又跳到了嗓子眼。
    
        万一被发现了,傻瓜也知道是自己把吴立英给掩埋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结果呢?
    
        猛然间,吴峥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
    
        虽然今天没有看到吴立英之前和谁动过手,可是,仅仅是从族长吴友仁对吴立英的暗算看来,是不是他们,起码是族长吴友仁,也许还有吴继宗和吴继学,已经认出了吴立英?!
    
        心中一出现这个念头,吴峥就再也难以平静了。
    
        再仔细想想,当时吴立英跃下擂台,在人群中穿来插去,看似是碰巧经过自己身边,可若是有心人的话,一定会注意到吴立英为了和自己说话,身体的瞬间停顿。
    
        怎么办?
    
        吴峥脸上的汗都下来了。
    
        要不是有年迈的奶奶,吴峥真想撒开丫子,干脆逃出吴家堡算了。
    
        坐在炕上,心中极度不安的吴峥,时不时竖起耳朵仔细听听外面的动静。终于,他听到了纷乱的脚步声传来,而且正是向自家门前走来。
    
        很快,就响起了敲门声,而且是大力的拍打声。
    
        啪啪的拍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不可能不把西间的奶奶惊醒。
    
        “峥儿,谁在敲门?”
    
        “奶奶躺着吧,我出去看看。”
    
        吴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安慰了奶奶一声,才穿上鞋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当吴峥拔下门闩,不等他伸手,两扇木板门已经咣当一声被大力推开了。首先看到的就是面带怒色的武教头吴春,身边还有怒瞪着自己的吴立山。
    
        尤其是看到吴春手里那柄软剑时,吴峥的心顿时就凉了。
    
        “吴春叔,立山叔,我告诉奶奶一声,屋门还没关上呢。”
    
        吴峥转身就要朝屋门走去,却被吴春一把抓住衣领给拎在了手里。就这样,吴峥是被吴春一路拎到了宗族祠堂一侧的议事屋子里。
    
        一走进去,随手就把吴峥扔在了地上。
    
        看到上面坐着的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以及旁边的吴立伟,还有刚回来的吴春,吴立山,吴峥用力爬起来,低头垂手等待他们的询问。
    
        “说吧,吴立英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果然,他们早就认出小飞侠吴立英了。
    
        “什么,小飞侠吴立英?族长,立英叔叔在哪里?”
    
        生死关头,吴峥不得不装疯卖傻。
    
        “今天下午吴立英跳下擂台后,假做不经意路过你身边的那些小动作,你当我们都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吗?还是非要等我们动手你才会说实话?”
    
        昨天晚上在自己面前一直没开口的吴继学,听似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吴峥顿感一股阴森之气袭上心头。
    
        “大祖爷爷,我真的不知道族长说的立英叔在哪里?”
    
        除了死不承认,吴峥不知道自己还有别的什么法子。
    
        “好,那你告诉我们那个灰衣人都对你说了些什么?你总不至于不承认是你把他埋了吧?”
    
        吴继宗的语气听起来平淡多了。
    
        “三祖爷爷,我去找大青牛,无意中发现那人死在了松树林子里,一时心有不忍,所以就用他腰间的软剑挖了个坑,把他埋了起来。”
    
        “你是说你遇到他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是的,三祖爷爷。”
    
        正当吴峥以为自己的谎话瞒过了众人时,却见吴立山突然走上来指着吴峥胸前衣襟上的血迹问道:
    
        “既然人已经死了,身上的血是怎么来的?”
    
        “我,我抱着他往坑里放的时候粘上的。”
    
        “小小年纪竟然满嘴胡言。吴春。”
    
        吴春闻言,走上来一脚就把吴峥给踹倒在地上,随即又照准吴峥的胸口用力踢了一脚。
    
        顿时,吴峥只感觉嗓子眼一热,一股腥甜的味道充满口鼻,随即张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峥儿,峥儿,我的峥儿做了什么,让你们如此对待他?!”
    
        听到身后传来奶奶的哭喊声,吴峥费力转过身体,看到衣衫不整的奶奶正踉踉跄跄从门外扑进来,一下就扑到自己身上,并试图要把自己抱进怀里。
    
        不想吴立山却走过来,用力推搡了奶奶肩头一把,奶奶顿时被推倒在地,后脑勺重重磕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吴峥甚至都听到,砰的一声大响。
    
        “奶奶——!”
    
        七十多岁的奶奶,本来身体就三好两歹的,哪里经受得起如此一撞?吴峥不顾胸口传来的剧痛,翻身把奶奶扶起来时,奶奶嘴里已经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屋内众人都有些始料不及,所以暂时忘记了继续审问吴峥,任凭吴峥抱着奶奶大声哭喊着,直到奶奶永远闭上了眼睛,至死也没来得及和吴峥说上一句话。
    
        ;